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008 1974年作 荷花(一) 油画画布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吴冠中(1919~2010) 尺寸 120.5×90.5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油画 创作年代 1974年作
估价 HKD  15,000,000-25,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19-03-31
拍卖公司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9年春季拍卖会
出版
〈中国油画十家-吴冠中〉王鹤编(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二〇〇四年),13页
〈吴冠中全集 II〉水天中、汪华主编(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二〇〇七年),236页
〈世界名画家:吴冠中〉吴可雨编(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二〇一〇年),58页
款识
荼 七亖(左下)
吴冠中 一九七四 荷花(画背)
说明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参阅状况报告
重要拍卖通知

来源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相关资料
1972年,吴冠中渡过人生中最困难的时期,不仅从文革期间下放多年的河北李村回到北京,与家人重聚,长达六年的绘画禁令亦得以解除;尽管前半生历尽艰辛,其依然不减对于艺术的热情,其铮铮傲骨、矢志不渝,与著名音乐剧《伊莉萨白》所歌颂的人性高贵品质同出一辙:
那玫瑰 绽放着 火红色 属于春季
那湖水 荡漾着 天蓝色 属于夏季
我不再 屈从我的命运
我 属于我自己

只有穿过沼泽 绝望的窒息
才发现生命的意义
只有穿过荒漠 无尽的空虚
才发现自由的真谛

冲破牢笼 为自由 寻找氧气
才能够自由的呼吸
即使布满荆棘 我寸步难行
也不会去选择放弃

音乐剧《伊莉萨白》歌曲
〈我属于我自己〉节录

尽管文革要到1976年才正式结束,但这否极泰来的转机,已经足以让吴冠中重获新生,囚禁己久的创作激情与灵感喷薄而出,成就他七〇年代的作品丰收、油画艺术的黄金时期。为免卷入意识形态的漩涡,吴冠中此时开始致力耕耘风景作品,一步一脚印的广泛采风,从北京走向到全国,从中国走向世界,开启长达四十年的宏大旅程;作为旅程的起点,其北京主题作品尤富象征意义,放眼虽为风景,实则写我生平,以艺术为信仰,迎击命运的每一次考验,绽放至善至美的生命之华;本年适逢吴冠中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苏富比特于本季晚拍隆重呈献艺术家七〇年代油画《荷花(一)》(拍品编号1008),作为封面故事,其不仅在尺幅上甲冠同期,在艺术语言的运用与自我形象的寄寓方面,同样无出其右,堪称艺术家的顶尖巨作。

艰难时期的罕贵巨作

由于物资匮乏,吴冠中在文革期间主要以小黑板改装的木板创作油画,使用画布极为珍惜,都留给创作最精彩作品。按《吴冠中全集》及公开拍卖纪录统计,吴冠中在文革期间创作的油彩画布不过三十幅左右,而画幅超过一米的,几乎全是为博物馆或国家委托之作品,《荷花(一)》尺幅达120.5 x 90.5公分,是艺术家当时绝无仅有为自己创作的最大幅布面油画,纵观全球公共机构收藏的吴冠中作品,亦无如此题材,可以想象艺术家创作本作之时,是带着无比珍惜与热情,为自己人生与艺术上的重要时刻留下印记;《荷花(一)》所呈现的,是一片仲夏荷塘的盛景,画中荷花荷叶布满池塘,荷叶亭亭如盖,荷花争颖竞秀,似要尽力吸收温暖的阳光以茁壮成长;位居中央的一卉荷花,更是一枝独秀、傲视四周,从容不迫地开放花蕾,露出饱满的花瓣与花蕊,展现最明艳的丰姿。画面的中轴式构图稳重大气,予人安定、集中的视觉效果;绵密丰满的荷叶生机勃勃,放飞观众想象直至画面以外,直见接天莲叶无穷碧;色彩运用方面,艺术家尽情发挥油彩的厚重肌理,笔触饱蘸颜料、满载情感,绿调子层次分明,传递着空间深度,甚至温度与湿度,荷花造型则在写生观察与写意创作之间出入自如,巧妙利用艺术家自述的「移山倒海」、「移花接木」技巧,结合了俯视荷塘与仰视荷花的两种角度,拉伸了荷花荷叶的长度,使之较诸实际更显颀长挺拔,渲染艺术气氛;在细节经营上,则巧妙地反转画笔,以笔杆顶端刮出明快线条,让画面在豪快之中不失细腻,可见艺术家此时对油画语言之掌握,已然登峰造极。

