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619 齐白石花卉集珍册 册页 (八开)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33.5×57cm×8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海外回流书画专场 拍卖时间 2012-08-05
拍卖公司 上海大众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新海上雅集2012大型艺术品拍卖会
题签:白石花卉集珍册。伯英题。钤印:张伯英
题跋:白石仙翁笔妙。张伯英谨题。钤印:张伯英
款识:1.白石。钤印:木居士 对题:观白石先生此八帧,颇感用笔之老气千秋。横村先生嘱题数语,非闇于照于京。钤印:于照之印 2.三百石印富翁白石。钤印:木居士 对题:半丁又记。钤印:陈年印信 3.老萍。钤印:借山翁 对题:此老笔力能扛鼎,画花草粗写细钓历历如生,可谓超绝古今,非近人可梦见。横村仁兄宜宝之,年题。钤印:陈年 4.寄萍堂老人齐白石。钤印:齐大 5.齐璜。钤印:齐大 6.白石老人齐璜。钤印:齐大 7.萍翁。钤印:齐白石 对题:横村先生宝此真迹,今人玩味无尽,庚辰冬十月,伯英。钤印:张伯英印 8.横村先生清正,白石山翁齐璜制。钤印:齐白石 对题:白石老人此作颇有意趣,横村先生过寓见示因题,庚辰冬萧。钤印:谦中
题跋:横村先生乃余之好友,此来携旧册一本,共计八开,求余作画,余谓此册丑不受墨,先生说无论何其丑怪,先生不怪,润格照付余之,无奈丑怪齐来。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余始知其然也。三百石印富翁白石。钤印:老白、白石题跋
说明 丑怪齐来 逸趣横出
—千年难遇的齐白石精品
日本的回流作品中最为引人瞩目的便是一套齐白石花卉集珍册页了,此套册页用 “好”“怪”两字便可概括其全貌。 说它“好”,乃其用笔、用色、章法皆到位。说它“怪”,只觉得少了常见白石画作之润泽,多了些生拙异趣。这部册页不是“国货”,而是日本货,而且不是通常用来作画的册页。其纸张并非生宣,一时未能考究。尤其页面四边还有凹陷的直线和斜角线,似乎其原本用途是镶嵌什么对象在上面的,是照片还是印刷画片?难道齐白石是在一本照相册上作的画? 等看到最后一页,顿时明了。画家跋道:“横村先生乃余之好友,此来携旧册一本,共计八开,求余作画。余谓此册丑不受墨。先生说,无论何其丑怪,先生不怪,润格照付。余之无奈,欣然命笔,果丑怪齐来。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余始知其然也。”当然,白石自称“丑怪齐来”,未可尽信。古人行文好自谦、自贬、自嘲,不似当今大师们引吭自夸。而横村先生既是白石好友,且不吝润资,可见不会是舍不得买一本好的册页。以此求画,并声言“无论何其丑怪……润格照付”,可见是其故意求“丑”求“怪”。有时候陌生的材料会对画家产生一种刺激,让他精神一振,全力对付。而且好的画家会很快把握陌生材料的特性,因势利导,画出些许新意来。这或许是横村目的所在。再看此册,白石不负白石之名,横村也达到了横村的目的。不仅如此,还给今人留下了有趣的猜想和话资。
气韵生动 超绝古今
—白石花卉集珍册赏析
智者创格,工者写形,白石老人画笔略到,而意态已具,气韵生动,逸趣横出,自成一格。以布衣动公卿,而公卿亦为首肯,不以布衣而等闲视之。自晚清文人王湘绮、樊增祥始,至民国名人陈师曾、徐悲鸿、胡适之,于白石老人之艺,皆有佳评。陈师曾、徐悲鸿力排众议,或举荐于校任教授徒,或携画国外宣传展售,扶持协助不遗余力。梅兰芳更是一见倾服,拜白石老人为师习艺,为艺坛增一佳话。海上傅雷、陈丹青眼视甚高,于艺人艺事好作严词酷评,然对白石老人之艺皆以青春新鲜、健美婀娜为评,足见白石翁自有高人之处。
白石论画:“太似为媚世,不似为欺世,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单刀直入,不须一车兵器,诚为大写意作一注脚。细赏白石老人之画,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皆非向壁虚造。曾曰:“生平不画未见之物。”即如友人嘱画“芭蕉叶卷抱秋风”之题,以未察蕉叶之卷,为左旋抑或右旋,不妄施笔墨以讹传讹。故其落笔之际,斟酌取舍,调合聚散,掇形取意,出神入化,通妙而后施。白石老人直至晚年,尚叹服黄瘿瓢物形之奇化、八大山人构画之简妙,心慕而力追,思之思之,鬼神通之。故其所作,心存高远,物与神化,妙在自家面目,不落前人窠臼。
白石论笔:“半如风云半儿女。”七字道尽用笔之妙,妄言笔力者岂能梦想。书画源本一道,妙在用笔,笔之既落,个性、笔性、画性即现。由一笔而千万笔,笔中见墨、见色、见形,环环相扣,笔笔相联。画由笔生,未有拙于笔而精于画者;笔由书生,亦未有拙于书而精于笔者,故书之为道亦大矣。白石自言:“书法得于李北海、何绍基、金冬心、郑板桥与天发神谶碑的最多。写何体易有肉无骨,写李体易有骨无肉,写金冬心之古拙,学天发神谶碑的苍劲。”可见陶铸百家,融会贯通,自成一体。故其行笔雄肆欹侧,刚柔兼济,大气磅礴。晚年画虾,示人以虾须之虚柔健畅,不无自负曰:“吾固老矣,尚能作此线条。”白石之后,习齐者固众,习虾画亦众,较之白石笔墨,相去不可以道里计,皆书笔精健处远不能及。手中无法,墨中无笔,自然面目欠佳,难入世人法眼。
尤不可及者,老人世出农家,日处田畦山林间,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技入大匠之门,运斤成风,力能扛鼎。随意纵横涂抹,皆得自然之数,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浑然天成,百年间罕有其匹。潘天寿誉以大方二字—信矣。
文人画为吾国之独有,集书画技艺与文人学养于一体。白石老人家世清贫,早岁少欠文人学养。二十七岁时,幸得湘乡文人胡沁园、陈少蕃授教,白石发奋为勤,夜以松火读书,不使一日闲过无用哉。终生作诗吟咏不倦,所作皆匠心独运,别具慧眼,道人所未道。且不离乡村文人本色,较之举业士子之作,独具乡土淳朴清新野逸之气,王闿运阅之大为赞赏,许为弟子行。樊增祥更题曰:“凡此等诗,看似寻常,皆从刿心秫肝而出,意中有意,味外有味。”写意画之意,贵能独造,不入前人樊笼。吾国千年文人画家,固多归隐山林之士,然大抵非官即富,大异于白石老人之清贫农家,意境胸襟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所谓书生气不同于蔬笋气也。今之国况大不同前,纵有刻意摹习白石者,岂能造就白石一流人物。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惟白石一人而已
二十年代初叶,陈师曾携白石画品,至东洋参展,一举成功。彼方士流,慕名而赴京城齐寓者,大有其人。此册之嘱托者横村先生,亦为其中者乎。两人往来既频,相识相知为好友,自在情理之中。此册以笔墨款印究之,当为白石二十年代中叶所作,正是老笔千秋、超绝古今之际,纵横涂抹,随心所欲,清新可人。且为好友之嘱,用心之处,非同寻常。又得张伯英、萧愻、陈半丁、于非闇诸大家题跋称道,月旦简约之评,皆能得其环中,启人遐想。名下无虚士,洵当珍同拱壁。
刘明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