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3301 台山瑞景 手卷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钱维城(1720~1772) 尺寸 33.7×458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HKD  50,000,000-70,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钩沉帝宝——钱维城 《台山瑞景》 拍卖时间 2018-04-03
拍卖公司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8年春季拍卖会
著录
1) 《石渠宝笈续编》,第六十,宁寿宫藏十七,〈钱维城画台山瑞景一卷〉,见薛永年、王连起主编,《石渠宝笈》,续编六,故宫出版社,江西美术出版社,2014年,页4250-4252
2) 《御制诗四集》,卷十八,页20-22,见《御制诗文全集》,第六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年,页529-530
3)《赏溥杰书画目》,页9,见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印行,《故宫已佚书籍书画目录四种》,1934年
4) 陈仁涛等校注,《故宫已佚书画目校注》,香港,1956年,页32
5) 杨仁恺着,《国宝沉浮录:故宫散佚书画见闻考略》,上海,2007年,页408
款识:
臣钱维城恭绘并敬跋。钤印:「臣钱维城」、「敬事」
每段御题诗分钤:「会心不远」(二钤)、「德充符」、「聊以观生意」、「日监在兹」、「丛云」、「比德」、「朗润」、「研露」、「几暇怡情」、「得佳趣」、「齐物」、「德充符」、「务时敏」、「乾隆宸翰」
鉴藏印:
(乾隆帝)「乐寿堂鉴藏宝」、「石渠定鉴」、「宝笈重编」、「宁寿宫继入石渠宝笈」、「石渠宝笈」、「乾隆御览之宝」、「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
(宣统帝)「宣统御览之宝」、「无逸斋精鉴玺」
说明 来源
清宫旧藏
宣统帝溥仪 (1906-1967)
欧洲私人收藏,得自现藏者之祖父,此后家族传承

掩帙始知笔墨好,卧游从此扃柴荆
——读钱维城《台山瑞景图》
杨丹霞
乾隆时期正值清代宫廷艺术的鼎盛之际,仰承祖、父辈的涵养积淀,加之乾隆本人的热衷,不仅使内府庋藏超迈前代,且在艺术鉴赏、创作方面空前活跃,而尤以书画为盛。那些由科举入仕,书画兼能的文学侍从之臣在政务之余或奉敕恭制,或曲意奉献,成为宫廷艺术创作的主体,频邀睿赏,钱维城就是活跃其中的佼佼者。
钱维城(1720 - 1772)初名辛来,字宗盘,后更字稼轩,晚号茶山。世居江南武进(今江苏常州)南城内。他出身文学世家,幼读诗书,跟随祖父、叔祖得见四方名宿。稍长,循谨而慧,10岁能诗,12岁能赋,作古文则斐然可观,17岁随父游京师,曾以「天碧欲无山」诗句传诵都下。
