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20 1956年作 裸女与镜子 水墨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潘玉良(1895~1977) 尺寸 91.4×61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956年作
估价 HKD  6,800,000-8,8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17-11-25
拍卖公司 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17年秋季拍卖会
款识︰玉良 56(左上)
钤印:玉良
说明 来源
艺术家赠予刘易斯.奥古斯特.保罗.鲁吉耶(1889 – 1982)及鲁思.伊莉莎伯.鲁吉耶(1903-1989)夫妇
现由原藏家家属收藏

潘玉良生于1895年,是现代艺术史上少数有文献记载的中国女艺术家,她的同辈艺术家包括徐悲鸿、林风眠、常玉 。潘氏从欧洲留学回国后,于1929至1936年期间从事艺术创作和教授艺术,当时兴起多场社会政治运动,包括中国妇女运动、新文化运动、两大政党推动的改革,以及1937年的日军侵华。她于1937年移居巴黎,直至1977年逝世。她雄心壮志,满腔热诚,在法国获侨居当地的中国艺术家选她为中国艺术协会主席。40年来,潘氏的作品曾于英国、德国、希腊、意大利、瑞士、比利时、纽约、旧金山和日本等地展出。
当时,潘氏在巴黎的生活拮据,一直依靠好友的资助。为表达感谢之情,《拿着镜子坐着的裸女》(拍品编号20)是潘氏赠予刘易斯.奥古斯特.保罗.鲁吉耶博士(Louis Auguste Paul Rougier,1889-1982)的礼物,鲁吉耶博士是法国著名哲学家,曾撰写多本著名作品,包括于1919年出版的《哲学与新物理:论广义相对论与广义理论》,以及于1919年出版的《民主的玄虚—其起源及其幻觉》。他与第三任妻子鲁思.弗里德曼博士(Lucy Elisabeth Friedmann)(1903-1989)于1942年结婚。潘氏于1975年寄给鲁吉耶夫妇的明信片,印证了二人的多年友谊。
明信片左上角印有文字:
格鲁塞René Grousset(1885-1952)半身像
潘玉良作中国艺术家巴黎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
潘氏亲书:
「1975年 新年快乐潘玉良刘易斯.鲁吉耶夫妇」
(原法文的中文译文)线条的容量潘氏笔下的人物充满雕塑感,展示人体的量感。她以中国毛笔和水墨仔细描画躯体的线条,水墨一旦接触纸张后便无法擦掉。线条精准流丽,笔触果断,画出悠然自得的坐姿裸女。作为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1925)及意大利罗马美术学院(1928)的荣誉毕业生,潘氏将西方炭笔素描及雕塑的技巧运用于水墨之中,探索纸本水墨画的可能性,创出全新的裸女形象,呈现慑人的立体感与质感。
朱德群回忆在巴黎大茅屋画室里,「与其他画家不同的是,潘玉良是用中国毛笔画速写。」1潘氏以独特方式绘画裸女,运用利落鲜明的曲线勾勒身体轮廓,媲美林风眠(1900-1991)的裸体作品,进一步反映她致力以水墨营造立体感的目的。
人物身体上的零星水墨渲染,也增添立体感。画家同时在背景添加不同粗幼长短的影线,结合水墨画和油画的技巧,开创全新的视野。交叉纵横的影线利落而短促,交迭成不同程度的阴影,令人想起中国草书,呈现自由而富表现力的特质,风格与利用笔触呈现空间的同代画家玛丽亚.海伦娜.维埃拉.达.席尔瓦(Maria Helena Vieira da Silva,1908-1992)相似。此外,潘氏仔细控制水墨的浓度和运墨的力度,以刚柔并济的笔触营造深浅有致的对比,令画作更添深度。
自我互动

潘氏的具象作品拥有不同的面貌,除了展示人物的外表,也呈现出其心理状态。女士拿着镜子坐着,自信地将右臂放在头上,反映一种自我互动的表现。
看着潘氏笔下的人物,就像进入表现的世界,以及镜子反映的「现实」。画家所描绘的画面,其实是一位能够自我满足的女性。
在此画中,潘玉良大胆呈现一位姿态优雅的女士,轻解衣钮,自信妩媚。画作不但描绘一位自傲的女士,更象征女性自强和独立的人生。
扭曲与精致画家为人物的脸颊涂上漂亮的粉红色的胭脂,眼睛和嘴唇也仔细描画。绘画这张精致的脸蛋时,潘氏故意省略鼻子。这种独特的手法她也见于她许多的水墨及油画创作中,例如由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收藏的画作。
画家刻意绘画没有鼻子的脸,因为那是她的写照,也可解读为她的自画像,反映她多年来受严饱鼻窦炎的痛苦。根据潘氏的传记,她在上海时已接受鼻窦炎手术,在巴黎也经常接受鼻窦炎手术。
在刊登在2009年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之《朱德群》中,朱德群忆述50年代在巴黎与潘玉良的交往:「潘玉良患有严重的鼻窦炎,久治不愈,讲话时鼻子常常发出『吭吭』的声音。后来西医采用手术疗法,每六个月要开一次刀,十分痛苦。…朱德群很紧张,就写信回家,询问做医生的父亲。父亲说不必开刀,我有办法治。后来朱德群放假回家,父亲用中药磨成粉,以碎大蒜末调和,包在纱布里面,塞入鼻腔中,不久就痊愈了,…可惜朱德群只知道是大蒜,其他药剂说不出来了,潘玉良只好继续在巴黎西医的开刀疗法,每年一次,不敢间断。」2

莫迪瑞安尼(Modigliani)笔下人物的长鼻、浅色眼睛和立体派的夸张表情,也呈现类似的面部扭曲情况。潘氏揉合扭曲与精致的手法,追求真我,这正是永恒之美的来源,不受外界和年龄的限制。
潘氏留法期间,来自西班牙、意大利、日本、中国、罗马尼亚和越南的艺术家也聚集在巴黎,促进各地的创意交流。当时,意大利的莫迪瑞安尼(1898-1920)、日本的藤田嗣治(1886-1968)、中国的常玉(1901-1966)和来自保加利亚的朱勒.帕斯金(Jules Pascin,1885-1930)亦以各自的角度和方式呈现女性主题。秋季沙龙和独立沙龙皆肯定了潘氏的艺术成就。
1 2009年,《朱德群》,河北教育出版社
2同上
美国重要私人收藏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