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01 辛酉(1981)年作 雅戏春雪 立轴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大图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孙其峰 尺寸 68×55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辛酉(1981)年作
估价 RMB  30,000-5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无邪斋雅集·李子超珍藏 拍卖时间 2019-05-23
拍卖公司 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9年春季拍卖会
题识:雅戏春雪。子超同志方家正之,辛酉秋其峰写。
钤印:孙
签条:孙其峰雪鸦。钤印:子超
说明 孙其峰(b.1920)
山东招远人,当代著名画家及美术教育家。历任天津美术学院终身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西泠印社理事等。著有《中国画技法(第一辑)》《孙其峰画集》《孙其峰书画选集》《花鸟画谱》《孙其峰教学手稿》等。2013年1月29日,获第二届『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

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无邪斋雅集”藏品背后的故事
文_ 戴朝晖
李子超收藏的肇始,离不开一个人,就是山东著名藏家辛葆鼎(1880-1965,字铸九,曾任济南商会会长)之子辛葭舟(1898-1966) 。1950年代,辛葭舟曾任山东省交通厅厅长,而李子超是副厅长兼党委书记。辛葭舟家学深厚,对文化艺术濡染颇深,而李子超也有颇深厚的传统文化根基,喜欢诗词,两人工作上是搭档,生活情趣亦颇相投,加上交通厅出门不远就是济南有名的文化市场,两人便经常结伴逛逛文化市场,受辛葭舟影响,李子超也常上手一些明清书画,慢慢由喜欢而沉迷,工资变成了书画,也因此多了一个除政务之外的收藏圈,时任济南市委书记的谷牧即是收藏圈中好友之一。
李子超和谷牧认识早在解放前,两人都是山东人,又都是革命阵营里的文化人,关系自然比别人更深一层。李子超曾买下一幅任伯年的精品条幅,谷牧看了赞不绝口,见其欢喜,李慷慨将任伯年条幅送予谷,而谷感念之余,则以董其昌的诗册作为回赠。在李子超的藏品中,绝大多数都是他自己亲笔题签,但董其昌诗册上,谷牧的题签显得颇为特别。这其中的喜悦,非藏友不能体会也!
李子超与黄胄的相识则涉及到一些圈中好友。1950年代,黄胄曾任职于军事博物馆,与辛铸九的小女婿宋诚德是铁哥们儿,两人好饮酒好高谈阔论结交朋友,李子超与辛铸九儿子辛葭舟是好搭档。因着这几层关系,李子超与黄胄一见如故,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种友谊维持了数十年之久。每到北京,黄胄是李子超必定拜访的老友记,黄胄到山东办展,李子超也是鼎力相助。在黄胄赠予李子超的藏品中,时间跨度同样也是数十年。1962年的《赶驴图》,1965年的《丰收图》,1978年的《五驴图》,一直到1984年,李子超离开了领导岗位,黄胄还专门为他作了一张画《脱却乌纱更风流》……还有钤黄胄夫人“郑闻慧”印章并有郑闻慧题识的黄胄《四季图》长卷,题材可谓丰富,也说明梁、李两家亦交情匪浅。
1961年5月8日,郭沫若携夫人于立群登泰山,时任山东省副省长的栗再温与时任山东省委副秘书长的李子超前往陪同。郭沫若此行留下了5首著名的诗,后来都刻在了岱庙东御座回廊内的碑林上,部分诗作则刻于泰山十八盘登山路侧和普照寺竹林旧隐院内。下山后,郭沫若即兴写下《在岱庙望泰山》一首送给李子超:
蹬道七千级,泰山不算高。
祗缘天下小,致使仲尼骄。
