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781 四体书法卷 手卷 水墨纸本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傅山   尺寸 引首26.5×88.5cm;书法26.5×623cm;跋26.5×248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书法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52,000,000-62,000,000
专场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 拍卖时间 2017-06-19
拍卖公司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中国嘉德2017春季拍卖会
出 版 《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纪中国书法的嬗变》,第233页(临曹全碑部分),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年。
钤 印 傅山印(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傅山》13印,1218页)
题 识 真山。
签 条
(一)傅青主隶草真行法书。乙酉(1945年)冬,古公。 钤印:靳、巩
(二)傅青主四体法书。堪喜斋珍藏。
引 首 傅青主墨妙。丙寅(1986年)春日,谢稚柳鉴题。 钤印:谢稚柳、壮暮堂
鉴藏印 堪喜斋(四次)、滇生书画(四次)、滇生乃普(三次)、靳氏敏求斋所藏书画、靳、巩、克天真赏、靳(二次)、历山泰岱长、兰州俞氏珍藏、天赏堂宝、子鹤过眼、并皆佳妙、五常欣赏

后 纸
1.祁寯藻(1793-1866)题:青主先生精六书之学,其书神明规矩,点画使转,多从篆法来。余尝于晋阳书肆得霜红龛诗集不全草本,其子寿毛诗附后,旁注涂改,细字横斜,皆先生手笔也。又吾邑刘雪岩秀才■,酷嗜傅书,搜罗颇富,尝集字为古诗数十首,刻石五峰山池之上,皆太原段帖所未收。比年都下所见法华经小楷,具大神力不可思议,自跋一段,洞破禅机。又手札一长卷似与县尹旧知书论邻家小儿鞦韆,误坠涉讼事。絮絮剖析,信手涂抹,妙态横生。又荐一能诗下役于县主趣语,令人绝倒。高贤畸人,固非不近人情耳。此卷真草粲行,偶然欲书,所谓神怡务闲,纸墨相发,折钗股,屋漏痕,放怫得之,设有意求工转不能到此境。雪岩若见此,当为狂舞也。滇生仁兄示观,留案头展玩月余,因以生平寓目附记于后。寿阳祁寯藻书于淀园观斋,时道光己酉(1849年)岁立夏日也。 钤印:观斋
2.董文焕(1833-1877)题:公佗先生书法为国初冠冕,此册皆纵手而成,初不加意者,其聿势字画,具有自然超逸之姿,似奇迹也。昔东坡言吴道子出新意画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游刃余地,运斤成风,焕谓先生书法亦然。世传墨刻太原段帖最富,外此尚数十余种。忆乙卯岁客古陶时,见先生书三教庙碑,擘窠大字,虽语杂游戏,而古趣横生,实为罕觏,惜无好事者拓以传之耳。手迹藏者尤众。然吾乡赝作亦多,识者自能辨之。滇生夫子所藏此卷,平生一二见而已,惟辛酉秋于冯鲁川太守案头,见灵石杨氏所藏先生手书石鼓释文,蝇头细楷,精妙绝伦。与此卷足相伯仲。世言先生精六书,学书法从篆隶来,洵知言乎。吾师命焕题后,先生墨宝愧未多见,且于书法源流,未尝少窥万一,不敢妄为论说,谨承师命,用识姓名卷末云尔。同治壬戌(1872年)夏,受业董文焕敬识。 钤印:研樵读过
3.靳巩(1886-1969)题:傅征君山初名鼎臣,字青竹,后改字青主。太原阳曲人。以学行师表晋中。明季见天下丧乱,诸搢绅气习腐败,独持气节,不肯与时媕婀。国变时,衣朱衣,穴居养母。甲午以连染遭刑戮,抗词不屈,绝粒九日,几死。门人有以奇计救之者,得免。而其仰视天,俯画地者,二十年如一日,未尝止。天下大定,始出土穴,稍稍与客接。生平不喜欧阳公以后之文,曰是乃江南之文也。又尝批欧公集古录曰,吾今乃知此公不读书也。康熙戊午年七十有四,时有徵举鸿博之命,给事中李宗孔辈以山荐,固辞。有司不可,山称疾。有司乃令役夫舁床以行,至京师三十里,坚卧城西古寺,以死拒不入城,不与试。