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328 李文藻《海岱会集》抄校本附阎湘蕙钞《琉璃厂书肆记》等10册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尺寸不一
作品分类 古籍善本>写本写经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550,000-6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古籍善本 金石碑帖专场 拍卖时间 2021-06-10
拍卖公司 北京孔网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21年春季拍卖会
说明 清乾隆稿本

10册

提要:此乾隆间著名藏书家李文藻手抄本《海岱会集》一函四册,附阎湘蕙钞《琉璃厂书肆记》等钞本一组。《海岱会集》为蓝布函套,原装原签四册,原蓝绫包角,木制雕花书别。 清初太史连纸抄写,内衬扉页有李文藻墨迹一行:乾隆己卯秋曾经宋蒙泉先生录副,且多选入山左明诗抄,李文藻记。
内文序言首页有高翰生方章两枚:朱文“翰生藏旧钞本”白文“白忙阅读”。卷一首页有“益都李文藻录”六字,李文藻自用“素伯”白文朱印。
前有序言六篇及海岱会集参与者姓名,海岱会集条约,海岱会集目录。
正文有李文藻朱墨双色批校,有校改文字,有批注评论。末尾有李文藻《海岱会集跋》,跋文有李文藻多处涂改。可看到涂改后定稿与罗振常《南涧遗文补》文字相同,而初稿则为首现。跋文左上角有眉批一处,与阎湘蕙抄本《琉璃厂书肆记》相校,当为阎湘蕙手迹。
《海岱会集》是明代山东八位青州人士结社相互唱和的一部诗歌总集,据王士祯《古夫于亭杂录》:“盖冯裕曾孙琦所选也。八人皆不以诗名,而其诗皆清雅可观,无三杨台阁之习,亦无七子摹拟之弊。” 由此可见,这在清初就被认为是一部极有价值的文人诗歌总集,而此书向无刻本,仅以抄本流传,此抄本为现存《海岱会集》最早版本,则更显抄本之珍贵。明人胡应麟曾说“凡书市之中,无刻本则抄本价十倍。”“抄视其讹正,纸视其美恶,装视其工拙,远近视其代,又视其方。”
此书抄写,校正,批注,收藏皆为名家,用纸上乘,装帧细致。而乾隆之前名家抄本存世极稀,故允称善本,识者宝之。

