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246 墨葡萄卷 手卷 水墨绢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温日观(?~1291) 尺寸 27×188.5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6,500,000-8,5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饕餮—中国古代重要书画专场 拍卖时间 2016-01-03
拍卖公司 中鸿信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中鸿信2015秋季拍卖会
著 录: 1.《壮陶阁书画录》卷五,P36; 2.《十三松堂日记》日本正植彦著,卷三。 3.《佩文斋书画谱》卷八十四。
款 识:饥拾松花渴饮泉,偶从山后到山前。阳坡软草厚如织,因与鹿麋相伴眠。日观书并画己丑年九月初八旦。 钤 印:日观(白文)、知归子(朱文)、芬陀利华(朱文) 鉴藏印:壬寅(朱文)、无余依(白文)、足我所好玩而老焉乙庵印章(朱文) 题 跋: 1.陆霆龙:温日观蒲萄为郷友曾心传赋,谷阳陆霆龙拜手。蒲萄压架采多时,偶展生绡见一枝。马乳累垂风露满,生成元属老温师,至元癸巳良月上日。钤印:霆龙(白文) 2.杨载:老禅嗜酒睡不醒,强坐虗櫩写清影。兴来掷笔意茫然。落叶满庭林月冷,醉中捉笔两眼花。绮筵架子欹复斜,翠藤盘屈
说明 跋者简介: 1.陆霆龙:宋末平湖进士,黄公望的爷爷。 2.杨载(1271-1323)元代中期著名诗人,与虞集、范梈、揭傒斯齐名,并称为“元诗四大家”。字仲弘,浦城(今福建浦城县)人。延佑二年进士,授承务郎,官至宁国路总管府推官。 3.仇远(1247-1326),字仁近,一字仁父,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因居余杭溪上之仇山,自号山村、山村民,人称山村先生。元代文学家、书法家。元大德年间(1297~1307)五十八岁的他任溧阳儒学教授,不久罢归,遂在忧郁中游山河以终。 4.王樨登(1535-1612),字伯毅,长洲人(今苏州)。明代中晚期著名山人、书法家。 5.陈继儒(1558-1639),明代文学家、书画家。字仲醇,号眉公、麋公。华亭(今上海松江)人。诸生,年二十九,隐居小昆山,后居东畲山,杜门著述,工诗善文,书法苏、米,兼能绘事,屡奉诏征用,皆以疾辞。擅墨梅、山水,画梅多册页小幅,自然随意,意态萧疏。论画倡导文人画,持南北宗论,重视画家的修养,赞同书画同源。 6.梁鼎芬:梁鼎芬(1859—1919)晚清学者、藏书家。字星海,一字心海,又字伯烈,号节庵,别号不回山民、孤庵、病翁、浪游词客、葵霜、藏山、藏叟等;室名有耻堂、葵霜阁、栖凤楼、抗愤堂等,广东番禺人。光绪六年进士,授编修。历任知府、按察使、布政使,曾因弹劾李鸿章,名震朝野。后应张之洞聘,主讲广东广雅书院和江苏钟山书院,为《昌言报》主笔。辛亥革命前有反帝主战思想。后任溥仪的毓庆宫行走。诗词多慷慨愤世之作,与罗惇曧等人并称“岭南近代四家”提 示:竞买此标的拍品需办理特殊号牌。作者简介: 温日观(?