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926 1995年作 血缘一大家庭 油画画布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张晓刚 尺寸 179×229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油画 创作年代 1995年作
估价 HKD  35,000,000-40,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当代亚洲艺术 拍卖时间 2011-04-04
拍卖公司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1年春季拍卖会
出版:《中国当代艺术》(德国•科隆DuMont Buchverlag),613页
款识:张晓刚,Zhang Xiaogang,1995
说明 展览:德国,汉堡,国际前卫文化中心<从国家意识形态出走—中国新艺术>一九九五年
英国•伦敦•萨奇画廊<革命业绩:新中国艺术>二OO八年,封面及92-93页
欧洲重要私人收藏
张晓刚
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是中国当代艺术中最脍炙人口的系列。八O年代中国推行门户开放政策,西方文化一下子涌入,大大冲击了中国的艺术界。中国艺术家同时接受西方不同时代的绘画风格的影响,产生了多元化而焕然一新的作品。张晓刚就是在这一时期,经过不断的探究,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而《血缘:大家庭》则是他早期成熟风格的一批巅峰之作。这批作品借用了二十世纪初人像摄影的构图,渗入昨日共产社会的视觉元素。这一张张大型的作品已成为了所谓「中国当代艺术」的代表性图像。有批评指,《血缘:大家庭》涉及共产社会的记忆,其实是为了满足外国对共产中国的想象,并将之贬为现代的「外销书」。这种批评声音大概没有察觉到《血缘:大家庭》在本土的反响:从无数的杂志封面到地铁站内的壁画,甚至在流行电影之中,《血缘:大家庭》的代表性图式是无处不在的。而这些肃穆的全家福的的确确捕捉住了戏剧性(甚或悲剧性)的历史脉络—即回溯这个繁荣的当代社会,是如何从昔日革命的余烬中燃烧起来的。
本次苏富比拍卖中的《血缘:大家庭》(拍品编号926),是此系列中最为杰出的佳作。一九九五年,张晓刚只绘画了五张一米八×二米三的大尺幅的《血缘:大家庭》,此作品正是其中一张,并曾参与德国汉堡国际前卫艺术中心的「从意识形态出走:中国新艺术」。其余四幅作品则参加了当年的「第四十六届威尼斯双年展」。
「从意识形态出走:中国新艺术」乃由著名策展人栗宪庭挑选了十四位当代中国艺术家参展,其中包括王广义、张晓刚、吴山专、魏光庆、冯梦波、刘炜、宋永红、邱志杰等艺术家。栗宪庭意图解放西方从政治角度解读中国艺术的惯常看法,并展示了当代中国艺术多元化,及艺术家不被单一意识形态主导创作所作出的努力。在展览的专文中,栗宪庭形容张晓刚于一九九四年开始创作《血缘》系列是他艺术生涯的一次大转变,「完全剔除了表现性而变为光滑、俗气的写实风格。以旧照片为题材,不留笔触,淡化脸部造形结构,追求一种平滑、俗气的中国民间工肖像书法的审美趣味。」栗宪庭认为张晓刚新的创作风格使画面充满了一种历史感,并涵盖了世世代代中国人物特有的沧桑感,「而成为一种缩影式的中国人肖像—常常被命运捉弄,甚至偶有不测,但却平静如水,充实自足的形象。」
本作品见证了《血缘》系列美学的全面成熟,也是前所未有的大型作品(之前的《血缘》从未大过一米五×一米八)。九五年创作的五张大尺幅的《血缘:大家庭》中,《一号》和《四号》分别描给了一个有两个女孩的家庭以及两兄弟的肖像。至于《二号》和《三号》则分别描绘了中国改革开放下典型的「一孩」家庭。本次拍卖作品是最经典的三人构图,对象为母亲及一对儿女。在画中,母亲在右边,最小的女儿则在左边,居中的是红脸的儿子。虽然艺术家以代表血缘的红线,把三人连接起来,但迷惘的眼神及三人的身体语言欲予人疏离的感觉。这不禁唤回这段亲情氓灭、人性被受扭曲的民族记忆。而艺术家把儿子的脸庞涂咸红色,更彷佛迫令我们直视这个不忍提起的疤痕。作品明显带出了《血缘:大家庭》中潜藏的主题,即政治与历史的张力,在冷漠的氛围中,充满着压迫感。
《血缘》系列的图式有几个主要元素—在漆黑中的憔悴、中性的人物,面上映上代表共产中国的红色和黄色,还有莫名其妙的光纹。这个独特的图式是久经酝酿而成的。张晓刚孜孜不息的艺术探究,见证了一个中国当代艺术家蜚声国际艺坛的故事。栗宪庭甚至认为在张晓刚艺术风格的演变中,「可以看到中国当代艺术二十年变迁的某些轨迹。」
