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3007 明嘉靖 青花庭院婴戏图盖罐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高47cm
作品分类 陶瓷>明代青花瓷器 创作年代 明嘉靖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 拍卖时间 2019-11-27
拍卖公司 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19年秋季拍卖会
著录
《香港佳士得二十周年回顾1986-2006:中国瓷器及工艺品精选》,香港,2006年,页97
六字楷书款
说明 罐直口,短颈,丰肩,鼓腹,圈足。通体绘十六子婴戏图,十六个可爱娃娃,姿态各异,有的拖车,有的斗蟋蟀,有的骑竹马,有的拜先生,有的结花灯,个个生动传神,活泼自然。近足处饰双体莲瓣纹一周,底青花书「大明嘉靖年制」楷书款。盖侧面饰折枝灵芝蟠桃纹,盖面绘放射式火珠莲瓣纹,上置铜钱纹宝珠钮。
来源
胡惠春家族珍藏
纽约苏富比,1993年11月30日,拍品238号
静观堂珍藏
香港佳士得,1997年11月5月,拍品888号
香港佳士得,2007年11月27日,拍品1738号
重要私人收藏

瓜瓞绵绵:
明嘉靖 青花庭院婴戏图盖罐
苏玫瑰
亚洲艺术部资深国际学术顾问
此罐品相佳妙,兼之原配罐盖完好无缺,益显其罕贵无匹。它出自上海鉴藏界泰斗胡惠春先生(1911至1995年,又名胡仁牧)旧藏一对婴戏图罐,胡氏斋名「暂得楼」,曾向上海博物馆捐出一批数量可观的单色釉瓷器。现存一帧摄于1980年代的胡氏香港家居旧照,图中赫然可见此对盖罐及其他典藏之作(图一)。1993年9月,本拍品交由纽约苏富比拍卖,并纳入香港徐展堂(1941-2010年)的静观堂珍藏,后于1997年11月经香港佳士得易手,及至2007年11月始再度亮相拍场。本罐的配对之作现为香港天民楼珍藏(图二)。
在中国装饰艺术的具象题材中,「庭院婴戏图」向来以生趣盎然和别具社会意涵著称,像本拍品这一类的大罐更为此提供了一流「画布」。本拍品的通景纹饰正是以此为题,其钴蓝苍翠浓艳,乃嘉靖御瓷常用的青料。中国传统社会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皆视传宗接代(尤其是求子)为头等大事。家家户户无不祈望子嗣昌盛。农家子弟是耕田种地的壮丁;官宦之家的孩子则可求取功名,以振兴家业、光宗耀祖;皇家子嗣更是江山社稷的命脉所在。故此,童子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中国艺术题材,由此更衍生出各式瓜瓞绵延的祝愿,以及寄望儿孙健康颖慧、为人正直且事业有成的吉祥语。女儿出嫁从夫,儿子则须侍奉父母、显亲扬名,方符合传统的儒家孝道。诚然,中国旧社会的一应祭祖和家庭仪式,概由家中男丁主持。
祈求子嗣既符合实际需要与儒家观念,而童子这一重要的中国艺术元素亦可归结于佛教信仰,当中更掺杂了道家的影响。《无量寿经》(梵文为Sukhavativyuha Sutra)的诸多中译本之中,年代最早的或许是公元三世纪的《大阿弥陀佛经》,虽然经文中未有提及,但中国大乘佛教认为人死之后皆以婴儿之躯归化,这可能是受到了道家上清一派「胚胎天地元神」论的影响。但众生于莲华化生而进入阿弥陀佛西方净土之说,应始于中国高僧和哲学家支遁(公元314至366年)。
最早以孩儿形象入画的陶瓷实例中,一者为八世纪唐代长沙窑执壶,其器身绘一执莲小儿,图见Willian Watson所著《Tang and Liao Ceramics》图95(纽约:1984)。婴莲组合是最流行的表现形式之一,因为它既呼应了前述佛家莲花化生之说,个中寓意亦无比祯祥。此外,「莲」音同「连」,故婴莲合指「连生贵子」。本拍品也承载了这一愿望,因图中有一小儿高举荷叶,叶下是其身骑竹马的玩伴。有意思的是,本拍品的荷叶状若古时达官贵人头上的华盖,所以也有祈求高官厚禄之意。
及至宋代,孩童类的陶瓷纹饰更为普遍。部份作品是在青釉和白釉下的胎体刻印或模印而成,但纹样较为单调,且流于静态;另一类是用笔在器表釉下作画,其效果大多妙趣横生,本拍品便是最佳例证。早期的婴戏纹可参照北宋磁州窑瓷枕的枕面,如河北省博物馆珍藏的磁州窑孩儿垂钓图枕,以及磁州窑童子蹴鞠八角枕,图见《中国文物精华大全:陶瓷卷》页302编号443(图三)及444(台北:1993)。
