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833 兰竹双清卷 手卷 水墨绫本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石涛(1642~1707) 尺寸 42.5×176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6,000,000-8,000,000
专场 如是——中国书画夜场 拍卖时间 2017-12-14
拍卖公司 上海朵云轩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7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款识:醉时写竹醒时吟,老去何心即此心。别有余情难说向,无心偶入没弦琴。清湘大涤子。
印鉴:四百峰中箬笠翁图书、何可一日无此君
鉴藏印:不负古人告后人、大风堂图书珍秘印、大千好梦、善子心赏、大风堂
张大千题签:大涤子兰竹真迹。大风堂长物,大千题。
王师子引首:楚泽之遗。大风堂供养,王师子题。钤印:王师子、大风堂长物
黄宾虹题跋:石涛自言坡公画竹不作节,此达观之解。其实天下之不可废者无为节,今睹斯卷写竹全法坡公而画节,尤为特显。竹下丛兰潇洒隐寓美人君子,晦明风雨孤芳自赏,不改其度之意,得者可勿宝诸。大千先生属粲,黄宾虹。钤印:宾虹
汪吉麟题跋:壬申八月,丹阳汪吉麟观于大风堂。
谢玉岑题跋:画竹分明烟水空,搴兰犹扇故家风。天涯独恨无香笔,倦客訇成哀郢中。大风堂拜读清湘兰竹卷子。盛吟玉庈居士。
说明 要说到近代著名画家中谁对石涛最为痴迷,恐非张大千莫属。他从早年起就接触了石涛的画迹,在此后大半辈子的从艺生涯中,虽风格数变,但石涛绘画及其思想的影响,一直伴随着他的人生,从而为中国画开创了一片崭新的天地。这一成就,从某种角度来看,倒与石涛也极为相似。
石涛生当乱世,却以其独特的画理、画识,用笔墨开创了画坛新气象。无论山峦云雾,水村烟霞,还是悬崖峭壁,枯树寒鸦,或平远,或深远,或高远之景,都力求布局新奇,意境翻新。无论恣情洒脱,还是沉静平和,或不拘小处瑕疵偶见,或精心规模寓巧于拙,都能隐隐然从画面中透出一股气势,让观者在有意无意间融入其中。石涛晚年在总结自己的创作经验时说:“一画之法者,盖以无法生有法、贯众法也。夫画者,法之表也;山川人物之秀错,鸟兽草木之性情,池榭楼台之矩度,未能深入其理,曲尽其态,终未得一画之洪规也。”(《画谱》“一画章”第一)循此而入,今人在赏读石涛作品时,便可从中找到一条捷径:人在画外,画在世中;人在画中,画在世外。
循着这一思路,我们可以从石涛的传世作品中发现很多与此相关的印记。2017年朵云轩秋拍中呈现的一件大风堂供养石涛《兰竹双清卷》卷,就是较为典型的一个例子。
《兰竹双清卷》卷,绫本,绘翠竹八九茎,幽兰二三丛。晴日艳艳,清风徐来,兰舞竹摇,满幅生辉。此图所绘竹枝,随风倾斜,肥瘦有致,线条略见隶意。竹叶更是充分调动了传统水墨笔意的表现力,或浓或淡,或干或湿,或急或缓,或疏或密,无不恰到好处。兰叶虽寥寥数笔,却不紧不慢,笔笔可见精神,将传统文人对兰花的敬意,表现得淋漓尽致。画幅左侧,有题画诗一首:
醉时写竹醒时吟,老去何心即此心。别有余情难说向,无心偶入没弦琴。
此诗如随口吟出,不着俗尘,一语点出对心中秘境的神往,对清净至真的追求与渴望。其书法为典型的“清湘体”,楷中带行,略杂隶意,结体奇崛,章法密丽,舒朗中不乏俊逸,从中透出一缕素雅散逸的清气。这种书风,对其后的扬州八怪,以及相当一批清中期书画家,都有直接影响。纵览全卷,书风与画风相统一,以写代画,清远古雅,完美地体现了“书画同源”的传统审美意趣,实为石涛墨笔兰竹图的精品。
观其笔墨,味其诗意,此图当为石涛的晚年之作。不难想象,或许就在某一年的春日,满怀抱负的“清湘大涤子”,一边饮酒,一边作画,酒到酣处,画兴也发挥到了极致,于是,便为我们留下了这样一幅杰作。其笔情墨趣,画意诗怀,全不必为人道破,唯有心领神会而已。
兰韵竹情,向来为传统文人所心仪,汉晋以降,骚人墨客常将其人格化,暗喻君子,正所谓“以其幽芳逸致,偏能涤人之秽肠而澄莹其神骨”。而以兰竹入画,并藉以遣怀寄兴,则可追溯到宋元时代,这也是文人风气渐次达到全盛阶段的历史时期。相较于前贤而言,石涛不过是后辈,他曾在一付墨竹图上题有“大呼与可”四字(“与可”,及北宋画竹名家文同),表明自己在创作上虽以前贤为楷模,却不甘为前贤笔墨所束缚。由此,也造就了石涛“以无法为有法”创作原则。
难能可贵的是,如此佳作,其后世的流传更不可小觑。卷前包首的签条,赫然写有“大涤子兰竹真迹。大风堂长物,大千题”,这十数个熟悉的题字,足以令今人瞠目。张善孖、张大千创设的“大风堂”,因其兄弟的豪情侠气、高超技艺而名震神州,誉享天下。至于“长物”一词,更不是随便可用的。“长物”乃佛家用语,在传统文人笔下,非倾情相爱而又拱之如璧者,才配得上用这个词。所以,大千既将“大涤子兰竹真迹”称为“长物”,其珍视之心,俨然已跃出纸素矣。严格说来,将私家藏画称之为“长物”者,几乎就与倾心供养而秘不示人的宝贝一样了。张大千推崇石涛画风的热烈、执着,在近代画坛无人能出其右,甚而至于有“大千造石涛笔”的公案。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在继承发扬石涛精神方面所取得的出色成就。
诸多名家题字、跋文,如王师子、黄宾虹、谢玉岑、汪吉麟等民国年间知名收藏家、书画家,为此卷又一亮点。
此件手卷,前人于挥毫之间直抒胸臆,放怀于笔墨之外;后来者在真爱之余各寄心声,托兴于文字之中。诚如《兰亭序》所谓“随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其得以辗转流传于今,不啻藏家之大幸,亦画坛之大幸也。
二维码

更多朵云轩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