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318 1715年作 南溪高逸图 手卷 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王翚   尺寸 本幅37×329cm;题跋36.5×422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715年作
估价 RMB  25,000,000-30,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古代绘画专场 拍卖时间 2013-12-03
拍卖公司 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3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著录:1.《书画鉴影》卷九,第十二页,同治十年(1871年)刻本。
2.《虚斋名画续录》卷三,民国十三年(1924年)刻本。
3.《改订历代流传书画作品编年表》P188,人民美术出版社,1996年。
4.《中国书画全书》P664、P665,上海书画出版社,1993-1999年。
5.《历代著录画目》P65,人民美术出版社,1997年。
6.《王石谷绘画风格与真伪鉴定》P46,紫禁城出版社,2007年。
7.《王石谷》P298,吉林美术出版社,1996年。
8.《王石谷年谱》P148、P149,吉林人民出版社,2008年。
9.《王翚》(上)P190、(下)P11、P13,河北教育出版社,2011年。
款识:南溪高逸。去家南溪滨,还住南溪曲。未觉云物殊,共爱山水绿。内有隐者居,桑麻绕茅屋。日出鸡犬喧,春深散花竹。乘兴泛沧浪,烟波渺相属。山色远逾净,白云断还续,归来萝径深,芸窗惬幽独,轩冕岂不荣,野服无拘束。鸥鸟相与闲,逍遥乃云足。右张伯雨题画诗。乙未夏六月,海虞王翚
钤印:来青阁、上下千年、耕烟、王翚之印、我思古人、耕烟散人时年八十有四
鉴藏印:胡实君鉴藏印、胡小琢藏、小琢(2次)、遂性草堂胡氏所藏、潜庵仅存长物(3次)、虚斋审定、虚斋鉴藏、虚斋秘玩、莱臣心赏、虚斋墨缘、庞莱臣珍赏印、孙氏伯渊、伯渊审定真迹、伯渊珍藏、吴郡孙氏图书、伯渊珍藏、有余闲室宝藏、曾在归安俞氏(4次)
题盒:王石谷南溪高逸图。诸名人题咏,虚斋藏。
题签:耕烟散人南溪高逸图神品。虚斋鉴藏。壬戌初夏荫椿。钤印:荫椿信印、砚孙
题跋:1.为爱南溪诗,因写溪屈曲。晴轩试披图,波疑映窗绿。湍激若有声,潆洄逸人屋。蹊径缘陂塘,村邻隔松竹。众山纷峥嵘,云来气联属。高居惬幽怀,巢许风堪续。纷华付人群,贞素守吾独。鹤性自萧散,岂受笼局束。意深画作佳,两兼玩不足。次张伯雨韵奉题似南翁老先生教正。白眉叟毛师彬。钤印:师份、鲁封、七十八
2.利家与行家,同工而异曲。古人各擅场,白描暨青绿。南溪卜筑佳,小结杉皮屋。倩谁为点染,泉石间梧竹。谓非此老翁,何可轻相属。昔年夏山图,宗枝妙接续。能兼利与行,实为此翁独。胸中富矩度,放笔无羁束。倘假十日留,谛观我愿足。鸳水盛大镛和题。钤印:盛大镛、匏仲
3.诗情与画意,淡荡见心曲。出自性灵中,秀夺山水绿。我爱南庐子,溪南缚茅屋。高致领山川,元气浮花竹。谢却时俗荣,意于古相属。有时手一编,疑把襄阳续。非关故为高,赋性本幽独。图成石谷翁,峰峰如笋束。吾虽苕渚居,移家拟托足。怡园韩云追和。钤印:韩云印、怡园
