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2028 杨沂孙五次批、阅、校正《南华经解》

收藏
分享到:
进入“大图精览”看图模式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27.5×18cm
作品分类 古籍善本>历代刻本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700,000-7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古籍善本专场 拍卖时间 2018-06-24
拍卖公司 上海博古斋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8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钤印:忍堪、风雨漂摇室藏
说明 清同治五年(1866)吴坤修皖城刻本
竹纸 线装 三册
杨沂孙五次批、阅、校正《南华经解》杨沂孙作为清代著名书法家,在篆、隶成就已毋需多言,作为先古书体的篆书,元代以后渐有式微,而因邓石如和杨沂孙二家又重获光显,杨沂孙篆书作为端整一路的代表启发了吴大澄、王福庵、邓散木等诸多书家,也使得杨沂孙成为清代书法史不可不提的一位重要人物。
他的生平事迹,文献留存不多,今人多从其书法作品及往来书札、序跋中得知其生平大略。他道光二十三年中举,任安徽凤阳知府,以丁忧归里。归里后在乡间大概有些农业商业的经营,同时钻研书画,但这时太平天国兴起,对他的产业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在太平天国末年,他开始读《庄子南华经》,可能也是借道家的旷思疏遗郁结,一读就是近二十年。
在杨沂孙的晚年,此时他书名已著,但思想状态如何,则现存文献缺乏,无从勾勒。而这一件“1874-1880年间杨沂孙五次批、阅、校正《南华经解》”,正是他晚年思想产物。他曾经读《南华经解》九遍,在本书内的题跋和批语及校改,可大致勾勒其晚年第五次至第九次批校《南华经解》的历程。
除封面题识和卷首长跋之外,本书目录后有题跋二段。第一段记载了他第五第六次批校《南华经解》的经过:
光绪二年跋云“泳春读庄于同治甲子(1864)在皖城起,至甲戌(同治13年,1874年)归老里门,十年之中朱涂墨涴,四易本矣,此第五读本,乃于八月初幽忧之疾少痊,重加圈点,更有心得。而觉其传误者,不辞狂妄而纠摘之……只止于所不知而已,重阳自记。” 【此段题跋,即指下文中所谓“第五读本”】
上段题跋左侧又有墨笔题“上用墨笔书,重阳后所增也”【此段题语,可以说明两个情况,一是八月初至重阳节的第五次批阅,或是以其他颜色批点,而重阳节之后的第六次批阅,则刻意言明以墨笔批点】。
在上段左侧,又“光绪二年岁次丙子(1876)十二月二十一日…”。【此段文字,则是对当年重阳节之后的第六次批阅,作了时间节点上的明确。】
又卷二十三末,“甲戌(同治13年,1874年)八月廿五日,次侯(旧山楼赵宗建)来访指说其所以然,亦欣然神会也。”
今人但知杨沂孙晚年长期寓居皖城(今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但不确认他是否或者何时归老故乡常熟,或引用他写给别人的诗“缘至自当归,迟速任如如”,认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常熟。而从上段题跋可见,他晚年的确长期居住在皖城,直到同治甲戌年(1874)回到了常熟。甫归常熟后似乎患了“幽忧之疾”,稍愈后即又开始读庄,八月底赵宗建来探望,坐而论道。
而1864年开始读庄,至1874年间,已经进行了四次批阅,不可谓不多。而其中的第三次批阅本今也留存在上海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善本题跋辑录》中著录了杨沂孙批跋的《南华经解》,所用版本与与本拍品相同,同是同治五年(1866)吴坤修皖城刻本(同样可见,此前的第一和第二次批阅,至少有一次是批阅在其他版本之上),杨沂孙长期居于皖城,在此书上进行批点也是情理之中。上图藏本有杨沂孙光绪二年(丙子1876年)十月的题跋一篇,“今以此本寄与同福,乃濠叟第三次点阅本,后又有三次阅本,且有手抄本……”写明了上图所藏是“第三次点阅本”。而题跋中又云“又有三次阅本”,如果按总的先后次序排列,此所谓“又有三次阅本”应该是指第四、第五、第六次批阅本,今第四读本不知所在,而本书中部分批阅言明为光绪丙子八月初的“第五读”和重阳节后的“第六读”【已言明“上用墨笔书”】,因此本书和上图的藏本的题跋可作互相印证。