公卿毕至,不具迎送礼,以老病。上闻诏,免试放还,特授中书舍人以宠之。有欲强入一谢者,山不可,又称疾笃。使人舁之入,望见午门,泪涔涔下,强掖之,使谢,则仆于地。次日遽归。大学士之下,皆送之。山叹曰:今而后,脱然无累矣。既而又曰:使后世或妄以刘因辈贤我,且死不瞑目矣。闻者咋舌。善医工画,兼工书,自大小篆隶以下,无不精。尝语人曰:吾初学赵松雪,以其圆润,临几乱真。窃谓学书如学正人君子者,每觉觚稜难近,降与匪人游,不觉日亲松雪;何尝不学右军,而结果浅俗至类驹。王之无骨,心术怀而手随之也。于是弃赵书复学颜太师、柳太保。其论书有曰:学书之法,宁拙无巧,宁丑无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此卷隶草真行四体书,一字一笔,莫不寓巧于拙,藏媚于丑。须知大巧若拙,匪伊所能。书法如此,谈何容易。卷中所临宗圣侯碑之前,原有临黄初碑五十三字,因其纸质互异,遂剔出,题赠翠文斋主,因并记之。乙酉(1945年)腊八前一日,汾阳靳巩识。时年六十。 钤印:靳巩印信、古公、丕天父
4.杨仁凯(1915-2008)题:傅山先生四体书,各臻其妙,世不多觏,宜珍藏之。丙寅(1986年)四月拜观于上海。仁愷。 钤印:蜀人
5.启功(1912-2005)题:青主先生剧迹。一九八五年冬日,后学启功敬观于首都寓舍。 钤印:启功、元白
6.黄苗子(1913-2012)题:青主先生妙墨,读之眼明。此卷原为靳氏世藏。余曾识克天靳巩于上海,距今已五十年矣。嗣归俞方皋先生,视同拱璧。其哲嗣俞正自兰州携来,得以拜观,用识数言。乙丑冬日,苗子书于京东望湖楼。 钤印:苗子、来曰室
7.董寿平(1904-1997)题:傅山先生四体书长卷,初为许滇生所藏,有吾晋祁文端公长题,后有先祖研樵公小楷题跋,时在同治元年壬戌公元一八六二年,时先祖年三十四岁,后一百二十三年,寿平幸获拜观。俞正先生嘱识数语,敢不从命,以附先贤之后。一九八五年嘉平月,洪洞董寿平拜识,时老眼昏花,年八十二岁。 钤印:寿平
8.程十发(1921-2007)题:明末清初书法家,当为傅青主为第一。余爱其书法,亦读其傅氏女科医书,其脉案亦具哲理,故书画之至法,不在书画也。丙寅(1986年)春,云间程十发题。 钤印:十发
9.吴平(b.1920)题:本卷原藏嘉同间钱塘许乃普氏,复经同时寿阳祁寯藻及许氏门人董文焕各系长跋。按许乃普、祁寯藻、陈孚恩、赵光,当时有四书家之称,再传藏于近人汾阳靳巩。综观全卷,外签一条,草书“傅青主隶草真行法书”九字。款乙酉冬,“古公”及“靳巩”联珠印,内签篆书“傅青主四体法书”七字及“堪喜斋珍藏”真书五字,无款印。引首“傅青主墨妙”五字,款“丙寅春日谢稚柳鉴题”,分钤“谢稚柳”、“壮暮堂”二印。后有“兰州俞氏珍藏”、“历山泰岱长”、“靳氏敏求斋所藏书画”三印,钤于隔水裱绫间。正卷及与前后裱绫间,共有骑缝七处,分钤“堪喜斋”、“天赏堂宝”、“滇生书画”、“滇生乃普”、“靳巩”诸印记。正卷尾款属“真山”二字,钤“傅山印”白文一印,后有“靳克天”、“真赏”、“子鹤过眼”三印,隔水裱绫与跋文间有“并皆佳妙”及“靳”二骑缝印,其后即为祁寯藻跋,款署“道光己酉立夏”,钤“观斋”朱文印及许氏门人董文焕跋,款署“同治壬戌夏”,钤“研樵读画”印,再后为近人汾阳靳巩乙酉腊八藏识、上海仁愷丙寅四月、启功一九八五冬日、苗子乙丑冬日、洪洞董寿平一九八五嘉平及云间程十发丙寅春等观跋。兹者甄雅堂主人刘国基先生喜获庋藏,幸承见眎,用识传承概略归之。再按,乙酉当为民国三十四年,西元一九四五,乙丑、丙寅则为西元一九八五及八六年也。八十一年壬申(1992年)孟秋下浣,余姚堪白吴平获观并识。 钤印:吴平、堪白
说明 说 明
(一)是卷经许乃普、靳巩、俞方皋等旧藏。
1.许乃普(1787-1866),字集鸿,别字滇生。室名堪喜斋。浙江钱塘(今杭州)人。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榜眼,官兵部尚书。《清画家诗史》称其善画,书法二王,与祁寯藻、陈孚恩、赵光称四书家。
2.靳巩(1886-1969),字克天,号古公,山西汾阳人,早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曾任南京国史馆编修,精鉴藏。
3.俞方皋(1893-1981)字九如,曾参加过北伐战争;建国后,任甘肃省政府委员等职。虽然一生戎马,却酷爱书画。与画界名流等交往颇多,收藏颇丰。家藏敦煌手卷有谢稚柳、启功先生题跋。