4.石谷今王蒙,妙笔势纡曲。出意仿南溪,玲珑万山绿。林壑回幽丛,云烟媚茅屋。高隐方着书,清吟出岩竹。猿鹤共幽栖,往来成眷属,寒波蓄澄泓,霜叶飞陆续。结契薄时荣,兴到不厌独。寺远藓磴通,溪分板桥束。可怜行路人,红尘没马足。晚雷居士杨嗣震次韵。钤印:杨嗣震印、东野一字晚雷、淡生活
5.诗称南溪逸,画随诗境曲。仰看乱山青,俯视平原绿。碌碡自当门,篦篱更绕屋。此中有高人,闲来时啸竹。遐情一往深,旷怀千古属。枕流子荆同,闭关刘伶续。张雨句传奇,王蒙笔擅独。差堪成心赏,未许等阁束。披图豁吾真,竟日观不足。己亥新正人日海宁杨景涟次韵。钤印:瘦仙、景涟
6.谁画诗中画,一境转一曲。谁吟画中诗,山青水逾绿。图传隐逸士,云绕数间屋。林深开烟峦,径转蔽松竹。旷观具妙理,远势本联属。纵横潇洒处,此景讵易续。神游乎其中,幽赏不在独。反笑捻髭翁,强韵受约束。名心灰未尽,何地可容足。龙山査桢次韵。钤印:樝氏第七十九世孙、樝桢诗稿、游于艺
7.好山不厌多,好水不厌曲,丑石皴赭黄,飞湍泻净绿。山水奔凑处,随意补小屋。长岗绕平芜,密树间丛竹。点缀出生趣,静中鱼鸟属。辋川笔意远,逸韵殊可续。爱此南溪图,清景媚幽独。时当供卧游,勿同废纸束。烘染变阴晴,展卷看已足。海昌邢鄂次韵。钤印:臣鄂、卓哉
8.作画如作诗,用笔妙宜曲。远山佛螺青,近水鸭头绿。行行驴背谁,夕阳归茅屋。云容净吐溪,雨意深藏竹。图成二丈余,首尾势相属。王宰真迹留,高名旷世续,南庐金闺彦,嗜古清 独。静契卷中人,不为尘网束。时焚香一炉,低头看不足。式玉次韵。钤印:原名守廉、字曰元白、白鹏
9.可爱石谷子,匠心何曲曲。收尽宋元趣,幻出山水绿。南溪有逸民,安心稳茅屋。有阁兼有亭,面面绕松竹。涛声与浪纹,掀簸遥相属。劳劳叹行役,往来纷接续。想为尘网牵,谁暇领幽独。吾爱吾庐好,忍将冠带束。不见仕途中,大抵立重足。平湖陆琰卓次韵。钤印:琰卓、东邨
10.昔闻居南邨,松菊话邻曲。问谁家南溪,萝翠涵波绿。我观南庐翁,不数南溪屋。给假少年春,图书与花竹。犹爱写南溪,琳琅纷相属。诗画妙入神,堪为辋川续。追思粉署香,何如此乐独。遐哉斯玉人,白驹刍一束。命余展图题,看之咏不足。梧溪庄兆熊次韵。钤印:飞岩、兆熊、渭璜庄子、飞岩
11.貌山山横纵,貌水水洄曲。幽人赋考盘,爱此山水绿。萝薜萦隤垣,榆柳绕茅屋。有时读异书,隐隐在深竹。峰回路疑引,径断云相属。画写南溪幽,境拟南溪续。因知南庐翁,俯仰抱羁独。早岁慕张邴,遗荣脱拘束。望云归远山,浩然意自足。归愚沈德潜次韵。钤印:德潜、沈碻士、归愚
12.石谷于七十以后始摆脱临摹之迹,至其胸中丘壑千态万状,信手而得,虽石田翁以造境之奇横绝一代,不能过之。此卷为耕烟八十四岁所作,盖已超凡入圣,不徒以能事见长矣。戊午正月阳湖汪昉识。钤印:菽民
13.石谷子以画名一代,断缣零幅,得之者如获异宝。此卷乃老年所作,淋漓郁勃,有指与物化之乐,殆香光所谓造化在乎手者耶?实君刺史好古精鉴赏,所藏多前人名迹,尤以此为甲观。同治元年正月,云颿萧湘题。钤印:萧湘印、云帆
14.石谷画有目共赏,然中年所作虽精力弥满而矩步绳趋,未离前人窠臼,至晚年笔墨则神动天随,与古俱化,令人有观止之叹。此卷有八十有四印章,正晚年得意之作,即置之宋元名迹中,恐前贤亦畏后生也,岂止冠冕当代乎哉。壬戌闰八月利津李佐贤跋。钤印:李佐贤印、竹朋
