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15 天禄琳琅藏《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全帙 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大图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宋吕祖谦 尺寸 版框9.5×13.8cm;开本11.2×19.1cm
作品分类 古籍善本>历代刻本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8,000,000-8,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写经碑帖名人手迹书画专场 拍卖时间 2018-12-28
拍卖公司 北京伍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8年秋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著录:(清)彭元瑞等撰《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第七卷
《溥仪赏溥杰宫中古籍及书画目录》(上),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历史档案》1996年第1期
刘蔷《天禄琳琅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
刘蔷《天禄琳琅知见书录》,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
说明 明嘉靖刻巾箱本

一函八册二十五卷全

提要:散落民间的天禄琳琅藏书,全本难得。据统计,自上世纪90年代伊始,拍卖场上出现的36部天禄琳琅藏书中首尾俱全者仅有9部,《东莱博议》即为其一。
《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廿五卷,一函八册。版框高13.8厘米,宽9.6厘米。每半叶十行,行二十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左右双边,书口中刊叶次。有耳题。首卷卷端题“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卷之一”。卷前有吕祖谦《东莱先生左氏博议序》。
每册前后副页俱钤“五福五代堂宝”、“八征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三枚朱文大印,首末叶钤“乾隆御览之宝”、“天禄继鉴”、“天禄琳琅”三玺,知为清宫“天禄琳琅”藏书。《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卷七称:“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一函八册……宋袖珍本,椠法、字体,俱极工雅。”可见此书版本精良,馆臣视之为宋椠。
《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又称《左氏博议》、《东莱博议》,为南宋著名理学家、与朱熹齐名的宿儒吕祖谦所撰,在宋时即为经生家揣摩之本,流传甚广,虽是“为诸生课试之作”,却多有吕祖谦的真知灼见。《钦定四库全书总目》列入经部春秋类。宋明以来,此书坊间所刻向来只有十二卷八十六篇,此本则有百六十篇,凡二十五卷,虽非宋版,内容上亦有其独到之处。
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辑《溥仪赏溥杰宫中古籍及书画目》著录,宣统十四年(1922)八月初六日,赏溥杰“宋版东莱博议一套”,即是此书。流出宫后,辗转流落天津、长春,藏书家配以木质函套,上雕“宋椠东莱博议,小松涛馆藏”,书签以描金笺纸书“东莱博议”。后归黄侃弟子、著名敦煌学家、红学家潘重规(1907-2003)收藏。
天禄琳琅藏书《东莱博议》字画精好,纸墨细润,开本玲珑,书品上乘,其内容具有思想性,体例也颇堪独创,从各个角度都十分符合乾隆皇帝的藏书审美,皇家气象,一望可知。