张晓刚的风格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几度大变。他反复实验过超现实主义和半立体主义,逐渐发展出一组独特的色彩及语汇,以描绘人的面貌及肢体。他使用了种「错视画」(trompe l’0eil)的木画框,目的可能是进一步增加画面的景深及立体感。在一九九一及九二年的一批作品,描绘一些没有身体的头及手(在一九九三年的「后八九中国艺术」展中展出);以及一九九三年的天安门广场系列,都是用这种画框创作的。这些都影响了后来《血缘:大家庭》的手法。
《血缘》系列是一九九三年夏天在昆明诞生的,其第一次展出是同年十二月在成都四川美术馆的「九十年代的中国美术:中国经验」展。这个展览由批抨家王林策划,参加的艺术家分别是张晓刚、毛旭辉、叶永青、王川及周春芽。这几位艺术家都是新潮艺术团体「西南艺术研究会」的成员。在这个展览中,张晓刚展出了十张作品,其中包括一幅《全家福》。画中以写实的手法描绘一家三口的肖象,很可能是代表了艺术家本人的家庭。这幅作品中瘦弱的人物与《血缘:大家庭》已有相似之处,人物面上成块的光亦预见了后来的变色光纹,但它背景的明暗处理则未及后来作品般细致。这幅后来被定名为《血缘:全家福》的作品被福冈亚洲美术馆收藏,那是张晓刚的作品首次成为国际艺术机构的藏品。
一九九三年,十九名中国艺术家首次在威尼斯双年展中亮相。当时的成都仍然远远在国际艺术的注视之外,尽管如此,张晓刚已隐约感到他的象征图像,在面临强大的市场时的吊诡处境。在《中国经验》展的国册中,张晓刚指出:「我们不能跟到归类走。归类是展览要求,比如这次香港的八九展就是为了某种说明的需要来归类。」他强调的,似乎是指艺术家的作品不管在国际上受到怎样的界定和归类,最终都应该抓紧属于自己的表现力。
然而,当时张晓刚恰恰是首次有国际展览的机会。刚刚策划了「后八九」展的张颂仁将负责为第二十二届圣保罗双年展中国部分的挑选艺术家。张晓刚是六名被选中的艺术家之一。这个展览分两个部份,张晓刚与方力钧、刘炜属于第二部份,主题为「不眠的长夜与失重的时刻」(Wakefulness and the Weightless Present)。展览展出张晓刚四幅一九九四年的《血缘》系列作品,一律为一米五×一米八大。其中两幅题为《全家福》(与在成都展出的作品同名),另外两幅分别为《两个同志》及《三个同志》。这几幅一九九四年的作品与前作有显著分别:画面较为明亮,人物处理更加风格化,也是人物面上的红、黄色光取代了之前的光块。另一重要的演变,是画中人物中性化的倾向。
一九九五年,张晓刚再次获邀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他借这个机会,进一步深化他对人物造型的实验。他回忆道:「在一九九五年,我开始寻求一种中国的语言。我很快感到要演进人物的无性别感。这种感觉与中国传统画中的佛陀和观音很相近。」
一九九三年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第一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由于是第一年,当地政府提供的场馆位置设在离开主场馆较远的地方,故未能引起太大的回响。经过一届的经验,一九九五年的中国部份办得更好。当年中国部份的主题为《我相与他相:三位中国艺术家》,切合了威尼斯双年展百周年庆典的大题目《身份与变易》(Identita e Alterita)。经策展人张颂仁及赞助人邓永锵努力,及得黛安娜皇妃亲临参观,这个展览获得重大成功。展览本来包括张晓刚、刘炜及谷文达的作品,惜最后因场地限制,未能展出谷文达的作品。张晓刚展出的分别是一套单人像的《血缘:同志》,和四幅大型油画《血缘:大家庭》。这是张晓刚第一次用《血缘:大家庭》命名这批画(之前偶称《全家福》)。张晓刚之后一直沿用「大家庭」这个名称,加上其风格日趋独树一帜,故此,一九九四年可谓张晓刚大家庭系列正式开始的一年。
在该届威尼斯双年展的图册中,张颂仁写道:「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人物造像把人像都幻美、理想化。主角都凝重而尊严地营造一个足以流芳后世的形象。像早期摄影室的人像照片,每人面上的瑕疵斑黠都给灌涂洗剔清,以致完美纯洁……这些人物代表了今日的群众。」十多年后,这些「群众」作为一种图式,已经超越了画布,成为了时移世易的象征。张晓刚属于那个暗蓝色和军绿色的时代,也代表了那个已然逝去的时代中最敏锐的目光。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