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2258 1921年作 广豳风图 册页(十六开) 设色绢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齐白石(1864~1957) 尺寸 25.5×32.5cm×16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921年作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 拍卖时间 2017-06-05
拍卖公司 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北京保利十二周年春季拍卖会
著录:
1.《齐白石年谱——胡适自校》,胡适着,胡适纪念馆,1972年出版。(文字著录)
2.《看齐白石画(英文版)》,王方宇,许芥昱合着,第48-56页,香港艺术图书公司出版,1979年5月10日初版。
3.《看齐白石画(中文版)》,王方宇,许芥昱合着,封面,香港艺术图书公司出版,1979年。
4.《齐白石全集 2》,第59页至第65页,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年。
5.《中国名画家全集——齐白石》,第239页,年表简编1921年载,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第一版,2003第二版。
6.《中国美术家作品丛书——齐白石》,第220页,齐白石年表载,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年版。
7.《齐白石工笔草虫鉴定与收藏》,第33页,江西美术出版社,2009年12月。
8.《国际研讨会论文集——齐白石》(下),第335页,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年。
9.《草间偷活·齐白石笔下的草虫世界》,第17页,广西美术出版社,2011年。
10.《齐白石研究》第二辑,第118页,广西美术出版社,2014年。
11.《可惜无声——齐白石草虫画精品集》,第9页及第25页,北京画院编,广西美术出版社,2015年。
12.《二十世纪中国画家研究丛书•齐白石》,第173页,天津杨柳青画社,1997年。
13.《齐白石双谱》,第五十二页,集古斋有限公司出版,1999年。
14.《齐白石辞典》,第204页,中华书局出版社,2004年。
题识:仲珊使帅钧正。辛酉五月布衣齐璜写呈。
印文:白石翁、老苹、芷、木人、白石、木居士、平翁、阿芷
题签:广豳风图。十六幅齐璜画呈。印文:白石翁
说明 展览:“中国近现代十二大家展”,2017年5月10日至5月14日,江苏美术馆陈列馆。

说明:上款仲珊即曹锟,此时曹锟任直、鲁、豫巡阅使。驻保定。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上款人简介:
曹锟(1862-1938),字仲珊,别名秋水。出生于天津大沽口,是中华民国初年直系军阀的首领,也是保定王。曾被选举为第五任中华民国大总统。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

齐白石《广豳风图》释读
郎绍君
齐白石《广豳风图》,绢本册页,25×32cm,16幅。工笔设色。作于1921年(辛酉)。各幅分别是《蚂蚱贝叶》《螳螂红蓼》《蜻蛉荷花》《蝴蝶荷瓣》《灶蚂芫荽咸蛋》《双蜂扁豆》《甲虫谷穗》《墨蝶花瓣》《蝼蛄蓼花》《蜜蜂桃花》《蟋蟀葡萄》《天牛秋叶》《黄蝶菊花》《纺织娘南瓜》《黑蜂南瓜花》《蝈蝈葫芦》。其中《蚂蚱贝叶》题“仲珊使帅钧正,辛酉五月布衣齐璜写呈。”是1921年5月写送北洋军阀首领曹锟的。
作此册时,齐白石定居北京不久,他是怎样认识曹锟,画《广豳风图册》表达了怎样的寓意,其收藏流传经历如何?试作一解读。
曹锟(1862-1938年),字仲珊,天津人。年轻时曾参加淮军,后入天津武备学堂,1895年后投奔在小站练兵的袁世凯,历任邦带、管带、副都统,袁世凯任大总统,升任北洋军第三师师长、长江上游警备司令;袁氏称帝,受封为一等虎威将军,1916年袁去世后,任直隶督军。张勋复辟时,任讨逆军西路总司令。冯国璋死后,成直系首领。1920年直皖战争获胜,与张作霖共同控制北京政府。1923年以重金收买国会议员,贿选为大总统。1924年二次直奉战争失败,冯玉祥发动政变,曹锟被软禁。下台后寓居天津。
