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178 1963年作 榕湖夕照 立轴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李可染(1907~1989) 尺寸 68×45.8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963年作
估价 RMB  8,000,000-12,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国光·近现代书画 拍卖时间 2017-06-15
拍卖公司 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7年春季拍卖会
出版:
1、《李可染画论》图4,王琢辑录,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2年。
2、《名家翰墨第25期李可染鉴定特集》P24,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2年出版。
著录:
1.《可居丛稿》P433,王贵忱着,广东人民出版社2011年。
2.线装本《李可染先生书简》,1992年。
题识:榕湖一瞥夕阳中,昔年游桂林得此图稿,一九六三年秋九月可染重作于渤海之滨客舍。
钤印:可染
藏印:王贵忱印、留赠人间
说明 作者简介:李可染,近代杰出画家、诗人,师从齐白石。曾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长等。

如欲竞投本件拍品,敬请与本公司提前联系,办理特殊号牌方可竞买。

隐在李可染两件杰作背后的故事

李可染先生堪称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史上的一座丰碑!今年,恰逢李可染先生诞辰110周年。广东崇正2017年春拍有幸征得著名文史学家、古籍版本学家和古钱币学家王贵忱先生旧藏的两件作品,这两件作品殊为难得的是,它们映照了两位大师的忘年之交,也还原了一个更为真实和平易的李可染。
1973年,王贵忱先生初识李可染先生。王贵忱先生曾回忆说:“我喜欢李可染的画,李可染也知道我。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广州,李可染到从化休养画画。那是20世纪70年代了,欧初(注:原广州市委书记,亦是知名书画家兼藏家)介绍我们认识的。我和李可染一起主要谈画,也讲京剧。他的性格腼腆,说话不那么顺溜,不擅讲话,他怕当官的。但他是艺术最真诚的守护者,忠厚,生命全投入画画了。”
“谈画,也谈京剧。”这是王贵忱先生与李可染先生忘年之交的开始。李可染先生出身江苏贫寒人家,自小沉迷街头巷尾的民间表演和民间艺术,除了画画,他也十分热爱京剧,拉得一手好京胡。而王贵忱先生懂画善书,吹拉弹唱也有一手,从书画的知音到京剧表演的铁杆票友,共同的兴趣爱好,使相差21岁的两人很快成为忘年交,王贵忱尊李可染为长辈和老师。
在《李可染先生书简》后记中,王贵忱写道:“认识李老之后,每次至京,常去拜访请益。过从因以日多,了解益深。他是一位赋性温厚朴素,待人谦和恭谨,奋力敬业的人。从不扬己抑人,也不作客套过誉语。每与熟人谈学论艺,他对前人和时贤的艺术成就,时有敬佩辞,或颔首许之,既无门户之见,更无意气之争。虽话语不多,却句句落到实处,闻者心悦诚服。先生的书信文字隽雅精练,只有积学博识者所能为。这些书简语言,也如其平常言事,流露出温厚谦虚的情致。”
“后记”中他还提到:“和先生最后一面,是在1988年10月20日。查旧日记,那天我和朋友去拜访他。李老兴致很好,拿出两种台湾版本的《李可染画论》给我看。又约我待新居建成后去一个时期,共同商量撰写其画集序文事,想不到这一天,竟成为永诀之日。”一年后的12月5日,李可染驾鹤仙去。
自1973年至1988年,15年间,王贵忱与李可染亦师亦友,并获赠李可染十几幅精品字画。《林区放筏》和《榕湖夕照》即为其时获赠精品。王贵忱曾在他的《李可染画论》一书及《李可染及其艺术成就》一文中均有出版和著录这两件佳作,文中他写到:“……1963年用以前的画稿创作的桂林山水《榕湖夕照》,此画水墨赭石并用,调子温柔醇厚,夕阳西下一瞬间的桂林景物,山水、房屋和人物若隐若现,浸没在明晦交替之中,意境高雅隐逸,读来有抒情诗的意味。《林区放筏》一画,是他20世纪70年代初期处理新题材的一幅杰作。此画表现:在清晨雾霭中,工人把木排从峡口上游,顺流放逐直下,两旁陡峭的山石树木郁郁葱葱,远景深度无尽,有咫尺千里之势。意境清新深厚,于无奇中见奇,得大自然一体之妙。”
王贵忱一生景仰李可染的艺术,对于李可染的山水画,王贵忱有他自己独到的见解,他曾写到“他写山水干湿并用,层层渲染,一经收拾整理,山川树木浑厚华滋,层次丰富,整体感强,有元气浑成之妙。可染的‘传统今朝’的山水画,从师承关系上说,以直接得益于宾虹老人教导为多”。(见《可居丛稿》《李可染及其艺术成就》一文,P430,2011年,广东省出版集团,广东人民出版社)
在王贵忱看来,《林区放筏》和《榕湖夕照》都是李可染“传统今朝”、浑厚华滋的杰作,也是王贵忱十分珍爱的书画精品。
无奈天有不测风云,“文革”期间,王贵忱以待“罪”之身,工资连降四级,又逢老岳母去世,妻子病重,一家七口,度日艰难,走投无路之下,他将家中珍藏的部分宝贝字画变卖,李可染的《林区放筏》、《榕湖夕照》两幅就在其中。画虽不在身边,身为学者的王贵忱却念念不忘,并认为这两幅的艺术水准与李可染其他杰作一脉相承,在论及李可染的艺术成就时,他必谈到这两件作品。
如今,睹画思人,画作不仅映照一个世纪大画家真诚而纯净的灵魂,也映照李可染与王贵忱各有所执又彼此懂得的最好情缘。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