15.生平所见石谷真迹以此卷为第一,盖晚年心手俱化,已造至诣,非复规步绳趋本色也。精能之极,神韵自生,蒙尝持以论诗,今玩此图而益信。卷中晚雷诸公皆余同里先辈,知是卷曾为査南庐先生排青阁所藏,不知何时流入东山,今归桐舟仁兄,可谓得所矣!排青阁中旧有韩干滚马图,希世神迹,不知今又在何处,思之慨然。丙寅醉司命日,海昌王鸿朗识。钤印:鸿朗
16.人心静如琴,世味醇如醴。昨夜华胥游,恍覩黄农始。猗欤南溪翁,养素烟霞里。世间车马尘,那容喧到耳。犊叱桑畦中,楼倚松风里。闲看山外山,徐徐白云起。丙寅仲冬作,同治七年岁在戊辰闰四月之望,题于陶山官廨之蜗簃,桐舟鲍瑞骏。钤印:鲍瑞骏印、桐舟氏
17.松声尽处小楼凭,坏塔江干暮霭凝,妙绝丹青酬画癖,劫经兵燹或神凭。空山碧瘦千林磬,落月春摇半浦灯。犹忆峡中舟夜漏,蛟龙几欲借行縢。壬申中秋后三日,鲍瑞骏又题。钤印:渔梁山樵、鲍瑞骏
18.寺古山高绕万松,幽人独坐听疏钟。此中自有桃源乐,何必逃名赁庑舂。重九后二日,琴秋内子题,桐舟书。钤印:家在台山竺水之间
19.此王石谷晚年笔也,所镕铸百家,都归腕底,宜南田翁之天才亦倾倒也。余生平所见先生巨迹至多,如此卷者不过十品,诚为难得矣!此卷以范宽之笔收纳元人之精神,而以沉厚超迈之气出之,此其所以神也。申伯先生得此,亦可以自豪矣!不胜叹慕。清道人。钤印:李押、清道人
20.耕烟画至七十岁后始脱尽临摹之习,由南入北,至八十以后则融化南北,自成家数,艺也而进于道矣!此卷为八十四岁时作,随意写出,皆与古人暗合,虽气象万千,自有一种冲和淡远之意。昔人称之为画圣,不虚也。潜盦老伯以此见示,僭识卷尾,(以)自幸古缘之不浅也。褚德彝记。钤印:褚礼堂
说明 超凡入圣 神动天随
——王翚《南溪高逸图》考略
作为笼罩有清一代的大画家,王翚的作品历来就是收藏家和鉴赏家们万般心仪的对象,以至于其师执辈大家王时敏,亦在王翚《仿古山水册》的题跋中感慨道:“笔端变化于前哲,神韵种种各极其致,展玩回环如探海藏,如罗宝网,不觉目眩魂摇。但惜先有所归,不获乞为家秘,朝夕坐卧其间,不胜惆怅耳!”。这话出自一位本身具有极高专业修养的先辈之口,当是至衷的折服,而类似现象在美术史上都是很少见的。也正因为王翚的作品在其生前身后受到的热烈追捧,导致了“赝品”的层出不穷,甚至由此影响到画家本人的声誉。然而真鼎所在,自能历劫而不磨,保存着画家最真实的风采。此次匡时秋拍所呈现的王翚《南溪高逸图》,便使人眼前一亮,既真且精动人心魄,允为这位石谷先生的晚年代表作。
本文聊带领赏鉴者从此作的有序流传,精彩题跋和画家作品互校等几个方面,来领略作品的风采。
(一)有序流传
首先是这件作品的传承。在对《南溪高逸图》的题跋、鉴藏印及其相关著录的考察中,我们大致可以得出一个较为明晰的递藏关系来。
在最开始的题跋中,我们看到的是十余位和王翚同时代文人学者对于王翚题画诗的唱和之作。通过这些和诗的内容可以了解到,有一位“南庐翁”应是这幅手卷最初的主人,而且这些和诗都是应这位“南庐翁”之请而作的。在另一则晚清文士李鸿朗的题跋中,更进一步提到这位“南庐翁”即“查南庐”,这一点应该是可信的,此卷多位和诗的作者皆为浙江海宁人,而查氏正是海宁的望族。然而由于资料所限,我们并不知道其确为何人了。不过,通过对于和诗内容的解读,却使我们了解到了王翚作此画的“缘起”。