如今,天禄琳琅藏书大部分保存在台北故宫、国家图书馆等公藏机构,留在民间者稀如星凤。《东莱博议》流离百年,尚能全帙,天佑神护,洵可宝也。

参考:《中国古籍善本总目》经部春秋类,线装书局,2005年
天禄琳琅藏巾箱本《东莱博议》
藏书家梦寐以求的善本名单中必有宋椠与天禄琳琅。一部天禄琳琅著录的宋版全帙则堪称完美。伍伦秋拍《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就是这样一部善本,其传世经历颇可玩味。
清代历经康、雍、干三朝采集全国善本典籍,宫廷藏书的数量与质量较前代有了巨大飞跃。乾隆九年(1744)高宗命内廷翰林检点宫中旧藏图书,选择其中善本进呈御览,并汇集于干清宫东侧的昭仁殿。昭仁殿原是康熙皇帝读书起居之所,乾隆皇帝自幼跟随祖父读书,在耳濡目染之下,亦喜欢研读古书,故即位后不就即聚珍罕图书于此,并赐名”天禄琳琅“,成为清宫最名贵的一批“古董书”。
“天禄”一词取汉朝天禄阁藏书故事,“琳琅”为美玉之称,意谓内府藏书琳琅满目。而清宫的“天禄琳琅”是二百六十余年前皇室收藏的“古董书”,由于当时已经过皇家筛选,并钤上代表皇室的“天禄琳琅”、“天禄继鉴”、“五福五代堂宝”、“八征耄念之宝”、“乾隆御览之宝”等藏书印记,不但装潢典雅精致,其文物价值的珍贵性在善本日益稀少的今天,早已不可言喻。
乾隆四十年(1775),皇帝命儒臣于敏中、王际华等整理天禄琳琅藏书,以版本时代为纲,再按经史子集四部为序,共著录宋元明版及影抄善本凡429部,是为《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天禄琳琅书目》的编辑方式一如《石渠宝笈》等对古书画的鉴定体例,除著录图书作者、卷数、内容旨要、刊刻时地、流传源流外,增加著录了藏书印的文字、形状和位置等项,开创了书目编制的新体例,后代编书目者递相沿用。《四库提要》赞曰:“未有乙览之博、宸章之富、鉴别之详明、品题之精确如是者。臣等缮录之下,益颂圣学高深,超轶乎三古也。”
不幸的是,嘉庆二年(1797)昭仁殿火灾,乾隆收藏的天禄琳琅藏书尽毁。嘉庆皇帝为了重建“天禄琳琅”典藏,特命内臣从御花园与宫中各殿所藏的旧刻图书中选出善本,加上从各地陆续收集之善本,再以“天禄琳琅”之名重建内廷善本藏书,由大学士彭元瑞等人于嘉庆三年编辑完成《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天目后编》仿《初编》体例编辑,由于《初编》之藏书已遭焚毁,现今所见所谓的“天禄琳琅”藏书,多属火灾后重汇的藏书,其中大多为宋、元善本,影抄宋本及较具代表性的明代刊本,反较《初编》更为丰富。现在古籍善本投资领域中,即以《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之著录书目为鉴定善本的一大依据。
伍伦秋拍《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又称《左氏博议》、《东莱博议》,为南宋著名理学家、与朱熹齐名的宿儒吕祖谦所撰。此书在宋时即为经生家揣摩之本,流传甚广。《钦定四库全书总目》将其列入“经部春秋类”,其内容却非解经,而是“为诸生课试之作”,多有吕祖谦的真知灼见。故《天禄琳琅书目》将其归于“子部”,《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又将其归于“集部”,可谓各有千秋。
天禄琳琅先后收藏过两部《东莱博议》,版本不一。《天禄琳琅书目》卷六“元版子部”著录《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一函四册:“宋吕祖谦着,二十五卷。前祖谦自序。祖谦序以《左氏博议》为诸生课试而作。故当时付刊仿巾箱本之式。书中无刻梓年月,亦不载作注人姓氏。观其纸黝墨黯,乃元摹宋椠而不能工者也。”
天禄琳琅藏书不幸毁于火灾后,已是太上皇的乾隆帝谕旨重建宫殿,令彭元瑞等再辑宫中珍藏,恢复“天禄琳琅”旧观,选书、编目仅用7个月时间完成,是为“天禄继鉴”。《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卷七“宋版集部”著录《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一函八册:“宋吕祖谦撰书,二十五卷,凡百六十八篇。前有祖谦自序。宋袖珍本,椠法、字体,俱极工雅。”
