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813 临韩滉五牛图 手卷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项圣谟(1597~1658) 尺寸 画芯29×185.5cm;尾跋29×54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4,000,000-6,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集胜夜场 拍卖时间 2015-06-28
拍卖公司 上海工美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周年庆典拍卖会
著录:《遐庵清秘录》卷二第177页、178页,香港太平书局1961年版。
钤印:圣谟、孔彰、孔彰父、易庵、项伯自玩
鉴藏印:耕余考藏、莺湖唐九、玉塘心赏、遐庵眼福、叶恭绰、朽者、春晖堂书画记
尾跋:1.唐德宗时,关中饥困,韩晋公滉节镇东南,运江淮米十万斛以济,德宗甚德之。其翰墨游戏,每喜画牛,足亦渤海卖刀卖剑之意,非徒然也。吾友项孔彰临公五牛图,毫末毕肖,深足尚也。顾孔彰名家子,铦材伟度,出而宣力国家,为天子绘九章法服,斟酌楷定太常礼器,乃所优为,是荒陡断陇中物,何足留意哉。崇祯辛未初秋竹懒李日华识。钤印:李日华印。2.韩滉原本久在清宫。庚子之乱为皖人吴纫陵以贱值得之,余曾获观。吴氏所藏书画,仅此,但亦甚加宝爱也。项氏此临本固不及原作之古厚,然意致尚能仿佛,盖非易事。孔彰于山水花鸟均致力甚深,乃于走兽亦臻斯诣,可谓多能。余在沪购此价尚昂于吴氏所购韩本,足征癖嗜矣。民国二十五年秋日遐庵叶恭绰记。韩画尺寸较小,但亦为纸本,用笔颇拙。钤印:叶恭绰
说明 上海博物馆入库编号为:50806。见卷心轴端所识。
说明:1.此卷曾为上海博物馆古代书画藏品,文革后落实政策发还原藏家。
2.项圣谟此卷虽无款而有印,除手卷拼纸接缝处有项氏各印四枚外,卷尾亦加盖“圣谟”、“孔彰”二印,因是其自玩之作,故未落名款跋文,也在情理之中,幸卷后有同时大鉴赏家李日华题跋,明确指为项氏手笔。李日华书法固可独赏,合于卷中,尤称双璧。
3.唐韩滉《五牛图》,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明末即在嘉兴项子京家中。清初归商丘宋荦,乾隆时征召入清宫内府,庚子之乱散出,为安徽吴纫陵廉价购得,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以六万港币自香港购归故宫宝藏。项圣谟为嘉兴项元汴之孙,《五牛图》在项子京家,故得以临摹而有此卷。
4.李日华与项圣谟、董其昌皆友,项圣谟善绘事,董其昌称其“所谓士气、作家具备,项子京有此文孙,不负好古鉴赏百年食报之胜事矣。”李日华赞项圣谟画风“英思神悟,超然独得”,是“崛起之豪”。对于此卷,李日华的评价是“毫末毕肖,深足尚也。”
5.项圣谟此卷,先后曾经吴江唐耕余,岭南叶恭绰,义宁陈衡恪鉴赏,“朽者”一印为陈衡恪所钤。
6.唐耕余:又名唐九,长期致力书法及书画收藏,苏州吴江人,曾在苏州开设书肆。与柳亚子友,入南社,其外家为南浔刘氏家族,故唐耕余曾在南浔刘氏嘉业堂读书,子唐长孺,著名史学家。
7.《五牛图》吴湖帆先生亦有一摹本,尝拍卖于沪上朵云轩,吴氏此卷有自题云:“唐韩滉五牛图真迹旧藏内府,光绪庚子役,为夷兵所获,售于同郡吴氏。明项易庵有一摹本,今藏番禺叶氏,余得寓目,因假摹一本云。”跋中所谓“明项易庵有一摹本,今藏番禺叶氏”,所指即此卷。
北京紫禁城西中南海有“春藕斋”一处,位居瀛台,乾隆时为消夏读书之处,内贮书画极富,其中最富盛名的即为唐人韩滉所绘《五牛图》,“耦”者从“耒”,“耒”者,耕作翻土的工具,类似犁。“耦”之意即为双人并肩,共同施力扶犁耕地。牛在古代是最得力的耕作“工具”的象征,因此将“五牛图”藏于春耦斋,可谓适得其所。
乾隆有“春耦斋”青玉御玺,庚子年八国联军入侵故都,此印被劫往海外,去年在海外拍场偶露峥嵘,幸为有识之士费巨资购归。
斋中韩滉《五牛图》今为北京故宫博物院馆藏重宝,此次工美上拍明代项圣谟《临韩滉五牛图》,与宝玺同在民间,若与御玺并藏一室,可谓双美合璧,堪增一段佳话。
唐韩滉《五牛图》,项圣谟祖父、大鉴赏家项子京旧藏,清代入内府,贮于中南海春耦斋
春耦斋玉玺
中南海春耦斋
民国25年,吴湖帆临项圣谟《五牛图》,所据项氏粉本,即此次工美上拍此卷,时为叶恭绰所藏。庚子之后,韩滉《五牛图》已流失海外,当时不知所踪,故吴湖帆欲知此图全貌,唯从项氏临本一窥豹斑。
吴湖帆临项圣谟《五牛图》,曾在2012年上海朵云轩秋季拍卖,成交高达两千余万。
李日华跋项圣谟《五牛图》
项圣谟自画像
董其昌、李日华评项圣谟
项圣谟:(1597-1658),明末清初画坛上独树一帜的著名画家,初字逸,后字孔彰,号谟易庵,浙江嘉兴人。祖父项元汴,为明末著名书画收藏家和画家。伯父项德新也善画。项圣谟自幼受家庭熏陶,精研古代书画名作,虽然曾由秀才举荐为国子监太学生,但不求仕进,而把兴趣投入到书画中,从而在绘画创作上,他很早就显现出了多方面的才能,山水、人物、花鸟无一不精,曾得到明末两位最为著名的鉴赏家董其昌和李日华的高度评价。董其昌在他的画册上题跋,称“古人论画,以取物无疑为一合,非十三科全备,未能至此。范宽山水神品,犹借名手为人物,故知兼长之难。项孔彰此册,乃众美毕臻,树石屋宇,皆与宋人血战,就中山水,又兼元人气韵,虽其天骨自合,要亦工力至深,所谓士气、作家俱备。项子京有此文孙,不负好古鉴赏百年食报之胜事矣”,李日华称赞他的画风“英思神悟,超然独得”,是“崛起之豪”。
收藏者叶恭绰先生

更多上海工美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