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801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收藏
分享到:
大图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尺寸不一
作品分类 古籍善本>碑帖印谱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大观—古籍善本 金石碑帖 拍卖时间 2018-11-20
拍卖公司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中国嘉德2018秋季拍卖会
11册 纸本

竞买本件拍卖标的,需办理高估价竞买号牌。

之一
晋王羲之十七帖文徴明朱释本
1册22开 纸本 宋拓本
鉴藏印 赵孟頫(元朝):赵子昂印。
王孟端(明初):孟端。
李长白:李氏长白鉴藏。
文徴明(明中):停云(圆印)、停云(长方印)。
叶梦龙(清中):叶梦龙印、云谷鉴赏、梦龙(二)。
吴 鼒(清中):吴鼒审定。
翁方纲(清中):覃溪审定(二)、苏斋墨缘。
伊秉绶(清中):墨卿、伊秉绶印、墨卿鉴赏。
吴荣光(清中):荷屋曾观、吴荣光印。
潘延龄(清晚):延龄心赏、健菴、潘氏健菴(二十四)、潘延龄印(二)、臣潘延龄(二)、潘健盦图书印(二)、曾藏潘健盦处。
伍元蕙(清晚):伍元蕙审定金石文字、伍俪荃鉴赏章、伍良私印。
陈其锟(清晚):陈其锟印、棠溪。
罗天池(清晚):六湖书画之章(二)。
孔广陶(清晚):至圣七十世孙广陶印、少唐烟云过眼之物、嶽雪楼记。
孔广镛(清晚):南海孔广镛鉴藏书画真迹印。
鲍镇方(清晚):鲍镇方。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藏(二)、安思远珍藏记。
其他:东梧居士、东方、西扆邨人、铭昌审定、学然后知不足(二)、努力加餐饭(二)。
翁方纲题签:宋拓十七帖。文衡山手释并跋。覃溪题签。
钤印:覃溪。
杨庆麟题签:宋拓十七帖。光绪丁丑八月。杨庆麟书签。
钤印:庆麟。
文徴明跋:右《十七帖》一巻,乃旧刻也。此帖自唐宋以来不下数种,而肥瘦不同,多失右军矩度。惟此本神骨清劲,绳墨中自有逸趣,允称书家之祖。晋人笔法尽备是矣。惜世更兵燹,传者甚艰鲜。独此为蒋侍御伯宣所藏,云传自上世。且纸墨完好,纤悉具备,诚不世之琛也,为宋本无疑。兹间以示余,命为音释,余乃书之如右。画蛇添足,宁免识者之诮耶。嘉靖乙酉八月十八日,徴明识。
钤印:文徴明印、悟言室印。
伊秉绶跋:乾隆庚子岁,毅堂先生官京师,时乡人得此帖弗之宝,先生以石田画易之。及归田,以授犹子伯临,予尝见之。伯临既钩摹上石,今复改卷为册,重装于京师。嘉庆九年岁次甲子十月初五日,宣南坊寓斋汀州伊秉绶记。
钤印:墨卿。
蔡之定跋:余所见宋拓《十七帖》凡四本,余家藏一本即魏泰本。最胜者江右彭生所收,后有沈毅堂志祖跋,二十八帖全,点画波磔并有异趣。此刻沉着古拙,足与之抗。衡山先生鉴赏不谬也。嘉庆乙丑暮春之初,西吴蔡之定观题。
钤印:之定、生甫。
冯敏昌题签:宋拓右军十七帖,冯敏昌为毅堂同年题签。
钤印:冯敏昌。
翁方纲跋:右宋拓《十七帖》有文衡山跋,此帖诸家传摹,如魏道辅本阙其中间三帖。云间顾氏本称唐摹本宋拓,亦阙讲堂一帖。惟此卷廿八帖、百三行无少阙失。衡山先生逐字小楷朱书释于其旁,端劲秀雅,与帖相称,允为善本矣。嘉靖乙酉时衡山官翰林待诏居京师,年五十六也。帖内释文惟清晏帖次行首一字,诸家作出,此释作使,恐是偶误,当以出为定耳。嘉庆九年甲子冬十月十日,北平翁方纲。
钤印:翁方纲、覃溪。
吴荣光跋:
1、此帖余先得重刻本于谢澧浦庶常,比伯临比部来都下出真本相示,虚朗雄健。如邢太仆所云,若向右军挹指腕而对眉宇者。借玩三月,颇有悟入处,□□贶益妙墨因缘,书此志幸。乙丑十月念有二日吴荣光记于可菴。
钤印:可庵墨缘。
2、嘉庆丁卯,伯临复携此帖来都门,戊辰正月□十二日再借观于可菴。吴荣光识。
钤印:吴荣光印。
谢兰生跋:重刻本乃吾兄青岩从此本双钩填廓入石。笔力圆正浑厚,视此十得八九。吾兄究心六书,所摹秦汉印章数百颗,不爽毫发。于此帖亦点画不肯放过。凡两阅月始蒇事,佐之者康氏二酉云。嘉庆丙寅长至日南海谢兰生识于丽泽轩。
钤印:兰生。
杨振麟跋:右《十七帖》波磔生峭,笔力雄劲,真宋拓也。嘉庆甲子余在都下与伯临定交,每借橅之。今官岭南,复展此帖,殆墨缘也。回忆京华事如昨日,流光弹指,已三十年矣。爰书数行,以识岁月之感云。道光癸巳五月杨振麟跋于粤东臬署之吾未信斋。
钤印:臣振麟。
杨庆麟跋:此世所称勅字馆本也,唐刻宋墨,兼得衡山先生精楷注释,诚为希世之珍。光绪丁丑八月杨庆麟拜观敬识。
钤印:庆麟之印日利千万。
陈其锟跋:此帖三彼字、一政字、一之字,末捺皆用章草法,含颖不露,足正重刻诸本之失。道光戊申秋借观于百三十有六兰亭室。陈其锟记。
钤印:吾山。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十七帖》为东晋王羲之著名草书。唐太宗李世民酷爱王羲之书法,广泛搜集王羲之墨迹,《右军书记》记载:“《十七帖》长一丈二尺,即贞观中内本也,一百七行,九百四十二字,是烜赫著名帖也。太宗皇帝购求二王书,大王草有三千纸,率以一丈二尺为卷,取其书迹及言语,以数相从缀成卷”。又说:“《十七帖》者,以卷首有‘十七日’字故号之”。由于《十七帖》是王羲之著名草书,因此摹刻极多。唐时弘文馆曾摩勒上石,其本末有一大“勅”字,下刻“付直弘文馆臣解无畏充馆本臣褚遂良校无失”,俗称馆本,但原刻本未见流传,后世传本多据馆本辗转摹刻,传本有优有劣;其次是根据唐、宋人临本或勾填本上石,流传此种拓本亦各具面目。传世《十七帖》善本虽多,但面貌也不一致。
此本有“勅”字,“僧权”二字不全,白麻纸擦拓,用墨浓淡相间,拓法精美,为宋代佳拓。中有明文徴明朱笔释文,有学者认为为唐人临本,但字划流动圆润,神骨清劲,世称“文氏朱释本”,为传世著名善本之一。此本明代藏蒋伯宣家,文徴明为其释文并题跋。册中有清代冯敏昌、翁方纲等题签,翁方纲、伊秉绶、吴荣光等跋文。

提 要 传世《十七帖》以唐弘文馆本系统为最佳,较为真实的再现了《十七帖》原卷之貌,其特征为文末有“敕”字及题记。馆本系统中,以文末题记“僧权”二字半刻本为优。此本有“勅”字,“僧权”二字半刻,为十七帖最为著名之版本,传承有序,历代著录。册中钤有赵孟頫印,元朝时或为其所藏。明嘉靖年间归蒋伯宣收藏,文徴明为其以朱砂作小楷释文并题跋。清乾隆时,毅堂潘有为以沈周画与乡人易得,后授予犹子潘伯临。道光至光绪年间曾经伍元蕙、潘廷龄、孔广陶收藏。一九九四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66,000美元购得。

著 录
1.《善本碑帖录》,张彦生著。
2.《帖学举要》,王壮弘著。
3.《海外所见善本碑帖录》,马成名编著,上海书画出版社,2014年6月。
出 版
1.《衡山朱释宋拓十七帖》,有正书局珂罗版,1923年5月。
2.《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3.《中国法帖全集》卷十六,启功主编,湖北美术出版社,2002年3月。
4.《宋拓十七帖》,文物出版社,2006年8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24.5×27.2cm

