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88 三十八年(1949)作 秋浦雁影 镜心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谢稚柳(1910~1997) 尺寸 82×41.6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三十八年(1949)作
估价 RMB  7,800,000-8,8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中国书画(一) 拍卖时间 2017-06-18
拍卖公司 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7年春季拍卖会
出版:《谢稚柳诗画选集》第56至57页,文物出版社,2005年11月
《虚怀斋藏中国书画精品集》第129页,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11月
《海派百年代表画家系列作品集·谢稚柳》第49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3年7月
题识:三十八年三月二十八日调啸阁作此,以送伯鹰道兄北平之行,弟稚柳。

钤印:谢稚印、稚柳、穅核

收藏印:虚怀斋珍藏书画印
说明 展览:“虚怀斋藏中国书画精品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11月3日至8日

说明:《秋浦雁影》系谢稚柳绘赠至交潘伯鹰的精美之作。二人订交于抗战时期的重庆,据谢稚柳记述,“在三十年代末,我与伯鹰都在重庆,当时我有一些与伯鹰相熟的朋友,因此我曾为他画过一幅梅花并题了诗,我的诗画是很可笑的,这位诗人却严肃地和了一首,并亲自持诗来探望我,这便是我与伯鹰订交之始。”之后二人过从甚密,逐渐成为挚友。“当我认识他之初,他还没有从事书法,我们都与沈尹默相识,而我与沈先生更是隔室而居,伯鹰每来,可以看望两人,经常在晚上,我与伯鹰在沈先生处论书说诗,伯鹰善于朗诵诗,抑扬的声调微带着一点乡音,非常动听,增强了诗本身的美,以此,我们有时不免要追求他朗诵诗的享受,这是一乐。”至1949年后,潘伯鹰在上海的寓所与谢稚柳相隔不远,二人又同是上海市文管会成员,谢稚柳常携古书画至潘家,共同品鉴。

据沪上文艺界人士回忆,潘氏颇有“孤高不群”之气,郑逸梅记述:“潘伯鹰有狂人之号,有以所刊之诗集贻彼者,往往鄙薄之,或垫砚,或揩笔。……其书斋中有一横幅曰:‘不读五千卷书者不得入此室!’”,陈巨来也称其“博学多才,是名士兼‘狂人’”。但他对谢稚柳的绘画艺术却十分推崇,1946年谢稚柳于上海举办画展,潘伯鹰为之撰文,对谢氏融合古今、自成一家的画风赞誉不绝,谢氏对老友也投桃报李,今见绘赠潘氏者均属佳构。

据题识可知,《秋浦雁影》作于1949年3月28日,是画家送别潘伯鹰北行之作。同年2月13日,章士钊、邵力子等人受南京李宗仁政府委托,组成“上海和平代表团”,赴北平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会谈,史称“北平和谈”。潘伯鹰曾为章士钊之秘书,故得以随行。4月1日,潘伯鹰以“北平和谈秘书长”的身份,再次随章士钊等人赴北平,是幅即作于临行之前。《秋浦雁影》取竖幅左水右岸式布局,一株红枫位于画面中心,其后两棵梧桐高耸,几欲冲出画面,四只大雁分作两组,两只站立在中景的坡岸上,其中左侧之一正向上仰望,引颈长鸣,似呼唤友伴,飞翔的大雁虽在空中,眼神却下望同伴,神态令人动容。近景的坡岸上,一对野凫相向呢喃。水塘畔芦荻瑟瑟,远岸边玉竹丛丛,俱似迎风拂动。此作主旨意在送别,画家以雁喻人,通过描绘大雁难舍难分之态,喻指送别老友之感伤,巧妙地将情意融于画中。是幅描绘极其细致,红枫、芦荻、竹丛的枝叶笔笔分明,野凫的身躯以浓淡不一的黄色绘就,翅尾羽毛黑白相错,其身长在画面中尚不盈寸,但每一羽毛都清晰可辨,大雁用墨线勾廓,复以白色填涂,连脚蹼的细节都一丝不苟,可谓精工已极。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谢稚柳的花鸟画逐渐摆脱陈老莲的影响,而转向宋画格体,尤尚以彩代墨,他将颜色层层叠加,形成古艳清雅、华而不俗的面貌。自敦煌归来后,其用色更向唐人壁画灿烂华丽的方向靠拢。是作坡岸以青绿绘制,敷色古艳厚重,红色的枫叶又与青绿色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愈显出其浓烈红艳。白色的大雁、黄黑间杂的野凫点缀其间,既表现主题,也是平衡色彩、拉伸景深之点睛妙笔。《秋浦雁影》以精微之笔触、高华的设色,表现分离犹待归来的画题,洵为谢稚柳艺术创作生涯中至精至美之作。

当抗倭苦战之时,稚柳虽教授于中央大学,然犹以其余暇访青城,登峨眉,历剑阁之峥嵘,揽太华之耸峻。凡以云烟天地为师者既收之眼界矣,益西游敦煌纵心远古。方寓居莫高窟之际,寄书相诧,谓所对者三危之山,日观六朝唐画,觉世传吴道玄人物真不足道,仆固深妒之而生自厓而返之嗟也。
稚柳之画,转益多师。其山水慕董巨,于元取王蒙,于清好吴历。其花鸟初师陈洪绶,亦兼取恽格,而归之于宋贤。其猿猴师易元吉、僧牧溪,鞍马师李公麟。其道释则专师敦煌壁画。其人物师宋人而每用唐法。此其大较也。以仆观之,敦煌之画于稚柳启发尤多,不惟迹近,抑且神移。试以稚柳杂画,诘之观者,拘为三唐两宋之遗,则非也,以其有新意也。断为今时之创获,亦非也,以其所法皆古法也。盖有所法而后能,古之谓也,有所变而后大,今之谓也。吾又安测夫稚柳今后之所至乎!

—节录潘伯鹰《为谢稚柳画展作》

更多北京诚轩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