齐白石与曹锟相识,约在1920年。由他的好友夏午诒介绍。夏午诒(1870-1935年)名寿田,以字行。号耕父、天畸翁、直心居士。湖南桂阳人。1898年一甲第二名进士(榜眼),授翰林院编修,辛亥革命后,任袁世凯大总统府顾问。夏政治上属保守派,先后为端方、袁世凯、曹锟幕僚,以文笔迅疾有力着称。袁世凯死,是被通缉的袁氏亲信之一,曾匿居天津租界。夏午诒乃齐白石的湖南同乡,又同为王湘绮弟子。齐35岁时(1897年)时与夏午诒相识于湘潭城。1902-1903年间,齐白石第一次远游西安、北京,就是受夏午诒的邀请——他从西安写信并寄束修与路费,聘齐白石教其姬人姚无双学画,帮助齐迈出了开阔眼界、“行万里路”的第一步。在西安,夏午诒介绍他认识了著名诗人樊樊山,樊为他写了卖印润例,开启了远游兼卖篆刻的新阶段。1903年春到北京后,齐住宣武门外夏家,那里离琉璃厂很近,又是文人艺术家聚居之地,白石常去琉璃厂看古玩字画,又直接间接认识了曾熙、杨度、李瑞荃诸名士 。夏将改官江西,欲给齐捐个县丞。齐坚拒之,夏即将捐县丞的银子送他……。这些,都使齐大为感念,视夏为终生好友。1919年,白石定居北京后,两个老友又得以相会。《庚申日记》记,十月初一,在曹锟幕的夏午诒,派人接他“去保定游玩”,直到十月二十五离保。日记提到十月十五日在保定“得人谢金”,令他“一喜一羞。”羞的是“年将六十,犹受人怜。”喜的是儿辈有了“炭米”和“读书”的钱。(他初到北京,画卖不出去,正处于困境。)谁给了他谢金?为何回避说出姓名?如果是夏送“赠金”,他不会回避,也不会有“受人怜”和“羞”的心理。稍细想,定是齐为曹锟作了画,曹才以“谢金”之名赠银,得到这个大人物的谢金,齐在日记中的心态描写,对曹氏名字的回避,才是合情合理的。藏天津博物馆巨幅《汉关壮缪像》《宋岳武穆像》,题“虎威上将军命齐璜敬摹”,最可能作于这次在保定的二十多天。
庚申(1920)11月回湘省亲的齐白石,在辛酉(1921)年正月十三得夏午诒信,促其“早早北上”。相约北上必是有事情。白石于正月二十一日启程,二月初到京。一路奔波,到北京就病了一场。至五月初一,夏午诒来京,第二天同去保定,直到五月十四日回京。这十几天在保定做了什么,日记未说。《广豳风图册》的年款是“辛酉五月”,而五月只有这些天在保定。(见《人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日记卷下》之《白石杂作》,276-277页。)所以有理由说《广豳风图》作于五月二日至十四日间。这一回,白石的上款不是“虎威上将军”,而是“仲珊使帅”,称谓的这一变化,似乎显示了亲切相熟的意味。今所见1920-1923年间,齐白石还为曹锟画过一大幅工写的山水,一部花卉册,一幅《荷花图》,其日记、自传记都不记载。这源于他的观念和谨慎:以一介布衣卖画求生,际遇如此尊贵的顾主,不攀附,不回避,也小心翼翼。对夏午诒来说,是赢得两家喜欢;对白石而言,是不负老友牵线帮助,精心作画,而回避曹称谓,则表示着一种敬畏和距离,这都是合情合理的。
《豳风》是《诗经》十五国风之一。豳同邠,周的诸侯国,其故城在陕西旬邑县西。豳风是西周时期这一地域的民间歌谣,共七篇。七篇中以“七月”最为著名,是《诗经》中最长的诗歌。全诗咏唱农人一年四季的劳动生活,如春耕、采桑、制衣、打猎、盖房、藏冰、造酒等等,述说农民的艰难,描写在季节中变化的景物与自然生命,如斯螽、莎鸡的鸣叫,蟋蟀由田野转入屋舍等等 。总之“所言皆农桑稼穑之事,非躬亲陇亩久于其迹者,不能言之亲切有味如是”(清,方玉润语)。其叙事亦实亦虚,既散漫又整齐,被赞为“和厚古雅”“满篇春气”。南宋高宗、孝宗年间,画家马和之画过《豳风图》《唐风图》《陈风图》等,每幅表现一诗,均依据诗的内容,画人物、山水 、花鸟、草虫等,画风以简率为宗,研究者认为是供宫庭用的《诗经》插图。齐白石《广豳风图》 为草虫花卉册,也取材于“七月”,但不是该诗插图,而是广陈其意,以咏物喻人事,借颂美自然表达关情农桑之意。王方宇认为“齐白石 之所以选取这个题材创作给当时的当权者,是和诗经《豳风》的传统解释有关的。”白石作此画,正当曹锟势力鼎盛,临近登大总统之位时,他以此图寓劝关情农桑之意,与他的农家出身和“清平”观念契合。但他未必知道曹锟的政治赌博,在这件事情中,懂曹锟也懂齐白石的是夏午诒,在《广豳风图》的选题与创作中,夏很可能担任了参谋甚至导演的角色。