之二
黄庭经
1册15开 纸本 宋拓本
鉴藏印 沈思孝(明中):沈思孝。
袁 褧(明中):袁氏尚之。
王 宠(明中):履吉。
陈 淳(明中):陈氏道复、陈淳之印、陈生印。
李应徴(明中):李应徴印、应澂。
笪重光(清初):重光、笪在辛、江上外史。
陈贞慧(清初):陈贞慧印(二)、定生。
潘仕成(清中):仕成、德畬审定、潘仕成、昆畬、棠溪审定。
孔广陶(清晚):孔氏嶽雪楼所藏书画、嶽雪楼藏古刻善本、怀民珍藏、少唐心赏(二)、至圣七十世孙广陶印、少唐翰墨(二)、孔广陶、嶽雪楼鉴藏金石图籍之章(二)、孔氏季子秘笈之印、孔广陶。
裴景福(清晚):裴伯谦审定书画印(三)、伯谦宝此过于明珠骏马、霍邱裴景福伯谦印、裴氏壮陶阁藏(三)、景福私印、霍邱、䀹闇宝此过于明珠骏马、伯谦所见书画铭心绝品、霍邱裴景福弱冠后寓吴客燕所得书画碑版、裴氏伯谦。
伍元蕙(清晚):伍元蕙字良谋又字俪荃评书读画印(二)、伍氏澂观阁收藏书画(三)、南海伍元蕙宝藏、澄观阁藏、伍氏俪荃、贞石印、伍元蕙审定金石文字、伍元蕙俪荃氏(二)、俪荃审定、南海伍氏南雪斋秘笈印(二)、伍氏俪荃平生真赏、南雪斋印、迂菴秘玩、伍氏迂盦主人、俪荃墨缘(二)、南雪道人(二)。
蒋谷孙(近代):谷孙秘笈。
谭 敬(近代):和菴父、粤人谭敬印、区斋珍藏(二)、谭敬。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珍藏记、安思远。
其他:荆德基印(二)、德基、荆德扬印、李士标印、房仲氏、角斋、兆龙(二)、涵厚氏、愚亭曾观、于存智印、小蕖、采菱、云门、鉴壶、始康、借山亭、长庆、丁生过眼、翰仙过眼、陈自衮印、怀民珍秘、复元父、山涛、履斋、散人。
题签:宋拓黄庭经。
钤印:董伯念、白氏收藏图书、陈贞裕印、从吾所好。
陈介祺题签:黄庭经。宋拓,明沈问卿、陈孙绳藏,弇州、思翁、眉公、江上跋。今归秋赏斋。己亥三月廿三日立夏陈介褀观并识。
伍元蕙题签:黄庭经。宋拓精良本,明沈问卿、陈孙绳藏,弇州、思翁、麋公、江上跋。南海伍氏澄观阁宝藏。
钤印:甲申生、伍元蕙俪荃氏。
周浚霖题签:宋拓黄庭经。明沈问卿、陈孙绳藏本。王弇州、董香光、陈眉公、笪江上、王恭寿跋。嶽雪楼珍藏第一本。周浚霖题签。
裴景福裱边跋:《秘阁续帖黄庭》,据《石刻铺叙》云:“后有‘臣遂良临’四字,并有南唐建业文房之印”。余曾藏一册与《铺叙》合。
裴景福裱边跋:良常云与此不类,诚然。己未四月睫庵记。
王世贞跋:右军书法琅琅者,行体《兰亭》、小楷《黄庭》。《兰亭》本最多,然肥瘦纵密,种种不能尽合。独《黄庭》如出一手,余所见前后数十本皆然,恐是《秘阁续帖》本广行人间耳。今覩沈问卿纯甫所藏,独幽深淡宕,其风格姿韵远出诸本之上,岂《秘阁》之前别有一佳本耶,抑《太清楼》翻刻之最初拓耶。纯甫素工八法,能日临一过,不患不作飞天仙人也。弇州生王世贞跋。
钤印:元美。
董其昌跋:《黄庭经》稍近钟体,与《乐毅论》、《东方朔像赞》小异。宋时所刻是吴通微摹本,又经王著临手,已非右军本色,惟米元章《书史》所载禇河南绿绫临本致佳耳。此拓当是褚本,余曾于沈纯甫司马公斋头见之,今归问卿收藏。弇州先生所谓日临一本,当作飞天仙人者,是在问卿矣。□□□跋。(董其昌款已刮去。)
陈继儒跋:沈香山先生以宋刻《黄庭》、黄大痴画册二十幅为墨宝。画册董思翁得之,《黄庭》陈孙绳得之,得所归矣。右军写此经时天雨花花、神彩焕发,虽墨刻宛若初书,定有白毫光摄于其上。崇祯己巳十月廿二日孙绳携示于顽仙庐谨题。陈继儒记。
钤印:陈继儒印、眉公。
潘仕成观款:是拓与余所藏本对勘,同为宋拓佳本,潘仕成观并记。
钤印:昆畬、潘仕成。
笪重光观款:甲辰秋七月获观于乾元观之斗姥阁。笪重光。
钤印:重光、笪在辛。
王澍跋:董思白称此书为禇氏绿绫本,禇本余虽未曾见,然玩其笔法,于禇无毛发似处。王元美疑为《秘阁续帖》本,又疑为《太清楼》翻刻最初本。两帖余皆见之,与此并不类。两先生最名能鉴古,不知何遽目眯至此。此本为王侍书所临,侍书书法质正,且数百年来千临百摸,无复精采,但存形似耳。然质正之意故在古雅可观,近世流传本罕见其匹,可宝也。雍正十年秋六月廿有一日琅邪王澍鉴定。
钤印:王澍印、恭寿。
罗天池跋:昔人以玉英玉树定《黄庭》,此为北宋以前拓有之,南宋已漶漫不可辨。此唐摹宋拓者,严密中兼饶丰韵,笔笔藏锋,与《秘阁续刻》、《太凊楼》翻刻均以萧散胜者,各有佳处。是册余与琴山太守同见于都门古香楼,余以家有唐拓本故归琴山得之。至王良常以为王侍书所临,未知何据也。华亭所云河南所临虽是臆说,然谓其近钟,良是良是。质之俪荃四兄以为何如。罗天池再观于羊城寂惺斋。
孔广陶跋:
1、《兰亭》亡则传摹于神龙、定武,《黄庭》亡则传摹于六朝、唐人。此弇州、香光诸老尚且聚讼于二百年前,况今日乎。但禇临右军书仍不脱本家笔意,稧序可证,则以此为王著临者近是。眉公跋语谓,沈季山藏宋刻《黄庭》大痴画册为墨宝。余昔见吕星田太守所弆大痴画二十页,思翁藏识,欣赏屡日,以重值不获。旋闻携往江右,怅惘无已。今得此拓,墨缘亦复不浅,二者其可得兼耶。南海孔广陶识于十万卷书楼。
钤印:少唐墨缘。
2、十年前得此,初狃于良常说信为王侍书临。近收退谷所藏禇书《度人经》,恍然于不胜罗绮之致,乃在神不在形也。吾知非矣,吾愈知香光之收此入《容台集》中,非具项门上慧眼,不敢直断矣。同治戊辰秋日少唐居士再识。
孔广陶跋:
1、唐初近古,临书尚得晋人风度,于折旋俯仰之间,别具出尘表。今寝馈既久,始识此中真,不能使宋人着一笔也。旷字右军家讳改从目旁,此一点已为墨瀋耳。计嶽雪楼藏《黄庭》八,宋拓者半,私意谓鲍东方本虽不同石,然精妙可与方驾,但拓法之佳无出此右。坡诗云:翠袖卷纱红映肉,庶足喻之。因编为第一本,常以自随。今京尘坌杂中每一展对,觉瑶台婵娟,去人不远也。庚午除夕呵冻书,鸿昌甫广陶。
2、香光见绿绫本于其馆师韩逢禧家,因借临累月。其临本已刻入《玉楮帖》第四册,跋语颇祥。何怪其一见此本据定为禇临,非臆说也。光绪己丑新秋养疴斗室,门无杂宾,展玩古墨,有触辄记。
陈其锟跋:此经六朝及唐人转相模仿,流传失真久矣。以予所见赵子鹤大令《黄庭》、《乐毅》藏本,用笔与此如出一辙。山谷谓《乐毅》完书者是翰林侍书写,用笔圆熟如富贵人家子,非无福气,但病乏韵云云。恭寿老人定为王著书,不诬也。至笔力精劲,又不止圆熟矣。丁未九秋两坐无俚漫识数语。陈其锟。
钤印:陈其锟印、棠溪。
宋伯鲁观款:光绪丁未夏五月关中宋伯鲁观于迪化旅次,雪漠冰天,获覩至宝,曷胜欣幸之至。
钤印:芝洞。
裴景福跋:此本沉厚处在松雪心太平本上,隽逸处又在荷屋南宋本上,嶽雪定为冠绝诸宋拓,信矣。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黄庭经》为古代道家养生之书,因末题“永和十二年五月廿四日五山阴县写”,遂定为晋王羲之书。褚遂良《右军书目》列为:“第二,黄庭经,六十行,与山阴道士”。流传《黄庭经》刻本极多,几可与《兰亭序》相比,其中辗转相摹刻,或以唐、宋人临写本上石,真面目难于究诘。
此宋拓《黄庭经》四十五行“渊”字避唐讳缺末笔,为少见之本,罗天池定为“唐摹宋拓”。明王世贞在跋中称此本书法“幽深淡宕,其风格姿韵远出诸本之上”。此本有明王世贞、董其昌、陆继儒;清笪重光、王恭寿、罗天池等题跋。明代为沈纯甫、沈问卿、陈孙绳所递藏,清后期归孔氏嶽雪楼、裴景福壮陶阁所珍藏。

提 要 此本原石久佚,与上海图书馆藏本为一石所拓,为宋拓单刻帖。后代多以此刻翻摹,见《明停云馆帖》中存。此本在明万历年间王世贞、董其昌题跋时为沈问卿(沈思孝)收藏,至崇祯年间已为陈继儒所有。清嘉庆、道光年间为琴山太守得之,后即归伍元蕙。同治光绪年间孔广陶收得,民国年间归裴景福壮陶阁收藏,后归广东李启严,一九九二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99,000美元所得。

著 录
1.《壮陶阁书画录》卷二十一,中华书局,民国时期。
2.《海外所见善本碑帖录》,马成名编著,上海书画出版社,2014年6月。
出 版
1.《宋拓黄庭经沈问卿旧藏》,文明书局珂罗版,民国时期。
2.《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21.8×11cm

之三
晋唐小楷
1册19开 纸本 宋拓本
鉴藏印 (一)魏钟繇《宣示表》
宋 印:殿宝(半印)、天目山房藏书之记、庋藏宝玩、赵氏藏书。
项元汴(明晚):桃里、项元汴印、退密、墨林秘玩、项子京家珍藏。
张孝思(清初):张则之。
归 来(清初):希之。
费兆锟(清晚):费氏叔剑。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藏。
其他:鲁国文肃公子、师古、艳秋阁物、方臻桀去疾印信长寿。
(二)王義之《乐毅论》
项元汴(明晚):项子京家珍藏、项墨林鉴赏章、退密、子京父印、项墨林父秘笈之印、项叔子。
费念慈(清晚):武进费氏。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藏。
其他:素心主人、湛花阁书画印、刼后余生、海棠巢珍藏记、若水轩。
(三)王羲之《东方朔赞》
项元汴(明晚):墨林子、子京所藏。
裴景福(清晚):伯谦经眼。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藏。
(四)王義之《曹娥碑》
项元汴(明晚):墨林子、项元汴印、寄傲、项墨林印。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藏。
其他:长孺审定。
(五)王献之《洛神赋十三行》
项元汴(明晚):檇李、项墨林鉴赏章、檇李项氏士家宝玩。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珍藏记。
(六)虞世南《破邪论》一卷
宋 印:赵氏藏书。
项元汴(明晚):天籁阁、墨林秘玩(二)、项叔子、退密(二)、神游心赏、项墨林鉴赏章、檇李项氏士家宝玩。
归 来(清初):希之。
费兆锟(清晚):费兆锟。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珍藏记。
其他:鄦郑斋、方长孺。
(七)诸遂良《阴符经》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藏。
李鸿裔题签:旧拓晋唐小楷。香严题。
钤印:香严。
王義之《乐毅论》边跋:吴本其字仅余廿,此尚有下画之半。(无款,似是翁同龢书)
王義之《乐毅论》边跋:彊字弓吴本笔皆连系而下如一笔书,此与墨池堂本均断。(无款,似是翁同龢书)
王義之《乐毅论》边跋:
1、“徒”字下半吴本已剥泐,此尚完美。
2、吴本“应”字外撇稍短且近内尾,末有蚀。(无款,似是翁同龢书)
王義之《曹娥碑》边跋:
1、此一行是汉议郎蔡雍闻之十八字也,议字言旁尚可见。
2、此行未泐,为俗工所涂。
3、此四行纸墨皆与前异,系用他本补之。
4、吴本当堕字有上画,直作隶书波磔。(无款,似是翁同龢书)
《破邪论》边跋:题首五字叔剑云系割他本文内五字补之,细审诚然。
翁同龢跋:《元祐秘阁帖》平生未觏,即越州学舍本已成星凤矣。余尝得《乐毅论》全本,苏斋老人考定以为梁唐真影。又于张香涛处见《黄庭》一本,与余所收《乐毅》正同,山阴棐几遗意,欝然未远。此册《乐毅》海字不全本,当是高绅学士家真石,南宋覆刻及《墨池堂》摹本皆不足数。而《宣示》残石,极离方遯圆之趣。《画赞》、《曹娥》、《破邪》三帖亦同时所拓,古光烂然,岂即越州石氏刻耶,未能定也。旧藏项墨林家,今归方长孺比部。比部好古精鉴,间以示余,因赞叹珍重而记之。光绪九年八月十九日常熟翁同龢。
钤印:翁同龢印。
题签:宋拓怀仁集圣教序至精本。
吴云锦匣跋:此宋精拓怀仁集圣教序装池甚为精美,外套乃山和尚锦极不易得,阅者弗亵视之。
钤印:吴平斋秘箧印。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旧拓晋唐小楷》集魏钟繇书《宣示表》、晋王羲之书《乐毅论》、《东方朔画赞》、《孝女曹娥碑》、王献之书《洛神赋十三行》、唐虞世南书《破邪论》、褚遂良书《阴苻经》于一册。明清以来,书家与鉴藏家喜集晋唐小楷书,有取自单刻帖;有集自丛帖,因此流传各种旧拓晋唐小楷帖很多。此本有明代收藏家项子京收藏印多方,可能为项子京所集或后人在项子京基础上补充者。其中《宣示表》为宋刻残石本,虽为残石,笔划丰厚,甚为宝贵,翁同龢跋文谓:“极离方遯圆之趣”。“《乐毅》海字不全本,当是高绅学士家真石”。其余各本均为旧拓,后有翁同龢跋文。