-1291后),宋末元初画家,杭州葛岭玛瑙寺僧,俗姓温,初名玉山,法名子温,字仲言,号日观,一号知非子,通称温日观,华亭(今上海市松江)人,生卒年不详。性烈嗜酒,好穿短衣,宋亡,出家为僧,佯狂于市,痛骂杨琏真伽(杨为元朝江南释教总统,曾盗掘赵宋皇陵及大臣冢墓一百多处,系贪色爱财之徒)。后定居杭州玛瑙寺。出尘逸趣,世外高情——谈温日观《葡萄图》温日观,宋末元初画家,俗姓温,初名玉山,法名子温,字仲言,号日观,一号知非子、号知归子,华亭(今上海市松江)人。于杭州葛岭玛瑙寺出家为僧,从此长期定居于此。除了擅长草书以外,温氏借以留名画史的是他的水墨葡萄,元代已被众多名家竞相称颂,时称“温葡萄”。 温日观的生、卒年,难以考实,关于其出生年份,史料阙如,卒年则在元世祖至元二十七年(公元1290年)与成宗大德元年(公元1297年)之间。从目前所见文献来看,温日观与元代书画大家赵孟俯、鲜于枢等人有过交往,赵孟俯在题跋中曾称温为“老师”,这是元人对年龄与学识稍长之人的尊称,倪瓒即称黄公望为“老师”;而稍晚的鲜于枢则几乎要对温氏执弟子礼。 《式古堂书画汇考》卷一七〈题书唐诗后〉有云:“大唐时,诗人赠髙僧居深山谷:饥拾松花渴饮泉,偶从山后到山前。阳坡软草厚如织,因与鹿麋相伴眠。日观书并画。己酉(淳佑九年)九月初口旦”。南宋淳佑九年即1249年,距忽必烈建国尚有二十余年,从温氏书画兼得的口气来推测,其年岁当已成熟或更长。与赵孟俯相比,温氏很可能年长近二十岁。 《石渠宝笈》卷三二曾遇〈题温日观师赠画葡萄卷〉记载了温氏一段交游酬答,曾约略涉及其卒年:“至元庚寅(二十七年,公元1290年),以写经之役,自杭起驿入京。滨行之际,先一日,过灵隐,别虎岩长老,出至廊庑,一老僧素昧平生,闻余华亭乡音,迎揖而笑,握手归房,叱其使令,于方丈索酒果欵洽。执缣素者填咽于其门,皆拒而不纳。问之,甫知其为温日观也。以遇将有行役,引墨作蒲萄二纸,一寄子昂学士,一以见赠,且以荣名相期,此意厚甚。别后留燕,书经讫事,将得官,而轰荐福之雷。此纸偶留集贤、翰林诸老处,多蒙着语,大为归装之光,今遂裒集成巨轴。南还未及数载,不独温师化去,卷中名胜,半日鬼伯之阡,抚卷感叹,系之以诗……大德改元,书于学古家塾。”据此可知,当温氏未“圆寂”之时,光在杭州的日子,也已有“五十余年”之久。数言片语,已然勾勒出温氏的性情与名望,并透露其籍贯与卒年等消息。 以葡萄纹样作为工艺装饰题材,在汉、唐已十分盛行,而转为绘画题材却较晚,现存最早的葡萄作品是南宋画院待诏林椿的《葡萄草虫图》册,绢本,设色,纵26.7厘米,横27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系工整精致的院体画风。除了院体工笔,南宋时期在野文人还兴起了梅、兰、竹、水仙乃至人物等一系列的水墨写意画风,而水墨写意葡萄则应始于温日观,且成就和影响也最大。这与他独特的观察方法和对书、画用笔的悟通有很大的关联。据元代长谷真逸辑《农田馀话》卷上载:“吴僧温日观夜于月下视葡萄影,有悟,出新意,以飞白书体为之。酒酣兴发,以手泼墨,然后挥墨,迅于行草,收拾散落,顷刻而就,如神,甚奇特也。”这一段记载与宋代文人首倡的墨竹、墨梅画法如合一契。 温日观善草书,精画葡萄,自成一家。“其所画葡萄,枝叶皆草书法也”。他亦常以手蘸墨,一气呵成,一挥而就,淋漓尽致,上承唐代张璪奇技,下开“指画”先声。