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679 《金瓶梅》三十一卷一百回首一卷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20.5×13.4
作品分类 古籍善本>印刷文物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350,000-35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古籍善本 拍卖时间 2017-06-25
拍卖公司 上海博古斋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7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说明 清图绘木活字本
白纸 线装 原装二十册二函

百图活字本《金瓶梅》首次现世
《金瓶梅》是我国古典世俗文学的高峰,也是脱离了仙怪、豪杰题材,第一部着眼于生活的现实主义小说作品,在我国文学史上有着极高的地位。它揭示了一幅明末社会中低层社会的波澜画卷;它包含了衣食住行、社会政治、风俗百态及人们不大说得出口的,但却是生活重要组成部分的性事;它笔法极老辣,往往寥寥数笔即能勾勒事情原委,人物性情;它的叙事风格对以后的世情小说,特别是《红楼梦》产生了重大影响,可以说没有《金瓶梅》就没有《红楼梦》。但它也是极有争议的作品,既遭受着“大抵市浑之极秽者”的白眼,又有“《金瓶梅》似《史记》”这样的褒扬。当然,这都无损它的魅力。
活字本小说传世极少,《中国古籍善本总目》载,小说部活字本仅《二十一诗通俗演义》、《台湾外纪》、乾隆及光绪摆印《红楼梦》、同治间《儒林外史》、光绪间汇珍楼《野叟曝言》寥寥数种,尤以乾隆间萃文书屋的程甲本、程乙本《红楼梦》最著名。此次红楼梦之祖《金瓶梅》活字本的问世,为学界、藏界提供了一种珍贵实物资料。
此书卷首一卷,正文三十一卷一百回,半叶十二行二十四字,四周单边,无栏线,单鱼尾。卷首一卷刻谢颐题序;接目录,目录选取回名中四字作简名;次接图五十叶恰百幅;接《杂录小引》;接《西门庆家人名数附杂录》、《西门庆家人媳妇》、《丫鬟》、《西门庆淫过妇女》、《意中人》、《外宠》、《潘金莲应过人且》、《意中人》、《恶姻缘》、《藏春芙蓉镜》、《附对》、《西门庆房屋》;接《第一奇书金瓶梅趣谈》;接《金瓶梅寓意说》;接《批评第一期书金瓶梅读法》。正文卷一首行题“金瓶梅第一卷第一回”,别卷题“第几回”,不标卷数,书口上端题“第一奇书”,上端鱼尾下题“卷几第几回”。每一回首为回评,回评后有标“第几回”接正文。正文有眉批、夹批录张竹坡评语。
金瓶梅现流传系统有三种:
一、 万历间刻《词话本》。
二、崇祯间刻绣像本。
三、 康熙间刻张竹坡评本。
词话本最原始质朴,保留民间说唱风格,崇祯本据词话本加以文人式改变,张竹坡据崇祯本加评。张评本是流传最广的一种本子。《金瓶梅》研究学者王汝梅先生曾发现大连图书馆藏有张评本金瓶梅,《寓意草》末较别本多出二百余字,并通过校勘断大连藏本为张评本初刊本。张评甲种本和乙种本两种属于同一版本,乙种本抽去回前评,此二种是公认的早期张评本,能反应张评原貌,是张评初刻本以下最好的版本。