提 要 此拓原石久佚。册内收魏、晋、唐小楷七种,皆为宋拓。后代多以此刻翻摹,见《宋星凤楼帖》、《伪绛帖》中存。宋刻小楷以清李宗瀚藏越州石氏本为最,此七种中最为珍重者当为魏钟繇《宣示表》,即先贤所谓最佳刻本。此册有宋印,又归明项元汴,又经翁同龢题跋。后见于1989年美国纽约苏富比拍卖会,安思远以43,000美元所得。

著 录
1.《善本碑帖录》,张彦生著。
2.《帖学举要》,王壮弘著。
3.《海外所见善本碑帖录》,马成名编著,上海书画出版社,2014年6月。
出 版
1.《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2.《中国法帖全集》卷十六,启功主编,湖北美术出版社,2002年3月。
3.《旧拓晋唐小楷》,文物出版社,2006年8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23×10cm

之四
唐怀仁集王羲之书三藏圣教序
1函1册27开 纸本 宋拓本
鉴藏印 班惟志(元朝):班氏彦功。
文徴明(明中):徴仲。
李世倬(清初):谷斋。
吴 云(清晚):两壘轩、吴平斋藏碑帖之印、归安吴云平斋考藏金石文字印、平斋审定、吴云平斋、吴平斋秘箧印、二百兰亭斋、退楼、归安吴云、百镜室。
秦 淦(近代):秦清曾藏、清曾、秦淦私印、鉏彝斋。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印、安思远珍藏记。
其他:黄氏家藏、浭阳张洵、何宝善印、滇南湛富一字介菴图书、至宝、敬原堂印、龙山李氏、思贻堂珍藏印。
秦淦题签:宋拓圣教序精拓本。吴平斋藏,后归古鉴阁。九十翁憨斋题签。
钤印:秦淦。
吴云跋:余生平见宋元旧拓《怀仁集圣教序》毋虑数十百种,欲求如此本之纸精墨妙,使前贤笔法转折处一若新发于硎,实所未觏。既得而藏之,可不宝诸。
钤印:吴云私印、平斋。
吴云跋:乙亥秋八月朔,薄病初愈,精神尚十分委顿,适香严送来《怀仁圣教》一册,系贾人求售者,为拙老人所藏。后归梁芷邻中丞审定宋拓,惜纸墨黯筱,因出此本与校。觉古香横溢,神采远胜,心目俱为之一快。愉庭手记。
钤印:吴云。
王澍跋:《圣教序》不知断自何时,尝见赵子昂临本墨迹,自其断处皆阙,则元初盖已断矣。此未断本的为宋拓无疑也。特以毡蜡日久,不免稍刓耳。雍正十年月正元日恭寿老人王澍鉴定。
钤印:王澍印。
吴云跋:毡蜡至精,有目共见。恭寿老人跋中有日久不免稍刓之语,岂所题另是一本,抑或有巧取之意,故略作贬词耶?
签条:乾隆三年戊午重装。
李世倬跋:
1、沙门怀仁乃右军裔孙,得其家法。故《集圣教序》一气挥洒,字里行间神彩奕奕,与《兰亭叙》并驱,为千古字学之祖。金钱购字,似涉夸诞。至以断画及纸墨定时代后先,不揣本而齐末,尤不敢附会。孙过庭论书,有性情形质、点画使转八字金针。窃谓使转在不着纸处,诗文中句外句,味外味也。于此求之,会心自得。此本意法悉露,的是初拓,较王吏部本虽纸墨少逊,无关重轻,主人明眼珍爱奚疑。乾隆四年夏六月初二日袁江客舍雨窗江南拙老人蒋衡。(拙老人此跋殊当可,结字亦有法,惟是踵人风味,不能稍似晋魏。即所谓时侯有以限之邪。如陈香泉作意学赵,上而北海,自恨不能。)余有《圣教序》两册,先此而得者则有王虚舟小楷作跋,继有拙老人此跋,因爱其腕力颇佳,所谓有笔而无墨。然亦当下所绝少者也。谷斋,庚午元正五日临。
2、拙老人常自谓学《圣教》有得,不无欺人,其所书间有颜意,与圣教则大相径庭。但翻刻种种,若求似不难。此真本直是墨笔临笺,无豪发遗憾。澄心玩味,乃信非寻常操觚者所可梦见。
钤印:世倬、印玩。
其他跋:
1、有云言者心声,书者心画。又云人心之不同,犹面焉。皆笃论也。是以书法至难肖似。松雪云欲换凡骨无金丹,此语实从苦行中来。若就此本潜心玩味而日临摹,自知松雪之不诬。
2、《圣教序》元人则生异议。每见拙必忌巧,丑必怒妍。不能学乃必曰不可学,为世俗之通病,不独元人已也。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唐代因太宗李世民喜爱晋王羲之书法,集王书因此而盛。《圣教序碑》系僧怀仁摹集内府收藏王羲之书法而成,摹集始于贞观廿二年(648),成于咸亨三年(672),原石现在陕西西安碑林。内容包括太宗李世民序、皇太子(高宗)李治记、太宗答敕、皇太子栈答及玄奘所译心经。此碑所集之字多从王羲之墨迹摹出,为历代书家所重视,并为学习王书之范本,流传两宋元明清各代拓本极多。碑因捶拓太多,各时代拓本相距甚大。
此宋拓本页中有清代鉴藏家吴云评语多处,对此本评价甚高。碑后有清王澍、蒋衡等题跋。

提 要 此唐怀仁集王羲之书三藏圣教序碑宋拓本较其他品种的碑帖存世略多,但精本少。此件为宋拓精本,纸墨精良,神采焕然。堪为上乘。此本原为元代班惟志旧藏,后归明代文徴明,又归清李世倬、吴云,近代秦清曾等人收藏。后见于一九九一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39,600美元所得。

著 录 《海外所见善本碑帖录》,马成名编著,上海书画出版社,2014年6月。
出 版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25.4×12.5cm
说明 之五
群玉堂帖本千字文
1册20开 纸本 宋拓本
鉴藏印 宋印:御殿之宝。
明印:关防半印。
文徴明(明中):文徴明印(三)、衡山。
文 彭(明中):文氏寿承(二)、文彭之印、文彭、三桥居士、寿承。
项元汴(明晚):檇李项氏士家宝玩(二)、项元汴印(二)、天籁阁(三)、子孙世昌、墨林秘玩(二)、子京(二)、神品、若水轩、项叔子、退密、平生真赏、墨林、项子京家珍藏(四)、项墨林鉴赏、虚朗斋、宫保世家、项墨林父秘笈之印(三)、檇李、西畴耕耦、子京父印、项氏子京、墨林山人、项墨林鉴赏章、寄敖、浄因菴主。
张 照(清中):张照、得天居士。
张应田(清中):张应田图书记、文敏公长子、应田、心斋。
吴荣光(清中):吴氏荷屋平生真赏、可盦墨缘(倒印)、吴荣光。
潘仕成(清中):仕成(二)、海山仙馆主人、曾在潘德隅家、德畲秘笈。
赵烈文(清晚):长生安乐赵烈文之印、能静经眼、赵氏惠父。
李鸿裔(清晚):郪江李氏文房(二)、苏邻鉴藏(二)。
李彦侍(清晚):彦侍籍读。
吴 云(清晚):吴平斋印。
陈仁涛(民国):金匮室、陈仁涛、金匮宝藏、仁涛、金匮室陈氏仁涛(二)、金匮室主、陈氏仁涛、金匮国宝无双、无双、金匮秘笈。
谭 敬(近代):区斋珍藏、谭敬、粤人谭敬印。
李启严(近代):群玉斋、李启严印。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藏、安思远珍藏记。
其他:杨醒之印、张氏叔子、云间张氏藏书画之章、田颐之印(二)、沈立德印(二)、林令旭印(二)、林令旭、晴江(二)、吴葆曾印(二)、袁浦(二)、石根(二)、石根眼福、瓣香书屋(二)、知足(二)、世泽堂、世泽堂珍藏(二)、西坪清赏、湘芸(二)、与行图书(二)、春泉、褱园、载福堂、谊斋、观亭氏、醉花主人、蕉雨、壶中人、豫中、涣褱轩书画印、士调、忠果公孙、蜀易居士、曾经沧海、知足、子孙永宝、耕耨、香岩。
张照题签:藏真千文。群玉堂宋拓。得天珍玩。
铃印:张照之印。
夏时正(明朝)跋:右藏真师草圣《千文》一册,乃《群玉堂》石刻,为今应天府大尹钱唐于公景瞻之所藏也。景泰中景瞻为府军卫千户,过余时出见示。天顺改元之正月,景瞻有宣府之行,此册先以太常卿昆山夏仲昭借临,遂留太常家。成化改元,景瞻还武资换文阶兵部员外郎。此册乃始来归,怅然如隔世。夏口村古松下所凿瓮中物也,于是爱重特甚。唯藏真草圣,高处当入妙品。此册不减,为能八九百年来所希有也。刻于群玉堂,未审刻存亡,今鲜见之,则罕得也。以罕得希有而既去复来,其为爱重之特,不亦宜乎。乃今若谓此与夏民有夙好者,捐以猥临,在高谊,见爱眷之隆厚、顾衰谬其何藉以承当。夫天生物、人为贵。虽希有罕得,皆所备用者也。自余获见此册,今已三十五年,慨光阴之驹隙,愧百事之无成。此册自其始有以至于今,阅人多矣。耄焉既不能自强以勉所可恃以垂久,若又懜然有之而恣其阅我于垂尽,其不亮矣。故敬奉还,乞收回书府,以成一时嘉话,贻之有永。时正八十一岁再拜识自书。
铃印:时正。
赵烈文观款:能静居士赵烈文观时此帖在中江李氏斋。(即李鸿裔家中)
钤印:赵氏惠父。
吴荣光跋:藏真名重一代,唐以后假讬其书不知凡几,无论近世所传《圣母》、《自叙》、绢本《大字千文》墨迹为后人临本,即湘中绿天庵专帖,皆属雁迹。盖藏真之书转折绵密,无一直笔、无一疏笔。求其真者,惟西安《律公》三帖及《停云•小字千文》实为得之。此宋拓《千文》据宋《中兴馆阁书目》,为《群玉堂》第四卷之帖。帖为韩氏所集,本名《阅古堂》,韩侂胄籍没后石归宋内府,易名群玉堂。侂胄虽权奸而颇有鉴目,又籍先世相门收藏甚富,故得采其至者。既以真迹入石,又刻手精妙,能尽笔法,毡腊得宜,古香满纸,真宋拓之最精者。余借橅一本,与宋拓第二卷晋唐之书,第八卷米书,第十卷蔡忠惠、石曼卿书,藏之平帖斋中。此外仅见第九卷李后主、钱忠懿书,余概未见也。宋人集帖在今日偶尔遇之,如昙花出见,不胜慨然。道光丁酉正月廿有七日吴荣光记时年六十有五。
钤印:吴荣光印、拜经老人。
吴云跋:按曾宏父《石刻铺叙》,《群玉堂帖》十卷,韩侂胄自镌其家藏墨迹,名阅古堂。开禧末韩氏籍没,石入秘省。嘉定改元,乃易今名。孙退谷谓此帖摹刻既精,纸墨亦妙。盖韩之客向若水精于鉴别,帖实出其手橅也。同治甲戌夏五月中澣,芷舲世讲携群玉堂所刻素师《千文》一册见眎,属为题记。墨光耀目,精采逼人,观其往收垂缩,若断还连。运神明于操纵之中,庽规矩于转旋之内。良由诣精纯熟,斯能一气贯注,有从心不渝之妙,洵为素师剧迹也。昔人云:得古刻数行,专心学之,便可名世。芷舲渊原家学,性复劬书,素师此帖,笔笔从篆籀得来。使由是而心摹手追,勤习不辍,则所造正未可量。方今书律凌夷,学者畏难取巧,每每走入北朝人险恠一路,其实北书之精者与南朝正沆瀣一气也。南北朝碑版具在,试取参观,当可晓然矣。余老髦植薄,不足以振起。芷舲勉乎哉。退楼老人吴云书于苏城金石寿世之居。时年六十有四。
钤印:吴云私印、抱壘子、亦颇以文墨自慰。
沈尹默跋: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八月九月天气凉,酒徒词客满高堂。笺麻素绢排数箱,宣州石砚墨色光。吾师醉后倚绳床,须臾扫尽数千张。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恍恍如闻神鬼惊,时时只见龙蛇走。左盘右蹙如惊电,状同楚汉相攻战。湖南七郡凡几家,家家屏障书题徧。王逸少,张伯英,古来几许浪得名。张颠老死不足数,我师此艺不师古。古来万事贵天生,何必要公孙大娘浑脱舞。右李白《草书歌行》一首。启严先生属书。尹默。
铃印:沈尹默印、吴兴。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群玉堂帖》本《千字文》,唐怀素书,宋拓本。《群玉堂帖》原为南宋韩侂胄以家藏墨迹编次刻成,名《阅古堂帖》,开禧末韩氏籍没,原石没入内府,嘉定元年(1208)改名为《群玉堂帖》。全帖十卷,第四卷为唐怀素《千字文》,即此本。《群玉堂帖》在明代已散佚,仅有残本传世。由于原石为韩氏门客向若水所摹,向若水精于鉴赏,长于摹刻,此帖以摩勒镌刻精妙著称于世,故《群玉堂帖》在宋拓中较为著名。怀素草书传世墨迹有小字草书《千字文》和大字草书刻本多种,明代西安所刻本和《群玉堂帖》本《千字文》相近,可能从《群玉堂帖》本摹出。
《群玉堂帖》本《千字文》,草法富于变化,笔力矫健,摹刻技巧高超,拓墨精细,吴云称其“墨光耀目,精彩逼人”;吴荣光认为“刻手精妙,能尽笔法,毡腊得宜,古香满纸,真宋拓之最精者”。此本有明代文徴明、项子京等收藏印,为宋拓孤本。

