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76 迎春 镜心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李可染(1907~1989) 尺寸 46×39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1,200,000-1,800,000
专场 中国近现代书画一 拍卖时间 2017-12-08
拍卖公司 荣宝斋(济南)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7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出版:《大山藏画》P79页,荣宝斋出版社,2009年7月。
款识:可染。
钤印:李可染、语不惊人
说明 说明:附荣宝斋真迹证书。

王大山与知音李可染
父亲1960年受广东省副省长魏今非的邀请,为筹建广东省博物馆进行文物征集工作。
1961年,李可染先生去广东从化温泉进行艺术创作。广东方面指派父亲陪同李可染先生。在那些日子里,父亲和李可染先生吃住在一起,每天观看李可染先生作画。
父亲每次提到和李可染先生在广东从化的日子,必定会说起送画一事。
事情是这样的,1961年底,爷爷病故,父亲要回京为爷爷办理后事,临行前向李可染先生辞行。
李可染先生当时对父亲说:“你家遭遇如此大不幸,深表同情。我个人也没什么钱,我送你几张画,你拿到北京后卖了,为你父亲办理后事尽点力。”
父亲说这些画在当时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没有这些卖画的钱,爷爷的后事还不知道怎样办呢。这种大恩是要用一生来报答的。
父亲同李可染先生的关系以此为契机而展开,两人多年一直保持非常好的关系。
有一次父亲从李可染先生家回来,带回来一件李可染先生的作品。这幅作品与李可染先生其他作品最大的不同在于:用色都没有这样黑。
李可染先生创作这件作品时,父亲就在旁边站着,等到李可染先生认为已经画好了的时候,父亲建议说,还可以再加些墨使树阴更深些。
李可染先生听从了父亲的建议,把树叶又渲染了一遍,父亲说还可以再黑些,就这样,李可染先生一边拿笔渲染着,父亲一边“再黑”“再黑”地说着,直到两人都认为没有办法再加墨为止,于是就诞生了这么一件作品。
接下来又碰到了另一个问题:在哪里落款呢?作品的左下角有片空地,但是如果在此处落款的话,就会把画面给堵死。
最后,李可染先生说,研浓墨,把款落在树叶上。就这样,他在画面的右上角用浓浓的墨汁写下了“可染”两字,又盖了两方印章。
父亲回家同我们一起观赏这件作品时,除了讲述以上的创作经过,还说了两句令我至今记忆犹新的话:一、画面上尽管树阴非常浓郁,但是还留有两三点白点,这叫“气眼”,如果没有气眼的话,整个画面就被“闷”住了。二、这张画恐怕是李可染先生画得最黑的一张牛了,要是放在1974年、1975年批“黑画”的时候 ,一定要被批判的,一定会被认为是影射社会主义“暗无天日”。
当时正值夏天,看到这幅作品,确实感到丝丝的凉意。
李可染先生作画喜用厚纸、旧纸,父亲就利用一切机会帮助李可染先生找可心的老宣纸。李可染先生喜用硬笔作画,父亲就从日本找来特硬的“山马”笔。
父亲曾对我说过:画家有时没办法,要送人作品来办事或有朋友要应酬,就会画幅画儿送人。但有时画着画着感觉这幅作品不错,不想送了,想自己留起来,就说:“这幅画得不好,我给你重新画吧!”随手就团了,或撕了。因为宣纸的特性,团了的或撕了的是可以重新装裱起来的。
我家的一幅牛就是父亲从李可染家中捡的撕了的作品,父亲请人托裱了,一直保留至今。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李可染先生的次子李庚曾亲口对我说:“现在能从我们家里拿出画来的,只有你爸。”
1989年12月,李可染先生不幸逝世,当时父亲正在香港,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飞回北京,一进家门,放下行李就直奔李可染先生家,带着悲痛的心情帮助家属料理后事。(此文系转载,以纪念李可染先生诞辰110周年)
二维码

更多荣宝斋(济南)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