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142 2000年作 背后藏刀 压克力画布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奈良美智 尺寸 234×208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当代艺术 创作年代 2000年作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19-10-06
拍卖公司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19年秋季拍卖会
出版
奈良美智著,《奈良美智作品全集1984 – 2010 第一卷》(东京,2011年),页168,编号P-2000-016,载彩图
款识
奈良,2000,《Knife Behind Back》(作品背面)
说明 显赫欧洲收藏

参阅状况报告
重要拍卖通知

来源
洛杉矶,Blum & Poe 画廊
加州,私人收藏
现藏者购自上述来源

相关资料
我似乎看到这些孩子被邪恶的大人包围,而他们拿着更大的刀子。

奈良美智


奈良美智的巨幅作品《背后藏刀》,一如沃荷的玛丽莲·梦露或李奇登斯坦的金发女郎,展现当代视觉语言辞典里一个充满象征意义和代表性的图像词汇。《背后藏刀》是拍场上历来尺幅最大的奈良美智画布作品之一,它道出一语双关的警示:画中并无标题所述的武器,凝造出宣而不战的紧张氛围,让人提心吊胆,而隐藏的刀子更是强调了伺机而动的突击意图。艺术家使用了欲盖弥彰的策略——不存在的刀子显得更无所不在——儿童自相矛盾的叛逆、蓄势待发的潜在力量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不言而喻。这种着眼形之上、推崇意会的创作手法使《背后藏刀》在奈良笔下所有作品中独一无二、无与伦比,高度凝练了阴郁不满而又可爱迷人的青春背后,那潜伏已久的意识形态和颠覆力量,堪称奈良美智划时代的象征图像。本画比例超过了真人尺寸,艺术家用完美无瑕的笔触描绘魅力四射的小小女英雄,让身处二十一世纪的她继承贯穿艺术史的持刀女主角形象。然而,与众不同的她藏起了刀子,使她从朱迪丝到卢克雷蒂亚、以至夏洛特·科迪等执刀挥剑的女性形象中鹤立鸡群,成为当中最机敏、最优雅、最强大的持刀女子。

《背后藏刀》作于2000年,也是奈良美智创作事业的分水岭,他终于结束十二年的留德生活,返回日本。早在1988年,奈良从爱知县艺术大学毕业后,开始攻读德国杜赛多夫艺术学院六年制的艺术研究生课程,师从A.R·彭克,此后居住在科隆,直至2000年。在九十年代中期,奈良不时在名古屋和东京展出作品。这段时期,他的作品以浓重的黑色轮廓线勾勒,让人想起新表现主义丰富多彩的色调,还有速写、素描和漫画的平白、粗糙或是「原始」的审美,日渐成熟的美学特征已经崭露头角。正如松井碧总结:

「这些画面均表现一个身处困境或孤独之中的孩子,性别是女孩或者模糊,长着一个大脑袋和一双锐利的眼睛。」(松井碧撰,〈白境之子:伟大的「小」艺术家——奈良美智〉,《奈良美智作品全集:绘画、雕塑、版画、摄影》,第1卷,东京,2011年,页334)

松井碧表示,这些早期作品呈现出「有力的情感要求和让人浮想联翩的神秘碎片,体现他优秀的绘画叙事能力」。(同上)另一方面,水户艺术馆资深策展人逢阪恵理子则把奈良美智的独特风格归因于艺术家对新表现主义的改造,并融入童年回忆。(同上)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奈良美智的绘画技巧逐步发展和完善:作品表面越发完美无瑕,透露柔和的深度和亮度。他受到许多艺术家的启发,包括文艺复兴早期画家乔托和现代画家巴尔蒂斯。奈良美智使用更柔和的粉色调,边线也不像往日作品般尖锐分明,营造出渐入佳境的感官效果。正如松井碧观察到,自艺术家在1996年起涉猎雕塑后,他的人物开始拥有「三维立体错觉,透过光影承托,自柔和的背景里走出来」。(松井碧撰,〈来自外界的凝视:奈良美智画作中年轻人之优点〉,《奈良美智:如果你忘了我,我不介意》展览图录,日本横滨美术馆(及巡回), 2001年,页168)更重要的是,奈良美智在取得这些绘画成就时,保持极简的风格,精心安排叙述方式、布局和图像框架,有效地传达敏感的情绪。与此同时,德国的独居生活状态让奈良美智更内省。独在异乡为异客,猛然唤起了他童年时期深深的孤独;艺术家记录到,这种生活使得他恢复了「真我感」,他之前几乎忘记了这种感觉,因为在日本生活会感到「被他人目光包围」(引自艺术家,《奈良美智:有点像你我……》展览图录,日本,2012年,页128)。

