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3796 1980年作 无题---106 布面油画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吴大羽(1903~1988) 尺寸 51×36.5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油画 创作年代 1980年作
估价 RMB  5,500,000-6,500,000
专场 二十世纪现代艺术 拍卖时间 2017-12-04
拍卖公司 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7秋季拍卖会
出版:《吴大羽》,人民美术出版社,北京,2015年,p153
说明 展览:吴大羽文献展—被遗忘、被发现的星,中国油画院陈列馆,北京,2015年
黄金年代:吴大羽笔下的永恒“势象”
Golden Times: Eternity Beauty within Wu Dayu's Painting
吴大羽是国立杭州艺专黄金时期的缔造者之一,他与林风眠、方干民等人一道,为中国现代艺坛培养了吴冠中、赵无极等优秀人才。他们参与了中西艺术碰撞、对话、融会最重要的历史进程,开启了现代中国艺术的一个方向。

吴大羽理应得到历史的尊敬与铭记,但事实上,由于种种原因,吴大羽在建国后的艺坛上几乎销声匿迹,那时他连作画的最基本条件也不能保证。晚年他在接受采访时甚至说:“我由于条件有限,缺乏作画的材料,只能画了刮,刮了再画,不断覆盖,所以没有完成的作品。”即便如此,吴大羽也没有对时代潮流作出妥协,放弃自己的艺术理想,而是依然固守自我的选择,并在晚年达到他创作的巅峰。

《无题-106》是吴大羽晚年创作的一系列抽象的无题系列作品中的一幅,和他这个时期的大多数其它作品一样,画幅上没有签名及日期。总体而言,它们是以花为主题,但其创作心态已经完全超越功利与得失,进入到诗心自然流淌的自由境地。整个画面以蓝、黄、绿调子为主,色彩的团块、线条的走向不可捉摸地繁复累加,笔触或短或长、或直或曲、或浓或涩,恣肆率性,奏出一曲纯形、色构成的欢愉。

吴大羽晚年创作的面貌其实早在他留学之初就已经埋下了伏笔,那时欧洲的艺坛野兽派、立体派、抽象派等现代绘画流派轮番登场,这些流派所倡导的理念,契合了吴大羽的个人气质与兴味,他将对现代主义的研究自觉地追溯至塞尚。回国任教以后,他仍然继续对西方艺术的探索,并担任起传播者的角色。他的学生朱德群回忆,吴看画时常说不要太注意透视,要多注意颜色光线黑白的对比。这正好符合他所强调的“对形体的恭顺,无益于掌握形体,美的出现在形象与心象之间”,“绘画即是画家对自然的感受,亦是宇宙间一刹那的真实”,也就是说,客观物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在内心激起的波动以及对感觉的传达。

在这时,吴大羽已经将他在中国写意传统中所得到的启示融入自己的艺术哲学:“中西艺术本属一体,无有彼此,非手眼之工,而是至善之德,才有心灵的彻悟。”他逐渐总结出一个最高的审美范畴“势象”,他在给吴冠中的信中自陈:“示露到人眼目的,只能限于隐晦的势象,这势象之美,冰清月洁,含着不具形质的重感,比诸建筑的体势而抽象之,又像乐曲传影到眼前,荡漾着无音响的韵致,类乎舞蹈美的留其姿动于静止,似佳句而不予其文字。”正因为对“势象”的有意追求,使吴大羽的画得以独立于时代的风潮,显露出卓绝的个性。

吴大羽是中国现代少有的纯粹艺术家之一,在一个现实步步紧逼的历史氛围里,他逐渐退回到内心之中,享受着一种灵魂的丰饶和自足,按照艺术的法则运行着生命,遗忘、孤独和隔绝,反而成就了他对宇宙箫声的聆听。从某种意义上说,像极少数那一代知识分子一样,他的艺术观念已经转化为处世的哲学: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状态下,出入于东西方文化,并试图在自我的限度内调和它们,表面看来是温和的退让者,却有着殉道般的宗教情怀。因此,吴大羽的可敬决不仅仅在于他的艺术成就,毋宁说更为主要的可能是因为他和他这样的艺术家存在,才为二十世纪的中国艺术守住了底线,就这一点而言,我们如何评价吴大羽的意义都不为过。
赵无极作为享誉世界的现代艺术大师,他的艺术道路是与中国文化的深切关怀联系在一起的。他和吴冠中一样,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杰出代表,是林风眠开创的融汇中西艺术之路上标志性和引领性的旗帜。

