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526 商晚期 青铜羊觥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长22cm
作品分类 青铜器 创作年代 商晚期
估价 USD  6,000,000-8,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 拍卖时间 2017-03-15
拍卖公司 佳士得纽约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7年3月拍卖会
说明 来源
大阪藤田美术馆珍藏,入藏于1940年前。
展览
东京,日本经济新闻社,《中国殷周铜器展》,1958年11月25日至12月7日。
大阪,日本经济新闻社,《古代中国青铜器名品展》,1960年8月30日至9月11日。
东京国立美术馆,《东洋美术展:东洋馆开馆纪念》,1968年10月12日至12月1日。
文献
《藤田美术馆所藏品图录》,卷一,藤田美术馆,大阪,1954年,编号74。
《中国殷周铜器展》,日本经济新闻社,东京,1958年,编号16。
《古代中国青铜器名品展》,日本经济新闻社,大阪,1960年,编号18。
梅原末治,《日本搜储支那古铜精华》,卷四,大阪,1961年,编号267。
贝冢茂树编,《世界美术全集:中国1,殷、周、战国》,卷12,东京,1962年,编号9。
《东洋美术:东洋馆开馆纪念》,东京国立博物馆,1968,62页,编号245。
水野清一,《东洋美术:铜器》,卷五,东京,1968年,图47。
《藤田美术馆名品图录》,藤田美术馆,东京,1972年,编号91。
林巳奈夫,《殷周时代青铜器的研究》,卷一(图版),东京,1984年,373页,匜24。
樋口隆康, 圆城寺次郎编,《中国青铜器百选》,东京,1984年,编号20。
容庚,《殷周青铜器通考》,北京,1984年(2012年再版),50页,图74。
Robert W. Bagley,《Shang Ritual Bronzes in the Arthur M. SacklerCollections》,华盛顿,1987年,420页。
《中国美术全集:工艺美术编4》,北京,1990年,114页,编号123。
朱凤瀚,《古代中国青铜器》,天津,1995,195页,图3.34.4。
《中国青铜器全集:商(4)》,卷4,北京,1998年,89页,编号90。
马承源,《中国青铜器》,上海,2003年,233页,图13。
小南一郎, 《古代中国天命と青铜器》,京都,2006,页59。
觥作羊形,四足立地,背部设盖,以子口与腹扣合。羊首向前,大而粗壮的羊角弯曲上卷。眼后向两侧斜出一对小耳。盖面隆鼓,脊上爬一片状夔龙,两侧饰反向的夔纹。盖脊尾饰一片状立鸟,尾下垂接盖。盖尾饰饕餮纹,以立鸟之左右对称展开。腹部前胸两侧置头向上的浅浮雕虎纹,腹饰大凤鸟纹,均以细密云雷纹衬地。
圆雕动物形器是商周青铜器中最为珍罕的一个品类,历来被鉴藏家视若拱璧。本件羊觥造型生动,装饰华丽,屡经著录、展览,诚为商代青铜器中的名品。过往拍卖记录中唯一一件完整的商代青铜动物形器是纽约佳士得于1988年12月1日拍卖的一件商中期青铜牛尊,拍品143号,其在该场拍卖中创造了亚洲艺术品拍卖之世界纪录。类似于藤田羊觥的商代动物形四足觥极为罕见,近似例包括两件器身造型、纹饰与藤田羊觥十分相似但盖前部作异兽形首(或为象首)的凤纹觥,一件为赛克勒旧藏,现藏于华盛顿弗利尔及赛克勒美术馆,见贝格立著1987年出版《Shang Ritual Bronzes in the Arthur M. Sackler Collections》,编号74;另一件出土于陕西洋县张家村,载于1988年北京出版《中国青铜器全集》,卷4,编号91。