荷塘里的柔美与醉狂

吴冠中画花,极少画室内瓶花,而喜以植根土地、生命力充沛的花卉入画,其拔地仰天、卓立世间的姿态,实乃个人性格之投映;由此可见,吴冠中的花绘并非西方艺术传统意义上之「静物」,而恰恰相反,是要透过新鲜活泼的自然景观,体现自己的生之热情。自1972年回归北京开始,艺术家多次前往位于海淀区的紫竹院公园写生,画下一系列荷花作品。紫竹院公园建于1953年,占地广袤而植被丰富,更有遍植荷花的偌大池塘,每当盛夏之际,塘中繁花开遍,颇有杭州曲院风荷、甚至莫奈花园之气息-杭州与法国,都是艺术家前半生醉心追求艺术之福地,可以想象吴冠中每当面对园内荷花荷叶,内心即不期然回荡起珍贵记忆,在作品中忆苦思甜;与此同时,荷花自古即象征「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质量,乃文人士大夫理想人格之象征,吴冠中画荷花,亦明言是「柔美的花却独具烈性之风骨」、「傲视群芳者的透红风貌……显得有些狂放、醉意」,这番形容,与传统的荷花形象既相似却又不同,与其说是谈荷花,不如说是艺术家触景自况,其画《荷花》之真意,亦可知表面上是写眼前美景,实则借景抒情,以曲笔为自己留下画像。

丰满具足的精神力量

吴冠中以《荷花(一)》为自画像,尚有一处重要线索可兹左证:1973年开始,艺术家多次在紫竹院创作荷花作品,最早两幅为水彩及水粉纸本,尺幅较小,颇有初稿意味;及至同年以油彩画布完成一幅小尺幅《荷花》(60.8 x 50.2公分),画面在荷叶成荫的荷塘正中,伸出一株含苞待放的新荷,艺术家自况即将脱颖而出的心境不言而喻,其曾在2015年4月苏富比香港春季晚拍的「吴冠中-生命的风景」专辑登场,并在十数位藏家的热烈竞争下,最终以34,360,000港币高价成交;在这件1973年完成的《荷花》亦形同本次晚拍大作《荷花(一)》的前身,及至翌年便以尺幅大上数倍之画布,创作出本次晚拍的1974年版《荷花(一)》。尽管两幅荷花构图相近,然而细心比较之下,即可发现吴冠中于1974年版的《荷花(一)》的构图布局上显得更为自信与细腻:1973年版的《荷花》虽然生机满盈,却仍然含苞待放,后面的荷叶重重环绕,形成拱卫状态,隐然流露艺术家借着荷花自况绝处逢生;此幅1974年创作的《荷花(一)》,不仅在尺幅上是1973年版本的3.5倍,画中花卉的形象亦更为丰满,上方的荷花风华正茂地盛开,荷茎劲挺伸出,较诸周遭荷叶高出许多,荷叶至此不再是荷花的拱卫者,而在下方承托露珠、对比荷花的高洁挺拔之存在;由此观之,吴冠中内心的自信随着艺术上的丰收而大大提升;放眼望去,画面近处与远方更有数之不尽的荷苞,寖成百花齐放之景。若说正中央的荷花是艺术家的自我投影,那么这许许多多的荷花,即是艺术家眼中无数才华洋溢的同代人材,可见其不仅关注个人的否极泰来,更以时代的命运逆转为喜,胸襟度量足为表率。

更多香港蘇富比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