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714 1989年作 油画组画 (十幅)(十件) 布面 纸本 油画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戴士和(B.1948) 尺寸 尺寸不一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油画 创作年代 1989年作
估价 RMB  50,000-6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小雅观心—插画、宣传画及油画雕塑 拍卖时间 2016-06-04
拍卖公司 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6年春季拍卖会
说明 戴士和
(B.1948)
生于北京,198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壁画研究生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中国壁画学会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油画《高原的云》被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收藏。
擅长壁画、油画。作品有《黄河的子孙》、《母子》等。著有《画布上的创造》。代表作品:《矿工组画之一》(素描)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素描集》;《黄河·正午》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油画集·油画卷》;《寒假里》(油画)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油画集·油画卷》;《室内·灯下》、《初雪》(油画)中国美术馆收藏;《夜》(油画)上海美术馆收藏;《黄河》(油画)全国政协收藏;《忆江南》、《高原的云》(油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收藏;《校长肖像》(油画)英国基尔大学收藏;《运河》(油画)乌克兰奥德萨东西方艺术博物馆收藏;《走向未来丛书》封面设计获全国书籍装帧一等奖。《黄鹤楼的传说》(壁画)武昌黄鹤楼贵宾厅,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壁画卷》。《牛战白虎》(壁画)北京龙泉宾馆安装,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壁画卷》,油画肖像:《齐白石》、《黄宾虹》、《林风眠》(获中国油画展优秀奖),油画《室内》系列(1990——1997),油画风景系列(1996——2006),《史前动物》系列(2000——2007)。

画我所要
戴士和艺术谈片
文|范迪安
戴士和30年来的作品在数量上难以厘清,他是一位把绘画当作生活的真正画家,有大量走出画室的写生,也有大量在画室里的创作,更有许多随时随地勾画的速写。他的作品贯穿起来,犹如不间断的视觉日记。他在绘画领域的坚守,特别是他在油画这种艺术方式上的持续用力,已经使他站在了中国艺坛的潮流之外,让人很难以时下通行的各种类别来界定他的艺术态度,更难以某种艺术史的派别特征来指称他的风格。他30年的作品汇集在一起,构成了他自己的艺术世界观和艺术方法论。对于他来说,他的艺术是一个不断丰富的总体结构,在这个结构中有一些基本的骨架始终作为牢靠的内在支撑,随着时间增长的艺术经验与表现能力,只是为这个艺术骨架的不断丰富增添了许多可视的内容。
这个基本骨架就像一个券拱的两肋,它们在戴士和最初的学画历程中就初有雏形,而在改革时代外部的文化环境中,这两条基本的券肋不断增长,最终合为一个坚实的券拱。在这个意义上,戴士和所做的工作就像一位建筑师,在理性与感性的穿行中建造起一座属于自己的家园。
亲历1980年代文化思想巨变的戴士和走到了十字路口。按照他重视思想关怀和所具备的全面学养,他可以走向表现大主题、描绘大场景的道路;按照他对于艺术形式的兴趣和自幼积累起来的造型能力,他也可以走向纯粹的形式探索,诸如抽象绘画之维。但是这种情况都没有发生。正是因为他对艺术价值有着来自历史的理悟,他更多地思考绘画在本质上的价值不是充当教育的工具,而是应证画家的发现,表达属于画家“这一个”个体感受到的世界,他因此开始偏离当时无论是学院派还是各种新潮运动都同样追崇的宏大叙事的潮流,而返回自己内心的世界,从那里作坚实的出发。 他也不认为纯粹的形式游戏就是艺术家的归宿,甚至对是否有“纯粹”的形式持以反思。他的思想境况是两难的,但是,他最终摆脱了两难的处境,从思想与形式的两极往中间方向建构,以期实现两极的交汇而形成一个可以发展的券拱。在这个过程中,他开始面向具体的事物。
面向具体的事物使戴士和获得了坚实的土壤和沉稳的心态。他的目光开始驻落在自己周遭的事物和不断行旅所感受的事物身上,从事物的平凡状态中发现生命的存在。在1990年代中国画坛普遍滋长着一种以艺术家个人生活“状态”充当艺术表达的时期,他的“状态”不是那种自我欣赏的“状态”,而是尊重现实的“状态”,在刻划眼前事物时肯定事物的存在,传达出事物朴素的本来面貌。
绘画中的哲学是一种洞察也是一种言说,在直观事物的过程中,“是”与“思”是同一件事、“思”与“绘”也是同一件事。戴士和的写生作品非常多,但幅面都不大,单独看一个作品或许只能看到自然的片断,放在一起端详,却能够看到整个世界,观其画更应从整体来看,诚如欣赏音乐中的组曲,而非单曲,他的每幅画之间都有气脉连通之处,贯穿了始终如一的情怀,他实际上是在无数小作品中完成了一件大作品,用视觉日记作人生的游记。熟悉戴士和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不停画笔的人,真正做到了笔不离手,无论是开会、聊天还是旅行中的间隙,他都掏出速写本或笔记本勾画眼前事物,他的这种做派是孤傲自信的表现,是对周围热闹的视若无睹、置若罔闻,也是一种心无旁骛,甚至不屑一顾,反之,他却获得了对许多新鲜事物的捕捉,在这个意义上,他的练手与练心是一致的,身在此处,心在对象。这种境界还练就了他内心的定力,回到他的作品中,我们便可看到不属于他独创但属于他独有的“日记体”。在这种日记体中,有被反复表达的室内景物,诸如工作室、书桌、窗下,更有他在各地所画的大量风物景观,这种日记方式就是一种人生。他的一系列作品虽不是历史画,却画出了历史的风景。对于中国当代艺术中涌现出来的各种情状,他不屑一顾,坐怀不乱,以笑看众生的态度来看待潮起潮涌的画坛景观。向自然走去也就是向内心走去,只要面对自然,他就获得了自我。
戴士和的写生之路之所以走的坚实,在于他不怕事物的“生”,反之,他能在陌生的和新鲜的“生”之物象面前感受到“生”的本质,即事物存在的那些不可替代的自有之像、自然之神。在克服了“画什么”这个横亘在当代画家面前的障碍之后,他要解决的只是如何表达的问题。在这方面,他的“写意油画”探索之途与他的“写生油画”叠合了起来。“写意”之于来自西方的油画传统,是一个事关文化要旨、更见画家智性的课题。从1990年代开始,在明确了自己的艺术路向之后,戴士和便突出地把“写意油画”作为专攻的学术具体目标。在油画传入中国的历史进程中,老一代画家中有不少人就力图将中国绘画传统与油画造型结合起来,以修正写实主义一体独居画坛的现状。从五十年代的吴作人、 罗工柳、董希文、吴冠中等前辈名家到八十年代更多的老中一代,都有用传统中国画观念调整写实油画格局、将写意方法嫁接油画方式的实践。但是,这一课题不仅没有完成,而且有待于在更本质的层面深化。戴士和一方面在取向上接续了这脉香火,另一方面通过大量的作品达到了新的高度。概而言之,他用中国绘画传统中书写性的“写”作为油画塑形的语言,同时,他把传统绘画中传达感兴意味的“意”与油画写生中的“生”的意涵结合起来,使类型上的“写生”与精神上的“写意”成为同一个目的。正是基于这种新的写意观念与写意方式,他在写生中摆脱了历史图像和程式的影响,也更加主动地在写生中写我所感,画我所要。他需要面对自然的实在之物,但在作画的过程中努力捕捉所要的根本,把偶然的发现转化为对事物本质的塑造。许多人的写生只画出即兴的感觉,而他能在即兴的感觉之后更加深入地提炼形象,在眼前的事物中看到形式的化身,用“写”的方式把主观的感受与物象的真实性结合起来。在他众多的风景作品中,有出其不意的视角,有极为主动的体面分割,更有高调的色彩和果断的线条。许多时候,他画的很慢,在长时间的写生中反复经营,把“写生”的过程当作“创作”,又留下写生的生动性和新颖的效果。
在当代画家中,戴士和是具有极强的“临场感受”的画家之一。他在写生途中获得了表达的动力,也以充沛的文化智性把感受迅速提升为语言的魅力。在他的作品中,色彩的强度与丰富性交织在一起,凸显了色彩的质地力量;他的用笔阔大而劲健,在塑形的同时体现出笔随心运的性格;他在营造画面结构时能够大胆取舍,直取最为动力的形与状……如此等等,都反映出他的所“写”乃是他的所“要”。在这个“要”中,包括了体现事物本质的形貌之“要”,包括了潜在地支配着他的选择的学术之“要”,更包括了他对自然生命和现实存在投以人文关怀的精神之“要”。