从2000年开始,奈良美智的创作展现出更明显的转变,同时间,他回归到故土生活。首先,他使用了大尺寸的画布,开始创作珠光底色的小女孩全身像,成为了具标志性的作品。他用精细的笔触和层层迭加的绘画手法,营造温和暗沉的色调以及一个既复杂又模糊的思想真空状态,与具体可触的人像并存——这象征了身处于巨大、冷漠又疏离的世界中的渺小自我。松井碧观察道:「在这些画作里,背景先是被描绘成一片虚无,指向深不可测的无意识,现在则暗示一个三维空间幻觉,使他的角色可以容身。」 (松井碧撰,〈白境之子:伟大的「小」艺术家——奈良美智〉,《奈良美智作品全集:绘画、雕塑、版画、摄影》,第1卷,东京,2011年,页344)。第二个转变——与九十年代早期头部夸张、肢离破碎的作品相比,现在奈良美智笔下的女孩展现出「可见的人化特征:头部变小,表情变温和,身体比例和真实的小孩更接近,她们的态度反映出成人的深思熟虑」。(同上)踏入2000年代,奈良用精巧的笔法、仔细的层层渲染和造型边线塑造的小女孩形象,使人想起巴尔蒂斯那些销魂的肖像作品,呈现出「融合宁静、经典和幻想的独特混合体。」(松井碧撰,〈来自外界的凝视:奈良美智画作中年轻人之优点〉,《奈良美智:如果你忘了我,我不介意》展览图录,日本横滨美术馆(及巡回), 2001年,页168)。第三个转变是则最为关要:九十年代格外显眼的刀子、电锯、手枪和棍子纷纷消踪匿迹。自2000年开始,奈良美智将刀光剑影留在他的纸本作品上,画布作品朴素沉着,整体形成崭新静谧的氛围效果,结合了矛盾、戏剧、张力和悬疑。这些2000年后的画作沐浴在隐隐约约的微光之中,笼罩在迷人的视觉灵韵下,展现出复杂的心理图景。

艺术家炉火纯青的绘画风格、引人入胜的创作语汇,在《背后藏刀》蔚然成观。本画中宣而不扬的刀子意味深长;就在前一年,《黑眼睛女孩》(1999)和《手枪》(1999)毫不含糊地表达暴力,《去他的!》(1999)公然咒骂;然而只有少数作品继本作诞生后依旧让画中女孩手持不同的东西——一枚四叶草(《小使者》,2000)、一根令牌(《小法官》,2001)、一张白纸(《来吧》,2001)。《背后藏刀》处于两种迥异的叙述方式的交接处,它如同风向标,说明了艺术家在心理和艺术表达上的演变。谈及描绘孩子执刀的早期创作,奈良美智说道:「看,它们(武器)很小,就像玩具一样。你觉得他们能用这些来战斗吗?我觉得不行。反而,我似乎看到这些孩子被邪恶的大人包围,而他们拿着更大的刀子……」(引自艺术家,〈奈良美智〉,《汇编语言》,网上来源,无页数)。凭着这句辛酸的话,可以明了艺术家基于两个寓意性和美学的考虑,避免使用明显的视觉道具。首先,2000年代的作品传达出孩子们已经接纳了自己在世界里的边缘地位:相比早期作品里恣意的侵略性和稚嫩的轻浮感,后来的作品承认了「玩具」武器的无效。再者,去除张扬的主题后,通过一个更含蓄的表达方式,主角丰富的内心世界浮出水面,增强了观者对联想和叙事的感官体验和精神敏锐度。

《背后藏刀》的造型风格和主题图像都非常简约,是奈良美智的典型作品。它展现艺术家的创作方针,吸收现代主义那种象征式、速记式的图像语言,留给不同年龄观众无限的共鸣和遐想空间。女孩主角天真无邪地站立着,一手藏在背后,她足以呼唤起艺术史上各种英勇无畏的弱者或边缘人形象:年轻的戴维杀死巨人歌利亚、朱迪丝斩首暴将荷罗孚尼、夏洛特科迪刺杀政论家马拉特等。《背后藏刀》完美地体现了奈良美智运用「涉世未深」的幼童形象,承载反抗和颠覆的寓意;它或许象征小孩在腐败世界中的天真烂漫和洞察力,或是代表足以冲击人们原有现实观的无穷无尽想象力。此外,奈良美智笔下的甜美形象缔造了一种崭新的语言,它无疑与普普、动画、卡通与漫画息息相关,不仅具有强大的感染力,并且认同「『次要』艺术所蕴含的潜能,包括『媚俗』图像在表达当代人类情感方面的强大承载力」。(松井碧撰,〈白境之子:伟大的「小」艺术家——奈良美智〉,《奈良美智作品全集:绘画、雕塑、版画、摄影》,第1卷,东京,2011页,页349)引用本雅明的话,松井碧认可「媚俗」、「大众化」、「温暖人心」的革命潜力,阐明了奈良美智「次要」视觉词汇的划时代现象。面对小英雄一身华丽红衣、怒目审视,我们举目与她直勾勾的眼神相遇,试图寻求赦免——赦免我们的不满、愤怒、对这个注定不完美的世界的抗击,并试图像她一样,无论世事纷繁恶俗,都得到启迪并获得力量。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