乾隆十年,维城26岁,殿试状元及第,授修撰。三年后散馆,任右中允。次年,以文学侍臣命南书房行走,继而授翰林院侍讲学士,充日讲起居注官。乾隆十六年授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二十二年任工部侍郎,二十六年调任刑部侍郎,二十七年任浙江学政。三十四年奉命会审贵州威宁州知州刘标铜铅厂亏帑兼巡抚良卿、按察使高积营私骫法等案,并剿平古州苗人叛乱。
钱维城少年得志,学问精洽,才具出众,但从未因此放任自满,他为官精谨持重,勤勉任劳。任浙江学政期间,鉴于两浙向为人文渊薮,然士子工揣摩、实学者少,他黜浮靡、重根柢、崇经术,尤以立行为先,令士风为之一变。在刑部,他深鬯律意,体察情状,往往能从纠结、互疑处反复辨别,对成法中之歧误、未当处予以剖悉精审,疏请更改,皆得旨下部议行,即便是老于刑名的同事也远不及他。贵州亏帑案勾连六案,牵涉多达数百人,案值逾二十九万余两,钱维城皆悉心鞫论,不枉不漏,人赃各得实证,顺利结案,获得乾隆帝嘉许。
由于先天禀赋不足加之宦途奔波辛劳,钱维城中年罹患消渴症(即糖尿病),身形瘦削,面容憔悴,勉力支撑。乾隆三十七年春,其父亡故,钱氏兄弟千里奔波,回乡丁忧,因哀毁过甚,复感寒症,以致宿疾恶化,于当年十一月溘然而逝。乾隆闻讯深为轸惜,命内阁按例䘏典并施恩加赠尚书衔,谥文敏1。
时人尝惋惜钱维城的诗才、文笔为画名所掩,观其《茶山诗文集》,文章疏达淳茂,绝去规仿。诗宗李、杜兼及苏轼,吐属清隽,不同凡俗。他的诗歌得益于广阔的游踪和见识,故其座师钱陈群称赞他「诗境清越奇拔,得江山之助居多2。」而同时期诗人赵翼亦称其「人如东晋达,才有大苏豪3」。钱氏怀古纪游诗气格磅礴,交游倡和诗真挚磊落,应制诗恭谨至诚,题画诗清新自然,与其弟维乔并称诗坛「常州二钱」。
维城工书法但所作不多。楷书尚「钟、王」及欧阳询,端庄俊秀;行书宗苏轼,丰润舒展。除去合作的数件之外,《石渠宝笈》各编著录钱氏独立创作书画作品共计160件(套),其中书法作品6件(套),均为奉敕临写古人书迹或抄录御制诗文册,如《秘殿珠林续编》著录《临苏轼书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册》、《石渠宝笈三编》著录《书御题八香图诗意册》等。
钱氏一门风雅,母吴艮擅画,曾经在皇太后七十万寿时进献水墨《观音大士图》获赐如意、貂鼠。维城、维乔兄弟自幼随母习画,皆擅山水、花卉。关于钱维城的绘画师承,以往画史所述或有乖误,言其「初从陈书学画写意折枝花果」,乃将其母吴氏误记为钱陈群之母陈氏。至于山水画,钱维城则在早年临习古人的基础上,入仕后受到了同为内阁学士的书画家董邦达、宫廷画院老画师张宗苍的指授。董、张山水皆属「娄东派」一脉,师法王原祁而上溯宋元诸家,特别是「元四家」中的黄公望、倪瓒,在习古之余追求章法庄稳,笔墨浑厚的格调。同时,内府收藏博大精深,也为钱维城开阔眼界提供了范本。他在一段题跋中明确阐述了内府珍品对他的启发及多年摹古、创作的心得:「平生不能画,好画乃性生。不于古人求,无以成其名。石渠富烟云,片纸世所惊。廿年事编摩,颇亦探其扃。名家有大小,妙理无岐程。要在能运笔,书谱实画经。一笔有不见,此笔为无情。笔笔皆可见,合之成至精4」。由此亦可看出,钱维城入值内廷二十余年,通过参与乾隆帝频繁的书画鉴赏活动,心追手摹,其绘画获得了丰厚的滋养和长足进步,终于确立了花卉典雅蕴藉,清丽明快,山水丘壑幽深,气韵沈厚浑穆的个人风貌。