婴戏题材并非仅见于陶瓷,其实早于南宋年间,绢本婴戏画已蔚然成风。苏汉臣(活跃于十二世纪中期)以擅画婴戏名满天下,他曾于宋徽宗 (公元1100至1126年在位)朝中任画院待诏,宋室南渡偏安杭州之后,仍在南宋画院供职。苏氏传世之作中有一幅《秋庭婴戏图》(图四)和《冬日婴戏图》,两者均为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图见A. Barratt Wicks所编《Children in Chinese Art》图版6及7(檀香山:2002);此外,波士顿美术馆亦珍藏一幅苏氏《婴戏图》,图见《Tales from the Land of Dragons – 1,000 Years of Chinese Painting》页154编号26(波士顿:1997)。这类画作给后期的装饰艺术提供了源源不绝的灵感。苏氏多描写庭园婴戏,画面洋溢着浓浓的生活气息。无独有偶,明代景德镇瓷器的婴戏图亦几乎清一色以雕栏画栋的庭院为背景,是次拍卖的嘉靖罐便是一例。
虽然元代(公元1279至1368年)甚或明初洪武(公元1368-98年)瓷器中,小儿三五成群嬉游的画面并不多见,但却出现于一批永乐(公元1403至1424年)珍罕瓷盌的纹饰中。天民楼珍藏一例,图见《天民楼藏瓷》页43编号15所示的永乐(公元1403至1424年)青花庭院婴戏图盌(香港:1987),图中共有童子十六名(图五)。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亦珍藏一件纹饰相近的宣德(公元1426至1435年)盌,此例身浅口撇,图见《明代宣德官窑菁华特展图录》编号152(台北:1998)。盌身绘一群娃娃在园内廊下嬉戏,栏外远山横翠。但十五世纪中叶以降,婴戏图的重心已然转至庭院,远景泰半仅饰朵朵白云。
成化年间,描绘庭院婴戏图的青花瓷与斗彩瓷益发流行。景德镇御窑成化晚期瓷层曾出土一批近似青花盌,惟其大小不一,婴戏图的内容也略有不同。其中二例器型较小,图见《成窑遗珍》页234编号C72及C73(图六)(香港:1993);另一例青花庭院婴戏盌的器型明显较大,收录于《The Emperor’s broken china – Reconstructing Chenghua porcelain》页50及52-3编号54(伦敦:1995)。大维德爵士(Sir Percival David)珍藏一例中等大小的成化青花婴戏盌,图见苏玫瑰所著《形秀色丽四代珍》页56编号47(伦敦:1992);此外,大维德爵士尚珍藏一幅雍正六年(约公元1728年)《古玩图》手卷,所示宫廷御藏琳琅满目,当中也有十例近似盌。景德镇成化晚期瓷层出土文物中有一件成化斗彩婴戏杯,图见前述著作《成窑遗珍》页268编号C90。北京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中也有一对成化斗彩婴戏图杯,载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38:五彩、斗彩》页194编号176(香港:1999)。
但若论及用幽蓝青料绘制而成的婴戏图瓷器,始终以十六世纪制品为上,其中又以本拍品这类嘉靖(公元1552-66年)大罐尤为可观。它们又名「百子图罐」,多用极品青料绘就,画工无比精湛。这类器物除器型较大,为画瓷师提供了更大的「画布」及创作空间之外,嘉靖御窑的青料呈色亦格外鲜明,纹饰效果大为改善。嘉靖皇帝笃信道教,沉迷炼丹修仙。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追求长生不老和生子立储之心益发炽热。据《明史》记载,嘉靖十一年(公元1532年),皇上在御花园内举行道教仪式,祈求的正是天赐子嗣。不难想象,既然上有所好,宫廷装饰艺术定然亦步亦趋,瓷器亦不例外。