(二)部分题跋者简介:
1.祁寯藻(1793-1866),字叔颖,又字淳甫,号春圃,晚号观斋。山西寿阳人。嘉庆十九年(1814年)进士,翰林院庶吉士。道光、咸丰、同治三朝重臣,亦为“三代帝王师”。工诗古文词,亦工训诂。
2.董文焕(1833-1877),山西洪洞人。字尧章,号研秋、研樵。咸丰进士。授翰林院检讨。创建陇南书院课士。1875年任兰州试院监试官。后兼办厘金局务。因廉洁加二品衔。著有《岘樵山房诗》、《研樵山房文集》等,修撰《文宗实录》等。

按 语 清初书坛,以傅山、王铎为大家,傅山学问富赡,风骨凛然,崇尚气节而又任侠好义,更为人推崇。他的书法,出入晋、唐、宋诸大家而卓然自立,跌宕豪迈,不求巧饰而自然超逸。手卷册页,好作四体书,兴之所至,游戏神通,信手妙得。此卷即是,或行或草,运斤成风,有凌云飘举之姿;或作隶书,虽自云临汉人诸碑,而倔强生辣,外刚内腴,气骨凛然;末作楷书,拙朴宽厚,绝去妩媚,而有率真刚健之趣。“书者心画”,读之如见其人,如闻其声。贉尾董文焕以东坡评吴道子画“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方之,甚为贴妥。祁寯藻更云:“此卷真草粲行,偶然欲书,所谓神怡务闲,纸墨相发,折钗股,屋漏痕,仿佛得之,设有意求工转不能到此境。”亦知者之言,是其书中极精之品。

