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860 猴年大吉 镜心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高马得 尺寸 45×33.5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2,000-3,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高马得作品专场 拍卖时间 2016-06-05
拍卖公司 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6春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著录:《纸上梦戏—高马得戏曲人物精品集》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6年4月出版。
签名:猴年大吉。马得。
钤印:马得、长乐
说明 高马得(1917-2007)

一幅画,一出戏……
文/詹琍琍
对许多人来说,戏曲是孩提时的记忆,能在百忙中重温这些回忆是一桩乐事!也有的人认为这种比台湾连续剧还慢数个拍子的剧情,实在难以消化,已不适合讲求快速社会人的口味。而戏曲最容易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不外乎戏曲人物的华丽服饰,浓彩的脸蛋,冗长的唱词,缠缠绵绵,咿咿呀呀……,慢条斯理般的动作准确地落在音乐节奏中,还有喧天的敲击乐,咚咚咚锵……。这是一场有声有色的真人演出,然而,有一种戏曲只靠一个人在幕后演出——戏曲人物画。
在宣纸上捕梦
去年的六月,高马得(中国一级美术师,专攻戏曲人物创作的画家)在集珍庄画廊开了“纸上”戏曲人物的展出,让喜欢戏曲的人饱赏眼福!马得的戏曲人物画,画的不是戏曲的华丽服饰、浓彩粉脂的脸孔,而是一种情感转载的艺术形式,意境的写照。画的空白处配上诗句优美的落款,使戏曲人物画不时奏出动人的弦外之意,略有余音绕梁之感。“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不单是戏曲人物画能恰当地表现戏曲内涵的最佳手法,更是中国水墨画追求的境界,正符合中国美学以意象为主导的精神内涵。
画家把舞台上的艺术放在宣纸上拨弄,让中华民族蕴含千年的文化底蕴与民间情怀从画中透出、飞跃。戏剧情节里头在瞬间所产生的矛盾、冲突、喜怒哀乐等情感,经画家的巧手,用概括、简约、夸张、趣味性地把刹那间的情绪有条不紊地转放在水墨之中,融化于其中……浓彩淡墨中透出剧中人物的豪迈潇洒。隐藏于戏曲人物内心的含蓄情感,脸上那幅腼腆的表情,又或娇滴可人的神情,风趣盎然!
像诗的戏曲画
看似一幅画,恰似一场传统戏曲的缩影,妙趣横生!每一幅戏曲人物画就如一场戏,一则故事。像《牡丹亭•寻梦》讲述杜丽娘从梦中醒来,若有所失,直惦着梦里素未谋面的知音人。最后,她走到梦境中的那棵梅树下,凄凉的抒发心底强烈的愿望:“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这一幕所要表达的正是杜丽娘欲追求自由幸福的信念,坚贞热烈,像火一样要把那封建桎梏烧掉、毁去。这当中像隐含着中国封建的礼教禁锢把时下的女子压得透不过气来的心声。
马得看戏里头的情、意和美,以单线勾画成的戏曲人物,动作仿若微风中的芦苇,姿态优而美,柔曼妩媚,略敷淡彩,衣着白粉,更显得飘逸而迷人,使人禁不住掉入其梦境之中,像是活在当年的时代里去了。如《鸿雁传书》讲的是相府小姐王宝钏在寒窑苦守薛平贵的凄美故事。王宝钏希望借“飞鸽传书”给薛郎传话。首先把信扣在鸿雁的颈项,却担心它饮水时打湿了,字迹模糊;把信扣在翅膀上,怕他难以飞行;系在腿上,又怕歇在林中时被钩在树枝上;最后系在鸿雁脊背上才觉得牢靠,于是双手将雁捧起,向空中一抛,雁腾空飞起,一边鸣叫一边展翅向西飞去。这时,王宝钏唱到:“只见鸿雁腾了空,王宝钏十几年来才露笑容,但愿你一路平安把信送,薛郎他见信定会转窟中。”
画中只是寥寥的数笔,简单的手势,像把心里压抑多时的哀怨、痴情、期盼,随同两手一松,微微上扬,思悠悠,情悠悠就跟鸿雁乘风而去了。恐怕再多的言语也不能胜过水墨的言简意赅,婉约动人的情感,哀伤中充满着期盼,戚戚焉,只能意会。王氏对感情的坚贞不渝,坚如磐石的精神像淙淙流水般在宣纸上川流不息。
无声胜有声
虽说戏曲人物画是静止的,但它的感情则是流动的;虽然只是简单的线条,但内容是丰盈的;虽是朴素的色调,但清秀可人;虽是静谧的气氛,但无声胜有声!

