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997 1962年作 加勒比海的砾岩 黑白 木刻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古元(1919~1996) 尺寸 66×29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版画 创作年代 1962年作
估价 RMB  30,000-5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小雅观心—水彩画暨插画、连环画 拍卖时间 2015-06-26
拍卖公司 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15春季拍卖会
出版:《纪念古元90华诞·古元作品回顾展·古元画集》,古元美术馆,2009年,P.81
钤印(右下):古元
说明 古 元(1919-1996)
广东中山人。擅长木刻、水彩画。1938年赴延安,先后在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学习,后到农村参加基层工作,业余进行木刻创作,参加1942年在重庆举办的全国木刻展览会,徐悲鸿先生撰文称赞其作品。古元创作了不少反映陕北人民生活的作品,被选为陕甘宁边区文教代表,幷授予甲等奖。1951年创作新年画《毛主席和农民谈话》,获中央文化部颁发的新年画二等奖。曾参加革命博物馆的历史画创作。历任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室主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版画家协会副主席、北京水彩画研究会名誉会长。
古元的水彩画简洁、概括、色彩幽美、笔法洒脱。作品题材也很广泛,有画春早人勤,有画夏日耕作,有描绘渔家生活,有的则是讴歌祖国山河之美。每一幅作品都如同一首诗歌,给人留下美好的印象。90年代初,古元重病初愈,骆驼成为其作品描绘赞美的对象,他曾经说过,“骆驼虽貌不惊人,但功劳极大,我喜欢为它画像”、“特别是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在那茫无边际的沙漠之中,它负重任劳,不怕严寒风旱,在极端艰苦的境遇下,总是迈着稳健的步子一往直前,它为人类经济和文化,有很大的功劳。值得赞美”!在小小篇幅内,风沙肆虐,天昏地暗,一群坚毅的骆驼,步伐稳健,不急不躁,在天广地阔中虽显渺小,却任劳任怨,一味向前。乍看好似小趣味,但进一步品味,作者赞美骆驼不畏风暴、不惧严寒的精神,给人深刻的启示。这也何尝不是他自己的人生写照!
刀笔人生
古元重要水彩、版画作品及其旧藏
少年时代(1919-1937)
1919年
出生于广东省香山县。少年时代,得谨严家学熏陶。
1932年
小学毕业。喜好美术,课余常作水彩风景写生。
奔赴陕北 投身抗日洪流(1937-1938)
1938年
开始练习木刻,加入中国共产党。
中国艺术界一卓绝之天才(1939-1945)
1939年
进入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美术系。
1942年
参加延安整风运动。5月,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23日亲耳聆听毛泽东著名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创作《哥哥的假期》、《排戏》、木刻连环画《新旧光景》、《文化课本》插图等。延安木刻作品由周恩来带到重庆,参加10月举行的“全国木刻展”,引起各界和国际舆论注目。徐悲鸿撰文称:“我在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十月十五日下午三时,发现中国艺术界一卓绝之天才,乃中国共产党之大艺术家古元……我惟对于还没有二十年历史的中国新版画界已诞生一巨星深自庆贺,古元乃他日中国国际比赛之一位选手,而他必将为中国取得光荣的……”
英雄史诗 历史画卷(1946-1949)
1946年
作品收入《抗战八年木刻选集》,出版《古元木刻选集》。
朝霞满天 开国气象(1950-1966)
1950年
任中央新闻摄影局美术研究室副主任。
1952年