从技法上来看,温氏以一笔中带有深浅不同之墨色画叶,并以深墨点染仍带湿润之葡萄,表现出明暗和体积,颇显自然逼真。综观他画的葡萄率意恣肆,挥洒如狂草,线条光润、笔墨流畅、明镜疏朗、晶莹剔透,往往在一派明洁中吐露心声。值得一提的是,后世通常认为是赵孟俯首先提倡“以书入画”,可以具体到“石如飞白木如籀”。而事实上,这种画法在温日观那里早已运用成熟。其画叶用破墨之法;画主枝以篆籀用笔立基,并能活用浓淡干湿的墨法;小枝条则以草书连属飞动的笔意为之,同时显出飞白笔法苍润的趣味。这显然已将以书入画的水墨写意画推向了一个很成熟的境地。 郑元佑《侨吴集》卷二〈温日观画葡萄〉中更明确指出了温日观绘画的书画同法的特征,并特别强调了其人傲岸坚贞与高逸出尘的精神品质:“伊昔钱唐温日观,醉兀竹舆殊傲岸。却将书法画葡萄,张颠草圣何零乱。枝枝叶叶点画间,醉瞠白眼看青天。狂呼大盗杨总统,天不汝诛吾厚颜。杨加棰死曾不畏,故老言之泪尚潸。画成葡萄谁赏识?惟有鲜于恒啧啧。醉叩斋室支离疏,拊摩悲歌泪填臆。鲜于设浴师浣之,为师涤垢曾弗辞。人言结袜张廷尉,千载风流宁异兹?蔓如龙须实马乳,问师挥毫奚独取?只因汉使远持来,野老诗成泪如雨”。 郑诗中所谓的“杨总统”,即是元初政府任命统理宗教的密教僧人杨琏真加,曾大掘南宋帝陵,并以厌胜之术镇之,一时权势熏天。然温日观却能以大无畏之精神对杨挞伐不已。以此种气格作画,自然必臻于“以人论艺”之文人画的上乘境界。也正因此,才有“鲜于爱师工字画,北面从师学波磔。写出葡萄皆法书,二王楷范从师得。困学斋前支离疏,师来或哭或歌呼。醒涂醉抹不可测,其言皆足警懦夫。”之谓。 不仅鲜于枢“北面从师”,即便元代画坛盟主赵孟俯也对温日观大加推崇。赵孟俯展读了曾遇带来的《墨戏葡萄图》之后,甚为高兴,欣然在画上题跋:“日观温老师作墨葡萄,初若不轻意,而枝叶肯棨,细玩之纤悉皆具,殆非学所能至。俗人恳恳求之,靳不与一笔。遇佳士,虽不求,辄索纸挥洒无吝色,岂可谓道人胸中无泾渭耶。吾与师仅一再面,去冬曾君自吴来燕,辱以一纸见寄,相望数千里不遐遗乃尔。因想胜风,欲相从西湖山水间,何可得也。”言语之间,充溢着对温日观其人其艺的无限向往之情。从赵氏自己的水墨竹石的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到二者的神似之处。更为重要的是,当我们欣赏大写意花鸟鼻祖明代徐渭的《水墨葡萄图轴》时,那种恣肆高逸的格调与飞扬灵动的笔墨,不正是源于温日观画法的启发么? 温日观传世画作罕见,此次呈现出的《墨葡萄卷》是一件足以代表温氏风格的珍品。著名鉴定专家刘建业先生鉴赏后说:“温日观这个人在典籍是有记载的,他的作品在南宋是属于文雅类作品的代表,尤其是他画的葡萄,在南宋是很著名的。温日观的葡萄流传到现在的应该说是凤毛麟角的,我搞了这么多年了,在民间别说看见,连听都没听说过。我接触过在日本、韩国、新加坡、包括美国的这些大收藏家,但是没有人能提出来过对温日观的作品有研究。这次直接从日本征集过来的温日观作品,可以说是振奋人心的。”“首先,这幅画的画风完全符合南宋花卉画家的基本特征,它是写意画法,部分加入了小工笔,结合的非常紧密。其次,这幅手卷很长,这么长的手卷里别说古代画家,就是现代画家也难免会出现一丝半点的败笔或者不圆满的地方,但是通观这幅画,没有一丝败笔,包括葡萄的叶子、果实和藤蔓。