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010 唐上元三年(676) 宫廷写经 妙法莲华经方便品第一 卷装 染黄纸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关闭
雅昌 拍卖图录。 全新 上线!

扫一扫 下载登录app
随时随地掌握最新预展
随心所欲尽享便捷功能

电子图录logo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25.8×482.5cm
作品分类 古籍善本>写本写经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JPY  70,000,000-80,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古籍善本专场 拍卖时间 2019-03-13
拍卖公司 株式会社东京中央拍卖 拍卖会 2019春季拍卖
说明 参阅:
①上元三年(676)十一月五日,成公道,《妙法莲华经卷卷五》,大英博物馆
②上元三年(676)五月十三日,孙玄爽,《妙法莲华经第五》,大英博物馆
③上元三年(676)闰三月, 欧阳玄悊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大英博物馆
④上元二年(675),《妙法莲华经卷第二》,东京三井记念美术馆
⑤上元二年(675),赵玄祥,《妙法莲华经卷第三》,京都国立博物馆

秘殿翰墨 唐韵灿焕
│宫廷写经 妙法莲华经方便品第一
本卷年款为“上元三年(676) 十一月二日”宫廷写经《妙法莲华经方便品第一》为唐代弘文馆楷书手成公道小楷所书。经纸入潢,浑厚韧实,乌丝栏浓淡相宜,依稀可见,抄经在乌丝栏之内,整体上干净利落,字迹端庄静雅,结构平正,最见笔法铿锵有力,呈盛唐风韵。
宫廷规格 精严工致
弘文馆,即唐代的宫廷图书馆,而楷书手,即宫廷专司佛经抄写职责之官员,由官员子弟和书法能手组成,委任当时书法名家欧阳询、褚遂良等指导教学。最广为人知,备受赞颂的唐代写经就是出自楷书手,如《灵飞经》、《转轮王》。关于官方佛经抄写,自萧齐时期就已有之,至隋代更盛。唐代官方佛经抄写活动规模更加庞大,唐代长安有固定的宫廷写经所,起初是虞世南的儿子虞昶主持,后来是阎玄道主持,拥有几十到几百个写经生。不仅有专职的写经生,连秘书省、弘文馆、左春坊等的楷书手也多被动员起来参与写经。其时,宫廷写经规章制度和机构以及非常完善和严谨,而这一点可以从宫廷写经中的题记可知,参见本卷《妙法莲华经方便品第一》卷后便可知:
“上元三年(676) 十一月二日弘文馆楷书成公道写/用小麻二十一张/装潢手解善集/初校禅林寺僧慧智/再校禅林寺僧慧智/三校禅林寺僧慧智/详阅太原寺大德神苻/详阅太原寺大德嘉尚/详阅太原寺主慧立/详阅太原寺上座道成/判官司农寺上林署令李德/使朝散大夫守尚舍奉御阎玄道监。”
由题记中可见,从楷书手到装潢手、校对者、详阅者等政府、寺庙人员共同参与的写经流程,更是反映出了宫廷写经的严谨性:唐代将把写经视为国家大事,国家设立专门机构,幷派专人管理,监督此事,且由国家专门机构和寺院僧人协同进行;抄经过程中更是记载用纸多少,一方面说明经文的格式已形成一定的规制;抄经不但要求严谨,抄后更是需要三校,幷由四人详阅,以免错讹,且参与校阅各自署名,以示负责:
成公道,唐宫廷弘文馆写经手,现存敦煌宫廷写经卷中,多可见书出自“ 成公道”笔下,可旁窥成氏之功力。
慧智,禅林寺禅师,参与宫廷写经所写经初校、二校、三校之职,乃唐代高僧、佛经翻译家义净(635-713)法师之师。