从创作用途而言,钱氏书画大致分两类,一为馈赠至亲好友者,如《三分水二分竹书屋图卷》、《为树参弟画山水长卷》等;一为应制奉献者,乾隆帝十分喜爱钱维城绘画,无论是用于宫苑装饰的「贴落」如《远涧泉声图》,还是纪游、纪实的《避暑山庄千尺雪图》、《栖霞山全图》(图一)及《平定准噶尔图》等,都是奉敕创作的。据笔者不完全统计,乾隆御题钱氏绘画诗多达200余首,最早在乾隆十五年,最迟则在钱维城卒后十年,乾隆重观钱画作时感叹「偶展重如遇昔人5」 言语中满含对才子早逝的惋惜之情。
钱维城中寿而殁,其传世书画除宫廷旧藏,坊间流传数量有限。笔者统计,钱维城书画作品除故宫博物院藏161件(套),其中含82件折扇,其余按《中国古代书画图目》各册所载中国大陆各文博机构收藏仅43件(套)。近廿余年来,拍卖所见内府藏钱氏画作,多为溥仪兄弟从宫中盗出者,如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的钱维城《苏东坡舣舟亭图》、《四序同春图》、《雁荡山图》等,而本文所及《台山瑞景图》亦属此类。
据近人陈仁涛、杨仁恺先生记载,1949年后此卷曾入「社管局」(即今国家文物局)留存,当时的局长郑振铎,延请鉴定大家张珩、徐邦达二先生办公于北海公园团城,鉴别各古玩商家准备出让给公家的书画、器物,此外,捐献者藏品、被没收充公者如靳伯声、岳彬等人的藏品亦皆在此聚集。1953年徐邦达先生进故宫工作,将经他鉴别的、各种来源的3217件(套)书画,如著名的王希孟《千里江山图》、黄公望《九峰雪霁图》、王翚等人《康熙南巡图》第十二卷等藏品悉数带到故宫成为馆藏。这批文物中,也不乏钱维城的精品如《石渠宝笈》著录的《回部四果图》卷、《雪浪石图》卷等。《台山瑞景图》以及数年前拍卖的《四序同春图》都曾留存「社管局」,应是在团城等待专家审阅时,被杨仁恺等先生寓目、记录的。很有可能此二图并非捐献、没收之物,而是属于古玩店,而且彼时尚未开始「公私合营」运动,不少古玩店还是店主完全自主的私营企业,或因价格未谈拢,或缘于其他可能,它们终未能进入博物馆收藏,被原物主取回,继而被辗转售卖。
《台山瑞景图》卷为纸本,设色画。全卷纵33.7厘米,横458厘米,依所绘各景分段接纸,各纸长度约略相近,最短者44.5,厘米,最长者46.5厘米。分段绘制山岳神秀、峻极壮丽的浙江天台山十景。每段纸尾以花青或汁绿淡染一窄条,附录小楷书对该处山川景物的考证文字。末段署款:「臣钱维城恭绘并敬跋」,钤印二:「臣钱维城」、「敬事」。乾隆内府鉴藏印「八鉴全」,并钤「乐寿堂鉴藏宝」。另有宣统二玺。各段画心均有乾隆御书诗,署「甲午暮春下澣御题」,诗后分钤御用文房小印若干。
所绘各景为:
1.青溪烟景,画天台县城以西紫凝山下诸水汇合,城郭在望,长桥卧波,芦雁翻飞,渔舟往来。布景平旷开阔,令人心胸为之爽朗。
2.赤城霞标,画「不与众山同一色,敢于平地拔千仞」的天台山主峰赤城山,色作赭红,独立天表,山上天然的丹霞地貌形成了数个洞窟,成为高僧清修地。谷中烟云汹涌,杂木稀疏。
3.国清松径,描绘南宋时就被列为江南十剎之一的国清寺,智者大师(538 - 597)在此创立了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个宗派——天台宗。千年古剎坐落于苍松蹊径之间,石桥清湍,溪水潺湲,深谷幽寂,了无人踪,寺后金地岭矗立如屏障。