提 要 此拓原石久佚,为宋韩侂胄所刻丛帖,计十卷。传世未见全本。现所知存世孤本仅见第二、六、七、八、十卷,多为残帙,仅有第四卷即本册《怀素千字文》为全卷。其他卷次分藏北京故宫、吉林博物馆。此册在明景泰年间为于景瞻收藏。天顺改元(1457)著名画竹家夏昶曾经借临并留在其家达七年之久,至成化改元(1465)始还。此后还经文徴明、文彭、项元汴等人收藏。入清雍正、乾隆年间为张照及其子张应田所有,嘉庆、道光时归潘仕成收藏,晚清曾归吴葆善、李鸿裔。民国时经谭敬、陈仁涛收藏,后归李启严,李氏收藏此帖后自命为“群玉斋”。此本传拓精良,笔笔牵丝皆在,为上上品。此本后见于一九九二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319,000美元所得。

著 录
1.《善本碑帖录》,张彦生著。
2.《帖学举要》,王壮弘著。
3.《海外所见善本碑帖录》,马成名编著,上海书画出版社,2014年6月。
出 版
1.《怀素大草千文宋群玉堂原刻本》,香港书谱社,1978年。
2.《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3.《中国法帖全集》卷七,启功主编,湖北美术出版社,2002年3月。
4.《宋拓怀素千字文》,文物出版社,2004年12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31×23.5cm

之六
小字麻姑仙坛记
1册28开 纸本 宋拓本
鉴藏印 陆 伀(宋):北海开国陆伀之印。
文徴明(明中):文徴明印、徴仲。
何 焯(清初):臣焯。
何绍基(清中):何绍基印、子贞、道州何氏审定收藏。
何绍京(清中):子愚珍玩(二)、绍京。
裴景福(民初):景福私印、伯谦宝此过于明珠骏马(二)、裴氏壮陶阁藏、霍邱裴景福伯谦印、景福私印、伯谦所见铭心绝品、裴景福收入壮陶阁秘笈。
周梦坡(近代):梦公秘笈、多龄审定。
邓 实(近代):秋枚。
杨重子(近代):重子所赏、杨重子。
华叔和(现代):华叔和。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藏(七)。
其他:宋敬印、简堂、虞臣、周子坚印、周庠家藏、汪容哲印、小泉直一、钧印、紫峯珍藏、琅玡世家、神品、每一展玩快乐无比、传之其人、得轩、启印、周绂、云栖装潢、武夌、赏音。
裴景福题签:何道州藏小字麻姑坛记三种合册。甲寅秋入壮陶阁秘箧。睫庵书签。
何绍基题签:小字麻姑坛记三本合装。
何绍京题签:旧拓原石小字麻姑仙记。三本合装。子愚题签。
何绍基题签:小字麻姑山仙坛记三本合装。子贞。
何绍基扉页跋:宋人所称《麻姑坛记》皆指大字本,此本则特称小字以别之,今人但知有小字本耳。由宋明人俱刻入晋唐小楷帖中,而大字本宋代盛行,毡椎破碎,遂致失传也。又有一本字如指大者,仅见《忠义堂帖》中,未覩单行本,其失传更在大字本之前矣。观《集古录》、《金石录》、《墨池编》及宋以后诸家帖目,颜迹之有目无书者至不可枚数,当时习书人眼福之富,宜腕底逈异后人也。今仅得十一于千百耳,可叹可叹。虽然再数百千年,得无有羡我今日者乎。绍基漫记,时戊戌五日。
何绍基跋(泥金书):1、《太平寰宇记》:临川县花姑姓黄氏,在井山遇狂象为毒箭所中,花姑拔去之后,常衔莲藕来置花姑所。
2、近见宋拓越州石氏本为《停云馆》所自出,犹远逊此本也。子贞丁酉记。
何绍基边跋:近日模本不足道,即外间传赏佳拓亦宋刻本耳。今昔得唐刻而宝之。今此唐刻而又旧拓,精采尤异。道光乙未上元节何绍基得于厂肆狂喜记之。
何绍业跋(石青小楷):后人橅刻,绝无横空雄浩之势。得此未刊本,当何如宝重也。子毅记。
又跋(硃砂隶书):此帖登邓发,皆从。颜公他书无此舛讹,且世字不阙,不如大字为真唐刻无疑也。蝇头具寻丈势,自是奇观。想系镫景本耳。
吴璧城跋:分行布白晋风存,蟠屈蛟螭瘦墨痕。千古越州珍宋刻,恰如初祖视云孙。戊午五月璧城敬题。
钤印:夔文。
李世倬跋:颜鲁公《麻姑坛记》结体与《家庙碑》相似,方正深稳,仍似大字,为楷法之正宗也。盖唐贤皆能自勒石,如公此帖亦公手刻,故尔佳妙。唐碑宋帖其所以隽绝千古,皆系刻手精微。夫用刀之法,笔重处刀深,笔轻处刀浅,笔转处刀转。锋铓微末,刀法灵活。近时刻手,则左锤右刀,失去古法。自(字)体神气去古远矣。李世倬。
何绍业跋:刀法微妙,谷堂先生(李世倬)论之详矣。此拓已磨泐三四曲折,提顿尚见八面锋。意使得初拓本,又未知精采何似,想更胜大字本也。子毅记。
黄钺观款:道光辛卯秋日。黄钺拜观。
吴璧城观款:获观《麻姑坛》唐石生平至幸。璧城谨记。
钤印:夔文。
吴荣光跋:欧阳文忠公以小字《麻姑坛记》为非鲁公书,当是庆历间人另有书刻,此本尚未出也,不然文忠公知书者何至如是。至陆放翁举岘山故事,想其时碑已出矣。此则古拓之足珍者。道光乙未九秋南海吴荣光并书。
钤印:拜经老人。
何绍业跋:
1、鲁公书《麻姑坛记》不独一本,有稍大于此者,有竟是大楷者。此石背后有薛褚诸缩本,或遂谓此亦从大字缩刻者。然骨格峥嵘,气韵朴厚,刀法亦中锋直达,总非唐以后所能望其肩背。近此拓已不多得,有识者当赵璧宝之。道光十一年辛卯季夏子毅何绍业装藏并识。
2、大字似《元靖碑》有翻刻,小字小于《干禄书》,见《忠义堂帖》。
何绍基于第二种拓本后跋:此本虽石已断后拓而神明完厚,较宋刻犹当有玉珉之别,真可宝也。大字本余所夙闻而从未得见,且罕有人道者。曾见一本则翻勒,无可观。今冬过吴门获一本,信为神物。其中世字避文皇讳,又各叠字俱再书,不作々,是其与小字本异者。又《忠义堂》刻是记字径半寸许,大字者径寸半。鲁公是记盖屡书之,皆极得意笔也。道光壬辰冬杪何绍基识。
题跋:
1、登山登字此本已泐,其上似从豋,南城重勒本亦然。鲁公必无此误,想传橅之失耳。惟大字本不误,发字亦然。此石后有缩刻欧虞褚薛书,即谓前面亦是缩刻,固无不可。但其气骨峻厚,的非宋以后人所能。
2、今年春贞兄又得旧拓本于厂肆,峻险中愈见宽博,尤为可喜。乙未闰六月。
3、虚舟谓小字本见鞭著作具鞭,今视此及南城重本均不然,不知所据何本。(无款,应亦是何绍业书)
何绍业第三种拓本后跋:此南城宋模本,视原石整练有余,而圆到不足。然以校各家翻刻,固已远胜。原石近尚在,此石今亦泐矣。子毅识。
吴璧城跋:《越州石氏本》今日已成星凤矣,此犹在藏获之列,为之愕眙累日。戊午四月,璧城敬记。
钤印:夔文。
前录《集古录》、《金石录》、《金薤琳琅》、《麻姑山丹霞洞天记》中相关文字。
元熙跋:甲戌仲冬临一过,知鲁公小楷书亦用篆隶法,不临则不知也。元熙记。
钤印:元熙。
何绍京跋:前二刻俱唐刻原石,虽时有先后,均宋拓可宝。后刻乃越州石氏本,亦宋拓之极者,近亦罕见矣。今夏余复得原石大字、小字各一,毡蜡极精,洵是宋拓。有陆谨庭、潘榕皋诸公题跋。小字本后缀麻姑山仙坛小画,不着款,笔意酷似梅花古衲。曾屡经兵火而不□于难,神物自有神护也。近复得一指顶单行本,拓甚旧而非《忠义堂》石,且字类禇不类颜,与杨龙石所宝之宋拓指顶本毫发无异,余疑是宋人临本耳。咸丰元年仲冬月道州子愚何绍京识于自娱山房。
钤印:绍京、子愚。
裴景福边跋:陆本现在岭南邓秋湄斋中,画题悉在,酬以三百金,不应也。
何绍基跋:江西唐石最著者,惟鲁公《麻姑坛记》及李北海、柳诚悬《东林寺碑》。李碑原石久已无传,宋橅本毫无精采。柳碑惟余家有拓本。近年修寺桥,忽得片石,余五十余字,今仍剥落矣。大小《麻姑记》余弟兄每见即收,每于(与)友于闲静时出多本互相评赏,并它帖古拓纵横满几,色香无际,以为至乐。今踽踽蜀游,每一展所携各帖,画(尽)不胜忆弟看云之感,况老毅已久作古人耶。咸丰癸丑八月晦日晨起东洲居士记于酉阳试院。
裴景福边跋:此册已摹入《壮陶阁帖》,嶽雪楼孔氏藏香光临《麻姑坛记》小楷墨迹甚精而雄健,究不及枝指生也。
祝允明临小字麻姑仙坛记全文。款:祝允明临。
钤印:枝指生。
裴景福边跋:
1、枝山临《小麻姑坛记》真迹,乙酉九秋仲弟得于白门,携还梁溪,俾余藏之。十一月六日邵伯舟次睫菴记。
2、细玩枝山此书,规仿鲁公,神貌具肖而清劲有法。不似笨伯临颜,专以墨精为尚也。
裴景福边跋:
1、近在沪滨见道州所藏唐石宋拓《大麻姑仙坛记》,意法悉与此同而具沉雄劲折之气,乃知枝山仍以大字本作小字也。睫庵。
2、鲁公深于禇法,枝山解此故妙。睫庵。
钤印:霍邱裴景福伯谦印。
宋伯鲁观款:乙卯秋九月十九日睫闇出示,宋伯鲁敬观,琳琅满目,欣幸何已。钤印:芝田。
吕璜跋:文衡山谓京兆早岁楷笔谨师李少卿,而少卿则深于欧颜者也。今世所传京兆墨刻多行草,罕有楷书,墨迹尤不易得。此册精神大于身,其规模气概如方丈大字,真伟观也。道光丁亥三月桂林吕璜书。
钤印:吕璜之印。
姚椿跋:枝指生书法最谨严,其天分在衡山上。香光未出以前,有明一代未有过二家者。世人第以超逸评之,未为知言。少海将北行,辍以为赠,意必有相观其深者。丁亥中元前一夕灯下记。姚椿。
钤印:姚椿。
裴景福边跋:
1、吕璜字礼北,号月沧,广西永福人。嘉庆十六年进士,历官浙江知县,以廉能称,升西塘同知。道光十八年故,年六十一。有《月沧文集》八卷。《续古文辞汇集纂》录其文。
2、姚椿字春木,江苏娄县人,布衣,有《通艺阁文集》行世。《续辞类纂》录其文,与吕月沧均见《姓氏爵里志略》。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小字麻姑仙坛记》全称《唐抚州南城县麻姑仙坛记》,唐颜真卿撰并书,时在大历六年(771)四月。原石在江西南城县,石已佚,仅有拓本流传。《小字麻姑仙坛记》是否为颜真卿所书,宋时就有各种不同意见,或谓宋人据大字本摹写。但小字本楷法严整精美,颇得颜书神情风貌,故为历代书家所喜爱和宝重。流传《小字麻姑仙坛记》翻刻本极多,但以南城本为最精。南城本石背刻有卫夫人(卫铄)、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薛稷、柳公权、李邕等小楷。
清代书法家何绍基兄弟极喜爱《小字麻姑仙坛记》,收藏各种拓本多种,此本三种合装一册,何绍基视为珍本。第一本石已断裂,但笔划尚未大损;第二本石已残断,字亦较多损泐,但后附有石背各家小楷,以上二本均为南城原石本;第三本系摹南城本,为摹刻本中较佳者。合装本有何绍基兄弟题识多则。

