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051 明 黄花梨无束腰马蹄腿独板围子罗汉床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206×80×82.5cm
作品分类 古典家具>黄花梨 创作年代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哲匠斤墨—名家藏明式家具精品及雅玩 拍卖时间 2017-10-02
拍卖公司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中国嘉德香港2017秋季五周年庆典拍卖会
说明 明式家具权威学者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中共举十例罗汉床,前两例(丙5、丙6)皆为三屏风独板围子不加雕饰者。并指出:“独板围子用三块厚约一寸的木板造成,以整板无拼缝者为上,如板面天然纹理华美,尤为可贵。”
此次重推的明代黄花梨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便是其中一件不加雕饰、木纹华美的例子。围子板除了锼出柔和的委角,背面还打洼作,锼出精致的立体边缘线,使围子板削薄一层,美丽优雅,甚为独特,令人在视觉上得到满足和享受,有隽永之趣,允称明代家具精品。
《格古要论》曰花梨木:其花有鬼面者可爱((明)曹昭、王佐/著,卷八,277页)。王老在评价丙6罗汉床时,也指出:“最为难得的是各部位都选用了纹理生动醒目的黄花梨。迎面的一块围子,有风起云涌之势,使任何精美的人工雕饰,都不免相对失色。在所见的黄花梨独板围子罗汉床中,当以此为第一。”从此评价中,我们可以领会王老的品评标准,以及对出色的木纹的推崇程度。另外,他在评价一件明黄花梨夹头榫翘头案时,夸赞其案面“选用黄花梨美材,花纹流动如涧水急湍,且有数处仿佛如‘鬼面’。看来匠师是要充分显示木纹的美,所以才尽量保留其长度”(《明式家具珍赏》103号)。充分看出王世襄先生对木纹之美和长独板的重视,可以说这是家具选材是否考究的首要因素。瀚明罗汉床的三面独板围子,背围子上有多处“鬼面”,二米的长度更保证了连贯的木纹,彷佛如绸缎般华美、醒目、生动,狸面、鬼脸活跃其间,如大自然中的精灵,美不胜收,令人流连往返。如此精品,百闻不如一见。
除此之外,其设计巧妙至极,锼出碗口线的围板因此变薄变轻,为设计成活动式铺垫了基础,只要二人徒手便能轻松拿起围子,在完全相反的另一侧安装,如此设计暂未见于书中著录,此为世所罕见的孤品。也由此看出古代匠师在美观与实用的取舍上,作出了智慧的两全选择。此床进深八十公分,以独睡为宜。仅需二人便可搬移,也证明古人在园林中卧床赏景的真实性。
另外,此床棕藤面共三层织制,非常罕见,此技艺当下已失传。

这张床最大的特点是,三块围子可以前后调换,即两个大边没有开眼儿,只在两个短边上各开对应距离相等的两个眼儿,以供随时调换位。
床座为标准格角攒边,边框内缘踩边打眼做软屉;边框内边四面规整打钢钉,以加固拉椰棕绳力度;可惜原织椰棕绳与席面已失,为保留其研究价值才未复原,故在木板上铺毯使用。三层织制的技艺,非常罕见,当下已失传。

瀚明藏珍之黄花梨独板罗汉床
谭向东
这张床是家具收藏界的一个传说,听过的人很多,见过的人却极少。见者,无不为之动容。
自其被发现迄今已逾二十年,一直被藏者珍如拱璧秘而不宣。中国嘉德(香港)有幸征集到这件稀世的罗汉床,作为今年秋拍的明星出场上拍,这将无疑是古家具收藏爱好者的福音。