这样看来,我们就了解了北宋和南宋对于果卉的画法达到了一种纯熟的程度。另外,从纸质上看也符合南宋的纸。” 除了画心以外,卷后还有历代众多著名藏家与画家的题跋识别,这不仅明确了温日观此卷流传有序的可靠性,且这些跋文本身就是十分难得的书法珍品。其中,元代陆霆龙、杨载二人约与画家同时,且诗文俱佳,显得弥足珍贵。元代著名收藏家仇远,则对这幅画的收藏脉络和艺术状况都做了细致的说明。除此以外,其他题跋者中,王稚登是明代吴门诗坛名宿,陈继儒是晚明华亭画派中坚,而梁鼎芬则是清代著名学者和鉴藏大家。可以说,这部《墨葡萄卷》连同其众多题跋,几乎呈现了中国历史近千年的文脉,是艺术史上不可多得的铭心绝品。参考文献 戴表元《剡源集》卷一八《题温上人心经》:“温(释子温)上人面目严冷,人欲求一笑不可得,亦不肯轻謟人,而遇其性所喜恱,驩然自留。得钱出户,即散施贫者,或多,则袖携以访失职贤士大夫而与之。布袍葛屦,放浪啸傲于西湖三竺间五十年。吾观其人,视策名货利为何等物?故其翰墨流落人间,足堪把玩,又善以意写蒲萄,逰戏遇物,立成。至有气力者,具纸素邀之,輙又一笔不与”。 《四部丛刊初编》景印万历刊本,页12上。 《珊瑚网》卷三一:“雅好着恢帽短衣,囊钱菓,猖翔街陌,探囊投市中。人问:识温相公否?由是进止,辄拥小儿呼温相公。时有宾,肖罗汉醉,则维笔竿杪,草圣芬媚诗。人遂有长竿醉草宾罗汉,短褐徉狂温相公之句”。 《四部丛刊初编》景印万历刊本,页33上。 王冕《竹斋集》卷下《题温日观葡萄》:“日观大士道眼空,佯狂自唤温相公。浩然之气塞天地,书法悟入蒲萄宫。有时泼墨动江浦,叱喝怒骂生风雨。” 《四库全书》本,页37上。 长谷真逸《农田余话》卷上:“古人无画葡萄者。吴僧温日观,夜于月中视蒲萄影,有悟出新意,似飞白书体为之。酒酣兴发,以手泼墨,然后挥写,迅于行草,收拾散落,顷刻而就如神,甚奇特也”。 济南,齐鲁书社《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影印万历《寳颜堂秘籍》本,页323上。 杨载《杨仲弘集》卷一《题温日观墨蒲萄》:“日观作葡萄,电扫无踪迹。谁于故纸上?点缀辨墨笔。西天十万里,来往仅瞬息。败阙固不小,遗下履一只”。 《四部丛刊初编》景印嘉靖刊本,页4下。 《石渠寶笈》卷三二《温上人画葡萄跋》:“日观老师作墨蒲萄,初若不经意,而枝叶肯綮,细玩之,纎悉皆具,殆非学所能至。俗人恳恳求之,靳不与一笔,遇佳士,虽不求,辄索纸笔,挥洒无吝色。岂可谓道人胸中无泾渭耶”? 《四部丛刊初编》景印嘉靖刊本,页107下、108上。 《石渠宝笈》卷三二曾遇《题温日观师赠画葡萄卷》:“我初不识温玉山,偶然邂逅湖山间。戏写蒲萄赠行色,呼酒酌别期荣还。人言此僧性絶物,书法名画求不得。一时素眼信有縁,乡物乡人当寳惜”。 《四部丛刊初编》景印嘉靖刊本,页114上。 袁桷《清容居士集》卷六《近有善书僧日温、妙明,温,华亭人;明,眉山人也。余尝识明于玉几山,其年未四十;温老矣,余识于灵隠,视其书之髙下,亦类夫年也。闰十月,有僧携明书示余,遂各为一章美之,且记二子之出处焉》:“老温作书谁授诀?少学潘郎绕城帖。兴来握笔弄春妍,霭霭芳丛闹飞蝶。平生大字颜鲁公,晚复颠放少露锋。论功古法虽未至,潇洒要是僧中雄。醉里蒲萄墨为骨,秋叶东西云树勃。裹缯急点数玄珠,不识公卿是何物?只今书画名已传,华亭鹤唳悲流年。西方金仙在何天?