实事唯求是,登临岂惮劳。
人功方峻极,绿化到山椒。
子超同志,一九六一年初夏,郭沫若。
此诗后被被刻于岱庙东御座回廊内的碑林上,但李子超藏品上“致使仲尼骄”,石刻上为“遂使仲尼骄”,略有不同,应为郭老后在原诗基础上略有改动。
傅抱石的《观瀑图》则照见傅家甚至是历史的一段伤痕:1957年,就读于济南山东师范学院艺术专修课的傅二石被错划为右派,后被发派到偏远的临清二中,到1963年,按照政策,被错划的右派可以摘帽。傅抱石为此专程来到济南,住在多年好友山东省委党校校长吴卓如家里,托吴卓如想想办法。吴卓如专门找到时任山东省委副秘书长并分管文化线的李子超。李了解情况后,为傅二石落实政策,后了解到傅二石才华过人,还将傅二石调到山东艺术专科学校。傅、李二位从此结识。高士观瀑,是傅抱石一生最为得心应手的题材,赠予李子超这件,尤其水墨氤氲、酣畅淋漓。
1962年, 山东省委书记谭启龙提议,创立“山东画派”及成立山东画院。这一提议得到山东省文联及中国美协山东分会的响应。当年夏,山东方面借重南京的俞剑华先生,约请了全国四十余位画家来到青岛,在中山路南端的青岛交际处进行创作交流和中国画艺术研讨会,为期两个月,也即著名的“南北画家青岛雅集”。时任山东省委副秘书长李子超有深厚的传统文化根底,工诗善书,担任“青岛雅集”组织和接待工作。1962年参与“青岛雅集”者,北京方面有李苦禅、王雪涛、吴镜汀、田世光、颜地、郭传璋、郭味蕖、崔子范等;南京方面有俞剑华、钱松嵒、陈大羽、张文俊、亚明等;上海方面则有王个簃、江寒汀、孙雪泥等;济南山东美协约请的画家则有于希宁、关友声、黑伯龙、柳子谷、王天池、王企华、卓启俊、戎玉秀、迟宾、张彦青、刘鲁生、弭菊田、岳祥书、陈维信等,还有青岛当地的老画家马龙青、黄公渚、赫保真、杜宗甫、冯凭等。
钱松嵒先生的《海晏》就作于“南北画家青岛雅集”期间。在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年版的《钱松嵒画集》中,也收录了他同期创作以青岛为题材的另三幅画作,一为《青岛海滨浴场》,一为《青岛鲁迅公园》,一为《青岛壮观》比较四幅作品,都有令人亲临其境的“写实感”,笔墨功夫亦都炉火纯青。在送给李子超的这件《海晏》中,钱松嵒先生画出了在波澜不惊的海滩礁石旁,5个游泳戏水的孩子,其中三个在水中,两个站在礁石上,立着的女孩似乎正吹着螺号,悠扬的螺号声在港湾上飘扬,右侧岩石旁斜出的苍松以浓密的枝叶似乎正温柔地荫护着这帮孩子。青岛的夏天何其美好,从金陵来到海边的老画家借着孩子们,也感受到了戏水之乐。
潘天寿的《岩下游鱼图》同样是1962年“南北画家青岛雅集”期间赠予李子超的。在“青岛雅集”期间,为推动山东中国画山水、花鸟创作,曾先后举办过两次展览观摩会,共展出山水、花鸟作品三百余幅。山东省美协从两次展览中精选了三十二幅作品,编辑成《山东国画选》册,特请潘天寿先生题写封签,并于1963年6月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岩下游鱼图》即诞生于潘天寿旅居青岛期间,所绘应是青岛海边礁石旁游鱼自由穿梭的一景。他以独创的山水与花鸟相结合的创作图式,以“构建大厦的法则”来经营位置,线条刚直明确,以纯水墨出之,边角元素被他运用得颇为“惊险”,左边正方形的巨石突兀而霸气,仅留下上方狭长的留白,巨石上野蛮生长的野草,劲道而恣肆,右下角横穿过来的游鱼,落拓不羁,雄风侧漏,完全是一种属于潘天寿式的险与霸悍,流露出属于他特有的刚毅气质和高远情怀。学术界普遍认为,1950年代末和1960年代中期,在反传统呼声此起彼伏的大环境下,潘天寿最大限度的将传统养分与时代精神相结合,完成了从古典中国画大师向现代中国画大家的过渡,是他创作生涯的最辉煌的时期。从这幅《岩下游鱼图》也可看出,潘天寿此时艺术观念的成熟和高超的笔墨功夫,尺幅不大,却雄阔壮大,气象万千,生命气息浓郁,观之,令人力量感油然而生。
1962年的“青岛雅集”,李子超的藏品库还增加了很多名家佳作,如李苦禅的《竹雀》等等。