明清时画家赠画的风气之一,是将受赠者的名号隐于绘画的主题中。比如唐寅的《事茗图》,画高士静坐品茶,而题诗又暗切受赠此画的陈姓好友“事茗”的名号,那么以元人张雨题画诗为主题创作的这幅《南溪高逸图》,或许是专为这位“南庐翁”所画,也并非没有可能。在秀水诗人盛大镛的和诗中,我们的想法得到了证实,我们看这几句:“南溪卜筑佳,小结杉皮屋。倩谁为点染,泉石间梧竹。谓非此老翁,何可轻相属”。这“倩谁”的主语,自然是征诗者“南庐翁”了,而其所倩之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王石谷。再看其他人的和诗,在盛道王翚画艺的同时,无不把隐居南溪的高尚行为和“南庐翁”自然而然的联系在一处,韩云诗云:“我爱南庐子,溪南缚茅屋”。庄兆熊诗云:“我观南庐翁,不数南溪屋”。沈德潜诗云:“画写南溪幽,境拟南溪续。因知南庐翁,俯仰抱羁独”。那么关于石谷创作此画意图也就不难理解了。原来,画题“南溪高逸”并非虚语而实有所谓,王石谷正是借了元代隐士张雨的诗来称颂这位“俯仰抱羁独”的当世隐居者——“南庐”先生。这在同时代的人看来,自是一个不言自明的主题,当然也就用不着再重复的题写上款人了。如果那样,岂不失去了“含蓄”之风旨?
《南溪高逸图》第二位有据可考的收藏者是晚清知名收藏家胡小琢。胡氏,道光进士,官至知府,收藏精闳,画中“胡实君鉴藏印”、“胡小琢藏”、“小琢” 、 “遂性草堂胡氏所藏”四印即为其所钤。卷末萧湘写于同治元年的题跋亦是为其所题,萧湘在题跋中称“实君刺史好古精鉴赏,所藏多前人名迹,尤以此为甲观”。将《南溪高逸图》列为胡氏宏富收藏中的第一位,可见其对此画的推崇。
在萧湘的题跋之后,是清代著名书画鉴赏家李佐贤的一段文字,李氏在这段题跋中对于此画赞叹备至,称其是王翚晚年“神动天随,与古俱化”的“得意之作”,甚至可以傲视宋元剧迹。同时,还将此作著录于其编撰的《书画鉴影》一书中。此书初版时间是同治十年,流传至今,为我们的鉴定提供了参考。
道光、同治时期颇有名气的诗人鲍瑞骏是我们所知的此画第三位藏家。鲍瑞骏,字桐舟,安徽歙县人,道光癸卯年(1843年)举人。同治时以军功官山东馆陶知县,擢候补知府,著有《桐华舸诗集》,为时所称。和其相关的题跋共有四则,其一是曾为 的王鸿朗所书,直称“生平所见石谷真迹以此卷为第一”,其他三则题跋是鲍氏本人所书,内容皆为诗歌,前两首应是其自作,末一首是其妻所作,其代书之。一题再题,可见他对于此画也是珍爱有加的。鲍氏首次题跋的时间在同治七年,正是在山东任职的这一时期,款书里提到“陶山官廨之蜗簃”,与史料相吻合。在这些题跋中,我们还可以领略到其诗歌的风味。史载鲍氏书学欧阳询,题跋中字画廉悍,也确有欧书的影子。
继这位诗人藏家之后,我们所能确知的收藏者是民国时期江苏苏州的碑帖书画鉴定专家孙伯渊和大名鼎鼎的收藏家庞莱臣。孙伯渊所交游的对象,如徐森玉、刘海粟等皆一时名流,其鉴赏眼光自是一流,而庞氏的大名更无需过多解释。《南溪高逸图》这个手卷,就著录在庞莱臣所编着的《虚斋名画续录》里,庞氏用功精审,对于本幅作品的尺寸、内容、题跋、钤印,均一一录入。对照《南溪高逸图》原作,无不贴合,甚至包括钤印的位置次序,都准确无误。这也就为我们的鉴定提供了更确凿的证据。