调任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室主任。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古元木刻选集》。
1954年
被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55年
鲁迅小说《故乡》插图和水彩画《绍兴戏台》等。
1956年
《版画》杂志创刊,兼任执行编委。
1958年
调中央美术学院任教授,版画系教研室主任。
1962年
担任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第一画室主任教师。
磨难人生(1966-1976)
1966年
“文化大革命”开始。古元艺术创作被迫停止。
1970年
下放河北省磁县部队农场劳动。
1975年
创作《重返延安》。当选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重燃艺术之火(1977-1983)
1979年
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1980年
参加在黄山举行的中国版画家协会成立大会,当选副主席。“古元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
晚年岁月(1983-1996)
1983年
国务院任命为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1984年
《古元水彩画选辑》出版,选印从1953 年至1982年的作品49幅。
1985年
当选美协副主席。
1987年
辞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职务。《古元画集》由日本形成社出版。
1989年
曹文汉撰写的《古元传》由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
1991年
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古元水彩画选集》。同年,中国美术家协会向古元颁发“中国新兴版画杰出贡献奖1931—1991”奖牌。
1992年
确诊为癌症晚期。参加 “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五十周年延安时期四位画家(古元、石鲁、罗工柳、彦涵)联展”。特发行纪念邮票和明信片,选择古元的代表作《回忆延安》。
1994年
向四川版画博物馆捐赠作品90幅。
1995年
参加“中国版画家协会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并被推举为名誉主席。
1996年
8月10日逝世,享年77岁。
古元的意义
文|徐冰(《天涯》1997年第一期)
正在日本忙完展事回京,才知古元先生两月前已辞世。
人固有一死,作为一件事,友人说得平静,但这对我却是件大事,因为古元在我心中的份量非同一般,他是一个了不起的艺术家。在画家中对我最有影响的一是古元,二是安迪•沃荷(Andy Warhol)。他们不相识,但他们的作品中有一种东西是一样的,即以艺术对社会现实的真实关照所导致的对旧有艺术在方法论上的改造。
我家在北大,文革中我是个“狗崽子”,但也因祸得福。一些先生为少麻烦,清理旧物,知道我爱画画,便把收藏多年的艺术书籍转给我。其中有德国、俄国的绘画和解放区大众美术工厂的出版物以及鲁迅所编的《新中国木刻集》等。我对古元的兴趣便从那时候开始了。之后几年中我一直从旧报刊上剪贴我所能找到的古元作品和我喜欢的版画。
上美院后,杨先让等几位先生讲得最多的就是古元了。这时我对古元的艺术已经到了“迷”的程度。当时的最高追求是表现好生活气息和人物味道,我认定这方面古元的艺术是最到家的。他木刻中不过两寸大小的人物,那种老实、厚道、执拗和透着畏缩的农民是最像中国人的中国人了。看他的木刻像在读鲁迅的小说,得到的是赤裸裸的关于中国人的信息。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怎么变这“种”东西不会变。我想在这一点上没有哪个画家能和古元比。中国古法不善画人,即使画人,也是文人意境之替代物。后来学了西法又太会画人,太会把人物安排在自己的技术中。如果说古元告诉我们的时生活中得中国人,王式廓的《血衣》等类作品只是话剧中的中国人。
