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23 1966年作 黄菊瓶花 水墨 设色 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潘玉良(1895~1977) 尺寸 70×60.6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966年作
估价 HKD  6,800,000-8,8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16-05-28
拍卖公司 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16年春季拍卖会
款识: 玉良 66 (右上)
说明 出处
现藏家家属直接购自艺术家本人
美国BELFIELD 基金会收藏
拍品序文
美国重要私人收藏
拍品说明
六O 年代,潘玉良与美国交流频繁,首先1963 年在纽约华美协进社举办个展,随后巡展至旧金山;1967 年又与张大千和王济远一同在美国举办《近代中国笔墨》 (ModernChinese Brushwork at the Wustum Museum of Fine Arts) 群展。潘玉良1918 年入学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时即师从王济远,与张大千更为艺坛知己,大千称之「玉良大姊」。王济远1941 年开始定居美国,创立华美画学院,现藏者Belfield 基金会的家族成员,当时在此学院教书,并与张大千同为学校董事会成员,在此期间以非凡眼界收藏多幅来自张大千、潘玉良、王济远的佳作,佳士得香港曾在2012 年拍卖过多幅来自此北美重要收藏的王济远画作。本季春拍,于佳士得香港成立三十周年之际,Belfield 基金会决定拿出这幅弥足珍贵的《黄菊瓶花》(Lot 23)。
纵目观之,潘玉良的彩墨黄菊与凡高笔下的菊花及向日葵相比( 图1),二者同样放纵不羁充满表现力,潘氏笔下的菊花张弛有度,而偏内敛含蓄,凡高的则是热情张狂。潘氏作品与莫兰迪的瓶花相比,同样使用极简笔触及淡雅色调,并特别关注物像的几何形式及彼此之间的陈列关系。莫兰迪早期所 作的瓶花受「形而上」学画派影响,作品「表面上十分宁静,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在宁静中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与潘玉良如文人墨客般借物叙述的方式相似,所创作的瓶花皆凸显的一种不骄不败,清冽高昂的气质( 图2)。
菊花是潘玉良挚爱的花卉,也是她艺术生涯中如影随形的璀璨一笔。在潘玉良数十年的创作岁月中,裸女、肖像、静物、风景都是她涉猎且擅长的题材,而菊花始终都是她反复描绘的元素,这不仅是她静物画中的常客主角,也是她自画像中的重要配角(图3,4)。菊花乃花中四君子之一,彩墨作品《黄菊瓶花》绘于1966 年,潘玉良作画时已时年71 岁。这位杰出的中国近现代女性艺术家,在1937 年第二次赴法后,直至1977 年去世,便再也未能回到祖国故土。这幅画作是她居于法国接近第三十载的作品,从题材到作画媒材,都无一不反映着潘玉良对故土深厚的情思,更体现出这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现代画家晚年成熟的风格及其对线条与色彩的纯熟把握。
潘玉良赴欧洲留学后受古典主义学院派教育的熏陶,而其自身的东方气韵使她在创作的成熟阶段有了更为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这种风格尤体现于她自50 年代起所创作的静物画中。《黄菊瓶花》一作描绘了花瓶中绽放的娇嫩温良的黄菊,桌上铺设着繁花式样的桌布,还有一迭线装书,依稀可辨是唐诗集,另有瓷质的茶碗和茶杯。菊花后方的背景是刻意留白,陈设与手法都极具东方的韵味,不仅体现出艺术家对自身民族特质的表达,而在表现物体的多样性时,潘玉良在中国现代艺术中首次引入了摄影中强调物体视觉焦点的这一概念(图5),来呈现二维平面中的景深。艺术家将前景中的花瓶与花叶作为重点,以细腻凝重的笔触描绘后方的书本和枝叶则模糊处理,避免了喧宾夺主。这种创新的手法近似于摄影中的聚焦与柔焦,为色彩含蓄清淡的画面制造出清晰的空间感,更是精妙地将中与西、古与今、传统与现代完整结合起来。
西方绘画具有丰富的色彩,学院理论严格利用色彩的冷暖明暗来制造空间感,而潘玉良的作品用色明显不拘泥于这些规则,巧用如水墨画般的技法,以色彩浓淡的变化来响应对西方色彩技法的表达。《黄菊瓶花》画面中的色彩明亮亦和煦,可见艺术家着重探讨色彩的和谐搭配,以此探索画面呈现的情感。此外,画中的菊花、花瓶、桌布和茶碗皆是由相似的色阶及繁复的元素组成,但潘玉良以卓越的色彩感将他们分割、融合,使本该繁杂的画面成为和谐统一的整体,这便是她受到西方野兽派色彩理论的启迪,再加以提炼后的艺术语汇(图6)。而与马蒂斯注重色彩表现而忽略三维体感的思路不同,潘玉良启用线条来表现物体的重量与体感。在古典西方技巧中,线条在绘画中几乎是被隐去的元素,而潘玉良巧妙运用水墨中线条良好的延展性和曲折性的特质,不仅赋予作品东方文人画的底蕴,更以线条作为她表现物品体量感的工具。因为墨色浑厚凝重的自然特点,勾线后的物体自然产生了深沉的量感,中国传统水墨中讲究墨分五色,潘玉良再运用焦、浓、重、淡、清的变化,使得画面中物体的远近层次在线条的表达中错落有致(图7)。艺术家以小笔勾勒出了花瓣、叶脉的纹路、花瓶的图样,线条俊逸优雅,手法亦有清代恽寿平工笔划的古典神韵(图8)。此外,潘玉良对中西结合的创新还体现在她在彩墨画中引入了光感这一概念。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对光线的描绘这点是空缺的。潘玉良在上色过程中,通过使用淡色晕染边缘处,以及巧妙地运用留白法,使得所绘物体笼罩在柔和的光线之中,这是她以东方媒材还原西方古典主义特点的一次先进尝试。
潘玉良早年与丈夫潘赞化寓居于沪时就曾在家中以栽种菊花为趣 (图9),因而在这幅承载着与亲人、故土已分别三十余年的情感作品中,艺术家缱绻的情思怀念流淌在画面中,仿佛赋予了静物长久的生命。潘氏晚年一度穷困潦倒,其时她在法国画坛已极有声誉,拮据皆因不愿出售自己的作品。可知这些看似清雅寡淡的静物画,对于潘玉良而言皆是她浓烈的乡愁和情思。潘玉良的作品多数都在她逝世后运回国内藏于各大美术馆,一片丹心酿得一卷丹青,终于得以与亲人与故土团聚。
潘玉良在中西艺术中去芜存菁,她提炼出油画与国画各自对色彩和线条的理论精髓,而造就出其独特的彩墨画,并巧妙利用二者之间的平衡,塑造出充满灵性与深厚感情的个人风格。她在彩墨画中对线条和色彩的先进尝试,对中国现代绘画有着不可忽略的丰富贡献。一如巴黎东方美术馆馆长叶赛夫曾道「潘氏的作品融合中西画之长,又赋予自己的个性色彩,以生动的线条来形容实体的柔和与自在,」这无疑是对潘玉良这位具划时代意义的20世纪艺术家最佳的诠释。因此,潘玉良在作品《黄菊瓶花》中所展现其结合中西所长之色彩运用法以填补彩墨画中对光描绘的空白、在彩墨作品中试验摄影中强调的聚焦概念、以及萃取自国画精髓的线条表达,皆彰显这是融汇东西方之艺术精髓的典范之作。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