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027 二〇〇四年作 天工开物-2 双联作 油画画布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王怀庆 尺寸 each:127.5×200cm;overall:255×200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油画 创作年代 二〇〇四年作
估价 HKD  12,000,000-18,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16-04-03
拍卖公司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6年春季拍卖会
出版
〈王怀庆画展〉(中国,上海,上海美术馆,大未来艺术有限公司,二〇〇七年),135页
〈碰撞-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试验的案例〉(中国,北京,中央美术学院,二〇〇九年),223页
款识:王怀庆
说明 来源
北京,保利国际拍卖,2006年11月21日,拍品编号338
现藏者购自上述拍卖
展览
香港,仁画廊〈王怀庆天工开物〉,二〇〇五年,19及21页
北京,中国美术馆〈对应-应对:中美艺术家展〉,二〇〇七年,19页
神户,兵库县立美术馆〈出山-王怀庆艺术展〉,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四日至二〇一六年一月十一日,25页
相关资料
吾道.一以贯之
王怀庆《天工开物-2》
踏入千禧以后,王怀庆的半具象语言已经磨炼接近三十载,对于发现和升华物象之美,手法愈趋彻底,在室内乾坤、家具春秋以外,追求更宏大的挥洒空间,画面迈向虚空自由的领域,接近纯綷的抽象构图(abstract composition)。相比九〇年代的《镜中的椅子》和《足-2》,《天工开物-2》(拍品编号1027)引导观者进入深邃的思维领域,显示艺术家在形而上层面之跃升,却始终保持一贯风格,在大气礡磅的构图中,流露含蓄蕴藉的东方美学。
岁月的斑驳,智慧的火花
本作之命题,源自明代宋应星之科技汇篇《天工开物》,艺术家借此饶富古意、具有神秘色彩的名字,探索天人交感的宇宙世界。王怀庆较早时期的作品,往往依托具象事物(如家具、花瓶)思考历史和文明,及后则集中探讨更纯綷的宇宙运动与时空轨迹。1997年,王怀庆创作《大音无声》,探索在半具象世界中呈现无形象的声音,开启了纯抽象主题之端绪;及至2004年的《天工开物-2》,艺术家的语言更趋成熟缜密,本作尺幅达200号(255 x 200 cm),以上下两联的方式,呈现一面高耸而立的玄妙空间,气魄极大,左右两边色如宣纸,米黄之中带有牙白,肌理有如亘古而立的江南粉墙,彷佛在层层堆栈与层层洗刷之中形成;正中的巨大块面空间色如玄檀,如漆之深邃,而非全黑,质感略带透明,似乎在反复平涂、风干又再打磨的过程显得平整,又复经岁月的洗涤而流露温润的质感。
惹人惊喜而又耐人寻味的,是中间自上而下的一道直线,其力量充沛,笔直而利落,画面由此中分。此线乃整幅作品点睛之处,是艺术家使用木工用的弹线墨斗弹出,创作过程只有一次机会,成败系于一瞬,张弛之间必须拿捏准确,而两边绽开的色点带有偶然性,如花火之迸发,如光线之有亮度,如声音之有波频,如力量之有动势,意在将鸿蒙浑沌的空间划开,带来引人入胜的希冀、想象,既投映艺术家之心象,亦可附着观众之情绪,一幅本来处于静态的抽象空间,由此带来动感、气氛甚至戏剧性。质感的形成是缓慢的,光线的闪现却是迅捷的,透过同一场景中一慢一快之对比,作品从而突出了主体。艺术家在1991年创作的《律动-明式屏风》中,曾经引入类似的线条以烘托气氛,若与本作对比,则可见《天工开物-2》的弹线更加洗炼遒劲,以千锤百炼的一根线条,燃亮了整个巨大画面的宇宙。