海岱明珠,光耀齐鲁—乾隆著名藏书家李文藻抄校本《海岱会集》考略
一、王献唐花重金为山东省图书馆购藏李文藻藏书
1929年,王献唐先生任山东省立图书馆馆长时,曾专意搜集李文藻旧藏。1931年他撰有《李南涧之藏书及其他》一文,写到:惟以山东藏书,在清代干嘉之际,以益都李南涧为最,其校藏书籍,关系齐鲁文献。遍检旧存及马氏新籍,独付阙如,闲尝颇引为憾。后在济南敬古斋书店遇到李南涧藏书,“不惜重价”为山东省图书馆购得数种。并自谓:非嗜书如性命者,不能使之保管书籍。若余上述,非敢自谓嗜书,特狂热耳,狂热之心情,亦不可不记。
李文藻(1730-1778),字素伯,一字茝畹,晚号南涧,世居益都东关春牛街。乾隆二十四年(1759),以第二人举乡荐。明年,会试中式,又明年成进士。乾隆三十四年(1769),谒选广东恩平知县,又奉檄署新安县,后奏调潮阳县。期间分校广东庚寅、辛卯两科乡试。后擢桂林府同知,乾隆四十三年(1778)八月四日卒于桂林官舍。
王献唐先生有诗咏之曰:压装石墨倾南国,庋架琅书艳东城。曾是人天摇落日,伶俜吞泪拜先生。
又有诗曰:大云文献近如何,一例水西感慨多。拼却芒鞋三十緉,冷摊僻市几回过。
自注:吾东藏书,清干嘉时,以历下周林汲、益都李南涧为最。年来搜求两家藏书,仅得十数种。大云山房、水西书屋,其藏书处也。
在《李南涧之藏书及其他》一文末尾,王献唐感慨道:历代藏书家中,实为少睹,同时在山左一隅,可与南涧相伯仲者,只一历城周林汲耳。今两家藏书已散佚殆尽,无人肯为收拾网罗,存一时一地之文献,甚有即南涧一名,亦有不能举其姓氏者,鲁人之负南涧深矣!”
此为王献唐之于李文藻藏书的一段掌故,感人至深,今有幸征得李文藻手抄《海岱会集》一书及阎湘蕙钞《琉璃厂书肆记》等数种抄本,以飨书友。
二、李文藻抄校本《海岱会集》之流传
《海岱会集》是明代山东八位青州人士结社相互唱和的一部诗歌总集,据王士祯《古夫于亭杂录》:“盖冯裕曾孙琦所选也。八人皆不以诗名,而其诗皆清雅可观,无三杨台阁之习,亦无七子摹拟之弊。”
由此可见,这在清初就被认为是一部极有价值的文人诗歌总集,而此书向无刻本,仅以抄本流传,明人胡应麟曾说“凡书市之中,无刻本则抄本价十倍。此抄本为现存《海岱会集》最早版本,则更显抄本之珍贵。”
李文藻十五六岁的时候听闻有此《海岱会集》一书,遍访旧家而不可得,后来听闻刘雪友有此书写本,但是刘雪友不肯借给李文藻。李文藻则花重金为刘买一裘,才得以抄录副本。适值寒冬,李文藻不惧寒冷,呵冻手抄此书三十四日。
这段掌故即出自李文藻《海岱会集跋》,跋的末尾落款时间是乾隆壬申。那一年李文藻22岁,这也奠定了李文藻一生的藏书性格。钱大昕称他“每入肆见秘籍,辄典衣取债致之。”他自己也有诗云:“敢言著录追欧赵,不是藏书为子孙。典尽羊裘买胶墨,图将跋尾遣晨昏。”爱书成癖,当指此也。
民国蟫隐庐影印本《南涧文集补遗》跋后还附有阎湘蕙评点:南涧先生于乾隆壬申钞成《海岱会集》四册,是时年甫弱冠,又七年己卯,始登乡榜,在他人当此少年,非逐逐于纷华,即营营于举业。谁能以一裘重费,借钞不急之陈编乎。好古之笃,世岂复有此人哉?
而后又紧跟着说:南涧所录本现存潍阳高翰生鸿裁家。
这是关于李文藻手抄《海岱会集》的一条关键性的信息。后来阎湘蕙也曾手抄三部《海岱会集》,以广流传,而流传至潍阳高翰生手中的,则确定是李文藻手抄定本。
今之拍品即是高翰生旧藏,即李文藻手抄本,确凿无疑。
三、李文藻抄本《海岱会集》之版本价值
一直以来,《海岱会集》的四库本都被当做是现存最早的抄本和定本来看待,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海岱会集》整理本,也是以四库本为底本整理校订。但是四库全书的编纂始于乾隆三十七年,此次拍品李抄本《海岱会集》为乾隆十七年。比目前学术界认定的四库本早了至少二十年。
李抄本内衬扉页有“乾隆己卯秋曾经宋蒙泉先生录副且选入《山左明诗抄》,李文藻记”字样,可知乾隆己卯(二十四年),此书已有副本,并开始为更多人所知,四库全书总纂官纪昀于李文藻有师长之谊,又与宋蒙泉熟识,则此书由李文藻或宋蒙泉录副进呈四库,当为顺利成章之事。
从而我们可以梳理出《海岱会集》的版本顺序:冯琦本(今已不存)——刘雪友本(今已不存,或即为冯琦本)——李文藻钞本(高翰生藏)——四库本——阎湘蕙抄本。
故而可知李文藻本即为今存《海岱会集》的祖本,四库本即从此本所出。而李文藻本比四库本多了《海岱会集跋》及结社人员姓名,海岱会集条约,目次和批校等内容。这些内容皆为拍品所独有,为《海岱会集》的进一步整理和校订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我们从涂改中可看到《海岱会集跋》的初稿为:“文藻十五六时即知(今本改为“闻”)有海岱会集一书,检郡志知为乡先生石来山以下七人共着(今本检郡志以下删除),遍访旧家不可得,今(今本删今字)年来耳书贾刘雪友有录(今本改为“写”)本,亟假观,初不肯予,宛转得之(今本删亟后诸字,改为为贾一裘,始许录副),适值深冬寒甚,呵冻手钞,起于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二月十五日始竣。……乾隆壬申岁杪郡后学李文藻茝畹识(今本删“茝畹识”三字)记。”
由此跋可知,今本《海岱会集跋》在文字上有所润色,为李文藻中年之后改定稿。而初稿的留存,则更证明此为李文藻手抄原本无疑。
我们这次征集的拍品为同一藏家中流出,皆为高翰生所藏者,流传有序。其还包含阎湘蕙手抄李文藻《琉璃厂书肆记》,阎湘蕙钞李文藻遗命数则,及其《香亭未定草》稿本,皆为第一次现世,并为同一标的拍品,当为藏者之福。
参考文献:
王献唐《李南涧之藏书及其他》,山东省图书馆季刊1931年第1卷第1期
罗振常《南涧遗文补编》民国间蟫隐庐影印本
李文藻《琉璃厂书肆记》上海古籍书店影印《李文藻稿本四种》
何子龙《李文藻研究》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