我学习古元的艺术,古元先生也肯定我的创作追求,但我后来发现他艺术中有一种东西是不可企及的。也许黄永玉先生的木刻是可以学得,但是它是“知识的”,但古元的木刻是没法学的,因为它是没有技法的,是“感觉的”。这是我刻了几百张木刻之后才体会到的。
我那时候喜欢和学习古元的艺术,但其实并不懂得古元,或者说只懂得部分的古元。和许多同行一样,我们只看到了古元那一代艺术家从生活到艺术的方法和艺术反映生活的朴实风格的愿望,反倒使我们长期强调的深入和反映生活,变异、退化为一种标本式的捕捉和风俗考察。似乎谁找到了北方的鞋和北方的鞋的不同,谁就发现了生活。这种对局部现象的气息表现的满足和兴趣,使不少创作停留在琐碎的、表层的、文人式的狭窄落篱中,反倒失去了这个时代生活的本质真实和对精神的总体把握,反倒与当代社会及人民的所思所想离得远了。对这种成功方法及风格的信赖,导致的只是各种各样形式上的效仿,从而妨碍了对这种成功经验做规律及方法论的探讨。同时因为缺乏深入到艺术文化学、社会学层次的研究,也就不能将其成果更有效地运用于新阶段的创作,并用来对待不断出现的新的艺术变革现象。毋庸讳言,这种现象何样也出现在曾经参与过这批优秀创作的部分艺术家本人身上。这确实是一种局限。
古元的真正价值,必须从更大的文化和时间的范礴中去寻找。中国几千年的艺术到上世纪末已趋陈腐,世纪之初西学东渐,画界求变,艺术史上出现了鼎力纷争的局面。借西开中的留洋派,引进新法有所贡献,但讨论交点大体限于借西方古典还是西方现代之争。而汲古润今的国学派一部分继续海派变法,一部分却做着 西法中用的暖昧试验。这两支画派的共同弊病在于学术与社会的脱节,陷入东西、新旧之法所占比重等绘画技法的形式改良之争。岭南画家多有投身社会革命之举,虽然作品中也有某些新物点辍和政治暗示,但他们的政治与艺术身份攀本是分离的,画画时即是与社会不发生联系的雅士,出现了少有的政治上激进、艺术上温和的分离现象。发生在国统区的木刻运动,以鲁迅的为大众为人生的艺术主张为支点,显示出特别的力度和参与性。这一支由于艺术目的的直接和紧迫,基本上径直娜用外国木刻技法为眼下的革命服务,实际上还没真正顾及到艺术自身语言的问题。丁聪等文人对社会时弊做了犀利的批判,但基本属于部分文人用通俗手法表示其政治态度的个别现象。
在众多的尝试与努力中,以古元为代表的解放区的一代艺术家,却在不为艺术的艺术实践中取得了最有效的进展。艺术的根本课题不在于艺术样式与样式之间的关系,而是艺术样式(非泛指的艺术)与社会文化之间的关系。艺术的本质进展取决于对这一关系认识及调整的进展。解放区的艺术成果来自于社会参与的实践中,对艺术自身做了细致的改造和建设,既不是知识圈内的技法改良,也不是政治实用主义的艺术。它们没有旧丝绸的腐朽气,也没有不消化的西餐痕迹,真正创造了一种全新的,代表中国那个时代最先进的一部分人思想的艺术。由于这思想与它植根其中的民众利益相一致,它又是平易近人的艺术。它不是某些聪明艺术家的个别现象,而是一批与时代同步,以一种新的艺术理论为依据的艺术家,在一个时期内共同工作的结果。作品也许是简单粗糙的,但观念却是极其精确和深刻的,它具备了所有成功的艺术变革所必须的条件和性质。说古元了不起,不在于他个人的才智,而是他所代表的一代艺术家在中国艺术发展上的革命意义。不仅是其艺术反映了一场革命运动,重要的是所有有价值的艺术家及其创作所共有的精神,实际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前卫”精神。我始终不知道该如何称谓这种精神。把古元与“前卫”放在一起谈,人们会不习惯,但这不过是说法不同,核心是一个,即艺术家对社会及文化状态的敏感,用先进的思想对旧有艺术在观念上的改造,以新的方式扩展时代的思维并对未来具有启示性。
上述问题和对一个时期艺术之价值的研究,不是本文所能承担的,我只借此涉及一个问题:我们从那一代艺术家的成果中学习和继承的应该是什么?精神的继承是一种真正的继承。有时忠实的、样式的、情感的继承也许恰恰是背离了其精髓的继承。用旧的师承方式来对待一个全新的成果,这是长期以来的要害所在。
当我明白了这一点时,我才开始懂得了古元。我的艺术才开始有了变化和进步,才开始与时代有了更多的关系。
古元作为艺术家的个人的感受和才能只可以模仿,却不可能学到,这是属于他性格中天生的那一部分,但这一代艺术家对待艺术的态度和精神是可以学习的,弄懂和继承的。
一九九六年十月纽约,东村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