太原寺大德神符、大德嘉尚、慧立、上座道成均是玄奘大师的弟子,唐代著名高僧,三位高僧所主持详阅的政府抄经为数众多,于敦煌遗书中常可见之。尤其是太原寺主慧立,曾参与玄奘译场工作,被后人视为是《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的作者。虽其于僧传中无传,事迹散见于他人传记中。
李德、阎玄道,均为政府所派监督官员,阎玄道,名泰,字玄道,以字行,河南洛阳人,阎立德第三子,生于唐武德八年(625年),卒于武周天授元年(690年)。阎氏乃唐代大画家阎立本之侄。
这种写经是先呈奉于宫廷皇家所用,故而不可松懈一丝一毫。而本卷之严谨不是独例,参见现存年代相近的宫廷写经,亦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参看现存出土可见的敦煌宫廷写经,可以发现卷后均有记载这种明确分工严格审核的规条。正是由于如此的严格性,方有今天存世可见如此精严工致之宫廷写经。
楷书手和写经所
宫廷写经的严谨性,可以参见其他同类的宫廷写经,除了卷后那种类似官文式的规格外,另外还存在一种固有的“规格”,显示出宫廷的权威和对佛之虔诚。
例如大英博物馆所藏的一卷敦煌出土宫廷写经《妙法莲华经第五卷》经文,亦是出自成公道笔下,落有题记:“上元三年(676)十一月五日弘文馆楷书成公道写……使朝散大夫守尚舍奉御阎玄道监”,在本卷《妙法莲华经方便品第一》写成后,成公道花费三天时间再写成《妙法莲华经第五卷》,字里行间、书写的规格等等方面,成公道都尽力地令其保持一致。
若当对比同时期其他楷书手的抄经,观者可以发现,同一时期不同的楷书手的抄经,实际上均令自己的书写和书风的保持在一定规格中,如参照写于上元三年(676)五月十三日,由秘书省楷书孙玄爽所写,《妙法莲华经第五》, 字迹端庄静雅,结构平正;以及写于上元三年(676)闰三月,由欧阳玄悊所书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写于上元二年(675),由写经手们所书《妙法莲华经卷第二》、同样写于上元二年(675),由赵玄祥所书的《妙法莲华经卷第三》,虽然所书者不同,但是他们所书的小楷,均见一种接近的书风,其瘦劲有似褚风。
综上所述的四卷宫廷抄经,其抄写时间均为上元三年(676),此时初唐四家中欧阳询(557-641)、虞世南(558-638)已离开历史舞台,而褚遂良(596-658)、薛稷(649-713)正当其时。在当时的宫廷之内,无论是门下省、秘书省和弘文馆,都统一在同一种风格之下。这种庄严静谧感,不但来自各种监督之下,更是来自写经所对楷书手的书法水平的高要求和指导。
经生书 足宝贵
观之现存众多唐代敦煌写经,部分写经呈现出唐代极高的书法水平,虽不是唐盛行的二王书风,但却是一种严劲刻厉的风格,初唐似欧阳询、虞世南,而盛唐后写经书体接近颜体,正如米芾《海岳名言》:“缘明皇字肥,始有徐浩,以合时君所好,经生字亦自此脂”,由此可见和宫廷写经院对写经手的要求和指导息息相关,由于君皇对当时书道家的喜爱,而写经生的书风则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当时书道家的痕迹,甚至楷书手笔下之书,能有与当时书坛名家相抗衡的水平。清人钱泳《履园丛话·收藏》中说:“有唐一代墨迹,告身而外,惟佛经尚有一二,大半皆出于衲子道流,昔人谓之经生书,其有瘦劲者近欧、褚,有丰腴者近颜、徐,笔笔端严,笔笔敷畅,自头至尾,无一懈笔,此宋人所断断不能鬃及。唐代至今千余年,虽至经生书,亦足宝贵。”
此卷宫廷写经出自成公道之手,虽年代久远,成氏之生平来历难寻,从这卷写经的书写水平和从现存可见的敦煌写经遗书中,常可见“成公道”,现存可见多出自其笔下的写经,可推测出成氏应是当时抄经水平备受写经院看重,更可由其所书,旁窥盛唐写经院抄经之恭敬精严,对书法水平的高要求,正如后学所称,乃“足宝贵”之书。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