庞莱臣的藏品,多为其三个儿子分别继承,解放后家属捐出一部分于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馆等,极大的提升了这些博物馆的藏品质量。也有一部分收藏,其后人并未捐出,却因为文革的劫难被非法的查抄了,这些藏品中的一部分在文革后被退赔,《南溪高逸图》便应属此类退赔作品。在《南溪高逸图》的配盒上,打着上海博物馆的藏品编号。当然这件作品是否是直接自庞莱臣家抄走,也就是说在庞家和上博之间是否还有其他藏家,尚不得而知,但它曾为上博的藏品,则可以确知。在上海博物院所编着的《中国历代画家印鉴》一书中,一枚王翚用印“我思古人”赫然标明取自《南溪高逸图》。那么上博和此画的因缘以及对此画的肯定也就不言而喻了。
(二)精彩题跋
这幅“朱痕累累、题跋翩翩”的作品,每一则题跋都挥洒自然,功力深粹,端非模拟形似者所能企及。比如沈德潜的题跋,是典型的学者之书。他的墨迹流传较多,也为我们的对照提供了方便。由于和乾隆皇帝的亲密关系,沈德潜得以在乾隆皇帝最为珍爱的“三希”之一《伯远帖》上留下墨迹,我们对比这两件作品的沈氏题跋,会发现无论从用笔上、结构上、还是整体的气息上而言,都毫无二致,绝对是出自一人之手。再如李瑞清的题跋书法,尤其精到老辣,李书学黄庭坚而辅以魏晋碑版,体势开张一如长枪大戟,能左盘右荡而收放自如,其凝练霸辣处使人叫绝。作为民国时期的书画大家,这样的字是旁人不可能临仿的。
除了书法的角度,题跋者的身份也是我们鉴定这幅作品的关键之处。这幅画的第一位题跋者,名叫毛师彬。这是一位并不太著名的画家。《清画家诗史》关于他的记载只有寥寥几句,说他“字鲁封,号紫岩,江苏太仓人。诸生。工画,能诗。著有《斋山游纪略》、《九华游草》。”但我们在《吴越所见书画录》一书中,发现了一些有关他的信息。这本书的卷六记载有吴伟业、钱嘏、毛师彬、王武、 王翚等人对一幅王鉴《仿董北苑潇湘山水图轴》的诸多题跋,其中毛师彬写到:“廉州先生此图,余少时曾一见,时未学弄笔墨,便已有心旷神怡之致在晤对间。厥后先生与讲画理,自述临董潇湘图为得意之作,无从借览。甲子余馆延陵西园之五桂楼,王忘庵先生来寓楼上,客以此帧索题。……”通过这则题跋,我们可以知道毛师彬曾和王鉴学画,并亲得指授,可以算作是王翚的同门。且题跋之中亦有王翚在列,即使二人没有直接的交往,其交游的圈子也是互相重合的。那么他在和诗中对于《南溪高逸图》的确认和赞美,就是非常值得信服的。
大学者沈德潜于王翚算是晚辈,王翚故去多年后,沈德潜应王翚曾孙王玖及王大椿的请求,撰写了王翚的墓志,其中提到,他曾在丙申年,也就是王翚过世的前一年去拜访过王翚。而且他和王翚的这两位曾孙关系都不错,王大椿还曾“问业”于他,算是他的弟子。再看其他的和诗者,家乡籍贯不出江浙两省,这些和王翚同时且同里的文人们,对于其画的真伪自然是最为熟稔的,所以这件作品,不可能出自他人代笔。
(三)作品互校
王翚是个纯粹的画家,结束交游回到故乡以后,一直不间断的从事着自己的绘画事业。随着声誉日隆,索画者应接不暇,甚至到了“好事者家悬金币购勿得”(语见《南田画跋》)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王翚难免会疲于应酬,有些稍显荒率的作品出现,或者是找人代笔,这也就成了王翚绘画鉴定的一个难点。