中国古代家具历史中,床榻类家具的发展脉络之一,源自于商周青铜禁。笔者在纪录片《家具里的中国》里,曾经阐述过:青铜禁的箱体结构,为减轻重量以及受佛教莲花纹符号的影响,逐渐演变为漆木家具连续的壸门造型。
至两晋时期,壸门底部常用的花牙装饰,渐渐蜕变成两侧翻卷的花足。这在下图的山西天龙山东晋时期的石刻(大阪美术馆藏)有所体现,石刻左下角可以清晰的看到腿足演化后的形式。
唐代吴道子的绘画中,清晰的表现了维摩诘坐榻的造型。
而随着木工技艺的进步,以及追求简约风尚的审美习惯,箱型榻中间用于支撑的腿足逐渐减少,甚至完全省略,只留下最外侧的腿足。而原先垂直相交的板足,渐渐融合为实木的方腿,底部的勾尖进化为马蹄状。明代万历年间的《三才图会》以及《鲁班经》中,都极为准确的绘制出这类床榻的形制。
成书于明代崇祯朝的《金瓶梅》刻本插图中,这种直足内翻马蹄的床榻屡见不鲜,可见早已成定式
研究表明,该金瓶梅崇祯刻本,出自于徽派工匠黄子立、黄汝耀的刀功(广西美术出版社<金瓶梅插图集>1993年版)。书中刻画的此类床榻,有着典型而清晰的特征:三围板、无束腰、及直足内翻马蹄。这些出自安徽工匠之手的刻画,明显反映出作者对庭院建筑、家居环境及家具器物的深入了解,在此基础上细致周详的描绘出晚明时期,南方地区的生活常态。
这为我们理解古人的生活起居和日用器物,提供了详实可靠的资料,更使得笔者对于刘继森先生收藏的罗汉床,有了进一步的认知。而这件黄花梨三围板罗汉床,极有可能是书中场景的实物依据。
黄花梨罗汉床,围板以三块黄花梨整木制作,两端拍抹头,以保障围板端头经过数百年的使用而不至于开裂。正面围板略高于侧面围板,高出的部分经由两侧平缓自然的曲线过渡,有效的消弱了直接落差的唐突。
侧面围板的前端亦造出和缓的委角,与正面围板呼应。三块围板均由厚板刨成,却于外侧均匀的挖出落膛,只留下极细的边线,形成柔婉的外翻曲率,于简洁平淡中生出意趣。这样的造法,既保留了围板厚实坚致的视觉效果,与整体比例和谐一致,又有效的减轻了重量,便于家具的拆装及搬运。由此看出古代匠师在美观与实用的取舍上,作出了智慧的两全选择。
床面边抹用料之厚重异乎寻常,冰盘沿自中间便开始向内收敛,底端留出近一指宽的直边,与牙条紧贴在一起,随方就圆浑然一体。若不仔细观察,极可能误以为边抹与牙条一木所制,正所谓天衣无缝。而牙条虽窄,立面用料也极为厚实,有力的支撑和分担座面的承重。
正是边抹和牙条的用料奢费,才使得经过几个世纪的使用后,床面依旧笔直划一,至今丝毫没有弯塌的迹象。
直足刚劲挺拔,马蹄雄健有力,难得保存完整。线条爽利硬朗,腿足上部及马蹄的弧度,处理的恰到好处,极具美感。纤巧到若有若无的牙条,比多数床榻上的要窄小许多。但从与腿足折角处的弧线可以看出,牙条经由宽材削去近半,才显出纤细的审美观感,在无损于承重要求的前提下,尽量减低视觉上的滞重。这显然是工匠出于造型艺术的需要,深思熟虑之后的匠心。也许只有在那个黄花梨原材料还很丰沛的年代,才可能诞生这样坚实而不失秀美的杰作。
罗汉床两侧的腿间较为隐蔽处,安有罗锅形枨子。枨子的用材亦十分厚重,这样做法既强化了床身的结构稳定性,更是为了便于搬动家具而专门设置。若非如此,搬动时便要搭手于牙条,给腿足肩部的抱肩榫带来隐患,造成难以修复的损伤。
众所周知,古人消夏纳凉,观星赏月,常将床榻之类移于庭院之中。因而对家具的轻盈和便利,就有所要求。而这张罗汉床的特殊制作,如围板的洼膛,以及侧面的罗锅枨,都是为了满足这样的要求而产生的设计。更为难得的,是该床的床身并无正反之分,而三面独板在任何一面都可以轻松安装。下图所示,即为两种安装之后的状况。
能够实现如此前所未见的神奇转换,得益于工匠在制作时,将床面四角的榫眼位置丈量的极为精准,无丝毫偏差。如此,安装时便无需考虑床体的正反方向。