1714 -1
戴士和(B.1948)
女人体
布面 油画
[签名(右下)] :和 89
101×71 cm

1714 - 2
戴士和(B.1948)
女人体
纸本 油彩
27×52 cm

1714 - 3
戴士和(B.1948)
①桃花
②亭
③小巷
④青山
⑤黄昏·树
⑥黄昏·路(背面作素描小稿一幅)
⑦雨后 ⑧无题
纸本 油彩
23×25 cm;23×25 cm;25×23 cm;25×14 cm;22×22 cm;20×24 cm;22×22 cm;22×22 cmX2

看波纳尔他们所画的《画室》、《餐厅》,像是啜饮一杯浓艳的红葡萄酒。看戴士和的宿舍内景,像是品味一杯澄澈的绿茶,它淡而不薄,苦而回甘,别是一格。纳比派画家们讲求装饰性,他们的画面上常常出现繁密细碎的点、线;戴士和画居室内景,常常流露出含蓄而潇洒的书法笔意。比较它们之间的“似与不似”,是饶有兴味的事。戴士和对法国画家的借鉴吸收,实际上是经过了中国文化气质的筛滤和融会。中国文人崇尚的恬淡、冲和、清逸之类的境界,早已从审美趣味化为人的气质。从现代心理学的角度看,这种气质很可能是一些超个性的心理基础,是中国文人“带感情色彩的情结”,不论个人是否有意识地追求,都会在创作和欣赏中有所流露。身处潮流之中的戴士和,属于中年油画家中博学审思的一类,他们在勤勉地“画自己喜欢的画”的同时,乐于学习,吸收当代文化中的各种新成果、新信息,对当代美术领域中的各种前卫艺术实验,抱着积极的理解、思考的态度。这种博学审思的精神,不同程度地反映在他们的绘画创作中,表现为优雅、蕴藉的新颖风格。
——水中天

更多北京翰海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