尤须一提的是,婴戏题材在十八世纪清廷依然流行且备受重视,因此在雍正皇帝1728年命人绘制的手卷中,仍罗列了一批明代婴戏盌。诚然,乾隆朝随即迎来了婴戏图的另一个黄金年代。乾隆帝对这类装饰题材情有独钟,就此可证诸宫廷画师王幼学(师从欧洲耶稣会传教士郎世宁)所绘的一幅精美贴落,及其绘于乾隆四十一年(公元1776年)二月二十八日的另一批画作,图见《颐养谢尘喧:乾隆皇帝的秘密花园》页170-5编号33(香港:2012)(图七)。该幅贴落位于北京紫禁城的乾隆御花园内,粘贴于养和精舍明间西墙之上。 宫内有多幅通景贴落覆盖整面墙壁,恍若室内空间的延伸,而前述贴落的庭园景致亦栩栩如见。此作绘八名皇子于廊下嬉戏,两位王妃在旁照看,另有童子在园内嬉耍。画中皇子的神态情状,与本拍品的童子如出一辙。
乾隆时期描绘童子于花石树木间嬉戏的作品还有金廷标的《群婴斗草图》设色纸本挂轴,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图见《Forbidden City:Imperial Treasures from the Palace Museum,Beijing》页158-159图版109(维吉尼亚:2014)(图八)。此图生动地描绘了孩童认真斗草的情景,右上有乾隆御制诗及题款,为甲申(1764)所题,左下角有金廷标楷书题:「臣金廷标恭画」款。
上文提到有一童子在同伴头上高举荷叶,这意味着「连生贵子」,而且「莲」即「荷」,「荷」与「和」同音,故亦寄托了「子孙和合」的愿望。荷叶下的小儿身骑竹马,此乃「马上」这一常用吉祥语元素的儿童版,暗喻「马上添丁」。除此之外,图中还隐藏了其他的吉祥语和祝愿。譬如罐身绘一小儿执笙,「笙」音同「生」,故借指添丁。耐人寻味的是,本拍品的笙孔尚插一枝条。这是桂枝的话,则「连生贵子」之意更是呼之欲出,且桂枝也代表俗话所说的「花开结子」,饱含百子千孙、长命百岁的美好愿望。
另有三童子坐于桌前,凝眸注视一盌,盌中所盛何物虽无从得知,但相关的诠释有二:一是他们在掷骰子,音谐「生子」;二是他们在斗蝈蝈,此说同样与传宗接代有关。蝈蝈音近「哥哥」,童子与蝈蝈的组合暗指「叫哥哥」,寓意添丁。另有一小儿牵绳拉一艘精致考究的小船。「船」谐「传」,借指「传位」或泛指「代代相传」。冀望儿孙平步青云乃至继承王位之意,尚可从一名坐在同伴所拉四轮小车上的童子看出端倪。他所戴的头饰为皇室象征,而同伴在他头上所举的扇则代表位尊名显。
至于屏风前的一组婴戏图,应与仕途与聪慧有关。一者端坐于精美的山水屏风之前,显然是作拜先生之戏,其右方一子手中执卷,表示寄望儿孙好学不倦。地上有一小童正朝着前方的书卷爬去,这里描写的或是「抓周」仪式,即将各色物品置于足岁孩子前,看他属意何者。孩儿若选中书本,则代表他长大后学富五车。迄今,抓周习俗仍时可得见,据称二十世纪鸿儒钱钟书(1910至1998年)正因周岁时抓中了一本书,家人始将之易名「钟书」,意即「钟爱书本」。
罐肩开光内绘折技花果,当中有象征长寿的蟠桃。开光外为卍字锦地,暗示祯祥之兆成千上万,而每组卍字锦地内亦各饰一吉祥物。器盖环饰交替出现的折枝蟠桃与灵芝,后者亦属福寿之征。宝珠顶状若莲蕾,既代表纯洁,亦体现了佛家莲华化生之说。
本拍品的近似例见于著录寥寥可数:其一为1980年北京朝阳区的出土文物,现藏北京首都博物馆,图见《首都博物馆藏瓷选》图版121(北京:1991);其二为香港艺术馆藏;第三例出自Charles Russell与Ivy Clark夫人旧藏,现已纳入大英博物馆珍藏,图见霍吉淑(J. Harrison-Hall)著作《Ming Ceramics in the British Museum》页238编号9:50(伦敦:2001)。此外尚有数例可供参照,一者为哥本哈根装饰艺术博物馆珍藏,图见D. Lion-Goldschmidt所著《La Porcelaine Ming》页134编号124(弗里堡:1978);另一例为江西省丰城县博物馆藏,图见《中国文物精华大辞典》页393编号766(上海:1995);东京出光美术馆亦珍藏一例,载于《出光美术馆中国瓷器珍藏》图版191(东京:1986)。此外,已知实例中也有一批器型较小的近似罐。
本拍品造型敦硕、青料上乘,而且品相一流,连原盖亦完好无缺,洵为难得一见的典藏之作。罐身惟妙惟肖的纹饰细节,更是让人击节赞赏。此外,它还承载了中国文化的一个传统要素,并体现了嘉靖皇帝的审美意趣及念兹在兹之事。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