竞投本件拍品,需办理特别竞买号牌。

巫山小摇落,碧色见松林。百鸟各相命,孤云无自心。层轩俯江壁,要路亦高深。朱绂犹纱帽,新诗近玉琴。功名不早立,衰疾谢知音。哀世非王粲,终然学越吟。懒心似江水,日夜向沧洲。不道含香贱,其如鑷白休。絃过凋碧柳,萧瑟倚朱樱。毕娶何时竟,消中得自由。豪华看古往,服食寄冥搜。诗(画)尽人间意,兼须入海求。苔迳临江竹,茅簷覆地花。别来频甲子,归去忽春华。倚杖看孤石,倾壶就浅沙。远鸥浮水静,轻燕受风斜。世路虽多梗,吾生亦有涯。此身醒复醉,乘兴即为家。松侨初热,夜静纳凉,研有余墨,因书浣花老子(杜甫)作三首。

吉日甲子,天子宾于西王母,乃执白圭玄璧,以见王母。好献锦组百纯,组三百纯。王母再拜受之。乙丑,天子觞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曰:白云在天,山䧙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复能来?天子答之,曰: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尔野。天子遂驱升于弇山,乃纪其迹于弇山之石,而树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
庚辰,天子东征,至于滔水。浊繇氏之所食。辛巳东征,癸未至于苏谷,骨飦氏之所衣被,乃遂南征。东还至于长■,重■氏之西疆。丁亥,天子升于长■,乃遂东征。庚寅至于重■氏黑水之阿。爰有野麦,爰有答堇,西膜氏之所谓木禾,重■氏之所食。爰有采石之山曰:枝斯,璿瑰,■瑶,琅玕,玲璅,珮,玗琪,■尾,凡好石之器于是出。不得西问,耿耿。不审阿姨所患得差否?极令悬恻。东阳诸妹皆平安,殊慰。比者情事甚不能佳。

君讳全,字景完,敦煌效谷人也。其先盖周之胄。武王秉乾之机,翦伐殷商,既定尔勳,福禄攸同。封弟叔振铎于曹国,因氏焉。秦汉之际,曹参夹辅王室,世宗廓土斥竟,子孙迁于雍州之郊。右曹全碑。跋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于道也。曰余食赘行,物或恶之。有道者不处。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为者攻之。世人怜复损,何用羽毛奇。飞星过水白,落月动沙虚。

又于其外广为屋宇,以居学者。于是鲁之父老诸生游士,睹庙堂之始,复观俎豆之初设。嘉圣灵于髣髴,想贞祥之来集。乃慨然而叹曰:大道衰废,礼学灭绝。宗圣侯碑。梁鹄书。累叶牧守印绂典據十有余人,皆德任其位,名丰其爵。是故宠禄传于历世,薰著于王室,君钟其美,受性渊懿,含和履仁。治诗尚书,兼览群艺,靡不寻畼。夏承碑。

一室他乡远,空林暮景悬。正愁闻塞笛,独立见江船。巴蜀来多病,荆蛮去几年。应同王粲宅,留井岘山前。春来常早起,幽事颇相关。帖石防隤岸,开林出远山。一丘藏曲折,缓步有跻攀。童仆来城市,瓶中得酒还。野日荒荒白,春流泯泯清。渚蒲随地有,村径逐门成。只作披衣惯,常从漉酒生。眼边无俗物,多病也身轻。江皋已仲春,花下复清晨。仰面贪看鸟,回头错应人。读书难字过,对酒满壶频。近识峨嵋老,知予懒是真。

客里有所适,归来却恐难。开门野鼠走,散帙壁鱼干。洗杓开新醖,低头著小冠。凭谁给麹蘖,细酌老江干。
邛州崔录事,闻在果园坊。久待无消息,终朝有底忙。应愁江树远,怯见野亭荒。浩荡风尘外,谁知酒熟香。
江渚翻鸥戏,官桥带柳阴。江飞竟渡日,草见踏青心。已拨形骸累,真为烂漫深。赋诗新句稳,不觉自长吟。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江碧鸟愈白,山青花欲然。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酒浊爱江清,余酣漱晚汀。软沙欹坐稳,冷石醉眠醒。野膳随行帐,华阴发从伶。数杯罢不见,醉已遣沈冥。
小园行散,后风稍息,书此五首,中书君不中书,可奈何耶。
二维码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