提 要 此《小字麻姑仙坛记》三本合册,皆为宋拓。所谓小字麻姑真本,当指南城本,石背刻七家小楷,翻本皆无,真本有未断与断本之别。此宋拓三种,前二种为南城真本,第二种后有七家小楷;第三种为宋拓别本,后代多以此刻翻摹,此本原为宋陆伀旧藏,又归明文徴明,后经何氏一门,裴景福收藏。后见于一九九四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49,500美元所得。

著 录
1.《善本碑帖录》,张彦生著。
2.《帖学举要》,王壮弘著。
3.《海外所见善本碑帖录》,马成名编著,上海书画出版社,2014年6月。
出 版
1.《宋拓麻姑仙坛记三种何子贞旧藏本》,文明书局珂罗版,民国时期。
2.《蝯叟藏麻姑山仙坛记三本合装》,有正书局珂罗版,民国时期。
3.《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4.《中国法帖全集》卷十六,启功主编,湖北美术出版社,2002年3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16×7cm

之七
瘗鹤铭
1册44开 纸本 元明间拓本
鉴藏印 王文治(清中):柿叶山房、丁未年。
吴 云(清晚):吴云平斋过眼金石文字书画印。
沈树镛(清晚):沈树镛印、均初、宝董室。
鹤洲和尚(清晚):焦山僧鹤洲手拓金石。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珍藏记、安思远藏。
其他:苓芗过眼、金石奇缘。
刘世珩题签:水拓瘗鹤铭。匋公父子命受业刘世珩谨题。
张开福题签:旧拓瘗鹤铭未出水本。张开福题签。
钤印:张开福印、质民。
何绍基题签:瘗鹤铭。道州何氏珍藏。
陈方瀛题签:瘗鹤铭未出水本。同治甲戌春日,思寒斋主署检。
钤印:臣陈方瀛。
李葆恂题签:四面焦山图。丁未腊月,李葆恂题。
其他题签:焦山四面图。
徐坊题首:隐居遗均。匋斋四哥尚书命题。徐坊。
张祖翼题首:谯伐留真。匋斋尚书命题。戊申重九,桐城张祖翼。
钤印:张祖翼、磊盦。
王文治题首:华阳余韵。梦楼王文治。
钤印:王文治印、曾经沧海、柿叶山房。
张廷济跋:鹤铭中下左一石张力臣云此宋人补刻。三行三十四字即在仆石之背。大兴翁阁学覃溪先生云:“张亟斋、汪松泉皆云三行是宋人补刻。试思此字秒境岂宋人重刻所能到者乎。且勿论其画痕与水浪相荡激之不可强为也。此先生手书,余属受之(名辛海盐人,从余学有年),刻之石为后人读是三行者告。道光丁酉十一月十八日,张廷济”。
钤印:海岳庵门弟子。
张廷济跋:先兄逢原灏亲拓,是刻云“势”字石突起,故用笔随石环转,极宽绰浑浩之致。廷济。
钤印:张叔未。
张廷济跋:丹字势特欹侧,盖随石势为之,如秦汉瓦当文字变动不居,天然入妙。作书者解此自鲜呆滞之病。叔未廷济。
钤印:张叔未。
王文治跋:(前录瘗鹤铭并序)黄涪翁称大字无过瘗鹤铭,盖谓其萧散宕逸,有人外远致,觉东坡所谓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者,尚隔一尘也。余家藏一本乃石沉江水时所拓,仅三十余字,而精神完足,笔势翱翔,为近今所罕见。此略仿其意,缩为小字书作全文,曾见董香光尝为之非创也,又今石刻虽漫,而有“爽垲”二字,笔意颇佳,旧摹全文中转失之,乃知摹本正多错误,而志书录以为据,所谓以讹传讹也。因仿此帖遂并及之。乙卯秋八月,六畬大兄世好以长卷索书,即以相赠。文治。
钤印:王氏禺卿、梦楼。
张廷济跋:此鹤铭是未经陈沧洲万休曳石出水以前之拓,审其渍煤渲损为病不小,然楮墨醇黝,正如破觚残鼎断圭碎璧,土华通身,斑满体,其物未尝一适于用而古意正不可亵。余幼读山谷老人“大字无过瘗鹤铭”诗句,心輙向往之,二十一岁从曹种水言纯借得旧拓巨幅,临学累月既毕。昆原星海以其祖既明翁宏述所遗旧本,有米海岳观题刻者见归,先兄逢原灏亲到焦山精拓全幅。天侃叔东发贻新拓五纸,余皆歌诗记之。徐寿藏同柏从郡城书肆购得极旧极精本五纸来归,皆足以饫小膂者。道光十七年丁酉十一月十六日海盐老友汪俨斋少府率其子一山至清仪阁,携此册见视。一山近归自海国长风万里,安稳可喜,遗余东岛鱼蠙脯,错余因出山西司臬瑞少梅所投蓬瀛五色酒,相酌微醺而罢,略识之以写寒村风味。嘉兴竹里老者张廷济,时年七十。
钤印:张廷济印、张叔未。
张开福跋:此旧拓瘗鹤铭以今本校之无甚异同,惟拓法极古厚,当是陈沧州太守未出水时之本。大兴翁覃溪阁学尝缩模于端溪石砚,与此本不差一字。先征士得旧本,较此多“华阳真逸糺也午岁方天廿裹之币藏乎”十六字,重摹于家。今焦麓所存真本日泐一日,且经后人剜凿,殊逊此本之浑厚也。俨斋先生数十年前获此于里中,故家什袭久矣。近命工精装携过草堂共赏爰为书此。时道光十七年丁酉三月六日,石匏张开福。子善风侍观。
钤印:张开福印、张质民。
杨守敬跋:叔未岂不知此本有“厥土爽垲势掩”诸字,非张力臣以前水拓本,但以俨斋父子倩其作跋,不能稍为假借,既云为渍煤渲损为病不小,又云如破觚残鼎断圭碎璧以回护之,又言其见旧拓精本数通,是明明与此相形见屈其末,但以饮酒了之,其文若断若续,足知前辈应酬文字如此。己酉三月杨守敬记。
钤印:杨守敬印。
吴昌硕跋:瘗鹤铭生平所见沈肖韵藏水拓本,阙后段十二字,赵㧑叔双钩补全。韵初孝廉自跋,后为愙斋尚书攫去,又仲复沈中丞藏本,墨色与此本相埒,有“鹤寿”二字,其摘以名其庐,与此而三均大宝也。俊卿。
王崇烈跋:光绪戊申上巳。匋斋尚书新得。王崇烈敬题。
郑孝胥跋:匋斋尚书示此本凡八十一字,残缺者六字,玩其巧密飞动处如与作书者相见于几案之间,非徒神往而已。王可庄守镇江府,尝遗余棉纸拓本,乃用日本棉纸字字拓之,颇饶神彩,然较旧拓则终有遗憾,尝谓当及今宝护古石,勿令再拓,如埃及保存古尸之法以贻后来耳。戊申三月孝胥。
钤印:海藏楼。
张曾畴跋:瘗鹤铭笔法全出二王,孙过庭云右军之书思虑通达,志气和平,不激不厉,风规自远,又云兰亭叙则思逸神超。展玩鹤铭想见胸怀旷达,气度从容,直接山阴神髓。此拓气韵深厚,当于笔画外窥神趣较新拓仅存刻画畦径者迥乎天壤。匋斋尚书出示此精旧拓本于宝华盦(海内华山碑三本,商邱本、四明本、山史本今皆归尚书所藏,故名其盦),三华山碑精灵森会,获登斯堂,覩诸鸿宝,诚三生翰墨因缘,千古未有之眼福也。光绪戊申重九后一日金匮张曾畴拜观并志。
钤印:张增畴印、潜园居士。
张謇观款:光绪三十四年十月初六日通州张謇敬观于匋斋尚书江宁节署宝华菴。
股望琢(日)观款:明治戊申十月清韩漫游途次访匋斋先生于奉京,敬观其珍藏水拓瘗鹤铭,余所未曾见者,余太喜得眼福钦钦谢谢。日本蓝田股望琢。
今泉雄作(日)等人观款:是日今泉雄作、早碕稉吉仝拜观。
恽宝惠跋:戊申九月随使白下,匋斋尚书年丈出瘗鹤铭未出水本,命观,深喜眼福,敬识行踪。大兴恽宝惠。
程志和观款:戊申四月新建程志和观。
胡廷璋等人观款:戊申九月,曾述棨敬观。胡廷璋、周玺、联治、唐国安、严廷璋同观。
爱新觉罗•毓朗观款:光绪戊申秋九月二十一日,多罗贝勒毓朗观。
梁敦彦观款:梁敦彦敬观。
后有前人过录瘗鹤铭考补并瘗鹤铭见存字图。
徐康跋:金石著录家国朝为极盛,至苏斋阁学而集大成,其著作等身,已略见梗概,惟瘗鹤铭考与快雪堂帖考寤寐求之,二十年而不可得。昨访均初沈孝廉于川沙别墅,谈艺之余出示此卷,盖孝廉与余同癖,酷嗜金石,平生俎豆,苏斋宜其有金石奇缘,聚于所好,仆以忧患,余生得见所未见其欢喜赞叹,不廑距跃三百已也。如欲上板当熏沐洗砚书之,能附此以传更幸耳。咸丰辛酉孟冬月,后学徐康敬识。
钤印:康、子晋。
杨守敬跋:
1、“相”字末画原石是泐痕,此作左出误。  钤印:杨守敬印。
2、“阴”字左“阝”钩过长亦非。  钤印:杨守敬印。
3、鹤铭所以可贵者,以神韵为主,余所见旧拓多受涂抹,真点污国色矣。此山僧用小扑打之,使泐痕墨色如一,不知费几许工夫,然终有破绽。  钤印:杨守敬印。
杨守敬跋:此“午”字横画太长,非鹤铭之体。
钤印:杨守敬印。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瘗鹤铭》原刻在江苏镇江焦山西麓岩壁上,宋时崩落长江中,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残石曳出江中嵌置焦山定慧寺,今在该寺。此为摩崖刻石,文为上皇真逸撰,上皇山樵书。上皇山樵为何人,历代有不同说法,宋时黄伯思考为梁陶弘景所书,因此定为南朝梁代刻石。《瘗鹤铭》书法潇洒而有法度,字划浑厚圆润,笔势飞动,其中间杂行书笔意,笔法方圆并用,圆处圆转流利,方处不显得板滞,为历代书法家所重视。