目录后第二段题跋 “丁丑岁之春乃手抄第二次,名之曰《庄子正读》……可质诸庄叟,公诸天下后世者也。廿二日戊申子夜濠叟记”,此段左侧又墨笔题语 “光绪三年(1877)岁次丁丑正月廿二日濠叟钞竟,时年六十有五。”
题上段跋语时,杨沂孙已经六次批阅了《庄子》(其中第三次批阅在上图藏本中体现,第五和第六次的批阅文字见于本拍品),作为读《庄子》的心得集成,杨氏将其批阅文字誊录汇总,编为《庄子正读》一书(此书未见出版和流传),而这次誊录编辑已经是第二次了(在上图藏本的封面题跋中,杨沂孙已写明光绪二年(1876)前“且有手抄本”,则光绪三年(1877)的重抄本称为“手抄第二次”。可以想见在其第一次誊录之后,又有心得颇多,所以重加誊录编辑,且定书名为《庄子正读》,或是意在日后出版。在跋语后段,杨氏非常郑重,认为至此《庄》评可以作定本广布天下了,所以又落了一次年款“…时年六十有五。”
而在此之前的光绪二年(1876)十月,杨沂孙将第三次批阅本(即上图藏本)寄给了贵池“同福”。
第七次批阅:卷二末光绪五年(1879)三月跋云:“己卯三月下旬吕定子还我后,又细诵一过,上方说解注‘卯’者是”。卷一末记“己卯三月下旬濠又温”。此书天头处有朱笔批评,题“卯”年款。
七读毕,杨沂孙墨笔题本书封面曰“庄子五读/尚有六读七读及手抄删订本,以前无足观也”,极为得意。
此前六读《庄子》毕,他认为可以“公诸天下”,于是将此书借予交好的文人评阅,此次吕定子读后或是有所质问或发明,于是杨沂孙又作了第七次批阅。
据上两段,可见在光绪己卯年(1879),此书分别为杨氏友人吕定子和庞昆老借阅,三月下旬吕定子还回之后,作了第七次批阅。而后庞昆老又借一次,后将此书和上文所述第二次誊抄的《庄子正读》一并借予,归还后杨沂孙以墨笔作了一段“…不以余删改为孟浪也…”的题跋,然后又作了第八次温读。
题跋中提到了两位:吕定子,庞昆老。吕定子者,系吕耀斗,江苏阳湖人,与翁同龢交好,翁同龢日记曾数载“吕定子前辈”等语。而翁同龢与杨沂孙均常熟人,两人也素有交谊。清末常熟文人间乡谊素好,以赵宗建半亩园为根据,翁同龢、杨沂孙、杨象济等常作雅集,其中又以赵、翁、杨沂孙为中心。
第九次批阅:拍品天头或者行间有多次朱批落有“庚”、“庚辰”年款。
按庚辰年在光绪六年(1880),朱批文字虽然不多,但为杨沂孙第九次同时也是所知的最后一次读《庄》所写批评,当是暮年所为,因杨沂孙殁在光绪七年(1881)。
上文以拍品和上图藏本跋语、题记为线索,依次罗列杨沂孙九次批阅《南华经解》的时间顺序。
从艺术和文献的角度,此书可作两种理解,(一)杨氏书作,多见于楹联、条屏、扇面、手卷之类,且多以篆书为主,其小楷墨迹则不多见,此本为杨沂孙五次亲笔批阅,通篇几满,故可作书法名家墨迹留存观。(二)陈先行先生在《稿本简述》一文中曾说:“有的书虽然是钞本或刻本,但有作者亲笔批校题跋者应视作稿本……”。此书经杨沂孙五次批阅校正,多有己意,且将批阅单独辑出誊钞,成《庄子正读》一书,自然可以算作初稿本了。今谈及杨沂孙著作,多题“有《管子今编》、《庄子正读》以及《观濠居士集》。”,但《庄子正读》未见刊刻和传钞,杨氏誊录手钞本亦未见存,而之前的第一至第四读,被他晚年以“无足观”语所否定。因此,此本五次批、阅、校正本《南华经解》,亦可以作为《庄子正读》一书的最原始最完整的稿本来看。
此书是杨沂孙的得意之作,从他数次评读完成后自负的语气即可见之,最终未付枣梨,可能是出于各种原因。杨沂孙固然以书法名世,但生平好读《庄》,此本作为书法墨迹留存和未刊稿本,正是集其书法造诣和学术思想之大成,而文辞之中又穿插皖城和常熟文人交谊,无论从深度或广度,可以算作拍场所见杨沂孙相关拍品中,最重要之一了。

更多博古斋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