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049 1999年作 玉壶春瓶 油画画布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王怀庆 尺寸 213×122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油画 创作年代 1999年作
估价 HKD  12,000,000-24,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18-03-31
拍卖公司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8年春季拍卖会
出版
〈王怀庆〉王怀庆(中国,北京,二〇〇四至五年),129页
〈王怀庆 - 天工开物〉徐庆慧、方毓仁、王田田编(香港,一画廊出版,二〇〇五年),71页
〈走出故园 - 王怀庆作品选〉王田田编(西班牙,巴塞罗那,Ediciones Poligrafa与美国西雅图艺术博物馆联合出版,二〇一〇年),101页
款识
王怀庆(右方)
说明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参阅状况报告 重要拍卖通知

来源
香港,佳士得,2008年5月24日,拍品编号191
现亚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购自上述拍卖

展览
纽约,军械库〈亚洲艺术展〉二〇〇〇年
香港,交易广场〈天工开物-王怀庆艺术展〉二〇〇五年

相关资料
平安宇内,纵横天下
现代艺术在战后的中国大陆处于最艰难时刻,其传承仅依靠吴冠中等少数铁铮铮的大师维持,如此二、三十年,直至文革结束,才重新迎来久违了的春天,由王怀庆为代表的「同代人画会」,即是改革开放以后首个以非官方身份于北京中国美术馆举行展览的团体,这把星星之火,烧开了八○年代以后汹涌澎湃的「八五新潮」,沸腾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浪,而王怀庆在八○年代亦以《伯乐相马》震撼画坛,确立他从中国大陆走向全球的事业基础。艺术家早年肄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技法上接受苏派写实主义训练,观念上则受益于吴冠中的现代主义,因此当国内气氛稍为寛松,创造力量即迸发无垠。在大陆气氛相对自由、社会普遍审美却仍然拘谨的八○年代,艺术家大胆放弃赖以成名的写实风格,转而探索半具象语言;与此同时,他却不走更易取悦西方的泼皮玩世与政治波普,始终思考传统文化的未来为己任。此一大胆举措,最终赢得全球性的肯定,艺术家不仅广受亚洲各国藏家与博物馆所推崇,1998年纽约古根汉姆艺术博物馆的「中华五千年」展览,亦以王怀庆的作品作为九○年代中国油画代表;2010年,西雅图艺术博物馆更以最高规格为他策划「走出故园」大型回顾展,鼎定全球性的艺术成就。

收藏王怀庆的作品,不仅讲求实力,更讲求缘份与契机。艺术家的拍卖纪录,早已晋身港币5000万以上之级别,而与其他位居一线的现当代同侪相比,王怀庆的拍品总数更是当中最为精稀之一员:其作品自1991年首次上拍以来,至今仅90余幅,说明艺术家对于作品质量要求严谨,绝无中庸、应酬之作,确保每位藏家手上作品之精彩度与稀缺性;与此同时,高度有限的作品流通量,亦让藏家对于王氏作品更为珍惜,若有释出,定必引起拍场高度关注,是以观乎王怀庆最近十年之市场,每次刷新纪录,都几乎以倍增式翻上,因此在许多藏家心目中,收获一幅王怀庆作品,相当于拥有一幅「桂冠藏品」,以「众之所无、唯我独得」之姿态,体现自己收藏路上过人的实力与机缘。