去西方的抽象,非传统的水墨
王怀庆不可取代的艺术价值,在于他一方面继承了中国现代主义的发展,致力于中西融合,但另一方面,他在融合中西的方法上却别具蹊径,不落前人窠臼。从西方观点视之,《天工开物-2》类近于抽象构图,却因为保留具象元素,而在根本上异于「抒情抽象」或「几何抽象」;对于东方的水墨,艺术家始终真诚面对自己的文化根源,并吸取其养份,却致力回避了技巧上之因袭与模仿。若以《天工开物-2》为例,作品整体布局容或让人联想到美国抽象大师巴纳.纽曼之名作《Onement》,然而,纽曼的作品虽富色彩却感情冷漠,迥异于本作色彩简约却富温情温度的触感;另一方面,艺术家的色彩运用虽然得力于水墨和宣纸,却不在技巧上卖弄东方趣味,始终着力于整体效果之布局,以及主题性之博大深沉。这种创作上的选择,明显经过深思熟虑,艺评家贾方舟对王怀庆的综合评论,恰好适用于本作的构图与色彩哲学:
「王怀庆的艺术,不仅表现在主题选择的妥贴与机敏,更表现在其风格与趣味的纯正。就风格而言,他的艺术属于现代西方,就趣味而言,却是纯东方式的。他的作品既没有克莱因(Franz Kline)那种拳打脚踢式的外露与声张,也没有苏拉奇(Pierre Soulage)那种大工业文明的冰冷与僵直。他用近似于水墨效果的灰调来调解黑与白的对抗,用类似于破败墙壁的肌理来涣起一种温馨的情调与人文内涵。他的作品深沈而含蓄,有一种不事声张的『静气』,平和优雅之中又充满一种内在的张力。他的作品有水墨画的趣味,但绝非用油画工具来模仿水墨的效果,甚至相反,他倒是有意排除他的那些粗大的墨线的『写』的效果,用接近于西方硬边画派的方法或民间剪纸的手法来处理那些木质主体,不仅使其具有一种硬度、密度与切割感,同时也与宣纸上那种渗化无常的墨线在形式的趣味上拉开距离。」(《意在黑白横竖间》)
三世代的成就,海内外的丰碑
从王怀庆个人而言,《天工开物-2》可视为其最接近抽象主义的作品;从中国现代主义的发展历程看来,则《天工开物-2》标志着中国艺术对于现代主义的吸收和融合臻至成熟,并且诞生了扎根本土而能与西方抽象对话之创作。贾方舟曾指出:「作为一个中国油画家,不仅面对着一个巨大的『西方』,而且面对着一个巨大的『传统』。王怀庆的选择表明,他在这两个无形的大象面前,已准确无误地找到了自己的切入点。这个切入点便是『结构』。传统的木结构建筑和木结构家具给了他无穷的启示与灵感,从那些坚硬、扭斜的木质中,从那些横穿竖插的榫卯结构中,他感受到支撑一个民族的古老文化精神的存在,而这种文化精神通过这些横梁竖柱又直接转化为一种『视觉强力』,构成理想的表现对象。」
王怀庆对于「结构」的兴趣,早在具象时期名作《伯乐》(1980年作)已显端倪,画中伯乐后面的长方形色块,看似现实中的砖墙,实系思绪之灵光、时代的祝福,象征千里马改变生命之始;经过三十年的演进,《天工开物-2》可说是同一创作意念的延伸,思考的却是更为永恒的主题,手法亦更趋简练。一道在画面上所占空间最少的线(辅以滴流效果产生的「点」),却画龙点睛的为画面赋予深度,使观着透视墨色的深度,甚至其背后的世界。中国的抽象绘画,自四○年代吴大羽首提「势象」(Dynamic Expressionism)理论埋下种子;至赵无极、朱德群等第二代大师,结合战后抒情抽象主义大潮,而蜚声欧美;第三代则自吴冠中一脉扎根中华而传至王怀庆,其以「走出」、「走进故园」自喻创作道路,实际上即是从传统建筑和工艺结构中悟道,此后无论再与西方艺术的媒材、形式、风格对接,亦始终保持与中国艺术文化的核心的内在联系,一如艺术家所醉心的「榫卯」结构,横穿竖扣,不加穿凿,依然牢不可破。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