除此以外见诸出版的商代四足动物形器凡十二例。湖南省博物馆藏有一件凤纹牺觥,一件象尊,和一件豕尊,分别见前揭书编号87,130,及135。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件凤纹牺觥,失盖,现有盖是以湖南省博藏凤纹牺觥盖为原型复制的,载于陈佩芬著2004年上海出版《夏商周青铜器研究:夏商篇》,336至337页,编号163。安阳花园庄东地亦出有一件牛尊,铸有「亚长」族徽,见2008年昆明出版《殷墟新出土青铜器》,158至161页。哈佛大学博物馆藏有一件牛形觥,其表面光素无纹,见《中国青铜器全集》,卷4,编号89。另有一件素面的牛觥,载于梅原末治,《日本搜储支那古铜精华》,卷四,大阪,1961年,编号266。华盛顿弗利尔及赛克勒美术馆还藏有一件象尊,带盖,盖上立一只小象,见前揭书,编号129。巴黎吉美博物馆藏有一件象尊,大小与一只幼年亚洲象相若,十分壮观,载于前面揭书,编号131。安阳殷墟妇好墓出有一对司母辛四足觥,其造型较为抽象,无法辨识具体为何种动物,载于北京1980年出版《殷墟妇好墓》,59页及彩版9。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藏有一件小臣艅尊,作犀牛形,器内铸有长篇铭文,记载了商王征伐人方之事,为最后一位商王帝辛时器,图见《中国青铜器全集》,卷4,编号134。上述诸多馆藏例中独缺羊形,是以本件藤田羊觥被作为一件标准器被收录在《中国青铜器全集》中。值得指出的是,羊这一题材在商代南方青铜器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著名的例子如湖南宁乡出土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四羊方尊以及两件分别藏于大英博物馆和东京根津美术馆的双羊尊,分别见前揭书,编号115,132,及133。商周动物形器数量稀少,究其原因乃当日青铜艺术注重创造如饕餮、龙、凤等幻想动物而较少表现写实动物所致。本件羊觥塑造生动,神形兼备,则是这一时期少有的重视写实的作品。制作者将羊首作素面无纹处理,恰如其分的突出了羊的骨骼结构。羊鼻微微上扬,两侧各以一“逗号”形的阴线简练的勾画出鼻孔;面部颧骨突出,一对「臣」字形大眼炯炯有神;双耳耸立,双角卷曲向外,角上的纹饰真实再现了实际羊角上的纹路。与之相比,前述四羊方尊和两件双羊尊的羊首造型几乎为圆锥形,写实性稍逊一筹。藤田羊尊高超的写实表现亦体现在器身线条的起伏变化上,这一处理使羊的体积感跃然器上,形态更加自然、生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藤田羊觥后腿上凸出的踝关节,对这一细节特征的捕捉正体现了制作者非凡的写实技巧。纵观商周时期的动物形器,其写实程度鲜有能与藤田羊觥比肩者。商代青铜制作者的创造力不仅仅局限于模仿和再现。藤田羊觥额头上的菱形纹暗示着其与一般动物的区别,这种菱形纹饰是饕餮这一商周时期主要神/兽纹饰额头上所普遍具有的。而其身上装饰的多种想象动物纹饰则将其与一般的动物进一步区分开来。羊身体两侧各装饰着一个夸张的大凤鸟纹,凤鸟尾羽华丽,卷曲向上,占据着羊臀部的空间;背部后方饰饕餮纹,并沿其中线站立着夔龙和立鸟。该夔龙身饰直线条纹,这种装饰多见于南方青铜器,如前述湖南省博物馆藏象尊和华盛顿弗利尔博物馆藏象尊都有这种直线纹的夔龙。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羊觥胸前的一对虎纹。虎纹亦是商代南方青铜器上流行的装饰母题,以虎作为装饰集中见于江西新淦大洋洲所出青铜鼎的鼎耳附饰,见2006年北京出版《商代江南》,30至34页,38至41页,162至163页,166至168页等诸多例子。上述湖南省博物馆藏象尊亦饰有虎纹,其与本件羊觥上的虎纹近似,均为头上尾下竖直的侧视构图。而少数安阳青铜器上亦装饰有虎纹,例如妇好墓中出土的妇好大钺,见北京1980年出版《殷墟妇好墓》,彩版十三以及上述亚长牛尊。这些安阳铜器上的虎纹可能为从南方舶来的母题。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