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814 1550年作 仙山楼阁 立轴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仇英(1482~1559) 尺寸 113×42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550年作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集胜夜场 拍卖时间 2015-06-28
拍卖公司 上海工美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周年庆典拍卖会
著录:《大风堂书画录》P19,仇实甫仙山楼阁,纸本设色,高三尺四寸,宽一尺二寸五分,仙山楼阁嘉靖庚戌三月仇实父制,“十州”朱文葫芦印、“仇英之印”白文,右上角篆书二行。
签条:十洲仙山楼阁真迹,人间至宝,大千供养。
题识:仙山楼阁,嘉靖庚戌三月,仇英实父制。
钤印:十洲、仇英之印
鉴藏印:善孖心赏、大千好梦、迟秋簃、别时容易、耦庵经眼、球图宝骨肉情、藏之大千、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难、不负古人告后人、凌氏宝藏
说明 说明:楼阁画屡见诸仇英笔端,是其钟爱和擅长的题材。着力越多则功力越深,此幅即是仇英功力彰着的传世佳作。
此作既显“院体画”之功力,又具“文人画”之逸趣,工细雅秀,含蓄藴藉,色调淡雅清丽。画中苍山翠树,水阁临流,青山隐隐,阁中二高士对坐博弈,一童子垂目伺立,阶下仙鹤、桥上逸士、琴童,轻淡融合,见出尘之韵致。
此图作于嘉靖29年(1550年)仇英时当60岁左右,其见识与技艺已臻顶峰,笔下更为疏放简洁,“工”、“写”自如。此作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仇氏《仙山楼阁图》为同年所作(此幅晚于台北故宫月余),尺寸相近、风格相似,用印相同,至于楼阁描绘,此本较之台北故宫本更为工细入微,不失为仇氏晚年力作。
此图曾为“大风堂“收藏,著录于《大风堂书画录》中,签条为大千先生所题:“十洲仙山楼阁真迹,人间至宝,大千供养”。图中张氏昆仲钤印累累。其中“别时容易”、“大千好梦”、“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都只在张氏所钟爱的藏品上才钤用。而“迟秋簃”、“球图宝骨肉情”更为少用,只在“大风堂”极重要和至精的藏品和画作上才会出现。
明人古迹精品流传五百年,并得巨匠庋藏并得佳题,可谓神物有灵,堪为艺坛重宝也。
略说仇英《仙山楼阁图》
汤哲明 文

明四大家中,仇英年齿最小、出身最微、资历最浅、学养最低,名声人望与先后领袖江南画苑的沈周、文征明无法比肩,风流倜傥也远不如桃花庵里的唐伯虎,他所以能跻身于四大家之列,全凭其卓越的绘画技艺。
在仇英的时代,受人尊敬的画家必然同时拥有另一个身份——文人,因为中国绘画发展到明代,不再单纯地注重技艺,而更加追求画外的意境与趣味,这意境与趣味正是通过文人最擅长的书法与诗文实现的。所以,如果文采风流而略通画理,便不失为“游于艺”的文人画家;如果画艺精湛而拙于诗书,则未免“匠人”之讥。仇英初为漆工,是标标准准的“匠人”,后来虽与一众著名的文人画家、鉴藏家交好往还,却始终不改行家本色。他于绘画上的功夫之深厚、技艺之精谒,不仅高出当时的同侪,就是在整个中国绘画史上也是不多见的,加上其享寿不长,盛年辞世,传世作品虽精恨少,因此仇英画在历代藏家眼中都被视为拱璧。
