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30 1997年作 丽人行 油彩 画布

收藏
分享到:
大图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陈逸飞(1946~2005) 尺寸 190×208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油画 创作年代 1997年作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18-05-26
拍卖公司 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8年春季拍卖会
款识:Chen Yifei 陈逸飞 (右下);玛勃洛画廊之标签贴于画框背面
说明 来源
1997年10月26日中国嘉德拍卖 编号 1588
现藏家购自上述拍卖
展览
1999年「利百家名家油画系列:陈逸飞、陈衍宁、冷军」利百家会议展览中心 沙面 广州 中国
文献
1999年「利百家名家油画系列:陈逸飞、陈衍宁、冷军」利百家会议展览中心 沙面 广州 中国 (图版,第10页)
2008年《陈逸飞》天津杨柳青画社 天津 中国 (图版,第13页)
2010年《陈逸飞》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上海 中国 (图版,第127页)

沙漏 — 时光流转
陈逸飞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位在美国、英国艺坛成名的中国艺术家。他接受的油画训练是传承自苏联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陈氏虽然是接受苏联写实风格培训,可是他成功在掌握了欧洲古典写实的精髓后,开创出自己的写实风格。他借西方人最熟悉的古典写实风格和浪漫主义展现中国艺术的特征和精髓。在抵达纽约短短二年便获著名汉默画廊创办人及美国石油大亨汉默博士的青睐。1985年,汉默博士访问中国,并将陈逸飞的《家乡的回忆—双桥》致送中国领导人邓小平。陈逸飞为海外观者预示了中国新时代美术的到来。
经历三十多年的油画创作生涯,陈逸飞从来没有脱离从历史中寻找灵感,而「海上旧梦」系列是陈逸飞经过长期策划,再次突破自己过往创作的历史画。1997年创作《丽人行》(拍品编号30)可谓是陈逸飞艺术生涯的精华,穿梭时空,回溯历史,代表了中国经历自徐悲鸿超过五十年写实油画的划时代突破,代表了中国艺术家在国际艺坛的写实路途上提出全新的观点。陈逸飞想要追求的并非如照片冲洗出来的写实肖像画,他提出肖像画和历史、时间三者之间的关系,从而表现历史、时间的真实性。在这个观念下,他借中国艺术中的诗意、意境,以及剧场场景,摆脱写实艺术与「照片写实」的关系。他开创了独一无二带有朦胧光线、袅袅飘动之感的笔触,表现穿梭历史的时间延伸性。陈逸飞以写实绘画探讨历史、时间的真实性的观念,远远超越了古典写实绘画所覆盖的,与当代艺术探讨的时间、空间关系如出一辙。
突破中国现代写实历程
陈逸飞「海上旧梦」系列的人物代表的是艺术家对三十年代的上海的追求、回忆,画中人代表了一个时代,一个城市。陈氏着墨的并非是所描绘的人物的内在人格特征,也不是关于一个人物的传记。对陈逸飞而言,人物是承载了他对历史的看法,是他表达的工具。
因此,《丽人行》一作充满浓厚的剧场感,是陈逸飞在画室中高度驾驭下而产生的埸面。从衣服、头饰、道具都是陈氏的编排,这个场景中的灯光并不是自然光线,都是剧场的灯光,由两枝射灯从左、右二方照射四名仕女的脸孔。可见,陈逸飞想要追求的是如何把人物画提升至一个与社会、与历史有关系的高度,同时能突破中国现代艺术历史绘画自三十年代由徐悲鸿展开的中国现代写实历程,当中包括中国历史绘画、上海、苏州以颜文梁 、陶冷月为首,脱离历史、政治意识,纯粹绘人绘景的写实油画,以至五十年代以苏俄写实风格为主的社会现实主义油画。