康生的“无限风光在险峰”则是因为1974年康生回山东老家,时任山东革委会主任的李子超前往陪同,两人旧学功底都好,谈话自然投机,康生即兴给李子超写了个“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条幅。
1979年,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兼秘书长的李子超去北京参加人民代表大会,住在北京饭店。北京饭店的亓经理是山东莱芜人,和李子超早已熟识。李子超早就喜欢李可染的艺术,亓经理了解到后说,自己和可染先生颇熟,可以带他去求画。李子超自然求之不得,于是两人趁着会议期间的闲暇时间,专程去拜见可染先生。李子超后来跟家人回忆说,可染先生为人谦卑和善,得知来意后,拿出三四幅牧牛题材作品,并亲自挑了其中画得最好的一件,添了款送给李子超。可染先生的《斗趣图》,是可染先生晚年笔墨臻于化境的佳作,单纯而意趣盎然,瓜棚下的两牧童,和水塘中的两水牛,均各得其趣,令人仿佛如临田间乡野。
1985年,启功来山东参加祭孔活动,期间,李子超与启功谈传统文化,谈诗词,也向启功先生请教书法,故启功送李子超的书法写的都是“两教”,乃诗词、书法也!这让李子超常常感慨:先生谦谦君子之风令人景仰。
1988年,胡耀邦写赠李子超的行书自作诗同样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两人在解放初期就多有交集,当时,胡耀邦是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而李子超任共青团山东省委秘书长,李子超十分敬佩胡耀邦敢作敢为的干练作风。1979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组部部长等职的胡耀邦到山东视察,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兼秘书长的李子超陪同视察了沂蒙山区革命根据地等多个地方,在居留临沂沂河宾馆期间,他们在地图前谈论行程和工作的时候,同行的摄影师拍下了一个经典的瞬间。
为了永志纪念,1987年后,李子超还特意找到临沂瓷厂的工艺师傅,按照照片定制一个瓷盘。据李家后人回忆,这个瓷盘费工200个,工艺非常细腻,极好地还原了照片中人物的神髓。1988年,胡耀邦再次来到山东休养,李子超陪伴多日,胡耀邦行书自作诗即1988年秋所赠予。诗中:
主席词里赞终军,终军本是济南人。
如今终军知多少?要下东海缚长鲸。
“终军”是汉武帝时期的一个少年英才,他因博闻强记、能言善辩、文采卓然而闻名郡中,18岁即被选为博士弟子。当时,南越(今广东、广西及越南北部)割据政权尚未归附,终军以弱冠之年向汉武帝请命,表示"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终军请缨”的典故即出自于此。这个典故曾被毛泽东诗词多次引用,如《清平乐•六盘山》中“今日长缨在手,何日缚住苍龙”,《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中“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而胡耀邦送李子超诗中三次出现“终军”,是称赞李子超就是当今“终军”:年轻时文采斐然,“上马杀敌,下马作诗”,如今身居要职,纵横捭阖,能“缚长鲸”吗?
据后人回忆,李子超常说,自己虽长期从政,但从不索画,他是求画。对艺术家,他怀求画的谦卑,常是买了礼物登门请求。在画不值钱的时代,这种尊重使画家往往感动,所赠往往多佳作。
另外,李子超长期分管文化线,他爱惜人才,愿意为文化人排忧解难,这也是出了名的。山东著名画家于希宁就说:“子超是领导,也是朋友,好朋友。”
此言不虚。李子超发现王小古人才难得,便将他调到山东艺术专科学校;他还是于希宁的证婚人;黑伯龙去世后,李子超也想方设法关照其后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