4.佛陇经坛,画金地岭下双溪奔腾如箭,绝壁千仞,圆通洞中高僧面壁,高明寺外幽人燕坐。构图充满而不拥塞,利用曲折多变的山势在尺幅间营造出高远深邃的意境。钱氏跋文中提及隋代流传贝多叶经,今已移至国清寺珍藏。
5.华顶凌云,描绘自银地岭远眺天台山最高峰华顶,群山拱卫,一峰独秀,山间楼阙凌虚,曲径逶迤,华顶之上云雾尽散,古塔危立。与多数游人趋之若鹜的华顶云气盘结的「归云」之境大不相同,钱维城着重呈现了晴空下巍峨的山势及山上古迹。
6.石梁飞瀑,乃天台第一巨观。这座花岗岩天生桥长约7米,宽不盈尺,如苍龙耸脊,横亘峭壁,岩上飞瀑穿梁而过,从40米高的悬崖轰然奔下,势如崩雷。此石桥明代徐霞客曾匍匐而过,今已禁止通行。
7.琼台酌醴,画群峰中山间平台,背依绝壁,面临深渊,下伏甘泉。台上隐士独坐,松风猎猎。
8.桃源绚春,写桃源坞与金桥潭周边景物,峰峦迭翠,桃林簇簇,艳若铺锦。
9.双岩佛屋,画寒、明二岩及合掌洞周遭景物,绝巘层巅,云霭蒸腾,萧疏的林木间有石室掩映。
10.万年福海,画八峰山下唐时所建万年寺,寺门外松杉苍郁,泉水飞挂,幽壑深谷乃清净修行之福地。
从各图的用笔风格、墨色呈现及文字书写状态看,此卷并非时作时辍,而是较短时间内一气呵成。其构图,除青溪、赤城两段外,多用充满式的「深远法」,便于呈现天台山峰峦耸峙,壑险谷幽,流瀑萦回,林木灵秀,古迹密布的特点。其构图多从画幅中部起势,上下纵横贯通,左右穿插揖让,手法老练而多有精微奇妙处。在表现技巧方面,用笔偏干,墨色枯淡,勾勒施以中锋轻笔,笔触劲健而松秀,正如董其昌所云:渴笔取妍。皴擦多于点染,皴法细密而层次丰富。在淡墨皴染之外,罩染则以浅绛、淡花青、汁绿为主,赋色清透,浓淡相让,风格明快。此图在整体韵致上神似王原祁,虽苍浑老辣稍逊,但疎散秀润之气,较之与他亦师亦友的董邦达不遑多让,可称是钱维城盛年山水精品。
此卷作者未纪年月,按乾隆御书题诗时钱去世已两年。查阅《御制诗文集》发现了此卷御题墨迹中没有的小注:「钱维城视学浙江时经游天台,因图其景以进。兹维城殁又二年,惟存此卷矣6」。钱维城1763至1765年任浙江学政,因此可由此推断此图是钱在任期间或稍迟一段时间所作。
至于图中景物,多数人恐怕会和乾隆皇帝一样,想当然地以为此卷一定是钱维城在天台山饱游沃看之余挥洒而就。但笔者认为,非也。因为,钱维城毕生从未上过天台山。这在他的诗文集中有明确记载:1762年他初游雁荡后,虽受邀往游,但因冬雨湿滑而未能成行:「张纶宣司马邀游天台,阻雨,诗以谢之」、「阻雨不得游天台,因宿乐天张老人宅,贻主人」7,其诗曰:「天台蒙蒙,雨不得住;赤城在望,落叶飞去……惜我匆匆未能上,定看海水连天浮」8。1764年再游雁荡后希望又落空了:「年来两度到台州,怅望金庭天际头。还与仙人仍后约,未甘辜负石梁游」9。天公不作美,两游均未果,之后其足迹亦再未到此地。因此,《台山瑞景图》卷与那些钱维城对景写生的作品不同,它是画家根据古人记述,结合自己两游雁荡,远眺天台的感受,运用丰富的想象,以大半生对山水画的深刻感悟和娴熟技法为基础完成的创作,这不仅仅是笔墨技法上的写意,也是写怀古之思、抒才子之情的写意,更是中国传统文人画在创作上、在审美上注重和追求文学性表达的高妙境界,它引领人们遗形而得神,澄怀以观道。
1 《清历朝起居注》之《清高宗》,乾隆三十七年十二月十六、十七日。
