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612 1935年作 塘清蟹肥 镜心 水墨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齐白石(1864~1957) 尺寸 67.5×34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935年作
估价 RMB  800,000-1,2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中国近现代书画 拍卖时间 2016-12-03
拍卖公司 北京宝瑞盈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16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款识:△祥止仁弟学足思乡,赠此为别,乙亥齐璜。钤印:老木(朱文)
△樊山老人曾为余序印草有云,赠人以车不若赠人以言,余既无言以画代之,愿吾贤毋忘今日长相思也,衰翁七十五矣璜再记。六月廿一日。钤印:木人(朱文)
说明 备注:上款人“祥止仁弟”应为罗祥止(1903-1976),四川新都人,早年毕业于北平民国大学法律专业,曾随四川印人曾默躬学习篆刻,1927年拜齐白石为师,专事篆刻,侍奉齐白石七年,学艺益精。

白石老人有点“抠门”
—齐白石《塘清蟹肥》
陈姗
众所周知,白石老人有点“抠门”,东西看得可紧啦。他的身上总是挂着一大串钥匙,家中值钱的东西都亲自锁起来,就连所有的点心也都锁在箱子和柜子里,几串钥匙一斤多重呢,老人也不嫌重,天天随身携带。他的大画案下面,也是这里一个暗格,那里一个小抽屉的,里面偷偷的收着他各种各样的“宝贝”,白石老人是木匠出身,在家具上做些这样的小机关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大家都说齐白石小气,也是有他自身的原因的,白石老人的出身比较穷,可以说七十岁之前的齐白石一直是在为钱而奔波,所以对钱的钟爱导致了他非常吝啬。白石老人家的钱也是有进无出,全都锁在他的箱子里放在他的床下,谁都不许动。说到白石老人的小气,有这样一个小故事:有次家里没菜了,白石老人舍不得拿钱去买菜,就提笔画了棵白菜去和卖菜的老农交换,但是老农断然拒绝了,并对齐白石老人说:“你这个傻老头,居然拿假白菜来换俺的真白菜”。这也是“秀才遇到兵”,“有眼不识泰山”啊,卖菜老农哪里知道,这一棵假白菜,如果留给子孙的话,如今能换多少吨这样的真白菜呢。
廖静文曾经回忆说, 当时和徐悲鸿去拜访齐白石,老人拿出一些糕点,都硬得完全不能吃了,无独有偶,黄永玉先生在《比我老的老头》这本书中,记载他第一次随李可染大师去白石老人家拜访的情景:“老人见到生客,照例亲自开了柜门的锁,取出两碟待客的点心。一碟月饼,一碟带壳的花生。路上,可染已关照过我,老人将有两碟这样的东西端出来。月饼剩下四分之三,花生是浅浅的一碟。‘都是坏了的,吃不得’,寒喧就坐之后,我远远注视这久已闻名的点心,发现剖开的月饼内有细微的小东西在活动。剥开的花生也隐约见到闪动着的蛛网。这是老人的规矩,礼数上的过程,倒并不希望冒失的客人真正动起手来。”据说,这碟月饼和花生已经在白石老人家待客好几年了,一直没换过。
齐白石还老怀疑保姆偷吃,黄永玉去拜访的时候,拎了一串大螃蟹,齐老催促保姆去蒸螃蟹,保姆嘟囔道:“您还是数数吧,别到时又说我偷吃了一只”。白石老人说:“我数过了,十四只”。
白石老人把润笔单挂在自己的画室里“卖画不论交情,君子有耻,请照润格出钱”。早年齐白石卖画为简便起见,以数计算,如画青菜瓜果鸡鸭鱼虾,画上有若干,就以若干钱计算。譬如有人要买以虾为题材的画,白石老人照只画虾,买家讨价还价,要求多添一只虾子。齐白石面色不悦的添了只虾,买家发现这只虾画得毫无生气,白石老人告知“你要添的这只虾子,是不在价钱以内的,所以画了只死虾,算是免费附送”。
看白石老人此作,五只大螃蟹,画得满满当当的,都是活灵活现的,笔墨极为精湛,由是可知《塘清蟹肥》是白石老人心境极佳之时的得意之笔。这张《塘清蟹肥》,白石老人画得可一点也不抠门呢。
上款人“祥止仁弟”为齐白石的门生,四川书画家、篆刻家罗祥止。罗祥止是齐派篆刻的重要传人,齐白石的《题罗祥止印谱》(上下两册)中,对罗祥止的每方印章均有批注评价,如云:“截铁如泥,时人削印愧杀否”,“似拙非拙,时贤无此梦到”,“不知祥止者但曰白石、祥止之流不能刊细朱文字,知祥止者但曰祥止之工刻,时流自以工刊夸者,羞杀也”,白石老人的评价中隐有以衣钵托附之意,十分难得,由此可见白石老人对这位弟子的器重和喜爱。
虽然画跋上写到,这是罗祥止的“学足思乡”赠别之作,但是想必罗祥止作为入室弟子,是十分清楚白石老人的性格的,晓得“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一定是以其他形式送了现银换画的,所以七十五岁的白石老人“中心喜乐,书画皆佳”,且在画跋中写道“赠人以车不若赠人以言,余既无言以画代之,愿吾贤毋忘今日长相思也”。
白石老人还在画跋中提到了樊增祥,这位樊增祥可不是一般人,当年贵为文坛名宿的樊山老人曾为名不见经传的齐白石亲手撰写治印润格:“常用名印,每字三金,石广以汉尺为度,石大照加,石小二分,字若黍粒,每字十金。樊增祥。”此举为齐白石卖画做了一个最好的广告,白石老人在给门生的作品中提到此事,必定是极有深意的。当日樊增祥提携齐白石,今日齐白石提携罗祥止,有异曲同工之妙。
白石老人的绘画,似一座桥梁,连接起阳春白雪的艺术与寻常百姓间的庭院巷陌,他以生活中常见的物事入画,题材虽多是生活中常见之景致,然由于笔墨的精湛和绚烂,艺术语言俗中蕴雅,画风醇厚浓郁,备受推崇,成为近代艺坛的领军人物。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