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480 汉莱子侯 刻石初拓本 立轴 水墨纸本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拓片49×61cm;上跋27×61cm;下跋20.5×61cm
作品分类 古籍善本>碑帖印谱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2,000,000-3,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九藤书屋藏明清书画 拍卖时间 2016-06-12
拍卖公司 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6春季拍卖会
著录:《补寰宇访碑录》赵之谦。
题识:咸丰戊午,友人从疁城故家得此寄赠,鼻山见而欲夺之,未许也。同治壬戌携入都门,撝叔辑《访碑补録》,搜此载入,因附记之。甲子夏四月,郑斋时居宣武坊南。
藏印:均初、胡震鼻山、沈树镛校勘金石文字印记、郑斋金石、赵之谦、函青阁、康生
题签:汉莱子侯刻石。天凤三年。钤印:沈氏金石
题签:旧拓本录子侯刻石。一九六五年得于京。钤印:曼生
边跋一,石在山东邹县卧虎山,嘉庆丁丑滕县颜逢甲访得之,移入孟庙。颜君有题记附刻,此出土之初拓旧本,故尚无颜迹也。钤印:树镛
边跋二,莱子侯石刻,结体挺劲,字形古雅,虽刻于天凤三年,实仍为西汉文字,极可珍贵。清瞿中溶于此石有详考,然释■为莱,似不确当,故録其全文于下方,以作参考。至于标为西汉石刻者,盖欲示其字体不同于东汉隶书也。考此石刻新老拓本,■字中画皆不联,而以羊禾结为一字,此与美字以羊、大结成,羔字以羊、火结成■,同为一理。故■释为莱则误矣。予曾疑■字近似甲骨文之■字,■盖羊之省文,然予于古文字学素乏研究,不敢臆断,故函请郭老考之。郭老接函后,加以研究考证,费终日之力,写出跋文,解我所惑,惠我深矣。兹将跋文録后,以伸谢忱。钤印:康生边跋三,跋■子侯石刻。■子侯石刻,清嘉庆二十二年(一七五七)被发现于山东邹县卧虎山下,现藏孟庙。嘉庆二十五年(一七六零),嘉定瞿中溶获见拓本,有《莱子侯赡族戒石》一文详加考释,收入《古泉山馆金石文编残稿》中。道光十五年(一八三五)东莱翟云昇于所著《隶篇》中,标目为《天凤石刻》,释文如次:“始建国天凤三年二月十三日,莱子侯为支人为封,使偖子良等用百余人,后子孙母坏败。”“■”字,瞿氏释“莱”,翟氏收入疑字中。第二为字,瞿氏释象,以“支人象”为人名。“偖”字瞿氏释“储”,翟氏亦收入疑字中。“良”字,瞿氏释“食”,以“储子食”为人名。今案“■”字释莱,不确。汉隶中莱字无如是作者,来及其它从来之字,亦无如是作者。且拓本中“■”字,正中竖画上下不相联贯,与俗 “来”字亦不类。赵之谦《补寰宇访碑録》于此字亦存疑,确有见地。余意字当从木,羊省声,殆“样”字之异。《方言》“悬蠹柱自关而东谓之槌,齐谓之样”。《广韵》读与章功。样子侯当是邹县附近侯国之君长。“支”字,瞿翟二氏均读为支离之支,实乃“丈”字。《说文》“■十尺也,从又持十”。此隶尚存篆意。丈人者,子侯之先人。《颜氏家训 • 书证篇》有云“丈人亦长老之目,今世俗犹呼其祖考为先亡丈人。”“为丈人为封”者,上为字读去声,下为字读平声,言为先人作丘垄也。“偖”确是“储”字,古金文均以“者”字为“诸”,秦《泰山刻石》“者产咸宜”,亦尚以者字为诸。储从诸声,诸从者声,“偖”字当为储之初文。储子者世子也。《后汉书安帝纪》“降夺储嫡”,又《种暠传》“太子国之储副”。由此,正足证明子侯当为侯国之长,良乃储子之名,瞿氏释为“食”,可商。“百余人”“余”字,石刻有羡画。《隶篇》所收录作“畲”,殆系原样。如以《曹全碑》“七年三月除郎中”,除字偏旁作“畲”例之,断为余字无疑。此字瞿翟二氏均读为馀,是也。古余馀二字通用《周礼地官委人》“凡其余聚以待颂赐”,《隶释 • 吴仲山碑》“父有余财”,均以“余”为“馀”。屈原《怀沙》“余何畏惧兮”,《史记 • 屈原列传》则作“馀”。用百馀人为封,丘垄之大可以想见。天凤三年当公元十六年,此石刻距今已一九四七年矣。右跋文应康生同志之嘱,费一日之力而成,即书奉指正。时间短促,未能详加考虑,纸幅所限,亦未敢畅所欲言。谅之谅之。一九六三年十月十八日录于首都西城。郭沫若。