但我们看《南溪高逸图》的绘画水准之高,是和王翚作为清代“画圣”的实际能力相符的。像王翚这样一位终身布衣的画家,其巨大声誉的取得根本上来讲还是凭借自己高超的绘画实力,所以作伪者根本无法达到王翚的绘画水准。这就不同于董其昌一类的官员画家,会出现代笔胜过原作的情况。谛观此图,沙丘、树木、云峦、溪流、田畴、屋舍、人物皆安排得井井有条,繁而不乱,“咫尺之间具千里之势”;用笔上则是枯浓随宜,无一懈笔,看起来似乎是毫不费力的随兴挥洒,实则法度暗含,神理泊凑。像这样的高超画艺,舍王石谷外,实在找不出第二个人来。这也就怪不得那些同时和后来的观摩者们对此画无一例外的推崇了,甚至拥有大量石谷画的庞莱臣也在《虚斋名画续录》中评之为“晚年杰作”。
和画家其他可信作品进行比对是我们在书画鉴定上常用的方法。王石谷的绘画历程漫长而丰富,但其“胎性带来”的非凡禀赋却是一以贯之的。不论其早年的摹古之作还是中晚年整合南北宗时的成熟作品,甚至包括一部分稍显随意的作品,都体现出一种“严整茂密”的笔致。这种颇具个性的用笔习惯也体现在《南溪高逸图》中,比如此画皴点的运用,匀净密集,透出一种浓浓的“石谷风”,这和其创作于1688年的《山水十开》、创作于1696年的《石泉试茗图》、创作于1697年的《仿宋元山水长卷》以及创作于1715年的《云山竞秀图卷》等经典作品皆是如出一辙的。尤其可资比较的是天津博物馆所藏的《云山竞秀图卷》,此画创作于康熙乙未年的九月,和《南溪高逸图》的创作时间“乙未夏六月”相距不过三个月。这两幅画,无论从设色、用笔还是山石的皴法乃至人物细节的刻画上,都是相通的。王翚的绘画,一直致力于打通“南北宗”的局限,熔铸百家而不设藩篱。其“小青绿“的设色风格,既不同于黄公望“浅绛法”的荒寂,也有别于李思训“北派”青绿山水的富丽,而是取其“中道”,予人一种“风呼舞雩,咏而归”的冲和典雅之美。在皴法上,王石谷吸取了北宋绘画以点作皴,浑厚凝重的优势,用简短的墨笔写出山石的阴阳向背,并不作太多的积染,效果反而浑厚而通透,这在当时也是一个极有意味的创新。这些都在这王翚的这两幅作品中得到了展现,如果我们进一步比较两者的用笔,会发现《云山竞秀图卷》的用笔稍显荒率些,而《南溪高逸图》的用笔则绵里藏针,沉实而平稳,很少有某些评论家所指摘石谷晚年画作的“刻露”习气。也就是说,两者同出石谷之手,而《南溪高逸图》似乎更能略胜一筹,成为王翚晚年最高水平的代表。
《南溪高逸图》上的钤印,均字口清晰,朱白分明,毫无模糊漶漫之态,且多有出处可以核对。如李瑞清“清道人”一印,即与上海博物馆所编《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一书中李瑞清部分的3号印不爽分毫,明显是同一方,再如卷中“虚斋鉴藏”、“庞莱臣珍赏印”、“莱臣欣赏”三印,亦分别见于同书的庞元济部分1号、4号、6号印。这一点是除了以上几个方面之外另一个证其必真的有力佐证。
由于被查抄到博物馆的特殊经历,反而使《南溪高逸图》躲过了文革“破四旧”的劫难,完整无损的保存了下来。今天我们打开这个卷子,都能体会到几百年前那些古人的情感和品格,这实在是值得感动的。物换星移,风华永在,相信真正高明而有力的藏家,也一定会成为这一段传奇的下一个归宿。
备注:1.曾入藏上海博物馆(题盒附编号51036),文革后退赔。
2.上海博物馆编《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P97,王翚用印第67印“我思古人”取自本幅。
