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3012 2017年作 黑夜带来遗忘之三 布面丙烯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王家增(b.1963) 尺寸 95×155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油画 创作年代 2017年作
估价 RMB  150,000-2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北方艺术专场 拍卖时间 2019-06-07
拍卖公司 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出版:《物的褶皱-王家增作品》P123,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19年。
签名:J Z. 2017
说明 展览:《无名之地》王家增个展,上海半岛美术馆,2017年。

王家增,1963年 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
1992年 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版画系。
1993年 中央美术学院油画技法研修班。
1992至2011年 任教于鲁迅美术学院 教授。
现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 教授。

关于王家增的艺术
文/杨卫

最近艺术界出现一个现象,我觉得蛮有意思,那就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处于潜流的东西,现在又重新浮出了水面。昨天我们谈到了两个话题:一个是60年代;一个是80年代。也就是说,60年代出生的这一代人,恰好是80年代进入社会,这两个话题之间有着某种关联性。关于80年代的精神气象,显然跟现在不同。当时,国门刚刚开放不久,整个社会处在一个欣欣向荣的状态,气氛是向上的,所以,出现了许多大词汇,诸如崇高、伟大,诸如大灵魂、大情怀等等。这些词汇有其历史语境,在当时是真切的,也是实在的,它们形成了一种启蒙的力量,将我们从过去的深渊里拔了出来。后来这些词汇变得越来越空洞,其实也是历史的诸多原因造成的:一方面,我们没有为这些词语注入更多的生命情感与人文内涵;另一方面,就是1989年的社会转型,使这个启蒙路径被动的终结了。如果按照正常的文化逻辑和艺术史逻辑发展,不应该是这样的轨迹。

90年代以后,我们突然转向了另外一个维度,那就是反对崇高,反对大灵魂等等。这其实是80年代被动终结后的被迫选择。具体到中国的当代艺术,这时候又迎来了一种新的可能,那就是国际化。90年代后,不少中国艺术家通过地下渠道走向了世界舞台,而那些未尽的话题,即80年代的精神传统,就被搁置在那里了。在这个转型过程中,有人认为80年代已经终结了,但其实不然,因为80年代不是自然终结的,而是带有被迫性,因此,并非历史的必然。90年代后,很多中国艺术家进入到了国际舞台,把原来一些尖锐的问题悬置起来,转换成了另外一些问题,比如国际身份、民族认同等等。但80年代面临的那些精神问题,其实并没有解决。

这之所以追溯这段历史,是因为最近出现的这些艺术现象,让我隐约感觉到可能又到了一个新的节点。具体到中国当代艺术,可能又要出现一次转向,因为整个环境已经变了:一方面,中国当代艺术依赖国际市场的路径被掐断,现在的西方市场很少再收购中国当代艺术,这使其不得不朝向自我回归,重新开始自我审视;另一方面,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了,比80年代和90年代要多得多,就像刚才汪民安所说的,我们现在面临着全球化问题,环境问题,人类发展问题等等方方面面。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90年代面临的那些身份问题,显然已成了次要问题,远远不能解决当下的困境。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来应对当下现实呢?可能还得回到80年代的那种精神状态,即回归于大灵魂、大视野和大情怀,才能容纳这些问题,或者说才能看到这些问题。

最近出现的这些艺术现象,即追求永恒价值,带有悲悯情怀和终极关怀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骤然增多,不是空穴来风。其实,这样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家过去一直都有,只不过是被当时的潮流掩盖掉了。过去我们关注的更多是一些带有中国符号的艺术家,但随着西方艺术市场的萎缩,这些艺术家的热度也随之减弱。这时候就会出现一个新的转型,那些具有精神深度,且长期坚持的艺术家,就会慢慢浮出水面。他们会提供给我们更多谈论、观察和思考的空间。

我之所以追溯这些历史,是想从一个更大的文化背景下,来观察家增兄的艺术状态。回到他这个展览上的作品,虽然延续了他一贯的创作思路,但我还是觉得有不少突破点。在我看来,有几个因素很重要,刚才汪民安已经说到了其中的历史感,这一点我相信所有观众都能感受到。那么,家增兄的这种历史感又出自于哪里呢?我觉得跟60年代出生的这代中国人其成长记忆有关。60年代出生的中国城市孩子,都有一种工业记忆和集体生活记忆。这是这代人独特的经验,不管这种经验是好是坏,对于艺术家而言,能够挖掘出来,就是有意义的,也是有价值的。因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命感受,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使命,没必要趋同,更没必要像年轻人一样追逐时髦。

具体到家增兄的这批作品,我觉得跟他的出生地——东北的记忆有关系,东北过去是重工业基地,尤其是家增兄所在的沈阳,更是工业重镇。沈阳现在还有很多废弃的大厂房,就像798一样。确实,如汪民安刚才说的,当历史翻过一页后,这些东西失去了实用价值,成了一堆无法消化的地球垃圾。但是,不能因为废弃了,成为了垃圾,我们就置之不理。事实上,艺术家有责任也有义务记录那段历史,因为它是一代人的成长记忆,虽然今天已经没有了实用功能,但却有审美价值。所以,将其进行艺术的转换,便是一种重新激活的过程,无论这种转换是从何角度展开,批判也好,追忆也罢,都是有意义的。这是我想说的第二个方面。

第三点,还是回到家增兄的艺术语言。刚才黄笃也说了这批作品画得非常到位,我觉得这种到位也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基于家增兄长期以来的语言训练;第二个因素也非常重要,就是他的艺术语言对应了一个恰当的表现对象,假如只是一种纯语言试验,我相信家增兄的作品没有这么大的感染力。在我看来,家增兄的表现主义用在表现这些工业废墟题材上,简直是天衣无缝。如果他用别的方式处理这个题材,或用这种方式画一些风花雪月的东西,都不可能传达出这种力量,至少不能带给我们沉重的历史感,不能引起我们的悲悯。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题材会注定它的语言取向,如果你要挖掘历史意识,表现悲剧精神与崇高题材,就很难用波普的语言来呈现。由此说来,家增兄的艺术语言和表现对象是高度统一的,这正是他的艺术魅力所有,也是他的独特之处。

最后谈谈这个展厅效果,我觉得也很有意思。本来,呈现的是一片杂乱无章的工业废墟,但展厅处理却让我感受到一种肃穆。我觉得这也是这个展览有意思的地方,有某种反差感。我觉得从这个角度出发,还可以再往前拓展,也就是说把那种本来非常凌乱的状态,转换成非常极简、肃穆的效果,更能于静谧中带给人一种悲剧的力量。我觉得,这不妨是一条出路,是家增兄跟别的艺术家人拉开距离的探索之路。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