2 钱陈群《香树斋诗文集》卷八十七,《家稼轩少司寇诗集序》,清乾隆刻本。
3 赵翼《瓯北集》卷五十三,清嘉庆十七年湛贻堂刻本。
4 钱维城《钱文敏公全集》,《茶山诗钞》卷九,《卢莲麓以画册索题,走笔赠之》。乾隆四十一年眉寿堂刻本。下同。
5 《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四集,卷八十九,《题钱维城山水小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年8月。
6 见《高宗御制诗文集》四集,卷一一二,《题钱维城天台十景图》第十首。
7 均见《茶山诗钞》卷六。
8《茶山诗钞》卷七,《天姥山》。
9《茶山诗钞》卷九,《发台州口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运出的字画古籍,都是出类拔萃、精中取精的珍品。
──宣统皇帝《 我的前半生:末代皇帝宣统溥仪自传》
一九二〇年代初,末代皇帝溥仪以赏赐其弟溥杰之名义暗渡陈仓,将清宫著录的艺术珍品运出紫禁城。其中包含宋至明代古籍善本逾两百件,以及历代书画作品逾一千张。钱维城(1720-1772年)此卷《台山瑞景》便在其列。
英国外交官庄士敦(Reginald F. Johnston)于溥仪十三岁时与之结识,并成为末代皇帝的外籍教师,两人感情甚笃。在任职于紫禁城的岁月中,庄士敦发现清宫的松懈管理及内务府的弊病,使底下官员们有利可图,许多清宫艺术珍品被盗窃或典当,溥仪却无从得知。
因此,溥仪下令清点宫内藏品并记录成册,随即发现大量珍品不翼而飞。一九二三年六月,气愤的末代皇帝下旨,将亲自盘点嘉庆时封存、乾隆皇帝的宝库─「建福宫」。然而一场神秘的大火却阻止了他,建福宫内纪录的六千六百多件珍宝中,仅三百八十件免于祝融。
在此前后,溥仪开始将宫内珍宝运至宫外。溥杰虽不住在紫禁城,但同为庄士敦学生,须每日进出宫殿陪伴皇帝学习。兄弟二人了解清点流程,每件艺术品都会依其重要性分等,免去了他们选件的困难。古籍善本因与溥杰的英语课本尺寸相若,可放进随身携带的绣花锦袋中,成为了两人的第一目标。就是这样,大量可随身带出的珍品依照重要性被陆续运出紫禁城。
宝物运出宫后被暂存于溥仪父亲家中,溥杰在此将宝物分装成七十至八十个大木箱,并通过皇家身分得到一张免于检验及课税的通行证。他亲自携带证件护送珍宝至天津英国租界边,一处满清皇族为支持两人出逃而买下的房产内。
一九二五年,溥仪被逐出紫禁城后,「清室善后委员会」于养心殿清点藏品明细时,惊喜地找到当时赐予溥杰的藏品清单。钱维城所作之《台山瑞景》被录于宣统十四年(1922)十一月六日赏溥杰。若非经历此番周折,此作于今也许不能呈现在我们眼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江南名胜甲天下
── 乾隆皇帝《 南巡盛典》
清圣祖康熙(1654-1722)可能是乾隆最仰望的人,高宗继位时即立誓在位期间绝不越其祖父。故他虽是中国历史上最长寿、实际执政最久的统治者;然而书面上,康熙还是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康熙曾于在位间六次巡幸江南,在中国历史上可说是一创举,过去的皇帝虽有出巡之举,但多仅属一次性的考察疆域或出宫朝拜。而乾隆亦跟随祖父的脚步六次南巡,两次盛大的南巡皆有令属下详细记录,进而留下珍贵的历史纪录,供后代得以一窥当时繁华的江南地区。