高马得生平简历
概述
高马得,原籍江苏省南京市。四十年代以漫画见称,多年从事新闻出版工作,六十年代醉心于中国戏曲,遂以中国画形式描绘戏曲人物,笔墨简练洒脱,形象生动传神,情趣妙生,耐人寻味。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展,由北京、上海、江苏、香港、台湾等地出版个人画册,出版了《画戏话戏》、《画碟余墨》、《马得水墨小品》等,获国务院专家待遇,获漫画“金猴奖”,1993年在江苏省国画院离休。1999年出版个人大型画册。2007年因病去世。
人物生平
早期
1917年1月生于江西省赣州市。1926年入天津抉轮小学和抉轮中学。1943年进天津河北省立水产专科学校渔捞专业学习,后患病,病中自学美术,奠定了后来从事专业的基础。1942年至1944年,高马得任贵州省贵阳市民营《国民画报》主编。1945年加入中华全国漫画作家抗敌协会,作品在重庆参加争民主反独裁反内战漫画展,在延安参加延安、重庆木刻、漫画联展。其间,曾受到叶浅予、张光宇、廖冰兄的艺术指导。1946年成为全国漫画作家协会会员。同年起先后任重庆《商务日报》星期漫画版主编、南京民营《新国民画报》主编、南京民营《江南晚报》漫画专栏编辑。1951年任上海《漫画》月刊编委。
逐渐成名
高马得除在国内外举办画展外,还出版多册戏曲人物画专集,1984年在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1987年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9年在香港集古斋,1990年在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92年在台湾,1993年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画戏话戏》内作品被选入当代中国杂文鉴赏辞典,1994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当代著名漫画家杂文家幽默小品”《画碟余墨》。
晚年成就
2004年7月,《马得昆曲画集》荣获国家新闻出版署等部门颁发的最美图书奖和插图金奖,并被当做国礼赠送给第28届世界文化遗产大会。2006年7月,马得昆曲戏画艺术馆落户苏州中国昆曲博物馆,马得先生将自己几十年来创作的《牡丹亭》、《西厢记》、《十五贯》等戏曲绘画精品100幅捐赠给苏州中国昆曲博物馆,同时捐赠的还有其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珍藏的昆曲典籍《六十种曲》、《盛明杂剧》、《缀白裘》等。
历任江苏省国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
个人成就及荣誉
在漫画、儿童读物画、国画均有显著成绩,获1992年国务院特殊津贴。
漫画创作在四十年代即见知艺坛,在贵阳自立办《国民画报》宣传,在重庆,主编《商务日报》星期漫画版,在《新民报》,在上海《大公报》主编漫画版,任《漫画日刊》编委,拙作《张果老倒骑驴,向着尼主走,背着尼主行》入选当代《漫画家辞典》。
1951年起,高马得的漫画、人物画极受大众欢迎,成为雅俗共赏的艺术精品。1978年,《三打白骨精》彩墨连环画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洲中心ACCD(在日本东京)举办的儿童读物插图评奖会上获儿童读画物首画奖并出版。日本出版的《获奖作品集》收其八幅作品。《三借芭蕉扇》彩墨连环画在江苏省儿童文艺创作评奖会(1957-1979)上获一等奖并出版。《鬼趣图》参加了全国第一次漫画展,选入《东风压倒西风》漫画集。其后又出版有彩墨组画《十五贯》。彩墨连环画《宝葫芦》《三借芭蕉扇》《东郭先生》《牛郎织女》《蛐蛐》由外文出版社以美、法、德、日文出版。五十年代创作的具有民族作风的漫画作品,如《鬼趣图》、《郭列仙酒粹》、《民间卦签》等多组作品,获1993年漫画“金猴奖”。
