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21 2012年作 夏日 布面油画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徐芒耀(b.1945) 尺寸 180×180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油画 创作年代 2012年作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中国写实油画 拍卖时间 2013-06-17
拍卖公司 北京艺融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13年春季拍卖会
签名:(左下)芒耀2012.3
(背签)《夏日》徐芒耀180×180㎝2012.4
说明 徐芒耀作为我国少有的具有现代观念的具象化家,在他的画布上,具象与抽象结合,以细腻的笔触与抽象的思维,巧妙组合成一幅幅带有现代意味的作品。
赫尔曼·巴赫尔在《现代艺术与现代主义》一书中写道:“绘画的历史不是别的,正是视觉—或视之所见的历史。技巧知识在视觉方式变化的时候才变化,它只是由于视觉方式的出现了变化才变化的。一个人按照自己对世界所持的态度看世界。因此,所有的绘画的历史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部哲学史,是一部未见诸文字的哲学史。”这段文字揭示了绘画艺术的真谛,也与徐芒耀的绘画思想不谋而合,也就是为什么在良久揣摩之后,他选择了写实绘画艺术与技法来体现自己的视觉感受。
本幅作品《夏日》中,徐芒耀没有采用自己常用的“双影”手法,技法依然细腻、精确。图片中的人物形象产生了极大的对比感,手持移动电话的姑娘和挽着裤脚皮肤黝黑老大爷,以及在一旁穿着老旧迷彩上衣的中年人。同样对比的还有草原上的群马和现代交通工具越野车、摩托车。整幅作品的色彩较明亮,但在天空云朵的处理上使用了大面积的灰色,只是偶尔透出些许湛蓝,让人充满了压抑厚重之感,亦与碧绿嫩黄相间的草原再次产生强烈的对比。画面稍远处同样是一位穿着时尚艳丽的姑娘,正骑着马漫步。画面中人物形象的差异与老人凝重的眼神留给观赏者极大的想象空间。
在流派纷呈、门户林立的现代艺术世界,徐芒耀总是能够想出办法,坚定地走着现代写实绘画,不断让自己的作品一下子就抓住观赏者的心和眼,并且记住他。
徐芒耀
追逐艺术真谛
徐悲鸿先生谢世之后,我国美术学院的教学模式转而全面接受俄国十九世纪契斯恰科夫美术教学体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全盘苏化的年代,时逢那个时代,我十多岁进入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术学院)附中开始接受契氏教学体系的学习。
那是一个人一生中刚进入开始明白奋斗目标的年龄时段,一个人一生中开始渴望求知的黄金时期。通过为期4年的严格的科学的学与练,应该说只是初浅地掌握了绘画的基本技能。有幸的是1978年,我卅岁出头时,考入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成为我国文革之后的第一代研究生,师从我国长期从事俄国油画研究与教学的学者、教授王德威先生与全山石先生。修完研究生学业后,我被留校留系执教。可以说我的青年时代是伴随着俄罗斯绘画艺术而逐渐成长的。
十九世纪俄罗斯的契斯恰科夫与几位著名的巡回画派主力画家,均曾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先后奔赴法国游学,学习学院派与印象派绘画。追本溯源可以看出,俄罗斯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近一个世纪时间里全方位汲取十九世纪法兰西学院自然主义绘画。因而如果说我们将契斯恰科夫绘画体系请进国门,倒不如说我们所接受的实质上就是转道而来的法国十九世纪学院自然主义绘画体系。
1984年到1986年,由国家文化部与中国美术学院选派,我被幸运地送到法国巴黎美术学院(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beaux-arts)深造,不经意走到了自己学习绘画的源头。走到大量的原先只是在画册上所看到的世界名作前,细细赏析。从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十七、十八世纪弗拉芒与西班牙绘画到十九世纪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绘画。也时常“泡”在当代艺术的各种画展中,对传统艺术与现当代绘画艺术作了解、分析与比较性的研究。
在巴黎美术学院二年多学习时间里,我始终在皮埃尔·伽龙教授工作室学习。导师的绘画近似中世纪风格,以线为主,造型简括,也无绚丽色彩可言,但透过画面传递出一种神秘色彩,一种难以捉摸、难以说清道明的感受。他不讲节情,也说不上表达什么内容,到让人觉得奇怪与荒诞,应该归类于当代超现实主义绘画。
伽龙先生是一位学者型教授,讲课与讲画时,时常会谈到法兰西文化、文学,也常会借助哲学原理作解析。
我十分欣赏与赞同伽龙先生的观点,他坚守中世纪的绘画形式,认为中世纪油画艺术是欧洲乃至世界油画艺术的“源头”。他重视欧洲文化的厚实的根底,而藐视浮浅的美国文化与艺术,而十分重视体现现当代的品味、情趣和思想。他懂些哲学却反对以哲学来控制艺术和将哲学原理生硬地充塞入艺术作品之中,使艺术偿失其应有的生命力。
从那时起我开始热衷于“梦境”的思考与追逐。因为进入梦幻,梦中所发生的所有故事,不管是真切可信的;是荒谬可笑的;是温文尔雅的;是言行低俗的;是惊恐惧吓的,还是亲和柔情的。一切我们全到梦醒后才恍然大悟。
1987年开始,我在二年中完成了“我的梦”系列,共四幅,“我的梦”系列的第一幅,参加中国首届油画展获金奖,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直到1991年先后画完“缝合”系列的三幅,“雕塑工作室”系列三幅。实质上画的全是“梦”。
创作中,在画面上我力度制造一种梦境中的幻象,营造真实场景之中,凸显一处局部的反逻辑的虚诞现象,从而产生一种强力的荒唐无稽的情景,犹如小说中绵长而真实的叙述,却在结尾处突显那种挥之不去的荒谬与刺激。
总而言之,我不认为涂鸦即是当代,精细就是过时的简单思绪方式,而写实画家应该为拥有高超与精湛的技能而一生勤勉不止。同时画家生活在当今的时代与社会中全盘复古毫无意义,摒弃传统艺术中的糟粕,汲取精华,又能在思维方式上紧随现当代,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
“夏日”是本人于2012年完成的一幅大尺寸油画,2011年夏曾随一群体赴北疆游走。进入牧区,一股夹带着草腥混合马粪气味的微风迎面而至,倒不觉臭乎难闻,反却感到自然而纯正。脚下的野草摇曳着,空中的浮云慢悠悠涌动着,正缓缓地改变着它们的“图形”,哈萨克族帐篷和图瓦人的木屋,群落在群马群羊间。天地间骑着摩托车的牧民与手握相机的游客。相互间接触,交流与游动中渐成了一派自然又生机勃勃的景象。这一幕幕的场景一个个画面,让我为此一次次地情不自禁的嘎然止步。将这些视觉素材变成一个场面,需要经过选择、斟酌、取舍、综合,再建立一个完美的画面后,才能最终真实地重现在油画布上。其实真实中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一景,而是我“制造”出那真切而又理想的一景。正如一个电影导演执导一部影片那样。而我只需完成一个场面,但是完美的“一景”,制造过程中没有任何人帮衬与协作,而完全是个体完成。
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思想与技艺,两者缺一不可,没有技艺当然不能称之谓艺术家,毕竟只有想法还不够,定要掌握一种让想法表达出来的媒介,对于画家来说,那就是画画,画画事实上是做学问,需要潜心钻研,需要耐得住寂寞。在当今艺术界中写实画家的孜孜不倦地勤恳劳作,长期守望他们的艺术理想,实在难能可贵。切记不可产生追逐时尚的盲从,时尚总会过时,我追求艺术中恒久的理念。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