笔者得缘,曾经拆解过此床。拆卸过程中,我们发现围板可以徒手轻易地拆卸,而不用借助任何工具。正反两面安装后,围板依旧纹丝不动。足见榫卯制作者的精严,绝非俗手可为。完整保存至今,除了黄花梨木的坚实耐磨特性之外,更少不了历代主人的精心呵护。
庄重典雅制作精良的罗汉床,经由黄花梨木的天然绚烂衬托下,更加锦上添花,彷佛穿上了华美的外衣。明代学者曹昭在《格古要论》卷八中这样描述黄花梨木:“其花有鬼面者可爱”。可见黄花梨之美,自古便极受文人所爱。而这张罗汉床的长围板正反两面,遍布着可爱的“鬼面”。大大小小的天然之眼,不仅多姿多彩,更组合幻化成种种奇异的图案,或似狐面,或似外星来客,任由你天马行空的联想。
而侧面观之,天然形成的木纹晶莹透亮,如微波荡漾,坐卧其间遐思无限美不胜收。
至此,我们不得不叹服,古代匠师在造物上所用的巧思。而这种看似不经意的奇思妙想和鬼斧神工,不知是多少代人心血的凝结,让我们由衷的敬佩之余,但愿不负先贤。

“木中精灵”
我们可以称它是黄花梨活作罗汉床。此床从选料、设计到制作,可谓尽善尽美。已成琥珀色的油性木料和流线型光素外观,使床尽显高贵典雅!整床为“一块玉”整料做起。三块独板围子加抹头和座面加牙条都有如一木连做。此床还设计成活动式,两侧马蹄脚中加罗锅枨,使床异常牢固,且便于移动中着力。掏薄围子增加稳定使其不易变形开裂,减轻重量,只要二人徒手便能轻松拿起围子,并能二面安装,如此设计暂未见于书中著录。也证明古人在园林中卧床赏景的真实。此床棕藤面共三层织制,非常罕见,此技艺当下已失传。黄花梨围子平顺过度亦属孤例。此床木纹尽显行云流水之美及繁复细腻之玄妙。长围子的正反二面有多组神奇的鬼脸纹,正面鬼脸纹恰处于卧者可观位置,可见我们古人已有毕加索的审美情趣,如此木中“精灵”好比卞和之玉、曜变天目。
——瀚明主人

此床用料值得肯定,不仅使用本土的海南黄花梨,而且还是整器,使用一块料制作而成。尤其是背围板,尺寸硕大,选材精良,除了我们俗称的鬼脸多以外,漂亮逸美的花纹如同行云流水,尤为难得。
围子板的工艺很是讲究,采用抹边和落堂的做法,三块围子的相接相连、高低错落十分有序,非常到位。四面冰盘沿下边与牙板微微连接的兜转的弧度,十分曼妙,柔和之余不失劲道。四条腿足与牙板的壸门处理,还有足部的处理,更是恰到好处,它不仅仅是工艺娴熟的体现,也是设计者、制作者心灵的体现,审美的体现。
从制式来看,它有别于其它床。第一,整体比例属于瘦长型,八十公分宽,这在常见的围子床和罗汉床中是少见的。第二,整体的高度较高,尤其是侧面两腿间的罗锅枨。这在黄花梨家具,尤其是黄花梨围子床中不曾见到,只有在山西或北方地区高古制式的大漆、漆木家具中才能找到它的身影。由此推断,这张床的年代应早于明晚或清早期,远于黄花梨明式家具成熟和兴盛的时期之前。我们也可以联想一下宋或五代,尤其是文人交流或吟诗歌赋的场所,如《韩熙载夜宴图》中,你能找到它的踪影。
而这张床最大的特点是,三块围子可以前后调换,即两个大边没有开眼儿,只在两个短边上各开对应距离相等的俩眼儿,以供随时调换位置,能够轻松装上。说明它的设计有深深的考量。而这一切都要归结于这张罗汉床的属性。无论从制式、造型,还是功能来看,它都属于文人家具,并且是文人空间中一件上好的器物,不仅仅是用来休息睡觉的,而是为了方便文人在室内和户外拆装、移动,一言以蔽之,是为了达到便携的目的。这样的设计,是文人情怀的体现,和文人审美追求的一个新高度。查询资料,尚未发现这种制式,是珍稀之品。
——刘传生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