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601 2010年作 风景系列-常识 绢本设色

收藏
分享到:
大图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卢昊(B.1969) 尺寸 150×200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2010年作
估价 RMB  500,000-6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中国现当代美术—油画雕塑 拍卖时间 2016-06-04
拍卖公司 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6年春季拍卖会
说明 在一个商品化的社会中,“物化”现象显然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们就真的不能够从人文文化的理性的价值观来思考问题,来对待我们的历史与传统吗?市场化的变化则深刻影响了他们,所以很多艺术家的作品针对的是消费立场。这也是卢昊作品让我们思考的问题。卢昊试图在重新建构当代艺术知识分子在现实中国的新的价值体系,在一个文化被政治和意识形态所主导和控制的体系中人所能够选择的最佳的和谐发展的可能性。

超市里的狂欢节
——卢昊的商品风景
卢昊1969年出生于北京,是中国当代艺术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他的创作形式极其多样,涉及装置、影像、建筑、绘画等领域。他的作品不仅丰富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创作方式和题材,而且改变了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大展中的身份。他所代表的是在国际化下中国当代艺术多元性创作的新面貌。
1998年,卢昊的作品《花鸟虫鱼》系列入选1999年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作品《花鸟鱼虫》从个人经验出发,将历史文化和现代人的生存状态运用建筑这一概念和载体,形成独特的视觉经验反思,将沉重的历史感转化到轻盈而透明的,充满诗意的有机玻璃材料上。这种观念上的举重若轻,表达了东方“意”、“气”的抒情美学。在2001年,在德国柏林“生活在此时”中国当代艺术展中,卢昊的作品《北京欢迎您》是按照一定的比例制作了古典建筑与现代主义建筑混合并存的北京城,以极其可视化的形式呈现出亚洲国家都市化过程的实际景观:既有生机勃勃的变化,又有让人感怀的失缺。2002年,在第25届圣保罗双年展上,其作品《建筑碰碰车》,巧妙的将世界范围内都市化的过程被设计成不同力量纠结和相互作用的游戏。他将各式古典民居和高耸的现代大厦模型改装成玩具汽车,尽管人们可以操作,但是游戏的结果似乎已经在开始就已经被设定了。都市化的过程是以全球性的资本运作为开端,以都市景观的变化为结果。在伊斯坦布尔双年展、釜山双年展、上海双年展中,卢昊都是以建筑作为媒材,来表现中国正在经历的前所未有的社会、文化发展和巨变。在后来的创作中,卢昊创作的中心移向对中国文化身份的思考,如何将传统文化的精髓为当代化,如何复兴中国文化自身的特征。从2005年《北京·长安街》、《消失的家园》、到2007年的《风景》系列,卢昊开始以中国文化为主线而进行的艺术创作实践。在2007年第十二届卡塞尔文献展中,卢昊挪用传统“界画”和“长卷”的形式创作的百米长卷《记录2005年的长安街》,开始用中国的传统笔墨寻找对城市文化的新定义,城市和人的关系在这件作品中被不知不觉的转化为风景和人的关系,现代城市在这种转化中被审美化了。现代的城市景观成了人的修养目标和精神归宿,城市的变化被永恒化为一场精神的需求,城市的变化对人产生的影响在这里被倒置为城市的变化是人的一种内在需求。
在《风景》系列作品中,他以社会学目光捕捉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巨大变迁,以工笔重彩的方式描绘了人民广场地下商城市民与流动人口的商业交汇点。在三万余平方米的各类店铺中包括了市民与流动人口共同的生活用品从物质到精神,这不仅是对人民广场进行悉心的洞察,同时也打开了在地平线以下平凡却温情的美好生活画卷。在2009年,卢昊针对于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特殊情况和对威尼斯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关注而创作了《晴空碧日下的风景》。这是一件以中国传统微雕技术将威尼斯运河两岸城市景色雕刻在两根30米长的钢丝之上,把宏大的历史名城化为微观的“见微知着”。当代艺术的精神在于对现在既成的社会现实,提出自己的质疑。卢昊正是对中国本土现实的介入使的他的作品具有丰富而生动的精神力度。而选择这样的方式做作品,包含了卢昊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解。2009年,卢昊被文化部和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指定为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
卢昊的作品较少涉及政治或文化上的宏大主题,而是倾向于使用周遭的、地域的生活细节,从最早的《花鸟鱼虫系列》到后来表现北京胡同的《消失的家园系列》,莫不如是。中国画出身的他,近年创作的《风景系列》,在绢本上以工笔重彩的形式,表现了与普通人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种商品,如超市货架上堆放的饼干、罐头、塑料储物箱、布匹、领带和拖鞋等,从一个独特的视角谱写出一幅幅温情的生活画卷。正如画家的自述:“我觉得这些物品在当下社会完全可以成为一个风景。我希望为所谓的风景找出一种新的可能性。”卢昊作品里的风景与建筑已经完全无关,这是反讽的风景,当那些亲切的、诗意的、满含记忆的老城风景从视线中消失是,我们将面对何种风景呢?只能“一种新的可能性”风景——商品风景,即那些迎面而来、琳琅满目、完全外化的赤裸裸的消费物。欲望的心理风景已完全取代那些可感、可忆的现实风景。但这种心理风景并不是安迪·沃霍尔所拥抱可口可乐的快感和自豪,而是一个平民化的社会想快速进入消费社会时代的疯狂,是一个粗放的农业社会想拥抱物质的快乐时的欲望,这究竟是一种疯癫还是文明呢?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