寄声为了尘中縁”。 《四部丛刊初编》景印元刊本,页19下、20上。 胡奎《斗南老人集》卷五《日观葡萄》:“上人爱书怀素草,人言画好书亦好。临池呼得墨龙归,万颗明珠落秋昊”。 《四库全书》本,页63下。 《剡源集》卷一八《题温上人心经》:“闻东昌徐仲彬云:时时过其家,倾懐尽兴,淋漓挥洒,皆不求而作。此卷心经,乃其(释子温)行书,尤为难得,徐氏幸寳蔵之”。 《四库全书》本,页12上。 《石渠宝笈》卷三十二释正印《心传学士,畴昔赴书经之召,日观作墨戏赠行。余是时亦在冷泉,恨不及见。后廿有三年,获观于云间南山胜地,漫成长句,缀于卷末云》:“温师三绝天下奇,能书能画兼能诗。笔端造化人不知,宝珰碌碌珠累累。心传亦是成搓客,天竺山中等闲得。玉堂题品价连城,上林红紫无颜色。修藤点缀甘露溥,开卷凛凛生清寒。我疑书罢金经日,一枝御赐堆金盘。温师种子真大宛,眼底纷纷皆赝本。锦囊什袭要珍藏,莫教雷电下取将。时皇庆改元灯夕后十日,无诸道人正印稽首敬题。” 《四库全书》本,页112下、113上。 徐伯龄《蟫精隽》卷十四《葡萄诗》:“僧温日观能诗,善写葡萄,精致不俗,世多宝之。予一日于友人处,观其大画四幅,而皆有题品,其自作也。格律不拘,率意而就,惟记得一绝云:曾向流沙取梵书,草龙珠帐满征途。轻包短策难将带,记得西风月上初。言不尽而意有余,堪脍炙也。” 《四库全书》本,页14下、15上。 《佩文斋书画谱》卷八十四陈继儒《题宋释温日观蒲萄》:“温日观,吾郡人,寓武陵玛瑙寺。与赵松雪兄弟友善。写蒲萄,似破袈裟。余购得一画卷,卷末题诗云:往往来来旧破瓢,此心未了漫徒劳。如今不作轮回梦,只走人间这一遭。此诗,怀净土也。余录之,因写蒲萄于上。” 《四库全书》本,页46上。 《珊瑚网》卷三一《题所书贯休禅师诗、画葡萄》:“举世只知嗟逝水,无人微解悟空花。此一联乃大唐贯休禅师之佳句也。皇宋温日观为书之,为后人策励之端,仍为写龙须于后。癸巳(绍定六)年三月卅日,扁舟至天佛院,晴窗晩兴,有兄副寺寶之”。“纸长宜以好诗书之,为后名胜笑(揽)[览]。明月清风宗炳社,夕阳秋日庾公楼。修心未到无心地,万种千般逐水流。日观”。 《四库全书》本,页31上。 《式古堂书画汇考》卷一七《题书唐诗后》:“大唐时,诗人赠髙僧居深山谷:饥拾松花渴饮泉,偶从山后到山前。阳坡软草厚如织,因与鹿麋相伴眠。日观书并画。己酉(淳佑九)年九月初口旦”。 《四库全书》本,页88下、89上。 《石渠寶笈》卷三二《题画葡萄》:“松江府是我乡州,有愧平生欠一游。子去扁舟泊烟渚,相烦致意旧沙鸥”。“华亭友人归故里,以诗为饯,日观奉送,仍有今日之乍相识。曾公省元(遇)云:旦晩有燕京之行矣。因书后”。 《四库全书》本,页106上、下。 释妙声《东皋录》卷中《兴福寺重修塔记》:“常熟为县,即虞山而治焉,治之东,有崇教兴福寺”。“咸淳间,有渊塔主者,悉撒遗构,更建今塔,其髙九级。时日观温公为制化[缘]疏,远近响应,财施云委,遂落其成”。 《四库全书》本,页65上、下。 《石渠寶笈》卷三二曾遇《题温日观师赠画葡萄卷》:“淋漓醉墨蛟龙蟠,磊落圆珠星斗寒。疏略之中自精絶,工与造化争毫端。殷勤携上金台去,袖惹天香杂烟雾。价轻不敢博凉州,但费玉堂题品句。万里归来家四壁,沙鸥笑人空役役。惟余翰墨烂生光,十年俯仰成陈迹”。 《四库全书》本,页114下。 马臻《霞外集》卷一《题日观蒲萄卷》:“老衲搏空无,混沌为之辟。