此本为水拓本(即未从江中曳出之前的拓本),《瘗鹤铭》因崩坠江中,只有冬季枯水期石露出水面方能捶拓,因石裂数块,有俯有仰,极为难拓,故水拓本比较少。又因残石出水后,屡经剜剔,书法已非原来面目,所以《瘗鹤铭》以水拓本为名贵。此册有清代王文治、张庭济、张开福等题跋,清末为端方所珍藏又增许多题签、题跋和观款、此本民国初年有正书局曾经出版。

提 要 此件为瘗鹤铭两种拓本合册。瘗鹤铭传世拓本有所谓水前本及出水后拓本。此册所收两种,其一为水前本,即出水以前拓本,或称水拓本。依“校碑字诀”,水前本“遂吾”之“遂”字,之旁完好,此本正同。张彦生先生认为《瘗鹤铭》传世无可信宋拓本,王壮弘称此本为水前拓,故公允判断此为元明间拓本。其二为清焦山僧鹤洲拓本,为出水后拓本。

著 录 《增补校碑随笔》,王壮弘增补。
出 版
1.《匋斋藏瘗鹤铭两种合册》,有正书局石印本,1910年1月。
2.《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31×64cm

之八
天发神谶碑
1册37开 纸本 明拓本
鉴藏印 宋 荦(清初):漫堂(二)。
周亮工(清初):栎园真赏(二)。
张燕昌(清中):石鼓亭、白苗嘉谷。
翁方纲(清中):翁方纲尝观。
刘燕庭(清晚):刘喜海印、燕庭、刘(二)、刘燕庭印、东武刘燕庭氏审定金石文字。
沈 梧(清晚):沈梧审定、旭庭所藏、旭庭平生珍赏、旭庭眼福(二)、旭庭审定书画金石文字小印。
宗湘文(清晚):宗湘文珍藏印(二)。
赵烈文(清晚):烈文印信、能静经眼。
谭 敬(近代):谭敬私印、粤人谭敬印、和菴父、区斋珍藏。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珍藏记。
其他:墨庄、祥庆安宁、颐情馆、心闲神睦、载卿、伯陶所存、三代以来至宝。
沈梧题签:吴天玺纪功碑。锡山沈梧题签。
钤印:沈梧之印、旭庭眼福。
首开沈梧临书《天发神谶碑》三段全碑图。款识:同治三年七月晦日雨窗缩临刘氏藏本于泰州之醉墨山房。锡山沈梧旭庭甫记。
钤印:家住江南第一山、旭庭、沈梧之印。
隶书题签:天发神谶碑。
李文田题跋:吴《天发神谶刻石》相传云皇象书。《吴志•赵达传》裴注引吴录曰:皇象字休明,广陵江都人。幼工书,时有张子,并陈梁甫能书,甫恨逋并恨峻,象斟酌其间,甚得其妙。中国善书者不能及也。严武围棋、宋寿占梦、曹不兴善画、孤城郑妪能相人及吴范、刘惇、赵达,世皆称妙。谓之八绝云。今案皇象卒年不可考,然吴范卒黄武五年。刘惇占星,赵达推步皆在孙权之代,并见本传。又《吾粲传》,粲以鲁王霸赞诛死事在赤鸟十三年前,而粲传注引吴录曰粲生数岁孤,城妪见之,谓其母曰是儿有卿相之骨,则妪及见粲少时,其年已老,诸人皆生长建安,皇象独优游天玺,此可疑也。又《孙綝传》注引《文士传》曰,华融字德蕤,广陵江都人。祖父避乱居山阴蕊山下,时皇象亦居此山。吴郡张温来就象学,欲得所舍,或告温曰,蕊山下有华徳蕤者,虽年少美有令志可舍也。温遂止融家。朝夕谈讲,俄而温为选部尚书,乃擢温为太子庶子。考温传温病卒年近四十,亦在权代。夫张温、华融齿望既非象比,郑妪、赵达享年多讫权时。侪辈上逮于建安,纵迹便垂于泰始,况吴之天玺,晋已咸宁,谓曰象书,兹为未确。此如汉碑绝妙图经便属于蔡邕,魏石犹存题记必归诸梁鹄。夸异之言,不足信也。同治十三年十月廿六日,顺德李文田。  钤印:李押。
拓本末题:东武刘氏家藏。
何焯跋:吴《天玺纪功碑》其结字多作篆体,用笔时似钟鼎古文,殆汉人八分去古未远,往往相入,今乃湮泐不可得见尔。如淳于长《夏承碑》亦其一也。姜白石谓是符书,恐未必尽然。但学为八分者与他碑之字错出行间,则取诮于不类矣。梅宛陵丫头㘙诗,有年算赤鸟,近书疑皇象多之句,或缘未见拓本。方虚谷遂于题下注有吴大帝字,且谓皇恐作黄。其寡陋使人笑来,惟前辈竹垞先生据邑志,考正其文非华核所作,并文中七月七字为桼。斯实好古之一助云。康熙庚子秋为仲经先生书。何焯。
钤印:髯。
翁方纲跋:
1、吴《天玺纪功碑》,弇州所谓挑拨平硬者信有之,然实是篆书。谓为八分者未必然也。撰文固非华核,而皇象以章草著名,虽有篆隶之称,然此书劲而实拙,其谓皇休明书,且云宜居周鼓秦刻之次者,亦未必然也。《苍润轩帖跋》云,碑旧在筹思亭,今胡跋内筹思亭三字尚隐隐可辨。其嘉靖年跋则在兰台东观令一段之上,乃知碑之上层亦有跋。而今拓本皆无之矣。近日著录释文者,大吴一下加统字元年,桼下加月字,二字以下加桼字,八月下加日字,敷垂亿下加祀字,皆意拟之词,非文所有。又步于日月上之字,以首行上字不作⊥之,或亦未必是下字。元示上之□字释为元是天上之弓字,释为于亦皆非也。是本有曹仲经书签及何义门跋。跋在康熙庚子秋,义门时年五十九矣,而以为汉人八分与钟鼎文用笔相入,钟鼎文相入则有之,八分则非也。魏黄初《孔羡碑》已不得为汉八分矣,而况此碑乎。芑堂明经携以见视,因为书后。戊戌三月廿五日,北平翁方纲。2、予作此跋之明年秋,奉使江宁,九月望日亲到学宫尊经阁下,手量此石中段为第一石,高三尺五寸,其顶宛然钟形截去上角者。东为第二石,高二尺三寸三分。西为第三石高二尺六寸二分。是一石折为三段无可疑者。石上题跋三通,今尚可辨而拓工不全拓之,故得此全本者少耳。后廿一年为颐园通政得此册持来,属为复识其后。戊午七月廿有五日。方纲。3、石上有襄阳米芾四字,寻之不可得,使人惆怅。陈香泉有此米题拓本,云后来为人磨去耳。
钤印:秘阁校理、覃溪。
陆绍曾等人观款:乾隆戊戌花朝后二日吴趋陆绍曾白斋同浦江陈松龄雪岩观于文鱼好友寓中。
郭尚先跋:吴《纪功碑》三十年前甚易得,记乾隆甲寅先司马自吴下归,箧中携十数纸以赠好事,当时亦不重之也。不审石既毁后,何以拓本之少乃尔。余旋里索诸敝簏,仅得三部,又皆不完,合之仅得一完本,其残本二本以分知好,则皆球璧视之矣。此帙存字与余本一同,可见石质之坚,二百余年未尝加泐,而为六丁取之,惜哉。莆田郭尚先识。
钤印:郭氏兰石。
杨振麟观款:道光己亥二月上浣宛平杨振麟敬观。
钤印:杨振麐印。
张开福跋:道光十七年丁酉秋七月来汀州,下榻郡署九龙山馆,燕庭先生出示《天玺纪功碑》旧本,尾有秋锦后人李敬堂大令集手札,知为先徴士旧藏得诸吾郡曹氏者。乾隆戊戌曾请北平翁学士题记,今六十年矣。小子开福重得展读,洵有墨缘。陆白斋吴门布衣,陈雪岩浦江明经,皆父执也。仲经曹氏名曰瑚,秀水人,竹垞太史门弟子。海盐张开福谨识。
钤印:张开福印、张质民。
吕世宜跋:此昔所平为沉着痛快者,曾见于兰石先生家。燕庭观察复出相示,正如武陵渔人再入桃花原也。昔下脱人字。道光十七年嘉平月同安吕世宜敬观。
钤印:西邑吕生。
赵烈文观款:光绪乙酉秋日湘文太守三兄出示畅观。静溪渔隐赵烈文题记。
钤印:烈文之印。
翁同龢观款:光绪己丑八月廿有九日翁同龢观。
钤印:龢。
李集跋:义门先生跋再行复勘呈下真本也。按先生将五十始成进士,在词垣数年,以谴归。题云庚子而仲经跋亦同是年,时先生已六十余矣。闻之前辈,义门短小精悍,髯之有须,视近而善讥谈。遇有学人则立下。生平有二好,一好学,二好官,不于掩也。有女多才,藻游王公门戚畹,因姑都与款洽。京师人至今能道之。是帖得二跋,允称上品,从未孩处转缴也。改字书别幅不尽。芑老同学长兄。集稽首。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天发神谶碑》又称《天玺纪功碑》、《三段碑》,三国吴天玺元年(267)书刻,相传为当时著名书法家皇象所书。碑石旧在江苏江宁(南京市)天禧寺,后移至尊经阁,清嘉庆十年(1805)毁于火。此碑书法奇特,体属篆书,但用隶书笔法,意在篆隶之间。其结体以圆驭方,势险局宽,下笔处如斩钉截铁,刚劲似出其不意,气势雄伟奇恣,峻拔中时有蕴籍之趣,在中国书法中,面貌独具。
此本“吴郡”吴字稍损,郡字完好,为明代拓本。且碑后宋元祐六年(1091)胡宗师和崇宁元年(1102)石豫亨刻、嘉靖甲子四十三年(1564)耿定向跋俱全,为明拓善本。此本前有李文田长跋,曹仲经、沈梧书签,后有何义门、翁方纲、郭尚先、张开福等名家题跋,曾经清代金石家刘燕庭所珍藏。此碑自火毁后,原石拓本比较难得,而明代拓本更为名贵。

