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748 2017年 芷韵袭人 布面油画

收藏
分享到:
大图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张义波 尺寸 76×148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油画 创作年代 2017年
估价 RMB  450,000-6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方式—当代艺术及日本轻井泽 拍卖时间 2017-10-29
拍卖公司 厦门博乐德平台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7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签名:2017 张义波
背签:《芷韵袭人》 2017 张义波
说明 张义波
1966年生;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研究生部主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写实画派代表画家。出版有多部个人专著,教学丛书,作品发表于海内外多种专业杂志与报刊,作品先后被中国美术馆,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山东美术馆,邓小平纪念馆等专业团体与机构收藏。

“现实社会对人充满各种诱惑,人们在为实现各自的追求过程中表现着各自不同的人生态度。在我的画中,我努力追求一种完美的意境,无论是主题还是语言,这种意境也是我理想中的一种生活状态,同时也是我对油画艺术的一种态度。在今天纷繁的油画风格中,我依旧执着于写实油画领域,去探索油画艺术最本质的问题,还原油画最纯净的面貌,把生活中最美好的东西呈现给人们。”
——张义波

余丁谈张义波的油画创作:
方寸之间展现油画精粹
我识义波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从大学时代起我便知他是一位画画极为诚恳踏实之人。二十多年来,对于油画艺术更是孜孜以求,力图方寸之间,求得西方油画语言之要义。义波与我都曾就学于中央美术学院,他在油画系一画室就读之日,靳尚谊先生还是画室的主持人。靳先生的美学追求,以及欲为中国油画补课的主张,影响了整整一代画家。义波当然也亲闻靳先生之教诲,而得孙为民、杨飞云等诸位老师的口授身传,其沉静稳重的个性,也极似他那些一画室的前辈老师们。毕业之后,便至大学做基础教学工作,油画创作却从未间断。虽然身处80年代末以来前卫艺术风起云涌之际,义波竟也不为所动,如其前辈老师般痴迷于传统的写实油画语言的研究之中。
义波对于油画技法和语言本身的兴趣,胜过对于题材或内容的兴趣。诚如众人所言,艺术的技法、语言和风格是为题材和内容服务的,尤其是对于写实绘画而言则更是如此。然而在义波那里则恰恰相反,题材和内容都成为了他研究油画语言问题的媒介。他长期研究光和造型的关系,对于法国古典主义中光的表现尤感兴趣——在同一光源的高光照耀下室内人物的造型的表现,以及在散光状态下人物的表现等等。很多写实的画家认为中国写实油画经历20世纪以来的百年锤炼,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划的地步。但义波却以为,写实油画乃泊来之物,自文艺复兴以来,在西方已有几百年的传统。与西方大师相比,中国写实油画无论是从技法、材料、语言、风格,对于题材的把握,乃至审美品味都有极不纯粹,都有极大的差距。这一观点与当年靳尚谊先生的理解颇为一致,然时隔20余年,这仍是摆在中国油画界未及解决的问题。
义波因而多年来专注于造型中同一问题的不同子题的研究,力求把一个问题理解透彻,解决妥当,而所有的题材都是以问题为先导来决定的。在他看来,西方写实绘画的根本是基于客观对象的造型,以及光和色的处理,不同的时代,偏重有所不同。如文艺复兴时期,更为强调反映客观对象的科学性,透视和解剖被广泛地在绘画中应用;而到了17世纪,基于对造型与色彩、光线的不同侧重,出现了不同的手法和风格,以至于后有鲁本斯派(重色彩)和普桑派(重素描)之争。素描与色彩在西方的绘画中,成为了一对既有矛盾,又相互依存的要素。至19世纪印象派之时,虽该派内部仍有德加、雷诺阿等重造型的画家,但总体而言,色彩和光的表现,始在绘画中取得了主导地位。然而印象派却又因造型的不结实,被塞尚认为是不能进入博物馆的艺术。义波以为,光与彩的表现,如何与素描、造型完美结合,是油画中一个永远可以探索和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他多年以室内的烛光人物为题材,力求在同一题材中达到油画造型、语言的纯粹、光与色表现的和谐。
