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57 明末 时大彬制 怀月壶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宽14.5cm;高10.8cm
作品分类 工艺品杂项>紫砂 创作年代 明末
估价 RMB  3,000,000-3,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茶空间专场 拍卖时间 2020-08-05
拍卖公司 上海匡时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上海匡时2020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说明 时大彬,号少山。或淘土,或杂碙砂土,诸款具足,诸土色亦具足,不务妍媚,而朴雅坚栗,妙不可思。初自仿供春得手,喜作大壶。后游娄东,闻眉公与琅琊、太原诸公品茶施茶之论,乃作小壶。几案有一具,生人闲远之思,前后诸名家,并不能及。遂于陶人标大雅之遗,擅空群之目矣。
——明 周高起《阳羡茗壶系》
时大彬之物,如名窑宝刀,不可使满天下。使满天下必不佳。古今名手,积意发愤,一二为而已矣。时大彬为人埴,多袖手观弈,意尝不欲使人物色之。如避吏,惟恐匿影不深,吾是以知其必传。虽然,偃蹇已甚,壶将去之。黄商隐曰:“时氏之埴,出火得八九焉。今不能二三,盖壶去之矣。”故夫名者身后之价,不可以先,不可以尽。夫先与尽犹不可,况其有兼之者哉!悲夫!
——明 张大复《梅花草堂笔谈》卷十二
时为人敦雅古穆,壶如之,波澜安闲,令人起敬。其下俱因瑕就瑜矣。
——明 周容《宜兴瓷壶记》
宋尚书时彦裔孙名大彬,得供春之传,毁甓以杵舂之,使还为土,范为壶。燂以熠火,审候以出,雅自矜重,遇不惬意,辄碎之,至碎十留一,皆不惬意,即一弗留。
——清 李斗《扬州画舫录》卷四
往日供春茶壶,近日时大彬所制,大为时人宝惜,盖皆以粗砂制之,正取砂无土气耳。
——明 许次纾《茶疏》
器物精洁,茶愈为之生色。今时姑苏之汤注,时大彬之沙壶,汴梁之锡铫,湘妃竹之茶灶,宣成窑之茶盏,高人词客、贤士大夫,莫不为之珍重。即唐、宋以来,茶具之精,未必有如斯之雅致。
——明 屠隆《茶说》
自时大彬开始,制作紫砂陶的一整套传统技法,已大体上建立,并传承给以后各代艺人。后人提及他的作品皆赞不绝口,诸如“千奇万状信手出”、“宫中艳说大彬壶”、“遐陬绝域犹知之”、“明代良陶让一时”。
现存材料暂时未能给出时大彬的确切生卒年代。《阳羡茗壶系》没说时大彬是何时人,只说其父时鹏是万历年间人。清人吴骞引用周嘉胄的说法,“时鹏、时大彬…邵文金、蒋伯荂皆万历人”。
万历皇帝在位48年,万历时人的生卒年代,可能上至嘉靖,下至万历、天启、崇祯,也可能上至万历,下至天启、崇祯甚至顺治。
时大彬制壶的方法,上继供春,下引明清两代的壶艺规范,所教学生大多达到了很深的造诣。明末紫砂壶大匠,主要是时大彬的弟子和受其影响者。如李仲芳、徐友泉、欧正春、邵文金、邵文银、蒋伯荂、陈信卿、陈光甫、陈俊卿、沈君盛、陈子畦等。
明代周高起在论及泥色时说:“壶之土色,自供春而下,及时大彬初年,皆细土淡墨色,上有银沙闪点,迨碙砂和制,毂绉周身,珠粒隐隐。”这是时大彬早年用泥特征。又说:“时大彬,字少山,或陶土,或杂砂土,诸款具足,诸土色亦具足,不务妍媚而朴雅坚栗”,两种不同说法表明时大彬前后用泥是有变化的。
时大彬对紫砂的泥料配制、成型技法、器型设计与铭文刻款都极有研究。特别是重新创造了一种成型方式,即“打身筒”、“镶身筒”的技法。这种独特的成型技艺,奠定了宜兴紫砂发展的根基,确立了至今仍在沿用的凭空成型的技术体系。
他的制作,在前人基础上愈发精致。同时,也不一味求工,而是以“粗砂细作”着称。“或陶土,或杂砂土,诸款具足,诸土色亦具足,不务妍媚而朴雅坚栗”,这一点是时大彬的重要标志,也是时大彬审美上的自觉。这样的审美高度,远不是普通工匠能达到的。正是如此,时大彬的制作得到了达官显贵和文人名士的广泛认同,纷纷以“质古”、“古朴”、“朴雅”、“沉郁”、“典重”一类词来形容,“直跻之商彝周鼎之列而毫无惭色”,足见已经达到文人审美应有的品位和境界。
镌壶款识,时大彬初倩能书者落墨,用竹刀画之,或以印记,后竟运刀成字,书法闲雅,在《黄庭》、《乐毅》帖间,人不能仿,赏鉴家用以为别。
——明 周高起《阳羡茗壶系》
紫砂壶从诞生之初很快就发展出在作品上落款的传统,这在历代各类器物上都是非常罕见的。一方面,文人的参与和认可是其得以发展的土壤;另一方面,工匠的自觉意识更是生起一切现象的种子。《先进录》记载,“宜兴时大彬制砂壶,名手也,尝挟其术,以游公卿之门。”至于刻款样式的发展,下面以出土“大彬”款举例说明。
最早多见在壶身不明显处刻作者名号的。
有刻于壶底的,如福建漳浦明万历38年卢维祯墓出土“时大彬制鼎足盖圆壶”、江苏江都明万历44年曹氏墓出土“大彬款紫砂六方壶”。
有刻于把下的,如江苏锡山明崇祯2年华涵莪墓出土“大彬款柿蒂纹三足壶”。
有刻于流下的,如柳州市博物馆藏“大彬款菊花饰瓜棱形紫砂壶”。
此期刻款多是单署名款或加署纪年。
后来,出现了诗词题刻,位置上也进一步发展到壶身明显处,甚至出现只在壶身题刻的风尚。如四川绵阳基建出土明末“大彬仿古款莲子壶”。此时已有题记装饰的目的,乃至“以坯作纸”的观念。
此间壶身铭刻都是以刀刻操作,明末时期出现的木印钤压底款方式,在壶身上并未被使用。刻刀绝大多数是锐利的金属刀,切泥的刀削痕十分明显。刻款时,过潮则坯体易伤,过燥则笔画易崩,需于坯体在含水量20%-30%下施行。此时的紫砂陶坯砂泥之间的结构坚韧如皮革,尤其明季紫砂多掺以碙砂、熟料,团粒较大,如用竹刀,总不如铁刀削泥利落。
容量:430cc
铭文:明月标吾志 清味表予怀 大彬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