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189 9世纪 释迦牟尼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高27cm
作品分类 佛教文物>佛教文物其它 创作年代 9世纪
估价 RMB  2,200,000-3,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梵塵妙相——喜马拉雅艺术专场 拍卖时间 2017-06-06
拍卖公司 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7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说明 红铜鎏金

尼泊尔

参阅:
1. Pratapaditya Pal 著《Nepa/Where the Gods are Young》,1975年;
2. Ulrish von Schroeder 著《 Buddhist statues in Tibet》,2001年;
3. Gautama V.Vajracharya 著《Nepalese Seasons Rain and Ritual》,2016年。

向古典致敬—一尊杰出的尼泊尔铜佛立像

今年四月,中贸圣佳拍卖公司佛教艺术专场负责人安军先生与笔者联系,向笔者展示了一尊精美的尼泊尔风格造像。初见这件作品,便被其优雅的气质所震撼,仔细想来,其对于国内佛教艺术市场之重要性亦不可小觑,遂应下友人邀请,尝试为这尊造像撰写小文一篇,并与诸师友共同探讨与之相关的一系列问题。
眼前这尊造像(以下简称“中贸佛像”),采用红铜鎏金工艺塑造出佛陀站立之形象。其头顶螺发、高髻,面容饱满俊朗、鼻梁挺拔、双目微垂、神态松弛安详,意在表现佛陀冥想之状态。佛陀身披通肩式袈裟,自肩部次第垂挂一道道U形衣纹,水平的线条细腻如丝;衣摆自腰间向两侧徐徐铺开,营造出飘逸、真实的视觉效果,似浸湿的纱缎紧贴圣者身体,令其柔软纤长、充满青春活力的躯干与四肢展露无遗;轻挽衣缘的左手与下探施予的右手,结合略呈折姿的体态,似在传递佛陀行走布道之场景,通过如此鲜活的艺术表现力,直达观者内心。
如题所言,这是一尊洋溢着古典气息的佛陀造像,相关的造像样式无疑来源于笈多时代的北印度造像(图1)。事实上,尼泊尔佛教艺术始终受到来自北印度、东北印度诸佛教圣地所出作品的影响,这已是学界所广泛认同的观点,尤其是李查维时期(公元400-879年)的佛教造像,蓝本几乎都来源于笈多艺术。一尊肯贝尔艺术博物馆收藏的李查维7世纪铜佛立像(图2、以下简称“肯贝尔佛像”)成为了相关论点的最好注脚,这尊造像无论整体艺术气息,抑或诸如开脸、形体等局部特征均与发现于鹿野苑的笈多时代砂岩佛像十分类同。至于其具有U形衣纹的袈裟样式,曾有观点认为这一特征是来自笈多时代另一重要的艺术中心:马图拉地区艺术的影响。在此,笔者认为此种观点仍有待商榷,因为U形衣纹虽可被视作是马图拉造像的经典特征,但这一特征并不专属于马图拉地区,在鹿野苑出土的众多佛像中,亦有多例出现同样的袈裟样式。唯一的区别在于马图拉造像的U形衣纹通常会被处理成凸起的线条,而鹿野苑造像的U形衣纹则往往只由一条浅细的阴刻线表现,这一特征恰恰与肯贝尔佛像相同,亦同样适用于中贸佛像。同时,这两尊造像颀长纤细的身体线条是那样显眼,这与马图拉造像的雄伟大相径庭,却与鹿野苑造像不谋而合。因此,笔者认为鹿野苑造像样式才是这两尊造像在创作之初所参照的样本。
在解决艺术风格源头问题的同时,关于这尊造像创作年代的问题亦需要深入探讨。若将肯贝尔佛像与之作对比可以发现,二者在材质、姿态、手印等方面均完全一致,这样一来,我们很容易就将二者视为同一时期的作品。幸运的是,帕尔博士在其早年的著作中亦做过类似的对比(参阅1)。帕尔的例子来自于哈佛大学塞克勒艺术中心所收藏的一尊铜佛立像(图3、以下简称“塞克勒佛像”),从风格上看,塞克勒佛像与中贸佛像是高度一致的,使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去推测,二者极有可能是出自同一作坊的作品。在帕尔博士的论述中,集中讨论了塞克勒佛像与肯贝尔佛像在面部、手掌等部位的处理区别,笔者认为帕尔的观点是十分具有借鉴意义的。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肯贝尔佛像的面部塑造显得静谧、雍沉,下唇明显突出,均与笈多造像的面部特征相吻合;相较之下,中贸佛像的开脸显得更加甜美、安详,嘴角微微上翘、似在浅笑,尼泊尔造像中特有的面部特征,已在这件作品中渐渐显现出来;肯贝尔佛像手指之间存在明显的网縵,为佛陀三十二相之一,同时也是早期造像上具有的一个重要特征,而中贸佛像的手指之间,网縵已变得似有似无。通过这样的对比,我们可以认定中贸佛像应制作于稍晚的时间,同时参考帕尔博士针对塞克勒佛像的断代,将其定为公元9世纪末,即李查维王朝末期-过渡期初期(详见注释)制作。
可以肯定的是,中贸佛像是一件出自纽瓦尔艺术家之手的杰出创作。而关于这尊佛像究竟是制作于尼泊尔或是其他地区,同样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笔者曾在布达拉宫琍玛拉康殿近距离瞻仰过那尊著名的8世纪李查维风格红铜鎏金佛立像(图4)。与大多数制作并供奉与加德满都河谷的造像不同,其完美的鎏金状态令人印象深刻,笔者认为,这尊造像应该从未在尼泊尔进行过供奉。反观中贸佛像,表面则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状态,大面积的鎏金褪失与裸露出的褐色铜质显得更加沉郁古雅,可以想见,加德满都谷底温暖潮湿的环境与天长日久的普迦供养,是形成这种状态的原因。因此我们可以断定,此造像应当制作于尼泊尔、并在当地经历过长时间供养,而从艺术鉴赏的角度上讲,这样充满古朴气息的作品,反而显得更加具有美感。
注释:公元750年前后,李查维王室血脉断绝,塔库里一支开始统治谷地,并延续数代,直至马拉王朝兴起,在早年的一些论述中,将这一时期称作“塔库里时期”。但由于这一时期并未发现具有关键意义的王室题记、货币,后期学者将这一称谓进行更正,将公元880年启用“尼瓦历”视作李查维王朝完结的标志,并将至1200年马拉王朝在谷地建立的这段时期称作“过渡期”。
文/马逸风
2017年4月18日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