提 要 此本为明拓本。原石久佚。传世最旧本当为罗振玉藏宋拓孤本,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依“校碑字诀”,明拓本第十四行“敷垂亿载”之“敷垂”二字略损,此本正同。此本原为清周亮工旧藏,之后相继为曹仲经、张燕昌、刘燕庭、宗湘文所有,民国间归谭敬,又归李启严,后见于一九九二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所得。

著 录 《海外所见善本碑帖录》,马成名编著,上海书画出版社,2014年6月。
出 版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31×19.3cm

之九
汉礼器碑
1册18开 纸本 明拓本
鉴藏印 王 铎(晚明):王铎之印、字觉斯、拟山园、大湫烟客、娄络亭印、津浦鸥烟、云岩漫士。
吴之振(清初):黄叶邨庄吴氏家藏。
吴乃琛(民国):石门吴乃琛尽忱珍藏、吴乃琛尽忱鉴藏金石文字印、语溪吴氏华澄阁金石。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珍藏记、安思远藏。
其他:已亭印、华叔和。
题跋:近来如有文安公书画旧幅,倘其有此数章,再细观笔如能超脱不俗,定是真迹。
题跋:平秩浚哲象郡桂林台垣惟修厚生梅卜弼谐浚明亮采惟几惟康弼直祇承允谐丕显丕承佐弼德延玉几抚夏平康道凝掩忒休征道宁道接敷贲攸济径德秉哲丕享。
吴乃琛跋:书此何为恶劣可憎,然白圭之玷亦不必磨也。己卯孟夏尽忱志于汉唐宋石墨四宝之庐。
智水跋:斯本乃王文公家所藏汉韩勑碑,自前明拓之,系数百年物,近今不多,有此存吾山房亦将百年,诚堪珍玩,可宝也。时道光丙申春三月智水志于雨杏山房。
钤印:智水之印。
其他跋:峰雪蚤销,流声陪逋,客引路与春樵老栗,青冥古香第。黑夜凋破,邪归笨伯,幽涧自寥寥。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礼器碑》全称《鲁相韩勅造孔庙礼器碑》,东汉永寿二年(156)书刻,四面环刻,现在山东曲阜孔庙。《礼器碑》为汉代著名碑刻,隶书。其书法为历代书法家所称道,甚至称其书法为汉碑第一。清书法家王澍说:“隶法以汉为极,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而此碑最为奇绝。瘦劲如铁,变化若龙,一字一奇,不可端倪”。此碑书法风格瘦劲雄健,端整中富于变化,每面意趣各不相同,尤其是碑的两侧变化最大,是汉碑中艺术性最高的隶书。
此为明代拓本,用墨浓淡适中,神完气足。其第十行“逴越绝思”绝字虽损,而尚未连及思字,为明拓之精者。此本明末清初为书法家王铎所珍藏。

提 要 礼器碑原石今藏山东曲阜孔府汉魏碑刻馆。传世最旧本当为王戟门藏明初期拓本。此本为明拓本。依“校碑字诀”,明拓本第十行“绝思”二字不连,此本正同。此本明代为王铎旧藏,清初归藏书家吴之振,民国时归吴乃琛,后为安思远所得。
出 版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27.2×14cm

之十
汉曹全碑
1册31开 纸本 明拓本
鉴藏印 李 慎(清中):长白李慎勤伯氏鉴赏章、李慎鉴藏、长宜子孙。
杨守敬(清晚):杨守敬印。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印、安思远珍藏记。
其他:程步尔云宝藏、聊以自娱、光裕堂。
题签:曹全碑未断本此碑明万历初年出土,说者谓出土已断,今得此本始知出土时实未断,后不久即断。现借来□拓碑周婴斋持此本补之。己亥署签。
王瓘题首:海内初拓第一。《曹景完碑》未断初拓本,海内流传稀如星凤,福山王文敏公称生平所见共只六本。一为文敏自藏傅青主本。一为敝斋所收正定梁相国秋碧堂本。一为涿州李芝陔藏翁覃溪学士跋本。一即此本,皆名人所藏流传有绪者也。再二本则未之见。此本初归永明周婴斋太史,其时余与文敏皆尚未获不断本,健羡殊甚。今此本归于匋斋尚书宝华盦,出以相示因并记之。宣统元年(1909)四月五日,铜梁王瓘时年六十有三。
钤印:孝翁、臣、瓘。
扉页另一题:宣统元年二月十一日时将游学欧洲,道出金陵展观初拓第一本因题。长白宪章记。
杨守敬跋:同治乙丑于京师富华阁见此碑,首行末“因”字尚可见,为沈均初所得。碑云祖凤官至北地太守,按曹凤见《后汉书・西羌传》,不载其为北地太守,惟《水经・河水注》言曹凤字仲理,为北地太守,与碑合。宣统元年三月杨守敬观。
钤印:杨守敬印。
册后题跋张铨跋:此汉碑也,得之宪长李翼轩公。公曾督学秦中,见丰草间倒卧此碑,因磨洗出之。偶谭古刻,遂携以惠我。吾闻秦晋屡经地震,墨迹多碎裂不存,独此碑尚在,且字迹完美,得非山川之効灵乎。河北张铨谨识。
钤印:五鹿、平中。
李在铣跋:张铨字宇衡,沁水人。万历三十二年进士,授保定推官,擢御史,巡视陕西茶马。以忧归,起按江西。天启元年出按辽东,经略袁应泰下纳降令,铨力争不听,曰祸始此矣。三月沈阳破,辽阳亦被围,军大溃,铨与应泰分城守。应泰令铨退保河西,不从。三日城破,被执不屈,欲杀之,引颈待刃,乃送归署。铨衣冠向阙拜,又遥拜父母,遂自经。事闻,赠大理寺卿,再赠兵部尚书,谥忠烈,官其子道浚锦衣指挥佥事。铨父五典诏以铨所赠官加之,卒赠太子太保。初五典度海内将乱,筑所居窦庄为堡,坚甚。崇祯四年流贼至,五典已殁,独铨妻霍氏在,率童仆坚守,贼环攻四昼夜不克,副使王肇生名其堡曰夫人城。(《明史》卷二百九十一忠义列传第一百七十九)去年至京,与柏羲谈近日同志所得,即举譻斋此碑,归而索之不获,以为失去,或譻季携人行箧。新岁无事,偶于乱书中检得之,爰补录明史一则于后。铣记。
盛昱跋:弟所得《曹全碑》真大宝矣,跋者为沁水张忠烈公,即山右三忠之一,殉辽阳之难者也。沁水入河当河之北,故自称河北。碑既出土初拓,又有名贤手迹着明得碑之人,斯真奇玮,下视李固恒百本,直炊爨之具耳。蕙生贤弟。昱白。
陈伯陶等观款:宣统元年二月十一日长白荫昌、番禺徐绍桢、海丰吴崶、铜梁王瓘、余杭汪树堂同观于两江节署,东莞陈伯陶记。
尹鼐观款:光绪甲申(1884)十二月诸城尹鼐观。
钤印:名余曰鼐。
端方跋:
1.此《曹全碑》真海内第一拓,概目之为初拓,犹失此碑价值。余藏《曹全碑》不断者凡三,以视此本,皆盛伯羲所谓堪供爨具者。李芝陔先生有《曹全》一本,自诩为海内第一,然终不如此本之见碑即施毡蜡者,为真第一也。此碑经周蕙生之鉴藏,而又有盛伯希之手跋,询不愧大宝矣。光绪戊午十月(丙午误戊午)(1906)浭阳陶父题记。
钤印:端方私印。
2.友人孙秋帆云,亲见此本在厂肆博古斋,此归蕙生,则博古深悔以贱值售人,盖周得此仅数十金耳。
钤印:陶翁。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曹全碑》全称《郃阳令曹全碑》,东汉中平二年(185)所刻。原石大概刻立后不久即遭埋没,明万历初始在陕西郃阳(今陕西合阳)莘里村出土,出土后移存郃阳孔庙,1956年移藏西安碑林。此碑因长期埋在地下,碑字未遭损坏,出土时字迹完好,笔划圆润饱满,用笔提按可寻,书法秀丽可爱,出土后即为书家所喜爱,清初学汉隶多以此碑为法,其风气一直影响到清代中期。此碑在明末清初开始断裂,初期呈一线,以后陆续损及笔划,由于不断捶拓,精神颓废,因此未断本和初断本均为藏家所珍重,以后拓本皆不足观。
此本在明代为张铨所藏,后有张铨跋文,张铨万历三十二年进士,曾官陕西,他约在此时得到出土不久的拓本。此本笔划完好,“因”已损半,拓墨稍湿重,但神情焕发,为《曹全碑》之善本。碑阴非同时拓,当为后配。此未断本清末为盛昱、端方所递藏,有盛昱和端方跋。