此册原藏于美籍华人学者、收藏家王方宇(1913-1997年)手。王方宇生于北京,1936年毕业于北京辅仁大学教育系。1944年留学美国,两年后获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1955-1965年执教耶鲁大学 ,1965-1978年任美国西东大学教授,1972-1974间年任该校亚洲系主任。王氏是研究八大山人和齐白石的专家和收藏家,曾在耶鲁大学开设美术史课程,举办八大山人画展。1979年,他与许芥昱合着《看齐白石的画》一书(台湾艺术图书公司出版),该书收入齐白石各时期作品46件,其中选择了七幅《广豳风图》册页。他在书中写道:“这本为曹锟创作的册页,是王方宇从曹锟之子处得到的原作,被曹锟之子证实是齐白石画给曹锟的。曹锟的孙子,住在加里佛尼亚的曹仲英,也证明曾在曹锟的住所见过齐白石。”(王方宇、许芥昱合着《看齐白石的画·广豳风图》,英文版,第48页-57页。马瑞节译)。这一纪述和证词,与上述对齐白石日记的分析解释是一致的。
在艺术上,《广豳风图》册有几个值得重视的特色。
第一, 全幅工笔。即花卉和草虫皆以工笔方法画出,这是齐白石作品中少见的。1920至1924年间,他画过不少的草虫花卉,多为写意花卉配工笔草虫。他在日记和诗 文中一再表示,自己不喜画工笔,但买家要求,也不拒绝。中国美术馆藏庚申三月画《草虫册》题:“余自少至老,不喜画工致。以为匠家作。非大叶粗枝胡涂乱抹不足快意。学画五十年,惟四十岁时戏捉活虫写照,共得七虫。年将六十,宝辰先生见之欲余临,只可供知者一骂。”庚申五月日记云:“余十八年前为虫写照,得七八只。今年带来京师,请樊樊山先生题记,由此人皆见之,所求者无不求画此数虫。”辛酉五月二十九日与杨晳子信再云:“连年以来,求画者必曰请为工笔。余目视其儿孙需读书费,口强答曰可矣,可矣。其心畏之胜于兵匪。”畏画工笔胜过畏兵匪,固为夸张玩笑之语,但其不喜画工笔之意并不假。他后来只以写意花卉配工笔草虫,多源乎此。《广豳风图》选择全工笔,似乎表达了对顾主的一种特别的敬重。
第二,采用绢本设色,在齐白石作品中也颇为少见。绢本设色有贵重感,多与达官贵人收藏者的身份、趣味相配。他选择绢本,应有考虑顾主尊贵身份的因素。但对于用惯生宣画花卉的齐白石来说,在绢上运笔着色不免有些生涩,从而与常见的作品风格有些不同。王方宇也注意到这一点,说“绢本并不能很好的适应写意画法的用墨”。齐白石画工笔花卉,始终不追求像画工虫那样工细,非不能为,而不愿为也。此外,画工虫需要一笔不苟的、精微的对虫写生,是很累人的,画花卉则可以默写,比画工虫省力得多。白石有诗云,“折扇三千纸一屋,求者苦余虫一只。后人笑我肝胆苦,除却写生一笔无。”衰年变法以后,他选定以写意花卉配工虫的样式。但从收藏的角度说,像《广豳风图》这样全工笔之作,少而又少,属鲜见品类,愈加珍稀可贵。
第三、《广豳风图》中的《螳螂红蓼》《蜻蛉荷花》《蝴蝶荷瓣》《灶蚂芫荽咸蛋》《双蜂扁豆》《墨蝶花瓣》《蝼蛄蓼花》《蜜蜂桃花》《黄蝶菊花》等 10幅,都使用了当时相对贵重的洋红色,至今近百年,仍明艳如新。齐白石曾说:画胭脂,“薄施,其色娇嫰;厚施,色厚且静。惜属草产,年久色易消灭。外邦颜色有西洋红,其色夺燕脂,余最宝之。”(《齐白石谈艺录》第79页。王振德、李天庥编,河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巧的是,同年三月二十五日,他在北京彰义门香腊店买了一百只“外洋燕脂”(即洋红),是“生平以来,买颜色好而且多之快心,此第一回也。”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买了又使用了那么多西洋红,也许不是巧合,而是计划之内的事。
第四,创作《广豳风图》的1921年,是白石定居北京的第三年,正处于“衰年变法”(约1917-1928年间)前期,画法与风格皆在探索之中,还未形成以“红花墨叶”、工写合一为特点的主流风貌。从《广豳风图》可知,其工笔草虫已高度成熟,逼真、鲜活,花卉则处在探索过程中,勾花着色,还带有民间艺术某些特征,如以细密的红色曲线勾画荷瓣以表现其质感,就可见出民间艺术的大胆和拙稚。
总之,《广豳风图》有特殊的背景、寓意,丰富的人文内涵,涉及齐白石与近代几位著名人物的奇遇与交往,而其全工笔等艺术特征,则对研究齐白石的变法求新,有着特殊的意义。
丁酉三月于红松书屋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