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2372 汉建安弩机绘拓本合册 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何道生 吴昌硕 孙星衍 朱孝臧 翁方纲 藏跋 等 题跋 尺寸 --
作品分类 古籍善本>碑帖印谱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600,000-9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古籍善本 金石碑帖 拍卖时间 2019-11-18
拍卖公司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
鉴藏印:张商言、秘阁仙官、方、纲、程易、程寿、玉如意阁、石北公田、文渊阁检阅、文渊阁检阅张埙之章、之峯拓本、御赐镫夕诗楼、纸墨笔研皆上方所赐、张埙借看、石公、瘦同
题签:1、汉建安弩机。郑斋属,遂生题。 钤印:郑斋
2、汉建安弩机。 钤印:覃溪

题识:1、乾隆壬寅秋,安邑宋葆淳得于京师,此其手拓本。 钤印:方纲2、戊申五月,孙星衍观。3、己酉正月,何道生观。4、此方纲命次儿树培所拓本。5、次方纲手摹刻砚背本。 钤印:覃溪6、汉铜弩机一。以建初尺度之,高九存五分,长七寸,阔寸七分,重今等四十七两七钱。机间立度以银约之为分寸,则正合建初尺之三寸五分,而每五分约为四格。在上半之末,所谓机有度以准望者也。铭在中层之阳。“建安廿二年四月十三日所市八千五百□□福。”凡细隶书二行十九字。考之《宣和博古图》所载书言府,弩机不言其铭在何处。近日李铁君于涿鹿市中得铜弩,长四寸强, 高四寸弱,阔三寸,重一斤有奇,色黝碧而泽,以为考之《宣和图谱》即延光书言府之器也。然铁君不言其有铭而宣和图中之弩机凡有七器,则未知铁君所见果是延光者否。又宣和图与铁君诗皆以见今尺为度,不若以建初尺度之也。建安廿二年汉献帝丁酉岁。八千五百者其号数也。□福盖工□姓名。 钤印:翁方纲7、汉建安铜弩机歌。弩制短郑未闻,弓之臂者传说文。(周礼郑注云弩短长之制未闻)宣和始图弩机七,错银细缕如盘云。比括机张主于发,书言之义谁所云。郭工守丞暨令史,延光字画蟠蝹蝹。此机隶文一十九,分寸搘拄衡权斤。不知宣和用何尺,古者律度官司勤。建安时方事江左,居巢屯始留督军。征兵铸器戒戎作,八千五百谁策勋。两行画入豪发细,鹰扬不假飞鸟纹。机间立度以准望,目穷远势应无垠。沙沉万古断镞拾,尚想一往砰雷磤。何人笔法匹梁蔡,使我折理追肤筋。程福□福二师氏,土花并起冲星雯。(隶释绥民校尉熊君碑末有“建安廿一年碑师程福”。此机文云“建安廿二年四月十三日所市八千五百□□福”。二文正可匹对也。此外建安年字见于金石者寡矣。)涿鹿市中赏活碧,更莫空叹李铁君。(事见廌青山人诗集)方纲草稿。 钤印:臣翁方纲8、过录廌青山人书言府弩机诗。 钤印:小蓬莱阁金石9、曲中朱鹭将更名,汉德灰冷非炎精。伶俜弱主尚守位,铸金侈说天家兵。二十二年建安号,尺寸皆依上方造。弦安矢激何所施,指使皆由丞相操。庱亭双戟森有铓,权虽退势特强。此魏弩耳非汉弩,春秋举例惟尊王。工师稽福知谁某,铜质流传均不朽。七种宣和谱既详,此种隶文存十九。我于四拏知非圣人制,不容诬罔轩辕帝。古人用武亦宽舒,岂肯精心趋猛鸷。太甲周官晚出,始述机张夹庾利。春秋说战射为多,不闻有弩参戎事。将无公输辈运巧心,造此因分臂指势。戎韬愈出乃愈奇,生人何以当歼薙。士元之才张合智,无何悉以飞矢殆。到今遗器入书堂,摇曳金光土花丽。酒酣剔取烛枝红,似有寒芒出旌帜。文章体格悟由斯,郭缮牙完机乃肆。摹笺刻砚信施为,毋庸砺镞姑谈艺。程晋芳草稿。 钤印:程晋芳印、鱼门10、赤郭银牙如卧鼠,中藏伏机谁得睹。陈琳漫语戏曹公,一檄箭锋弦上取。发弦有努努有机,此机巧捷谁所为。以人为的祸已惨,十矢一发惨更悲。当年始命欧治子,定有鬼物愁来窥。我闻王努惊天下,卯金之季胡为者。紫髯儿亦具神锋,洞札通中三四马。可怜委鬼当涂起,几十万人机上死。直是曹瞒一片心,至今血涴漳河水。龙川流出越王营,斗酒还浇远望灵。莫笑矢人疏择术,请看稽福亦留名。鲍之钟具稿。 钤印:之、钟11、臣闻千钧弩,不为鼠发机。阿瞒能听杜长史,自是英雄天下稀。南取汉中东入邺,攻守何曾辨庾夹。狼星夜半压军营,穿透千人万人甲。此机当日能杀人,铜花血洗斑犹新。纪年不改建安号,欲挟天威诸邻。旌旗猎猎濡口来,传呼健弩横江开。舱中紫髯笑欲绝,载得将军万箭回。论兵不在论众寡,尔弩虽多奚为者。吟诗至竟到吾曹,洎湿铜台一方瓦。师称稽福谁与俦,臂师虞士耳师柔。八千五百勋同策,合领军中名号侯。榖人吴锡麒。 钤印:锡麒12、有客示我铜弩机,云出汉代世所希。隶书十九铭厥面,建安细字波磔微。长九寸吴高七寸,立度准望如琴徽。在昔炎汉纪中绝,老瞒升兵四海裂。当涂委鬼势赫赫,此时此弩铸精铁。至今入手尚欲跃,上有千人万人血。吁嗟乎,董公健者终然脐,如何又有曹征西。王弩无机发不得,臣弩积渐高摩笄。太阿倒持鼠变虎,盗跖公然学舜禹。窃钩者铢窃国侯,区区弩机何足数。何道生呈稿。 钤印:道生13、双牙菭洗铜华古,是阿瞒,省括尚方铸。恨炎精荡作寒灰,挂壁大弨安取。细书十九勒工名,点缀宣和图谱。问谁能,于殆天狼,重鼓吹,曲中朱鹭。调寄黑漆弩。黑漆弩不见于词律词谱诸书。德清徐氏、秀水杜氏两补词律,俱未采及。元王仲谋秋涧乐府有是调,又名以江南烟雨云。朱孝藏。 钤印:古微14、清仪阁藏建安弩机,吉金中精品也。庚申后为吴退楼所得,近年归仁和虚仓粟家,弁群从徐氏得之。复得此册,延津剑合,良非偶然。顷以件示,展阅一过,率书册尾以志古欢。己未五月,吴昌硕年七十有六。 钤印:缶15、汉建安弩机,前人着录佥推绝品。辗转入余斋数年矣。在昔吴退楼太守藏弆时,举张叔未解元所得诸家题识坿以诠释汇刊一编以志欣幸。然辛未知有此苏米斋中一拓也。此本乃宋芝山学正所拓赠,覃溪学士重加考证,缀以长歌。吴榖人祭酒辈又赓续和之,名公宗匠蔚为大观。湮没几时而竟为余所兼有以合斯器,洵为双璧。异日综合两册重付剞劂殆亦艺林中一段佳话欤。壬戌五月十三日张煕记。 钤印:张煕私印
说明 清中期拓本