拔得天地根,不假雨露力。寒藤挂鬼眼,累累冷光碧。骊龙亦惊猜,夜半风霆急”。 《四库全书》本,页21下。 《式古堂书画汇考》卷一七龚璛《题温日观蒲萄》:“墨云过雨月正黒,手摘虚空了无迹。一架纵横碧落秋,戒坛池上僧房侧” 《四库全书》本,页61下。 《杨仲弘集》卷八《题温日观葡萄》:“老禅嗜酒醉不醒,强坐虚櫩写清影。兴来掷笔意茫然,落叶满庭秋月冷”。“醉中捉笔两眼花,倚檐架子欹复斜。翠藤盘屈那可辨?但见满纸生龙蛇”。 《四库全书》本,页9上。 柳贯《柳待制集》卷六《题日观画蒲萄》:“昔有狂僧字仲言,酣嬉坐证法华门。探渊却值乖龙睡,摘得骊珠一口吞”。 《四部丛刊初编》影印元刊本,页19下。 释善住《谷响集》卷三《蒲萄手卷》:“枯茎偃蹇叶参差,繁实罗生影倒垂。记得去年新摘夜,秋风山馆月明时”。 《四库全书》本,页34下。 《石渠宝笈》卷三二董思学《齐天乐》、张炎《八声甘州》、刘沆《八声甘州》:“玉山曾醉凉州梦,图芳夐、无今古。露颗虬藤,风枝蠧叶,遗墨何人収取?当时赠与,记轻别,西湖笑离南浦。万里奚囊,岂知随处助吟苦?归来,情寄漫远,旧寻犹在,望荒亭荒圃。绀蕾攅英,苍阴弄月,休说堆盘马乳。云梯尚阻,袖一幅,秋烟扫空尘土。静想山牕半垂,寒架雨后署”。“想不劳添,竹引龙须,断梗忽传芳。记珠悬润碧,飘摇秋影,曾印禅窗。诗外片云,落寞错认是花光。无色空尘,眼雾老烟荒。一剪静中生意,任相看泠淡,真味深长。有清风如许,吹断万红香。且休教夜深人见,怕误他看月上银床。凝眸久,却愁卷去,难博西凉”。“余客燕山,心传曾君携日观蒲萄见示,辄倚玉田甘州韵,形容墨妙之万一云。爱累累、万颗贯骊珠,特地写幽芳。想黄昏、云淡夜深,人静清影横窗。冷淡一枝两叶,笔下老秋光。参透圆明相,日观开荒。最是柔髭修梗,映风姿雾质,雅趣悠长。更淋漓,草圣披玩墨犹香。好珍重卷藏,归去枕屏间,偏称道人床。江南路后,回重见,同话凄凉”。 《四库全书》本,页105下、106上、108上、下。 郑元佑《侨吴集》卷二《温日观画葡萄》:“伊昔钱唐温日观,醉兀竹舆殊傲岸。却将书法画葡萄,张颠草圣何零乱。枝枝叶叶点画间,醉瞠白眼看青天。狂呼大盗杨总统,天不汝诛吾厚颜。杨加棰死曾不畏,故老言之泪尚潸。画成葡萄谁赏识?惟有鲜于恒啧啧。醉叩斋室支离疏,拊摩悲歌泪填臆。鲜于设浴师浣之,为师涤垢曾弗辞。人言结袜张廷尉,千载风流宁异兹?蔓如龙须实马乳,问师挥毫奚独取?只因汉使远持来,野老诗成泪如雨”。“故宋狂僧温日观,醉凭竹舆称是汉。以头濡墨写葡萄,叶叶枝枝自零乱。陇酋时有连真珈,每欲邀师饮其家。路逢其人輙大骂,欲泄愤怒宁辞挝?鲜于爱师工字画,北面从师学波磔。写出葡萄皆法书,二王楷范从师得。困学斋前支离疏,师来或哭或歌呼。醒涂醉抹不可测,其言皆足警懦夫。先生弊庐耿家步,阿师旧日经行路。月落山空唤不譍,尚想秋棚漙白露”。 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影印弘治刊本,页727下、732上。 陆粲《陆子余集》卷七《题赵松雪、温日观画》:“若日观一僧耳,然南村野史(陶宗仪)称其愤杨髠之发陵,见輙詈之,此其志节,岂直缁流中所不易得哉?彼肤敏祼将之士,宜有深愧之者矣。先生寳此,其意盖不特在乎区区楮墨间而已也”。 《四库全书》本,页7上、下。 王逢《梧溪集》卷一《题内兄李四彦梁所遗温日观蒲萄,并序》:“逢与内兄遭乙未乱,相失又五年,始邂逅娄上。