边跋四,右録郭沫若同志题跋全文。郭老释“■”为“样”,读“支”为“丈”,所论甚是。跋文原稿,另与解放后新拓本同装一幅,可与此本相互忝阅。此本原为沈树镛所藏,有沈道光二十六年及同治三年所题二跋,赵之谦、胡震二篆刻家亦盖有赏鉴印章。沈南汇人,字韵初,咸丰举人,官内阁中书,收藏金石书画甚富,与赵之谦同纂《补寰宇访碑録》。一九六三年十月二十休息日录于钓鱼台。康生。钤印:康生、康生
边跋五,今案陈君阁道碑‘二百馀丈’,丈字做“支”,结构与篆同。此为本石刻‘支人’为丈人之佳证。该碑建于东汉和帝永建五年,当公元一三○年,后于本刻者一百一十四年。“丈”字结构尚存古意,尤觉可贵。又洪赜煊释偖为储,冯氏《石索》释“食”为“良”,具见陆增祥《金石续篇》征引。陆氏虽均不谓然,以余观之,实为较得其正鹄。一九六三年十月二十三日,康生同志命为补白,沫若。钤印:郭沫若
边跋六,瞿中溶释始建国天凤三年,西汉“”子侯石刻。右石刻以建尺度之,高尺许,广二尺一寸八分,书七行,行五字。行间间粗竖文作界,字径二寸许。嘉庆庚辰秋,四明沈栗仲明府道宽来官湘南,以拓本赠予。云近出济宁州土中,栗仲时馆州城,因得椎拓数本,考《周礼冢人》以爵等为丘封之度,郑注别尊卑也。王公曰丘,诸城曰封,《礼记·檀弓》于是封之崇四尺,郑注聚土四封。又我见封之若堂者矣。郑注封筑土为垄,形四方而高,又乐记封比干之墓,郑注积土为封,又按仪礼既夕礼乃窆。郑注云,窆下棺也。今文窆为封,《礼记檀弓》悬棺而封,郑康成注:封当为窆,窆下棺也。《说文·崩下》云:礼记谓之封,周官谓之窆。《易系辞》葬之中野,不封不树,《虞翻》注穿土称封,封古窆字也。《广雅》封冢也,又按“莱”乃“莱”之隶变。《禹贡》莱夷作牧,《孔传》莱夷地名。春秋襄公二年,左氏传,齐侯使诸姜宗妇来送葬。召莱子,莱子不会,故晏弱城东阳以偪之,杜氏注东阳齐之亡邑。《正篆》云世族谱不知莱国之姓,齐侯召莱子者不为其姓姜也。以其比邻蔑之。故召又宣公七年,《谷梁传》公会齐侯伐莱。范宁注:莱,国名。《国语·齐语》“莱”,莒韦昭注“莱”,今东莱。又案《孟子》:若伊尹、莱朱,赵岐《章句》:莱朱,汤贤臣,即仲虺也。春秋文公二年,《左氏传》晋殳秦战于殽,莱驹为右。又哀公廿四年传有莱章,杜注:莱章齐大夫,是莱为古姓,本国名,而正在齐地,乃以国为氏也。此刻所云莱子侯当是莱姓,名子侯,其下一字当是为“支”人之“支”,据许氏《说文》丈字当从“十”从“又”,又作“支”“支”字,当从“巾”从“又”,作“支”。然隶书变“支”为“丈”,变“丈”为“支”,此刻“支”字不当读为“丈”,人下一字乃“象”之变体,《汉郭公碑》“豫”字作“豫”,其旁正殳,此刻形相似。《玉篇》作“乌”以为古文象字,盖“支”乃其人之姓,人象则其名也。《庄子》有支离疏,《广韵》支下云汉复姓,又晋时有齐僧遁,《后赵》录有司空支雄,《何氏姓苑》云:支氏,琅琊人。偖子食当亦是人姓名,“偖”疑“储”之省文,《广韵》云:“储”姓,后汉有储太伯,予考《后汉书·鲍永传》:光武即位,遗谏议大夫,储太伯持节征永,《章怀注》引风俗通,曰储姓,齐大夫储子之后也。《汉书·王莽传》有亡谷储夏正在其时,然则此记盖莱子侯,使储子等用百余人为支人象封其冢,而刻石言戒其子孙者也。“余”古者作“余”,《周礼地官委人》凡其余聚以诗颂。赐汉《吴仲山碑》,父有余财,皆以“余”为“馀”。考《汉书·王莽传》,莽于居摄三年十一月,改初始元年篡位,改定有天下号,曰新,以十二月朔癸酉为建国元年正月之朔,经五年又改明年为天凤元年,以改元更号。而论既称天凤不当复称始建国,然莽传前有先建元初始,后改元建国,不云始建国,而于后言建国元年正月上,仍系以始字,则于始建国六年,所谓改元年天凤者。当是増“天凤”二字,于始建国之下,故此刻称始建国天凤三年耳,据此可以证史家记载之失实,叶石林《避暑录话》云:韩丞相玉汝家藏铜钭铭称:始建国天凤上戊六年。据《汉书》:莽改始建国六年为天凤元年,而不言其因。今天凤上犹冒始建国,为盖通为一称,未尝去旧号,上戊莽所作历名也。又洪氏《隶释》跋:蜀郡太守《何君阁道碑》,有建武中元二年之文,云:绍兴中郭洪知金州,田夫耕得一钲,其铭云:始建国地皇上戊二年。今此刻无“上戊”二字,正可殳叶、洪二君所言互相证明,此刻结体秀劲、古茂,在《上谷府卿》、《祝其卿》二坟坛石刻之上,尚是西汉文字,可宝也。一九六三年建国十四周年纪念,假日录金石文论以作忝考。康生书时年六十有五。钤印:康生、戏墨
藏印:谷牧藏书画印

更多广东崇正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