1册

提要:是册内收拓本三种,一为淡墨本,宋葆淳手拓赠予翁方纲,为器归清仪阁前所拓;一为翁方纲命次子翁树培所拓重墨本;一为翁方纲摹刻砚背本。前有弩机缩摹图。后有翁方纲、程晋芳、鲍之钟、吴锡麒、何道生、朱祖谋、吴昌硕、张弁群等八家题跋题诗,又有孙星衍、何道生题观款,翁方纲、沈树镛题签,楠木面板刻褚德彝为张弁群题签。翁方纲题跋多达七处,蝇头小楷题诗数百言,精妙绝伦,《复初斋诗集》卷二十五、《复初斋文集》卷十九有着录。诸名家诗题累累,蔚为大观。
是器乾隆四十七年(1782)安邑宋葆淳得于京师,后归绍兴萧珩,嘉庆七年(1802)又由宋葆淳作缘归于张廷济清仪阁。翁方纲《两汉金石记》、毕沅《山左金石志》、阮元《积古斋钟鼎彝器款识》均着录该器。
翁方纲(1733-1818),字正三,一字忠叙,号覃溪、苏斋、彝斋,北京人。乾隆十七年进士。累官礼部侍郎、内阁学士。金石、谱录、书画,与刘墉、梁同书、王文治并称为“翁刘梁王”四大家。
吴昌硕(1844-1927),初名俊,后改俊卿,字仓石、苍石、仓硕、昌硕,一作昌石,号缶庐、缶道人、苦铁等。浙江安吉人。诗、书、画、印皆精,为一代艺术大师,西泠印社首任社长。
孙星衍(1753-1818),字伯渊、渊如,别署芳茂山人,阳湖县(今江苏常州)人。清乾隆五十二年进士,官至刑部郎中。精于金石碑版,辑刊《平津馆丛书》、《岱南阁丛书》堪称善本。
程晋芳(1718-1784),名廷璜,字鱼门,号蕺园。安徽歙县人。召试举人,官吏部主事。参与纂修《四库全书》。家世殷富,藏书逾五万卷。著述甚丰,着有《蕺园诗》、《勉和斋文》等。
鲍之钟(1740-1802),字礼凫、论山,号雅堂。江苏丹徒人。鲍皋子。乾隆三十四年进士,官内阁中书、户部郎中。存世有《论山诗钞》。
吴锡麒(1746-1818),字圣征,号谷人。浙江钱塘人。乾隆四十年(1775)进士。工骈体,又善词曲,诗清淡秀丽,善书法,尤精行、楷。着《有正味斋全集》。
何道生(1766-1806),字立之,号兰士。山西灵石人。乾隆五十二年进士。历官工部主事、甘肃宁夏府知府。工诗文,善书画,山水尤佳。
朱祖谋(1857-1931),原名孝臧,号疆村。浙江归安(今湖州)人。室名思悲阁。光绪九年进士,历官礼部侍郎、广东学政。与王鹏运、况周颐、郑文焯称为清末四大家。
张弁群(1875-1922),名增熙,号查客,一作槎客。浙江南浔人。室名一角楼。民国元勋张静江长兄,少时即因目疾而弃科举。后出国求医,遂受欧美教育新思潮影响。工书法,精鉴赏,所藏金石碑版,率多善本。其中最著名者,即今为上海图书公司镇库之宝的汉《嵩山太室石阙铭》宋拓剪裱本。
沈树镛(1832-1873),字均初,一字韵初,号郑斋。江苏南汇人。室名养花馆、汉石经室等。咸丰九年与赵之谦同中举人。官内阁中书。精鉴别,收藏金石书画甚富。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