劳问间,见僧温《蒲萄图》,益为怆惕。尝记垂髫至十五六时,侍大母徐氏讳闰芳侧,累闻之曰:吾舎西旧有蒲萄,因树为架,凉天佳月,而祖讳亮字潜昭,偕四三友朋歌乐其下,醉乃休。而祖殁,蒲萄亦枯,殆二纪矣。间又诲曰:而祖上自高、曾,逮而父,咸独植门户。汝仅有弟唐宝,又早丧,使汝苟富而玷宗,不若素贫,而承祀薄田敝庐,可粗守也。汝其毋忘。大母寿八十六,卒。且二十稔,内兄久辞阃曹,年已六十,逢窃伏江海,亦四十余矣。触物感心,不自觉涕泗泫然也。内兄以图遗逢,因序而诗之。是年至正己亥。乙未,至正十五年;己亥,十九年。吾家先大父,尝爱草龙珠。一树紫烟湿,八窗清露濡。干戈形远梦,江海见斯图。歴歴重闱训,终身誓不渝”。 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影印景泰刊本,页438上。 《竹斋集》卷下《题温日观卜萄》:“多年明月唤不下,烂叶搭架秋模糊。流沙渡头聴鼍鼔,沧海桑田事非古。大士于此不露机,示人落落离言语。只今相去数十年,看书看画心茫然。安得美酒三百船?与君大醉西湖天”。 宋无《翠寒集》《僧日观画蒲萄》:“玉山道人苍壁立,胸潴万斛松煤汁。吐作千年古怪藤,犹带西湖烟雨湿。元气淋漓草木活,太阴菌蠢虫蛇蛰。须萦翠雾瘦蛟走,睛抉玄珠黒龙泣。神剜鬼刻字崛竒,水精火齐光陆离。天魔擎来帝青寳,鲸波涌出珊瑚枝。墨花酣春马乳涨,醉梦渇想西凉姿。风窗秋疑螙叶语,露架夜忆虬柯垂。须臾掩卷何所见?月落庭空无影时”。 《《草堂雅集》卷三张天英《题温日观葡萄》:“天末骊珠洒翠虬,向人飞舞入琼楼。西风吹醒瑶池梦,笑指青山似贝丘”。“月宫仙子下瑶坛,帝遣山中采木难。夜半龙来作人语,蜿蜒影上碧窗寒”。“古根蟠结大宛西,鱼目摇光亚玉题。舞剑醉留今雨客,龙髯颠倒碧蛙啼”。“马乳离离竹尾斜,日西檐影落龙蛇。醉中长记乘槎老,教与仙人酿紫霞”。 《四库全书》本,页2上、下。 《石渠寶笈》卷三二释晞远《奉题心传征君所藏墨蒲萄画卷》、释函古《题心传友藏葡萄卷》:“禅余观物偶相投,落笔缝横竟自由。万里空随寒士去,一枝未许俗人收。累累月下骊珠影,剪剪风前翠羽愁。却忆提携因汉使,那知翰墨亦风流。元贞丁酉(大德元年)季春题”。“濡宣毫,拂楮生。兴到不复劳经营,芬陀利花一扫成。北溟浩漫乱流急,玄烟漠漠众星湿。天风欲卷海水干,鲛人竞掩轻绡泣。细看乃是垂摩尼,叶如破衲东西吹。枝浮力弱不自持,却似温师狂醉时。此翁珍秘不易致,君以何縁得此纸?定是江南一片云,卷以送君行万里。昔闻博望使西域,初取灵根来汉国。今君驱驰出塞闗,却携墨本上燕山。一往一还愁远道,葡萄如故人先老。不见当年运笔人,箧中三叹空遗寶。我生酷爱霜液寒,想象磊落堆氷盘。他时酒渇月明夜,拄杖敲门来借看。仆与心传交最厚,而最后题于葡萄,不能无愧,而卷中故人,半隔生死。书罢,不觉为之浩叹。大德七年癸卯夏五八日灯下”。 上海中华书局《四部备要》校刊严荣校刊本,页108下、110下、111上。 虞集《道园遗稿》卷四《赵承旨兰石、僧日观蒲萄》:“天人潄冻芳润,野老沉吟屈蟠。南国烟生玉暖,西凉酒热霜寒”。 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影印至正刊本,页58上。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