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003 1980年作 孙悟空大闹天宫 彩墨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关良(1900~1986) 尺寸 94×179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980年作
估价 HKD  2,000,000-4,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19-03-31
拍卖公司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9年春季拍卖会
出版
〈关良画集〉美术家出版社编(香港,博雅艺术公司,一九八一年),图版26
〈CANS艺术新闻 二〇〇六年一月96号〉郑乃铭编(台北,华艺文化,二〇〇六年),58至59页
〈关良 1900 – 1986〉CANS艺术新闻编辑团队编(台北,华艺文化,二〇一二年),88至89页
〈CANS艺术新闻 二〇一二年三月170号〉(台北,华艺文化,二〇一二年),111页
款识
孙悟空大闹天宫 庚申 初夏 番禺 关良 艺术家钤印 (左方)
艺术家钤印(右下)
说明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参阅状况报告
重要拍卖通知

来源
关汉兴旧藏
现亚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购自上述来源

展览
香港,富丽华酒店大厅、博雅艺术公司展览厅〈关良水墨油画展〉一九八一年十二月至一九八二年一月

相关资料
戏剧题材是「广东三杰」关良、丁衍庸与林风眠在绘画上的显著共通点,对于一生波澜起伏的艺术先驱而言,舞台上善恶分明的世界,让人回首自身经历的百般滋味,种种桥段带来广阔的释读空间。所谓知音难觅,他们革新传统、开拓新风,在现代中国画坛上的贡献不相伯仲,私底下亦有所同好,创作主题互相呼应,表现手法却各异其趣。本季晚拍,关良、丁衍庸与林风眠的人物画先后亮相,完整地疏理出彼此于艺术风貌上之异同,以致敬三位在创作和教育亦有斐然成就的一代宗师。
关良热衷戏曲,从小随父亲看戏,并对京剧伶人进行速写,又有收集画有戏剧人物的香烟画片的习惯,培育了他的文化内涵和审美修养。在超过一甲子的创作生涯里,良公从未忘初心,抒写一幅幅经典的京剧题材,凭借笔墨打造纸上舞台。京剧之于关良而言,不仅只有作为观众被动式的欣赏经验,更有粉墨登场的切身感受;因此他提笔作画的时候,可谓比起任何画家都更忠于舞台的准确性,特别在处理演员的性格、心理状态与精神面貌上,更为讲究。这寻根究底的态度是良公的艺术乃至人生处世的可敬之处。

过去文人并不屑于画中呈现戏子的形象,即使描绘戏剧题材亦只当作是「戏笔」,但这并未曾动摇良公对画戏的痴迷。他的戏曲人物画是一种对于大众通俗文化的探索与解读,在西方有着类似观念的波普艺术,比起良公更年轻一辈,可见其思想之前卫与独到。关良大胆以优伶入画,将京剧此一本来只属民间技艺的题材,跃登至现代艺术的大雅之堂,不仅在题材上开创先河,其写意之笔法追求「钝滞涩重」,更打破书画的古法套路,显现凝练深刻的现代气质。

《孙悟空大闹天宫》:绝大手笔,传神阿堵

关良的水墨戏曲人物,妙在稚拙朴实的画法,没有丝毫娇柔的浮华,却以少胜多,凭简练的笔势即呈现出京剧人物的风采,以至舞台的气魄,予人赏心悦目之感。关良的笔墨固然具有传统文人画的格调,设色之中又流露西方野兽派的色彩哲学,两源的优势皆为其所用,写意之余亦见谨慎,简逸而明快的画风称誉艺坛。良公反复斟酌的戏目众多,源自《西游记》的段落尤其精彩,而是次呈献之巨幅《孙悟空大闹天宫》(拍品编号1003)在关良纸上作品中堪称绝大手笔,构图新奇又别致,属市场上无出其右之力作。

《孙悟空大闹天宫》典故中所牵及的角色众多,若要完善地重现此景,亦相较其他主题复杂。从整体到局部,皆可见良公的精微心思,画面展现强烈的京剧舞台意识,人物的排列集中于观众视线的焦点,主次有序;与此同时,构图依从中国传统绘画里「计白当黑」的概念,留白之处发挥建构空间的功能,在不拘泥于透视比例的平面当中,带出层次感。本作尺幅巨大,良公却不慌不忙,依然保留利落的用笔,线条自然脱俗,寥寥数笔即描画出众生的生动神态,一招一式跃然纸上。墨色以外,作品的精妙之处乃其色彩的涂抹晕染,鲜明却和谐、夸张却典雅,大胆的用色更显露出良公丰厚的西画素养。

主角孙悟空神勇奋起千钧棒,怒目圆睁,杀气腾腾,这传神的姿态全赖关良对于表现「眼神」的执着,亦正正传递东晋画家顾恺之的名言:「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意指点睛是为人物画的关键之处。通过与京剧大师盖叫天的交往与切磋,关良明了眼眸才是舞台的中心,而这焦墨两点看起来不费功夫,实质是「经心之极」的一笔。再观察画中其余角色的神情,「盯、瞟、瞄、瞪」等各种眼神捕捉到位,充分反映人物的七情六欲,谁人是忠奸贤愚已是不言而喻。每个角色被赋予独立的灵魂,但整体画面并非只是形象的拼凑,而是如舞台般有着互动和一体性的呈现。观其画,有如观戏,余味无穷。

《小放牛》:名家题款,天趣满溢

《小放牛》是广受欢迎的传统戏曲,编剧发展自从杜牧诗《清明》中的最后两句:「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是一出关于牧童与村姑问路对歌,载歌载舞,尽兴而别的小品。剧情得意逗趣,两小无猜恰遇路上,随意地度曲调情,气氛轻松欢快,通俗易懂。良公描绘此题材时,作出最直接和明了的诠释,深得剧目的神髓:从人物造型、神情,到笔触、色彩、布局,皆以率真的童趣为本,画面散发一种天真烂漫的气息,感染力甚强,更映照出笔者一颗老辣的童心。良公的笔墨看似稚拙,实质有一种「大智若愚」的韵味包含在里头,朴拙的手法底下其实藏着圆熟的思想,领悟此点方能细味良公的巧妙精心。另一饶富趣味之处是作品的正方构图,如此做法在中国书画传统上前所未闻,能与之相比的唯有同辈林风眠,同场即可见两位大师在于突破形式界限上有所共鸣。

一代文豪郭沫若对关良的作品推崇至极,他曾撰文《关良艺术论》表扬其「人格高,画格更高」,又多次于良公的国画作品上题款,其一即为本拍品《小放牛》(拍品编号1004),以及本季现代亚洲艺术拍卖呈献之《宋江与阎婆惜》。郭先生的题字正如其人,妙语连珠、诙谐幽默,一生风流的他以调侃的方式演译《小放牛》中稚嫩纯真的剧情,直白的文字与画面之间所引起的冲突引人发噱,妙趣横生。良公喜爱重绘同一题材,《小放牛》亦非唯一,尺幅上或许胜过其余,但若配上郭先生的题款,则必然是独一无二,其珍贵价值不言而喻。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