南巡期间,乾隆行旅逾万里,足迹遍布清王国最富庶的两个省份─江苏与浙江。苏浙地区在乾隆时期扮演要角,不仅因其农收丰硕、商业发达,对政府贡献高比例的税征、盐收、丝绸及奢侈品;且当时读书出身的文人官员大部分皆来自于此,巡游时期并可访察官员。此外,江南地区一向被视为汉人的教育及文化要地,也是前明反叛力量的重心,多次亲临说明了对当地的重视,并带去了安定及抚慰的力量。
康熙所继承的清帝国是巨大且动荡不安的,南巡的重点在于强化并团结民众对新政府的支持,让臣民亲眼见识并体验新王朝的辉煌与自信,圣祖视察了重要的防泛工程及运河,会见了当地重要官员,并命令宫廷画家以十二幅手卷纪录,以供后人参阅。
而乾隆接续康、雍所统治的帝国却是繁荣富强的,故高宗于江南的巡回可说少了许多的政治动机,却富涵文化及艺术意义。除了官员及水利工程的访察,乾隆并增加了骑射演示等一系列活动以宣扬国家的强盛,并沿袭圣祖,命内廷描绘成卷。他在出巡之前的准备尽善尽美,特地挑选具有特定历史或文化隐喻的地方,或是历代诗人咏叹的美景,准备应景的艺术品、奢华的装备,在春夏之际前去。
与前往热河避暑或圆明园一般,出宫南巡的队伍由数千人组成,他们被要求移动迅速、精准灵活以宣扬国威。不论陆运或河运,所有的路线都被严格管控,一个庞大的骑兵或船行数组,形成史上少见的殊胜景色。
高宗自称「十全老人」,在位间十次成功的战事令他引以为傲;然而,以现今眼光审视他一生作为,六次南巡的成就却丝毫不逊于战场的胜利。他十分了解绘画的宣传及传世用途,乾隆在画中化身为将军、儒者或道士,不论当时或今日,都成功美化人们对他的印象。而巡幸江南图轴中绘制的皇舆地图及皇室肖像,一如两位皇帝预料,流传至今成为珍贵的历史材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钱维城题款:
一.青溪烟景。天台县城西门,曰通越门。由门西行五里为青溪,县北紫凝山,有飞瀑自洞天岭界而下,会百丈龙湫、桐溪、桃源诸水达于是溪。宋庆元间,建桥长四十丈,名曰「鹤仙」。今架平杠二以济涉。溪北为走马岗。谢灵运《登临海峤诗》「旦发青溪阴」,唐元宗赐司马承祯诗「青溪阻逸人」,皆即指此。
二.赤城霞标。赤城山,去县最近,山不甚大,而象特严丽。如金城百雉,莫可梯越。其石作殷红色,苔藓不侵。孙绰《天台山赋》所以有霞标之目也。山半有岩如夏屋,僧就架楹为寺。岩中泉水滴沥,对之凉沁心脾。曲折千余级为上岩,亦有僧寺依之。岩上小洞镌有「玉京」二字,道家以此为茅盈所治之第六洞天。
三.国清松径。国清寺左右二涧,自佛陇山发源,分折而下,合于寺门。南流至神迹石,汇入大溪。隋开皇十八年,僧智顗始建寺。相传顗初至天台,夜梦古佛指授,有「寺若成,国即清」之语,因即以「国清」为寺额。唐贞元间,寒山、拾得现寺中。太守闾邱荫知于丰干,遂访之。二人方据火灶下谈笑。闾邱前揖,遂驰遯。今遗有寒拾旧灶及丰干桥。桥畔为万松径,历磴道而上,为金地岭。
四.佛陇经坛。自金地岭下折谷中,深篁密树间,二水穿络。一曰螺溪,相传智顗放螺于此。一曰幽溪,与螺溪别源同委。上有灵响岩、圆通洞、稍西为高明寺。寺后峭壁千仞,大雷峯左支也。又西过银地岭,有摩崖「佛陇」二大字,陇上为大慈寺。顗初居大慈,一日登佛陇讲经,经被风飘去。迹至溪,爱其幽胜,复营高明寺焉。寺有听海钵、贝多叶经,俱隋代流传。
