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39 1956年作 裸女及面具 水墨 设色 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潘玉良(1895~1977) 尺寸 49×64.5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956年作
估价 HKD  6,000,000-7,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19-05-25
拍卖公司 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19年春季拍卖会
款识:玉良 56(左上)
钤印:总是玉关情
说明 来源
英国 伦敦 私人收藏
2009年11月29日 佳士得 香港 编号1008
现藏者家属直接购自艺术家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李白《子夜四时歌之秋歌》

潘玉良生于1895年,是现代艺术史上少数有文献记载的中国女艺术家,她的同辈艺术家包括徐悲鸿、林风眠、常玉。潘氏从欧洲学习西画及雕塑学回国后,于1929 至1936 年期间从事艺术创作和教授艺术。她于1937年移居巴黎,直至1977年逝世。作品屡次入选法国独立沙龙画展,并获巴黎现代美术博物馆永久收藏。潘玉良的艺术成就体现在其裸女水墨创作,在油画、雕塑、水墨训练的基础上,她创造出新风格,改革了中国传统艺术的水墨画,为中国现代艺术立下里程碑。潘玉良一生致力研究的裸女题材在20年代的中国被世俗视为洪水猛兽,在这逆流而上的特殊环境下,她跟随首次引进裸体模特儿素描课的刘海粟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学习人体素描。1932年是潘玉良艺术生涯的转折点,她开展了融和中西的方向。从这时开始,潘氏开始研究中国墨,以中国笔力勾出人物素描线条,企图创作中国人自己的裸体形象。自1942年,潘玉良自尝试用中国毛笔和彩墨在宣纸上素描,尝试一种水色画。
居巴黎40年来,潘氏的作品曾于英国、德国、希腊、意大利、瑞士、比利时、纽约、旧金山和日本等地展出。《裸女及面具》(拍品编号 39)创作于1956年。这一年,潘玉良与张大千同行赴英国伦敦参加展览。
线条的容量
潘氏笔下的人物充满雕塑感,展示人体的量感。她以中国毛笔和水墨仔细描画躯体的线条,水墨一旦接触纸张后便无法擦掉。线条精准流丽,笔触果断,画出悠然自得的坐姿裸女。作为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1925年)及意大利罗马美术学院(1928年)的荣誉毕业生,潘氏将西方炭笔素描及雕塑的技巧运用于水墨之中,探索纸本水墨画的可能性,创出全新的裸女形象,呈现慑人的立体感与质感。
朱德群回忆在巴黎大茅屋画室里,「与其他画家不同的是,潘玉良是用中国毛笔画速写。」1潘氏回归中国画线条这瑰宝,运用利落鲜明的曲线勾勒身体轮廓,一笔到底,流畅舒展、若隐若现的曲线,表现了女性从容优雅的意态。这种线条的运用承接了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中如春蚕吐丝、紧劲联绵的线描用笔,衣饰皆用曲线的描写,充分的表现生动的体态。把中国艺术中的线条注入现代气息的还有林风眠(1900-1991)的人物作品,以高超的技巧勾勒白线,更形成透明纱质的效果。
潘玉良人物身体上的零星水墨渲染,也增添立体感。画家同时在背景添加不同粗幼长短的影线,结合水墨画和油画的技巧,开创全新的视野。交叉纵横的影线利落而短促,交迭成不同程度的阴影,令人想起中国草书,呈现自由而富表现力的特质,风格与利用笔触呈现空间的同代画家玛丽亚.海伦娜.维埃拉.达.席尔瓦相似。此外,潘氏仔细控制水墨的浓度和运墨的力度,以刚柔并济的笔触、斑驳的淡红、紫蓝色,营造深浅有致的背景,令画作更添穿透感。
双裸女的心理互动
潘氏的具象作品拥有不同的面貌,除了展示人物的外表,也呈现出其心理状态。《裸女及面具》描绘两名独立的裸女,一以正面示人,另一女子则只画背面,互相对望,如此巧妙的构图内含深层的精神意义。披着长发的女子是潘玉良常描绘的形像,曾出现在《拿着镜子的坐姿裸女》(1956年)等。
在这张精致的脸蛋,潘氏故意省略鼻子。这种独特的手法她也见于她许多的水墨及油画创作中,例如由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收藏的画作。画家刻意绘画没有鼻子的脸,可解读为她的自画像,反映她多年来受严饱鼻窦炎的痛苦。根据潘氏的传记,她在上海时已接受鼻窦炎手术,在巴黎也经常接受鼻窦炎手术。
披着长发的女子打开木箱,与束起发髻的女子分享或提议哪一款面具,还有两个在地下的人脸和猫脸的脸谱。素颜和裸体与装饰的面具成对比,裸体仿佛是象征「本我」,而面具则代表了不同的「期望形像」。披着长发的女子和束起发髻的女子又成另一对比,她们面向和背向观者又是另一对比。束起发髻的女子背向观者而坐,让观者可以想象,她即将戴上面具。著名精神分析学家拉冈(Jacques Lacan)有关镜像的阶段(Mirror Stage)提出人的本我(Self/ I)与理想和期望的形象(Ideal-I)是有距离的,这距离就像人站在镜前,与映像(image)之间永远存在的空间。人对着镜子,企图在镜中寻找自己,但实际上这映像只是理想中的自我形象。如此画中的双裸女就像是艺术家的「本我」与「期望形像」。
面对艺术,潘玉良追求挑战传统,同时延续传统。此外,她借艺术来抒发个人情感。「总是玉关情」是二十世纪早期旅法中国女画家潘玉良一生最钟爱印章之一。这位中国现代美术的巾帼才媛纵然身在异邦,却心系中国。直至1977年在巴黎去世后,遗留的作品均依照其遗愿运回其丈夫之故乡,永久收藏于安徽省博物馆,象征其毕生的荣誉都属于中国。
1 2009年,《朱德群》,河北教育出版社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