1994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当代著名漫画家杂文家幽默小品”《画碟余墨》,1997年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马得水墨小品》一套四册(戏曲、儿童、诗志、生活),1999年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公开大型画册。

评价
马得先生是中国漫画史上一个不可回避的人物。在任何一个时代,他都有优秀的作品为人称颂。解放战争时期,他创作了《倒骑驴客》、《伏虎记》等佳作,充分显示了作者的进步立场和作品的战斗精神。他的系列漫画“苗夷情歌”、“大城故事”、“新列仙酒牌”,是20世纪四五十年代中国社会风情的缩影。20世纪60年代,他的《美国对弱小国家的“技术援助”》,是漫画战斗传统的发展和延续。尽管在“文革”中遭受迫害,但是在“四人帮”倒台后,他又焕发了艺术青春,创作了《旧笺新释》这样形式独特、内涵深邃、民族风情浓郁的优秀漫画作品。
大家评说
马得是一个抒情诗人。他爱看戏,因为戏很美。马得能于瞬息间感受到戏的美,捕捉到美。他画戏是画戏中之诗,不求形似。他最爱画《牡丹亭》,这辈子不知道画了多少张。他画《牡丹亭》人物,只用单线勾成,线如游丝,随风宛转,略敷淡色,稍染腮红,使人有梦境之感。马得的许多画都有梦意,《游园•惊梦》如此,《拾画•叫画》如此,《蝴蝶梦》更是如此(此幅用深色作地子,人物衣着皆用白粉,更显得缥缥缈缈)。我们可以称马得为“画梦的人”。
——汪曾祺
马得画才子佳人,虽然还是泼墨手法,但一般用淡彩,而且偏爱石青、浅绛、淡紫与桃红,呈现一种“春三二月天”的清雅,与昆腔水磨调的轻柔优美异曲同工。他自己说最喜欢画《牡丹亭》,想来是佩服汤显祖对文学艺术的执著,对“白日消磨肠断句,世间只有情难诉”的共鸣,才一再画《惊梦》与《寻梦》中的杜丽娘,裙裾轻飘,如诗如画亦如梦。
——郑培凯
不能忽略马得那富于情感的笔墨技法,在塑造人物动态上所发挥的作用。白娘子的细线勾勒,许仙的轻染淡抹,衬托着缠绵悱恻的柔情蜜意;鲁智深的大笔泼墨,纵横交错的线条,点点明亮的色彩,有力地烘托着他的豪放开朗。鲁迅先生说过:“传神的写意画,并不细画须眉……不过寥寥几笔,而神传毕肖;夸张了这人的特长——不论优点或弱点,却更知道这是谁。”马得的戏画确实是属于这一境界的。
——马鸿增
马得运笔,原则上不离祖宗旧制,讲究“六法”,特别注重气韵生动和经营位置。武松的软罗帽精神也竖起来,耳边顿了个石青色圆球。上身打衣整齐,裤腿却是几笔粗粗抹成。他的“随意为之”实则“有意为之”。
——李克因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然而,一件件美的艺术作品的创造,总是不会来自天上掉下来的灵感。它终归离不开生活,离不开作者对生活万象的累积和敏锐的观察力。马得原来是画漫画的,50年代起才专攻水墨戏曲人物画。三十年来,他读了不少书,看了很多戏,他的画室内单是戏曲人物的速写就有几百本之多。
——华君武
马得善于捕捉最能表现人物性格特征的典型形象,寥寥数笔,神情毕肖。悟空的机智,八戒的憨厚,唐僧的慈善,白骨精的诡秘,包括以蛤蟆体态变形而设计的金蟾大仙等形象,无不赋予他们以性格与生命。
——周积寅

更多北京荣宝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