提 要 曹全碑传世有未断本与断本,明拓皆为未断本。此本据册后明万历时期抗清英雄张铨题跋可知,明万历曹全碑初出土时为李翼轩所拓,其时李翼轩正督学秦中,后转赠张铨。晚清时期先后为李慎(勤伯)、李在铣收藏,后流入北京厂肆博古斋,周惠生从博古斋得之,后归盛昱、端方,之后陶斋后人将其散出,安思远于一九九五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以30,800美元所得。

著 录
1.《善本碑帖录》,张彦生著。
2.《增补校碑随笔》,王壮弘增补。
3.《海外所见善本碑帖录》,马成名编著,上海书画出版社,2014年6月。
出 版
1.《海内第一初拓曹全碑》,文明书局石印本,1917年9月。
2.《曹景完碑》,商务印书馆珂罗版本,1920年3月。
3.《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23.5×15.5cm

之十一
石鼓文
1册17开 纸本 宋元间拓本
鉴藏印 吴 云(清中):吴平斋秘箧印、归安吴云平生珍秘、二百兰亭斋审定(二)、吴平斋藏金石之印、平斋心赏、吴云字少青号平斋晚号退楼、吴云平斋长寿、百镜室、吴平斋、皕禊室主人、归安吴云平斋收藏金石文字印、平斋、归安吴云、两壘轩、吴云平斋考订金石文字之印、吴云平斋。
安思远(现代):安思远珍藏记(九)。
其他:广平(五)、广平私印(三)、汉鼎室藏、古吴潘介芥瑕氏过眼金石书画印信、吴兴姚紫垣藏(二)、紫垣审定、抱残守阙。
吴云题签:旧拓岐阳石鼓文精本。二百兰亭斋秘藏。
钤印:吴云私印、平斋、抱壘子。
陈元素题首:岐阳石鼓。陈元素题。
钤印:惰游赘客、陈元素印、古白。
吴云跋:余平生见旧拓石鼓文无虑三四十种,此为第一。平斋。
钤印:吴云、平斋。
《作原鼓》吴云跋:庚午重阳节,晴窗清暇,阅此古拓,欣然取旧纸临写数行,觉腕底增瘦劲之气。退楼记于金石寿世之居。
钤印:吴云私印。
又题:天下弟一宝刻。
钤印:平斋鉴赏。
《马荐鼓》吴云题跋:
1.让之为余刻印数十百方,此为第一。
2.此八鼓止存微字,已剥蚀。
钤印:平斋。
《吾水鼓》后九行题:此第九鼓后段。翁方纲题《石鼓歌》:平生梦想韩苏篇,上台北斗光中天。不知韩公何所歉,尚想少陵与谪仙。贱子弱龄早释褐,摩挲此已三十年。熊熊但讶星堕地,历历敢诩胸扪躔。岐阳之搜炳经传,韩歌何以称周宣。其字兼该二篆体,其文俨并二雅编。王内史书师最早,马定国评语不传。异哉或疑周即魏,昨秋我辨万与全。(近日万季野、全谢山皆祖马定国后周说,予尝作文辨之。)前韩(洽)后顾(炎武)各逞臆,及以古说为拘牵。后代儒生敢侮圣,何伤日月轮高悬。朱十作考不识字,误信杨薛诸家笺。滋汤牛氏作图释,文执今本讹相沿。安得众说出一贯,西廊向晓听诵弦。因进诸生为讲解,十鼓向背东西偏。丁鼓独方余椭异,初非一倒如鼓圆。已鼓作臼字完好,庚辛二鼓排倒颠。围六七尺高二尺,参差阔狭非齐肩。深山大野气磊落,浑金璞玉殊雕镌。河图洛书圣人则,龟文马背奇毛旋。凤凰一羽麟一角,珠贝眩晃龙蜿蜓。古文奇字大小篆,凡将仓颉相后先。今也一依许慎恉,仅留什百于九千。窃尝评此考同异,壬鼓雱字殊不然。三十年中数字泐,惬山已叹岁月迁。后来剥蚀复何以,幸赖遮护深堂筵。吾尝手摹旧墨本,角详审断与连。(甲鼓角字下画两开,丙鼓郪字下有片女。)其余补正据原石,非复着录矜从前。且须横直别黑白,更吴傅会援斤权。方今圣人考文字,西清鉴古罗丹铅。周器琳琅出内府,殿庭宝气陈豆笾。夫子从周乃素志,古光阶相接联。敬当濡素拓阴款,精神万古来篆烟。一空籀史金石史,不要铁网珍珠船。元气淋漓在天地,笔势融结从山川。古今第一宝刻在,天下第一宫墙边。循廊再拜三叹息,槐影绿动琉璃砖。瘦同先生三兄秘检正之。覃溪弟方纲草本。
钤印:文渊阁校理。
吴云评翁方钢跋:籀史金石史如何空法,蝯兄诘之甚是,恐覃翁亦无从置答。而古今第一宝刻在句应与下句十四字作一句读,若曰古今宝刻在天下第一宫墙边耳。
钤印:两罍轩考订金石文字。
何绍基评翁方纲跋:敬当濡素拓阴款,承上二联言。敛须周器十事也,一空籀史金石史,谓孔子写六经用古文,不用籀书是也。于下文古今第一宝刻在句,何耶?且金石史如何空法,疑不能明矣。道州何绍基。
钤印:蝯叟、闽黔粤属使者。
潘奕隽跋:乾隆辛丑余于江君艮庭所获观是册,继艮庭以归于杨君寿门,寿门即世,令子惕甫宝藏之。今兹丁卯,余复从惕夫假观,留三松堂月余。古香古泽溢于几席,真如武陵渔人重泛桃溪也。潘奕隽题。
钤印:潘奕隽印、守愚。
吴云跋:潘氏《石鼓文音训》云,第八鼓薛氏次居六,郑氏次居七。按施氏墨本所录有“走䮺䮺马哲若雉立其一之心”十四字。余家旧本止“”字存,今渐剥落矣。余按潘氏《音训》作于至元己卯,其旧藏本已只存“”字。今此本第八鼓“”字尚存。此外校牛真谷《金石图》缩橅本多至十余字,当定为至元己卯以前所拓,毡蜡亦精妙无比。每至几浄窗明,展临一过,觉满纸古香沁人心肺,洵为余斋墨本中玮宝也。癸亥秋日长沙黄荷汀都转以石琢堂殿撰所藏本属题,翁覃溪阁学跋为始藏孙雪居、继藏陈眉公者,与余本校,不特八鼓无“”字,此外复泐阙七八字。纸墨亦逊此精彩。余既题荷汀都转藏本,因书此以志欣喜。时癸亥中秋前二日也。吴云识。
钤印:吴云私印、平斋考订金石文字印。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王靖宪:
《石鼓文》为我国传世最早的石刻文字,内容系用四言诗形式记述东周秦国君游猎之事,字属大篆范畴。由于镌刻在十个形如鼓形的石上,因名“石鼓文”,也称“猎碣”。唐初发现于陕西天兴(今陕西凤翔)三畤原,千余年来几经迁徙,现藏故宫博物院。《石鼓文》原刻大约七百余字,宋时存四百余字,因历代不断捶拓和搬运,风化等原因,现尚存二百七十余字。《石鼓文》不仅有关史事,其篆书更为历代书法家所重视。唐张怀瓘称赞:“落落珠玉,飘飘缨细,仓颉之嗣,小篆之祖,以名称书,遗迹石鼓”(《书断》)。被书法家奉为大篆书之圭臬,尤其对近代篆书曾产生深远的影响。
我们从唐韩愈、韦应物的《石鼓歌》辞中知道《石鼓文》在唐代就有拓本,但已无流传。传世拓本以明代范氏天一阁珍藏北宋本为最早,可惜此本在清代被毁。清道光间在锡山发现明安国十鼓斋珍藏旧拓十种,其中北宋拓本三种分别命名为“先锋”、“中权”、“后劲”本,此三种拓本后流入日本,现在国内珍藏《石鼓文》旧拓,多为明代拓本。今安思远先生所藏《石鼓文》为宋元间所拓,《石鼓文》第八鼓在明初已无字可寻,而此本尚存“”(释微字)字,清代鉴藏家吴云根据《石鼓音训》记载,定此本为元代至元前拓本。近人张彦生《善本碑帖录》谓“王昶《金石萃编》载,王存有第八鼓上有一‘’字,释为微字,现未闻有存‘’字拓本者”。张氏一生从事碑帖经营,见闻深广,而未见有“”字拓本,可见此拓本之稀少。此本之更可宝贵之处,在于整纸而未剪裱。此本前有陈元寿题首,后有翁方纲《石鼓歌》,以及潘奕隽、吴云等跋,原为清吴云二百兰亭斋所秘藏。

提 要 石鼓文原石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传世最旧本为日本三井纪念美术馆藏北宋拓本三种。现存明拓本,知者以日本藏徐坊旧藏本为最,王壮弘以为明初拓本,依“校碑字诀”第二鼓第一行“汧”字完好,第二行“鲤”字完好。此本与徐坊本“汧”、“鲤”二字同,且第二鼓“黄帛”二字间无石花,更优于徐本,故公允判断此为宋元间拓本。此本前有明万历年陈元素题首,末有翁方纲、潘奕隽、吴云题跋。据潘奕隽题跋可知,此本乾隆时曾为江艮庭,后归杨寿门,曾在潘奕隽三松堂月余,后归吴云旧藏,又归李启严,后见于一九九二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264,000美元所得。

著 录 《海外所见善本碑帖录》,马成名编著,上海书画出版社,2014年6月。
出 版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文物出版社,1996年8月。

展 览 安思远先生收藏碑帖珍品展,故宫博物院,1996年9月。
40×61.5cm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