这张张大千旧藏仇英《仙山楼阁图》轴景象开阔,气魄宏大。画面层次分明,前景开阔的水面上陂陀半露,长松耸立,虬枝苍茫;中景山壁开合处云雾缭绕,仙宫重重隐现其中,但见玉阶黛瓦,粉墙朱栏,庭前碧树,阶下仙鹤,其中人物或手谈、或抱琴、或高坐,真可谓神仙中人;远景危峰直上,青山隐隐,渐远渐消。画上篆书款:“仙山楼阁。嘉靖庚戌三月仇英实父制”,下钤“十洲”朱文葫芦印及“仇英之印”白文方印,都是仇英常用的印章。嘉靖庚戌为公元1550年,距仇英离世只有两年时间,属于他的晚年作品。
可能是明代中期崇道之风盛行,仇英作品中类似的仙山仙境图有不少,例如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仙山楼阁图》、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的《桃源仙境图》、故宫博物院藏的《玉洞仙源图》等等。尤其是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仙山楼阁图》,不仅名称相同,其构图、布景、用笔、设色、钤印也非常相近。对比两张作品,同样是近处松树、中间楼阁、远景群山,其松树方斫硬朗的用笔以及表现山石的小斧劈皴法如出一辙,设色也是赭石打底,上罩青绿,只是台北故宫的那张较为厚重,而此幅较为清淡。而苔点的布置、云雾的勾勒,以及远山渲淡的画法,也不尽相同。至于用印,则完全一样,都是“十洲”朱文葫芦印在前,“仇英之印”白文方印在后,应是相同的二印。台北本《仙山楼阁图》上作者只以楷书署穷款,画幅上方有陆师道所书《仙山赋》一篇,时间是“嘉靖庚戌春二月”,整幅作品书画皆极为工整,可能是应人所请而作,书题的时间不会与绘画相去太久,仇英作画应该也是在庚戌年一、二月份的时候,比这张《仙山楼阁图》只早画了一、两个月的时间。由于相对更加注重笔墨情趣,中国古代画家经常参照同一稿本作数张作品,尤其是一些精致繁复的作品,往往稍加变化就可以成为几张不同的作品。从表现手法、画面构成以及创作时间看来,这张新面世的《仙山楼阁图》有可能就和台北本所用的是同一个稿本。仇英作品中有明确纪年的极其少见,这张纪年“嘉靖庚戌”的作品的出现不仅可以反证台北本《仙山楼阁图》的创作时间,而且对于仇英晚年绘画风格的认定也有重要的意义。
仇英于绘画六法精通,山水、人物、花鸟皆擅,而尤其以人物中之仕女、山水中之青绿为世人所重。这张《仙山楼阁图》正是仇氏典型的青绿山水。仇英的山水画,继承的是两宋整饬精工的“院体”风格,此画山石硬朗峭利,笔法上以李唐、刘松年的小斧劈皴为主,相比仇英一些完全临古的作品,笔意显得较为随意疏简。近景处的几棵松树,枝干多节而虬曲,骨意嶙峋,颇有几分马远、夏圭的趣味。远景的山峦不作皴笔,直接以墨色及花青渍染而成,这正是南宋院体山水的一个特色,仇英在他的青绿山水中也多有沿用。文人山水多重画外之意,追求笔墨情趣,于物象多不甚留意,因此山水中的屋宇楼观多只逸笔草草,取其意到,而仇英则不然,山水中作极精工的界画楼阁,堪称是其一绝,如故宫博物院藏《临溪水阁图》、《临萧照瑞应图》、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汉宫春晓图》等等。此图仇英自题名为“仙山楼阁”,可见楼阁与山水并重,也是画面上极重要的元素。楼阁在画面中景处,山脚与山腰各有一处,以石桥石阶相连,其重重屋宇,鳞次栉比,大至廊柱庭台,小至桌椅摆设,都以谨细精工的线条一一画出,真可谓巨细无遗,锱铢尽显。不过界画一道,难在精准细腻,但最高境界却不是只有精准细腻,只有使线条既精工又有生气,使描绘的物象既细腻又不刻板,才能化无情为有情,在精工细腻之外显示出闲情逸致。