自1972年,陈逸飞创作历史绘画,《黄河颂》一作中的摄人深刻表现让当时不到三十岁的陈逸飞在中国艺坛一呜惊人。1979年的《踱步》可以窥见陈氏冲击传统中国历史绘画的强烈企图。陈逸飞把自己的背影加入画作,让代表现代人的他背着观者,面对包罗种种历史场面的纪念碑。这绝对是中国历史画的一个划时代的突破,突破了过去历史绘画忽略了、冻结了的时代感,把历史和现代连系。陈氏突破性的编排把中国历史绘画推前,增加了现代感,以致观者内心的共鸣。
陈逸飞对历史的独特看法,以及他从不能磨灭的历史中发掘出跨时空的美感延伸至让他在美国成名的「水乡」系列创作。《踱步》一作完成十多年以后,陈逸飞通过九十年代的「海上旧梦」组画,再次突破自己的历史画。创作于1997年的《丽人行》中,艺术家把人物画和历史画结合,寻找人物画新的高度,使人物画与历史、与世界连结。他通过场景把人物和历史连结,表现三十年代的上海大时代,同时回溯了盛世大唐之辉煌艺术文化历史。
年轻的陈逸飞就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时醉心中国古典诗词。他把此幅重要创作取名为《丽人行》,名称乃源自唐代著名诗人杜甫同名诗词: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翠微盍叶垂鬓唇。
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
陈逸飞的《丽人行》以三十年代老上海为场景,同时把杜甫描述之盛世大唐姿态典雅、内涵洋溢、衣着讲究的大家闺秀的氛围,通过四名优雅自信的仕女,悠然自得地提着鸟笼踱步描绘得极至。陈氏刻意把三十年代老上海和唐代连接在一起,因为这两个时期正正最能表现中国辉煌的古典及现代历史,显出中国文化的延伸性。《丽人行》就回溯了盛世大唐之辉煌艺术文化历史,他以三十年代上海的场景来承接这段辉煌古典历史、艺术、文化, 继而展示在当代的社会环境中,显出中国文化的延伸。
在西方当代艺术中,这样对西方古典艺术历史的回朔同样在马奈(Manet)、戈雅(Goya)、奥托.迪克斯(Otto Dix)的作品中找到蛛丝马迹,甚至是美国当代肖像画家约翰.柯林(John Currin)经常回顾古典写实,寻找灵感,他的名作《Nice ’n Easy》(1999 年作)震撼当代艺评界,作品中二位裸女形象犹如结合了成人杂志中的女性体态,同时拥有古典大师绘画女性裸体的基因。这些女主角在约翰.柯林的笔下演化成定格,把二位女性互动的一刻捕捉了。可见,古典写实跨时代的魅力。
古典写实绘画技法的突破
拥有扎实油画及雕塑科班训练的陈逸飞在掌握了欧洲古典写实的精髓后,继而在这经历过几百年历史的艺术风格上,创立出属于陈逸飞写实油画的独一无二的笔触。古典写实以细腻而分毫不差的「色彩线」笔法着色,产生人物立体感、环境深度、光线折射等精准的描写。陈逸飞的写实绘画,不论是八十年代江南水乡、威尼斯水乡,以至九十年代的「海上旧梦」肖像画,虽然描写得真实,但是画作绝大部分并非以西方写实的「色彩线」来完成,而是以接近西方印象派「色彩面」入画。
在《丽人行》一作中,除了四位仕女的脸孔以细腻的笔法描绘立体逼真的轮廓,头发、发饰、衣服均以相互推迭的「色彩面」组成。作品远看似是照片中与现实分毫不差的现实景象,或许观者也被瞒骗,以为陈逸飞只是遵循西方古典写实以细腻工笔的「色彩线」创作。可真相是陈逸飞把现代艺术中的「色彩面」注入古典写实绘画中,形成粗放、磨沙、浓烈、斑驳,但又能表现浪漫、典雅风格的笔触。
陈逸飞这种独特的笔触形成与运用「色彩线」描写的古典写实在许多范畴上产生的不一样的画面视觉效果。第一:陈逸飞这种抽象、磨沙、斑驳的「色彩面」笔触产生了画面的朦胧效果。这俨如经过镜头输出的特殊画面效果,让陈逸飞探讨关于历史、过去、时间的题材发挥极致,表现一种怀旧、浪漫的氛围。
这一点与德国当代艺术家里希特早期写实油画创作遥呼相应。里希特在1970年代把摄影语言带进油画,作品笔触十分细腻,虽然色彩在画面上相互推迭,但却没有任何肌理,彷如由菲林冲洗在相纸的平面照片。里希特的写实风景画好像在正在开动的火车上用照相机拍下窗外的风景。镜头拍下的风景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加上了动态的「时间」元素,风景因而变得模糊,画面效果既是写实,又是梦幻。而陈逸飞则以电影拍摄语言入画,高度追求画面具有延续性的动感,以及浪漫的氛围。