伍伦这部袖珍本《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二十五卷即为《天目后编》著录者。八册一木匣。开本高19.1厘米,宽11.2厘米,版框高13.8厘米,宽9.6厘米,如一部电子阅读器大小。每册前后副页具钤“五福五代堂宝”、“八征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三枚朱文印。其中“五福五代堂宝”朱文方印,高5厘米,宽5厘米;“八征耄念之宝”朱文方印,高4.8厘米,宽4.8厘米;“太上皇帝之宝”朱文方印,高4.6厘米,宽4.7厘米,均为细边“中三玺”。首末叶钤“乾隆御览之宝”、“天禄继鉴”、“天禄琳琅”三玺。其中“天禄琳琅”朱文方印,高1.5厘米,宽1.6厘米;“天禄继鉴”白文方印,高3厘米,宽3厘米;“乾隆御览之宝”朱文椭圆印,高4.2厘米,宽3.3厘米。此书开本小巧,正堪盈手,字画精好,纸墨细润,细绢书衣,黄绫包角,完全符合乾隆皇帝的审美标准,加之其出自巨儒之笔,内容可资政事,是帝王重视的“千秋金鉴”,虽为明代嘉靖间所刻,亦能入藏天禄琳琅、跻身“宋版”、加钤“五玺”。
伍伦此函《东莱博议》全帙依然保存着天禄继鉴藏书的原始装帧形式,全赖历任藏书家护持。此书楠木书匣即为后装,上雕“宋椠东莱博议 小松涛馆臧”,后为潘重规(1908-2003)收藏。潘氏字石禅,师从黄侃。先后历任东北大学、暨南大学、四川大学等校中文系教授,1949年赴台后,任教于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专于敦煌文献整理、红学、经学、小学等研究,藏书多稿抄校本。
袖珍本,又称巾箱本。其开本小巧玲珑,多用来装潢主人珍爱、须臾不可离者。李光瑛《金石文考略》卷三曾记载,米芾得到褚遂良摹的兰亭序帖真迹,对其视若拱璧,于是把它剪裱成“袖珍帖”随身携带。乾隆皇帝对可爱、可读、可玩的巾箱本更是情有独钟,不但天禄琳琅中藏有数十种袖珍佳椠,还仿古人“巾箱”之式,命刻“古香斋袖珍诸书”,成为清宫中最为雅致的一套袖珍刻本。他还曾命梁国治等以开化纸精写袖珍本《昭明文选》,版框只有7×11厘米大小,御题后钤印“几暇怡情”、“得佳趣”诸玺,旨意尽在其中。
然而,正是因为伍伦秋拍这部巾箱本《东莱博议》是乾隆皇帝的袖中珍玩,宣统十四年(1922)农历八月六日,清逊帝溥仪以赏赐溥杰的名义,将此书及其他15部天禄琳琅书偷运出宫。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写道:“我们……把宫里最值钱的字画和古籍,以我赏赐溥杰为名,运出宫外,存到天津英租界的房子里去。……运出的字画、古籍,都是出类拔萃、精中取精的珍品。因为,那时正值内务府大臣和师傅们清点字画,我就从他们选出的最上品中挑最好的拿。……古版书籍方面,干清宫西昭仁殿的全部宋版、明版书的珍本,都被我们盗运走了。运出的总数大约有一千多件手卷字画,二百多种挂轴和册页,二百种上下的宋版书。……”
溥仪盗运出宫的天禄藏书,经多方数十年间不懈努力,终有一多半回归公藏,但仍有一些流落民间,或卷帙四散,或不知去向。加之天禄琳琅藏书大部分为台北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图书馆、辽宁省图书馆等公藏机构收藏,如今私人藏书家想要觅得一部完整的天禄琳琅藏书已十分不易。据统计,自上世纪90年代伊始,拍卖场上出现的36部天禄琳琅藏书中首尾俱全者仅有9部,分别为清版《尚书详解》、《佩觽》、《帝学》,明版《六经图》、《宋名臣言行录》、《国语》、《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元版《孔丛子》、宋版《纂图互注扬子法言》。
而伍伦此函《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不但为全本,且为乾隆皇帝最为宝爱之袖珍本,明刊佳椠,笔法精镵,白绵纸触手如新,原装未改,雅趣盎然,五玺印文饱满,轮廓清晰,内府特制印泥,朱红明净,足供密玩,又经名家递藏,得者当格外珍重!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