这张《仙山楼阁图》中的宫观便是如此,形制古雅,赋色清淡,真有一派出尘的仙家气派,这种气质却是仇英濡染了当时吴门画派的儒雅气息,令他的界画也有了脱俗的意境。不仅宫观的色彩质朴清淡,整张《仙山楼阁》图的设色也是以淡雅为主。仇英的青绿山水取法赵伯驹,董其昌说他是“赵伯驹后身,即文、沈亦未尽其法”,所谓的文(徵明)沈(周)未尽其法,指的是其设重色的青绿山水,而类似于这张《仙山楼阁》图的、带有文人气息的设色方式则恰恰是受到文、沈,尤其是文征明的影响。继承两宋“院体”绘画的高超技艺,同时汲取文人画的秀雅气息,这正是仇英画雅俗共赏、广受喜爱的原因。
这张《仙山楼阁》图的另一个可贵之处在于它是张善孖、张大千昆仲宝藏之物。卷轴外有张大千书签条:“十洲仙山楼阁真迹,人间至宝,大千供养”;图上钤有张善孖的“善孖心赏”、张大千的“大千好梦”、“迟秋簃”、“别时容易”、“球图宝骨肉情”、“藏之大千”、“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不负古人告后人”等诸多鉴藏印章,可以看出,张氏兄弟、尤其是张大千对这张作品何等珍爱。张大千的收藏用印极为考究,不同的作品用不同的印章,不同的印章有不同的含义,而越喜爱的藏品上所钤的印也越多。“藏之大千”与“不负古人告后人”二印用的较多,是张大千收藏的古书画上常见的,前者是一般的鉴藏印,后者则可见张氏于收藏一道过人的气魄与使命感。“大千好梦”是张大千不太常用的印章,在自己的作品和收藏品上都有钤用,而加盖“大千好梦”印的都是一些珍品,例如一些八大山人的作品,以及元倪瓒的《墨竹》、明吴伟的《武陵春》等。“迟秋簃”是张大千为纪念李秋君而镌刻的印章,平时用的很少,只有在自己极为得意的作品和藏品上才钤用。“球图宝骨肉情”印文取自陆游诗“天球与河图,千古所共秘”,寓意珍贵,专门钤于其心爱的古书画之上。“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印是张大千专为购得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而请人镌刻,除了此画,大风堂中最著名的藏品如董源《潇湘图》、黄庭坚行书《赠张大同》卷上都钤有此印。《仙山楼阁》图上有这么多鉴藏印,可见张氏对此宝爱有加。
张大千收藏之富之精,正如他的另一枚鉴藏印所刻的堪称“敌国之富”,而他比之一般收藏家更高明的地方在于,他不仅庋集,而且研究、借鉴,最终为我所用,由此,他才是博古开今的大画家和独具只眼的赏鉴家。仇英的作品虽少,张大千亦曾收藏过数张,其中最知名的是其曾经临摹过的《沧浪渔笛图》。《沧浪渔笛图》是仇英仿制“院体”风格的山水画,画面整饬而工细,山石主要以小斧劈皴来表现,用笔尖锐而细劲,落笔重而收笔轻,笔致顿挫明显而富有节奏感,与《仙山楼阁图》中山石的用笔相类似,只是相比之下《沧浪渔笛图》显得更加严整密致,因此“院体”风格更加浓重,而《仙山楼阁图》则较为疏放简洁,程式化的意味更多一些,因此“院体”风格中更有一重文人画的气息。此外,《沧浪渔笛图》图中近景处的夹叶树与《仙山楼阁图》中景宫殿前的几株夹叶树造型笔法也相类似,画中建筑物的用笔亦如此。
张大千收藏仇英、临摹仇英,对仇英的艺术有深刻的认识,他曾在自题仿仇英画时说:“十洲画,人第赏其工笔者,不知其意笔实远过之。予旧收其八尺堂轴《老妪乞书图》,神妙真欲令刘、李失色,何论戴文进、吴小仙辈。”说的虽然是人物画,亦可旁及山水,足见其对仇氏之工笔意笔都有很高的评价,而这幅张大千旧藏仇英《仙山楼阁图》既有工整处,又有写意处,正是大千属意之作,也是难得一见的仇英精品。
收藏者张大千先生

更多上海工美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