室内烛光人物题材曾被西方古典油画家们广泛使用,如17世纪的荷兰大师伦勃朗、法国画家拉·图尔等等。在前辈大师那里,烛光的描绘体现为单纯的素描关系的表现——为了表现画面的这种强光,艺术家往往不得不牺牲画面的色彩而加强明暗的对比。而义波则力图在严谨的素描关系和人物造型的刻画的基础上,适当增加色彩的表达。在此过程中,把握造型与色彩之间的“度”显得极为重要。在《夜色》一画中,画家专注于研究少女手握的烛台与人物服饰之间的微妙色彩变化,透明的琉璃烛台与烛光下方烛身的颜色在统一的暖光照耀下形成了微妙的对比。在《捧蜡烛的女子》一画中,画家希望在室内暖光下,作冷色的表现。画面中女子脸部的暖色与衣裙的冷色形成对比,上衣暗部的冷色又与裙子的颜色有所区别。这看似只是造型与色彩的基本功,然而,张义波却希望在这基本的关系中做得纯粹。与此同时,他把烛光的照耀范围扩大,提高了画面某些局部的明度,使得观众的视野能够达到画面暗部本来应该是看不清楚的位置,从而体会到暗部的微妙色彩变化。这是一种异于西方古典大师的做法,因为西方大师的烛光题材作品只是想让观众看到光与影的明暗对比,而并不考虑色彩。这也是一种不同于摄影术的做法,因为照相机镜头的单一聚焦使得照片只能获得对焦点的清晰,只能在统一的明暗和色彩关系下进行,而不可能照顾到局部的明度变化。
当然,义波并未局限于单一光源的研究。他从2005年开始进行平光和外光的条件下的对象研究。《夏日》描绘了一位夏天躺在地毯上的都市女孩,画面几乎是一种类似天光的平光效果,画家通过严格的造型和微妙的色彩推移,使画面达到色彩浮雕般的效果。《青稞》这件作品,是2005年画家的代表作,也是他近年来外光研究的经典之作。在创作这幅室外人物肖像画之前,义波画了大量的外光风景写生。他远赴巴黎,边写生边在各大博物馆里学习西方大师的外光画法。他奔走于云南边陲的丛林,徘徊于平遥街头的古道,希望在自然中寻找到对于外光中的人物的感觉。《青稞》中有画家面对自然写生的经验,风景与人物光线的完美融合,并非依据现代摄影手段所能完成。
多年对于西方古典油画造型语言的研习,使义波自信能够创造出真正具有个性并能反映时代精神的作品。虽然他长期以单个室内人物肖像或人体作为题材,并以此来研究古典绘画的技巧、风格,但他始终坚信,作为一个中国画家,必须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才能载入史册。在义波看来,与任何一个时代的画家一样,中国人画油画,也须反映时代精神,一个技术精湛的写实油画家更应成为“时代之子”的艺术家。《青稞》一画,既是他对于不同光源的油画语言与技法的尝试,又是他试图改变题材和画风,切入当代主题的第一件作品,2005年在“中国写实画派”的展览上,许多观众在此画前流连忘返,许多批评家和画家们已经注意到了这种风格的转型。
风格的变化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特别是对于风格已近成熟的画家而言更是要冒风险。张义波以其娴熟的古典写实油画技巧所绘的室内烛光“仕女”已经成功地为他在艺术市场上占据了有利的位置。然而他却不顾风险,一心求变。在“中国写实画派2006年年展”上,义波的另一幅新作让人看到了他改变风格,刻意进取的决心。这幅名为《东方靓》的作品尺幅宽达3.5米,是张义波所有创作当中尺幅最大的。画家一改平日单个人物肖像的构图,而采用了多人物的肖像描绘,画中四个人物均为等真人大小。群体肖像画在西方油画中屡见不鲜,要求画家有极强的构图能力和把握画面整体的能力。义波把在“烛光系列”中对于光的表现的纯熟技巧,应用到了这幅大画当中。画面人物一字排开,但主次分明、错落有致,画面整体和谐统一。 这幅作品是画家偶尔与友去城中一家叫“东方亮”的酒吧,因被其中音乐和光线气氛所感染而作。它一改画家平日“仕女”肖像的风格,着力表现当代人的生活。尽管作为转型时期的作品,《东方靓》尚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在这个浮躁的年代,在许多画家为金钱、为市场而画的时代,这样的改变需要勇气。
张义波相信好的作品非一日可造就,《青稞》和《东方靓》只是他切入当代生活,探索新的风格初步尝试。他认为好的绘画首先应该具备好的技巧,同时反映当代生活,而当代艺术不只是指前卫艺术,而是指一切反映当代生活的作品。事实上,有关当代艺术的概念与标准,是一个争论不休的理论问题。而对于画家而言,当代性与时代性则是同义语,这恰如19世纪的画家杜米埃所说,“唯当代者方可入画”。
事实上,艺术家有三种“与时代同步”的方法,一是可以尝试着以传统艺术中的象征或比喻的语汇来表达他自身那个时代的理想、成就或渴望。二是他可以坚持 “时代性”这个词暗示的就是一个人必须要与他自身那个时代的代表性具体经验、事件、风俗及面貌作一个实际性的接触并作严谨、非理想化的表达 。三是他可以把“与时代同步”理解为“领先时代”,如前卫艺术。以义波之个性,他所选择的将是第二种方法,而这将是最难的一条道路。因为第一种方法有前辈大师的道路可循,第三种方法可以艺术实验之名获无法之法;唯有第二种方法是脚踏实地,无法取巧之法。让我们祝张义波,以及许多像张义波这样的艺术家一路走好!

更多博乐德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