陈逸飞对绘画以外的视觉效果同样关注,促成了他对「大视觉」的追求,其中电影镜头所能表达的视觉效果也是陈逸飞绘画的一大灵感。1992年陈氏为了搜集创作「海上旧梦」的素材,因而亲自执导拍摄了一段二十分钟的影片。影片中拍摄穿着三十年代中国传统服饰的仕女,在上海古旧的街道、中国古典建筑及充满二战时期欧洲特色建筑物行走。
《丽人行》的绘画角度就如艺术家拿着摄影器材,一直跟随四名仕女,俨如情境化的舞台,有承先启后的故事情节。画作随着陈逸飞的笔触产生朦胧光线的视觉效果,把艺术家讲述旧日历史的怀缅、陶醉、浪漫的气氛表现得极至。
第二:陈逸飞这种彷如色彩相互渗透的笔触带有动感,随着不同颜色的堆栈而形成千变万化的光线和色彩变化。这油画笔触所程现的效果就如中国水墨画中的渲染技法,带有方向感,带有流动感。这样形成陈氏那种可以表达动感的题材,如《丽人行》中四名提着鸟笼的仕女,引导观者相信,让观者都能感受仕女正在行走的动感。陈逸飞这种带有动感和朦胧效果的独特笔触,加强了陈氏想要加入中国传统艺术中讲求的意境,就是那种若即若离、似有若无、有开始,但未划上句号,充满想象空间的感觉。
陈逸飞创作结合中国水墨渲染技法及西方印象派「色彩面」的油画笔触的开创性与十九世纪「新印象主义」艺术家乔治.秀拉(Georges Seurat) 及保罗.希涅克(Paul Signac)的「点描派」(Pointillism)有同样划时代的意义。「点阵派」艺术家以色点的笔触和着色方式形成,创作出前所未有的视觉效果。
从宏观国际艺坛分析陈逸飞
当我们站在国际艺坛的层次分析陈逸飞的《丽人行》,当中的场景布局与著名英国肖像画家弗罗伊德的画作发展趋势相吻合。自四十年代,弗罗伊德经历四十年刻划人体、人物性格特征,以至当下艺术家与模特儿的交流的肖像画。到了八十、九十年代,弗罗伊德锐意创作一系列与前辈艺术家互动的作品,包括:华铎、夏尔丹(Chardin)、安格尔(Ingres) 、康斯塔伯(Constable)、塞尚(Cézanne),以满足弗罗伊德对人为、自我、幽默的追求。
1981年,弗罗伊德创作了一幅以华铎作于约1712年的名作《Pierrot Content》为主题的画作。弗罗伊德对作品内容的驾驭是他的艺术生涯中前所未有的,包括预先告知模特儿他想以华铎名作为蓝图的计划,让模特儿预先看华铎名作《Pierrot Content》的照片,更要求模特儿特别装扮,就连弗罗伊德自己也这样形容,「这是我在肖像画生涯中首次把人物看成次要」。他同时形容《室内W11—华铎之后》(图2)一作是「有点装饰性」。可见,《室内W11—华铎之后》一作表现了弗罗伊德肖像画的剧场感。
弗罗伊德的后期创作《室内W11—华铎之后》及陈逸飞「海上旧梦」组画带出一个讯息就是肖像画不仅仅限制于传记式的创作,它除了能刻划人物内心世界,肖像画更能提示历史,延续历史,与世界连结。肖像画可以是艺术与历史的碰撞后形成能接通古今的结合物。事实上,这样的方向一直在东方、西方艺术路途上发展都有出现。
突破写实绘画观念
里希特以摄影技术带进早期油画,既是写实,但又梦幻,为写实绘画提出了新的方向,就像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的大型数码输出 作品(图11),以现实的风景为素材,然后以数码科技把 真实的风景,予以创作,合成超现实的数码输出作品。作品成功瞒骗观者,瞥眼看来分不出那里是真实,那里是不真实。观者唯有以逻辑分析,才慢慢发现这并非是一幅直接拍摄的风景照片。
而陈逸飞塑造写实与不真实之间的元素便是中国传统艺术中的意境、诗意。《丽人行》一作虽然是以写实风格创作,作品是代表了一段回忆,一个想象,一段历史,一个时代。陈逸飞在画室中以模特儿创作,既是关于写实的人,可是模特儿在艺术家高度的驾驭下,形成了一个由陈逸飞一手堆砌出来的场景,因此也是关于一个理想化的想象。
里斯特、古尔斯基,以至陈逸飞都在写实的范畴上寻找突破,企图以不同的方式 — 梦幻、想象、超现实、历史、场景、舞台, 打破过去对「写实」的认知, 摆脱写实艺术与「照片真实」的关系,提出写实艺术的新方向。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