「创作艺术就是要攻其一点,不计其余,艺术动机单纯明确,一针见血。」

王怀庆与苏富比专家访谈,2017年12月30日

王怀庆的油画,多数以145公分见方的尺幅呈现;在此以上者,即可视为罕见之大作,属于更具潜力冲击纪录之重器。2016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晚拍之中,艺术家的《足—2》(200 x 320 公分)以3000至4000万港币之历史性高估价亮相,然而藏家的高涨热情,较诸估价犹有过之,此作最终以远超高估价的港币54,520,000万成交,倍翻艺术家此前纪录;而本季晚拍场之《玉壶春瓶》(拍品编号1049),可说是《足—2》传奇之延续:《玉壶春瓶》诞生于1999年。此时,王怀庆正处于刚刚结束纽约古汉姆艺术博物馆「中华五千年」大展的事业巅峰,同时面对即将来临的千禧年,满怀激情地创作着能够承载此人类历史拐点之巨作,包括本作与《足-2》等一系列扛鼎巨作;若对比《玉壶春瓶》与《足-2》,可见本作主题明显对《足—2》有所呼应与拓展,其集合瓷器、木器与水墨三种东方经典之美,呈现大半张明式罗楇枨卡子花方足平头案,卓立于抽象玄妙的时空背景;案头之上,但见一支造型优雅的宋式玉壶春瓶,其撇口细颈、腹腔饱满、圈足利落,虽处边沿而不觉有倾覆之危险,反而更显高峻挺拔、拔萃脱颖。中国艺术传统有「言必有意、意必吉祥」之一脉,「瓶」、「案」结合,即有「平安」之意,其处于屋宅之中,若细心品味,更能发现「平安宇内」之旨,体现中国人文主义的淑世情怀。

「平安宇内」可说是《玉壶春瓶》予人的第一印象,然而艺术家所寓载之深思,却远不止于此:王怀庆的创作,早年以写实主义为基础;八○年代中期以后,逐渐发展出独树一格的半具象语言。这种半具象语言,形式上透过江南民居、明式家具及宋代瓷器发酵,本质上则体现了王怀庆艺术语言的核心:符号学、结构性与仪式感。若能掌握以上三点,观者即能深入王怀庆作品最精彩之处。为了深入剖析本作,苏富比专家于2017年底特别专访艺术家本人,其内容经整理如下:

「《玉壶春瓶》之诞生,大致与《足—2》同时,而这亦是我较早以瓷器结合明式家具的作品。以瓷器结合家具,可说是理所当然的组合,其表层意义上是『平安』,深层意义则是更深刻的心理需求,表现一种让中国人心境更安静、更纯洁、更理想化、更有力量的画面。瓷器是黏土变,家具属草木变,瓷器与木器的结合,特别完美。作为中国人,我尤其愿意聆听它们对话。画中瓷瓶的原型,是一只宋代汝窑玉壶春瓶。宋瓷高贵而朴素,是理想的美学标准,适合转化为我作品中的语言;在呈现这只玉壶春瓶的时候,我参酌了了立体主义语言,在瓶身的光影塑造上采用了硬转折,劈成明暗两面,过渡之处形成一条分明的纵轴,这条纵轴与下方桌足的线条一致,构成支撑整个画面力量的栋梁,如歌德式建筑,直指于天;与此同时,我在画面横向置入了一片白色作为光晕;在西方,光线就是古典主义的灵魂,如伦勃朗、如卡拉瓦乔的作品那般,而中国传统绘画则往往被认为是没有光线的,我不同意这一点;我是很愿意在画中引入『光』的元素,然而我画中的光不是自然光,而是意识光,是说有光就有光-如云如雾,虚无飘渺,云山雾照,带有玄妙感。在《玉壶春瓶》,这条横向的『虚光』与纵向的『实线』,在我构思之初已经存在,形成作品的骨干结构。」

从上述可知,王怀庆对于作品的结构思虑严谨,每项元素都赋以深刻象征意义,成为符号般的语言,让观者诠释解读,品味个中对于珠联璧合的理想之美的向往与追求。《玉壶春瓶》诞生翌年,即代表艺术家参加了纽约军械库「亚洲艺术展」,继艺术家1998年以《大明风度》亮相于古根汉姆艺术博物馆之后,再度瞩目西方;2005年,香港交易中心举行艺术家大型个展,《玉壶春瓶》亦作为重点作品展出,足见艺术家与东、西方艺术界之重视,如今现身拍卖,诚为收藏最高质量之王怀庆作品的难得机遇!

更多香港蘇富比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