赵无极的艺术可能是中国人最为熟知的国际现当代艺术。他的艺术囊括了曾经风起云涌的抽象艺术的诸般表现特征:纯烈的色彩,泼洒的笔触,非具象的表现。在趋于单纯化的强度表现中,艺术展现了心灵原风景的奇观。赵无极的艺术从一开始就让艺坛眼睛一亮。他的书法系列将古青铜器上的籀文篆书挖下来,抛掷在历史的烟云之中,那些书符仿佛正在电光雷击中慢慢苏活。这事实上昭示了一条迥异于西方的抽象表现之路:这位来自东方的艺者是以母国艺术的再发现为发端的。

以书符入画,赵无极是否第一人,尚待考证,但在油画布上以挥洒方式来活化这些字形象意的,肯定是自他为肇始。在这个原创性的起点上,赵无极把握了两个个人化的要点。第一是光的营造。仿佛一缕缕光将书文的符形点燃、穿透,这种光的营造贯注在赵无极的整个艺术生涯之中,是其艺生动感人的重点品质。第二是油色的挥写。在那代名家中,他无疑是对油画古典技艺领悟最好的一个。他善用油,通过油来经营绘画的滋润,释放与挥写胸中的块垒和快意。

融合东西方古典诗性的魂
书艺挥写的成功,让赵无极向中国传统的另一个高峰—山水世界开始了探险。在这个堪称伟大的探险中,赵无极凝心聚力,紧紧地坚守住“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的千古训导,将自己置入山水烟雨的浑茫之中。他启用特殊的羊毫毛笔,直若山涧丘壑那般挥写烟雨本身。他将烟雨之虚,写作穿梭无定的实形;又将山壑的实形,写作似有若无的虚境;或者,虚与实、烟雨与丘壑来往穿梭,翻卷无定。他对油的理解催生了他的绘画蕴生着一份东方似的韵感,一种水墨世界的滋润。正是这种韵感和滋润,使得赵无极的艺术成为抽象表现运动中最富诗意的一个,即便最为狂飙飞动的画面,也让我们想到米芾的青山烟雨,想到山水世界的迷离和苍茫。

在赵无极的艺术中,蕴涵着东西方古典诗性的精魂,而这个精魂的彻底释放却有待于现当代艺术风起云涌的千钧之棒。因此,赵无极的艺术趋入欧美现代艺术的中堂,受到其主流的重视。在这方面,他的成功在中国可能是前无古人的。同时,他的艺术随着东方当代社会的发展,越来越成为国人以新的角度、回瞻传统精神的桥梁与开端。抚今追远,赵无极的艺术向我们揭示了今日全球社会中文化创造性转换的几个深刻命题。

西方画布承载东方的内核
首先,赵无极的艺术总让我们回返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化的原话语的境域之中,去思考艺行及其感受的命题。这个原话语之境首先包含东方的“象论”。这个“象”既不是纯然的事物之象、具象之象,亦非纯然意念之中的抽象之象,它是活在中国人眼中和心中的人与世界和谐勾连的中介。同样,吴冠中艺术的“象”论带着东方艺术的情思,生动描写了众中眼中的所感所见;赵无极艺术的“象”论则带着天地无言的机巧,揭示先生心中的自然万象。

其次,赵无极的艺术力证了东西方在诗性世界的殊途同归,并呈现出时代的创造性转换和提升。他的作品诗意独具,不靠特殊材料的大面积铺陈,也不靠原生涂鸦的即时奇观,绘画尽可能保留绘画的品质,调动油色的细腻变化,营造出一片东方式的原风景。无疑这些画布油色都是源于西方的,这种挥洒放拓也满带着抽象运动的特征与风采,但其内核却始终回旋着东方精神的乾坤。
二维码

更多北京匡时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