3.査南庐、胡小琢、鲍瑞骏、孙伯渊、庞元济递藏。
4.褚德彝题盒。
5.张砚孙题签
6.沈德潜、毛师彬、鲍瑞骏、李瑞清、褚德彝等题跋。
毛师彬(清),字鲁封,号紫岩,江苏太仓人。诸生。工画,能诗。著有《斋山游纪略》、《九华游草》。
盛大镛,字匏仲,秀水闻湖人。居春波里之虹桥,晚建别业于湖滨,曰“匏庵”。好收藏前贤文集,时朱竹垞方有明诗综之辑。辄相咨访,多所资益。祀高士祠。
杨嗣震,字东崖,号东野。浙江海宁人。杨德建子,杨景涟兄,杨式玉、杨式金父。康熙戊戌(1718)岁贡生。官景山教习。著有《东野诗钞》5卷。
韩云,字自为,浙江乌程人。康熙四十七年恩贡。有《怡园词钞》。
杨景涟,字泓峥,号瘦仙,浙江海宁人。侍郎雍建侄,监生。工书画。着《修吉斋集》。
邢鄂,字卓哉,浙江海宁人。工诗,善绘画。寸缣尺纸人争宝之 。与朱佳会、杨远声等为同时人。
杨式玉,字符白,又字昆台。海宁人。杨嗣震子。诸生。著有《昆台诗稿》。
陆琰卓,字蕴渠,一字运鲲,号东村。别号颓石翁。嘉兴人,善书学鲁公。活动于康熙雍正时期。
沈德潜(1673-1769 )字确士,号归愚,长洲(今江苏苏州)人。诗人,乾隆元年(1736)荐举博学鸿词科,乾隆四年(1739)成进士,曾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所著有《沈归愚诗文全集》。又选有《古诗源》、《唐诗别裁》、《明诗别裁》、《清诗别裁》等,流传颇广。
汪昉(1799-1877),字叔明,号菽民,又号啜菽老人,江苏阳湖(今江苏常州)人。清书画家。道光二十四年(1844)举人,官至山东莱州府同知。豪饮善诙谐。初游汤贻汾幕中,与赵兰舟、费丹旭朝夕论画,因善山水。笔意松秀,墨法淹润,不失元人规矩。中年所作,邱壑浑成,树石苍润,颇臻妙境。书临赵孟頫,姿态秀逸,间作分、隶、尤精鉴赏。有《梦衲贪集》。
萧湘(1835-?),字云帆,号文波,昆明人。
李佐贤(1807-1876),字仲敏,号竹朋,山东利津县左家庄人。清代颇有影响力的古钱币学家、金石学家、收藏家、诗人,而且是著名的书画鉴赏家。
王鸿朗(清),字笈甫,浙江海宁人。官四川通判。游合肥李鸿章昆仲幕中。善写钟馗,潘椒坡爱其变态百出,为刊所撰钟馗画记。
鲍瑞骏(清),书法家。字桐舟,号渔梁山樵.安徽歙县人。道光癸卯年(1843年)举人。力学能文,同治时以军功官山东馆陶知县,擢候补知府,历郑魏齐楚之郊,诗篇宏富,为时所称。着《桐华舸诗集》,又着《褒忠诗》、《咏史诗》。
李瑞清(1867-1920),字仲麟,号梅庵、梅痴、阿梅,晚号清道人,玉梅花庵主,戏号李百蟹。江西抚州人。,光绪二十一年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光绪二十二年出任两江优级师范学堂(49年更名南京大学)监督。能书善画,是中国近现代教育的重要奠基人和改革者。
褚德彝(1871-1942),原名德义,避宣统讳更名德彝,字松窗、守隅等,号礼堂,又作里堂,别号汉威、舟枕山民等,浙江余杭人。篆刻初师浙派,后精研秦汉印,所作挺秀苍劲。侧款刻篆文,亦短峭入古,别有风韵。书宗河南,能得其渊源,隶书学汉礼器碑,功力最深。著有《金石学续绿》、《竹人录续》、《松窗遗印》等。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