根据上文罗列比勘可以看到博古斋本的四个特点:
1.版刻方面
博古本是重要版本中唯一的木活字本。且遍查诸目,仅辽图著录有活字本《第一奇书金瓶梅》,但观其书影,其栏线及板框内有明显木痕,这是雕版时未挖剜干净才会产生的,因此辽图本当为普通刻本,活字本之说系误断。因此,博古本也是现存唯一的金瓶梅木活字版本。
我国古代小说多为坊间发售,对书坊来说,小说类书籍的发行量大,铸造一幅木活字无论生产成本或管理成本、维护成本都要高于雕版书,这也是我国古代雕版书更盛行的原因,因此古代小说类著述活字本极少,上文已言及,最著名的当属《红楼梦》乾隆间程伟元萃文书屋活字本。现学界公认,《金瓶梅》是《红楼梦》先祖,“《金瓶梅》是反映当时经济情况的,是《红楼梦》的老祖宗,不可不看”(毛泽东语),此套活字本的出现,是古代小说版本研究的一重大发现。
2.版图方面
此书插图多情色内容。《金瓶梅》最早的插图是王孝慈所藏崇祯本图卷,为明末版画神品,此后版本的插图都以崇祯本图为蓝本刊刻,构图、旨趣基本相承。但清代官府文禁严厉,且世俗观念较明代更为保守,特别乾隆以后,文字狱使书商刻书不敢有丝毫逾越,此类图绘本《金瓶梅》的刊刻更不敢尝试。博古本图版百幅存留完好,颠鸾倒凤之处尽在。其他乾隆以后版本,如道光间翻刻本,嘉庆丙子间刻本等均未收图,此本属别格,有特别的时代价值。
3.眉批方面
崇祯刻本原有眉批,不知作者。张竹坡取崇祯本眉批精核,增以己意,我们现在只能根据张评文字,揣测崇祯原本眉批真意了。但或许是眉批雕版不易,书商多将眉批不刻,或移入行间,这就导致了清代不少刻本是没有眉批的,此博古本保留眉批。六十一回“分明要写下文瓶儿……”、七十八回“看他欲写西门庆一死……”等处批语,博古本为眉批,与大连图书馆藏初刻本、张评甲种本保持高度一致,而同样是较早期刻本的在兹堂本已作夹批。可见博古斋本据早期版本而来。
4.回前评方面
张竹坡的评论不但有眉批、行批,还有每回前的评语,回前评语在张评本最早的几个版本,即大连图书馆藏初刻本、张评甲种本中都是保留的,而同样刻在较早期的在兹堂本及其系统则无回前评语。若综合回前评语和“凡例”以及“非淫书论”,可以发现,凡有回前评语的均无“凡例”、“非淫书论”两篇,而无回前评语的,则两篇均存。博古斋本属于大连图书馆藏初刊本及张评甲种本之系统,有回前评,无“凡例”、“非淫书论”。至于为何没有这两篇,一方面学界或认为这两篇是后人伪造,另外王汝梅先生认为“凡例”、“非淫书论”文字系张竹坡原作,但“与清廷禁毁淫词小说的圣谕相对抗”,所以不但博古斋本,就连作为张评初刻本的大连图书馆藏本及版刻更早的张评甲种本也未将其装入书中,这是可以理解的。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发现博古斋本不但作为图绘活字本前所未有,其评论的刊刻形式更与大连图书馆藏初刻本及张评甲种本一致,优于别本。但因大连图书馆藏的初刻本中,《寓意草》末多出二百余字为别本所无,可见博古本并非据初刻本刊来,那是不是根据甲种本刊来呢?再做一些文本上的比勘:
1.以第六十五回为例,有“黄土塾道,鸡犬不闻”一句,博古斋本与甲种本相同,道光间翻刻本已作“黄土垫道”。
2.第十一回末“常时节”,博古斋本作“常时节”,此为谬误,但此误竟与万历词话本一致,王汝梅先生发现崇祯本、张评本已改为“常歭节”。
3.第十五回“蹴鞠齐云”,崇祯本误作“齐眉”,张评本因袭,博古本亦为“齐眉”。
4.第七十九回末“失晓人家逢五鬼,溟泠恶鬼撞钟馗”,博古本误为“失脱”、“滨泠”,竟又与万历词话本文本一致。张评康熙本“失脱”之误沿袭,但“滨泠”为“溟泠”。
为什么博古斋本作为张竹坡评本的甲种本一系,竟保留了最早的万历间词话本的文本?而且其文本与张评康熙本有所不同?
此处不敢妄言,且未见所有张评本的原书,未加详校。但根据上述几点校勘情况,起码说明了博古本保留了部分已经被张评本改正了的词话本的谬误(如2),也因袭着部分张评本的谬误(如3)。以上张评本校勘点,是据王汝梅先生所言写下的。我们分析推测,博古斋本在编排时,或许以张评甲种本为依据,又参考了词话本加以勘定,故有此一种与甲种本和词话本似又不似的文本。
这样一部绝无仅有的绘图活字本,仅以图录文字很难细考其版本脉络,但作为初步推测,很有可能是一种新发现的版本,其文献、文物价值自不待言,但其具体渊源,亦待博学有识之士详加考求。

注:本文部分文字、考证点引用自王汝梅先生《金瓶梅版本史》。另参考朱一玄先生《金瓶梅数据汇编》等书。

更多博古斋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