五.华顶凌云。华顶峯高万八千丈,上出云表,虽晦雨可见日出入,天台最高处也。其径自银地岭北上十余里,为寒风阙。天风蓬蓬,有挟人凌虚之势。又北过察岭,汉隐士高察旧居也。顶上有右军墨池、太白书堂,又有龙爪潭。泉源沛发,览者异之。再上为望海尖、有伏魔塔、礼经台,传并智顗故迹。
六.石梁飞瀑。石梁两山对峙,一臣石横架其顶,广不逾咫,或亦谓之「蓝桥」。上游千涧之水汇成巨淙,望梁而坠,一落千仞,注乎渊潭。复盘跃而出,夭矫蜿蜒,挂于林杪,台山中第一巨观也!其右盖竹洞,道家谓之三十六洞天之一。释家谓昔五百应真隐入石中,樵人牧子,时于洞闻钟磬之音云。
七.琼台酌醴。琼台当大壑之心,上下皆绝壁,惟峯腰悬磴可度。三面翠巘,周遭卫如郛郭。南临深潭,正面所对山,为双阙。峯岭环绕,中有道院,曰「桐柏宫」。真诰云:「吴有句曲之金陵,越有桐柏之金庭」。因以桐柏为七十二福地之一。唐景云时,司马承祯筑宫于此。下有醴泉,甘美可蠲疾。右有清风祠,祀伯夷叔齐石像。
八.桃源绚春。由护国寺至桃源坞,绣壁参差,夹涧骈立,涧曰「鸣玉」。凡九折中道有兰若,曰「桃花庵」。折而北东,山阻源迷,望若无路,飞梯一转,灵境忽呈。溪流喷洒成瀑,有巨潭承之,曰「金桥潭」。潭上数百步,双崖匼匝,一洞潜通地底,深窅莫测。洞口凿石构小屋,曰「俪仙室」。屋旁千树桃花,春时绚烂若锦。汉永平间,郯人刘晨、阮肇采药遇仙。元微之、曹唐有诗咏之。
九.双岩佛屋。寒明二岩同一山,以脊相背而倚。过孟湖三茅绕峯而东,为寒岩,高百仞。前有立石五色,名「绶带山」。又一石极方正,昔寒山大士宴坐处也。上构石室,宋米芾题曰:「潜真岩」。内平广容千人,嵌置佛屋,不藉瓦覆。西南临绝壑,有石梁架两崖间。险峻不可攀,名曰「天桥」。东转三四里至明岩,峭石夹峙,道不容轨。北数百步有两巨石,侧立相凑,前后通天,名「合掌洞」。
十.万年福海。万年寺,在县西北八峯山,唐太和时建。其东南十里为罗汉岭,下为铁船湖。传有罗汉曾泛铁船于此。两涧水,自寺门合流,萦纡南出。沿涧皆巨杉,郁郁苍苍,盛夏不见炎晷。旁峙一小山,曰「钓山」。壑内怪石礧礧,猿经鸟伸,不可方物。晋僧昙猷尝憩此四顾,有真福地之羡。
乾隆御题诗十首
一.源出洞天岭,汇流溪㵿漾。鹤仙缅遥年,徒杠涉今浪。人字起芦汀,去去赴雁宕。
二.岩石色殷红,赤城名以寓。如雉堞入云,可证审言句。孙绰意如斯,莫谩错注赋。
三.闾邱访二士,丰干笑饶舌。携手相与去,入崖祗一瞥。寺额云梦兆,未识金刚偈。
四.西方极乐国,金田银界道。是地岭为名,其义殊易晓。纳于芥子中,分疏自了了。
五.天台最高处,凌云数十里。阴晴皆见日,殊难明其理。经台传何人,依稀始智顗。
六.云标汇众流,望梁千仞悬。匡庐堪伯仲,其余皆眇焉。石桥原可度,清词忆少连。
七.琼台悬中天,金庭擅桐柏。道宫筑唐时,其下淙灵液。一酌便登仙,奚藉蓝桥驿。
八.绣峯复缋磵,绚彩红霞如。千树桃已然,万年药岂虚。缅忆刘阮踪,宁让武陵渔。
九.寒岩与明岩,若断复若续。对峙镜光暎,嵌崖有佛屋。义在法华经,分座人天伏。
十.万年对碧峯,凈业修福海。应真泛铁船,石湖至今在。衡文写境人,与彼同千载。
甲午(1774)暮春下澣御题。

更多香港蘇富比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