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429 20世纪80年代 戏曲《宝莲灯》 镜心 彩墨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林风眠(1900~1991) 尺寸 69×70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20世纪80年代
估价 RMB  3,500,000-5,5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世家元气—中国近现代重要书画专场 拍卖时间 2020-12-05
拍卖公司 中鸿信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20秋季拍卖会
【出版】
1.《林风眠美术作品精选集》封面、内页第42一43页,(一代画坛匠、中国美术先驱者、纪念林凤眠诞辰110周年),林风眠艺术研究协会会长,林曦明主编,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2011年10月出版。
2.《中国百年油画名家精选集》第82页,主编:丁坚平,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11月出版第一版。
3.《月圆中秋情系中华·台湖》第25页,台湖书画院,2020年出版台湖》第25页,北京台湖国画院,2020年出版
【款识】林风眠。
【钤印】林风眠印(朱文)
说明 【展览】
1.《中国近现代名家精品展》上海头等仓画馆举办展览,2005年8月13日-23日、杜月笙公馆举行。
2.《中国近现代油画展览》,上海壹号美术馆举办展览,2008年4月8日展出。
3.《上海国际艺术精品展览会》,上海洛克外滩源举办展览,2010年5月16-23日展出。
4.《上海国际艺术精品展览会》,上海国际展览中心展出,2013年10月12日~21日。
5.“月圆中秋情系中华”台湖镇第十届文化艺术节书画作品展,通州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州区文化旅游局、通州区台湖镇人民政府主办,2020年10月

【说明】
1.原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80年代调天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李学政先生旧藏。
2.此幅作品藏者为李学政直接得于自林风眠本人。李学政在为文革当中错划成右派的林风眠,积极的给林风眠平反昭雪,二人关系至交好友。“文革”期间,或文革后期,李学政给予林凤眠先生一切的帮助,林凤眠才得于平反昭雪,林凤眠知道李学政平时爱收藏书画,所以林凤眠平时以书画相赠于李学政先生,李学政平时倾力关心、照顾并帮助林风眠。80年代后期,李学政调天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

【作者简介】林风眠,初名凤鸣,又名绍勤,广东梅县人。1920年赴法国勤工俭学,先后入迪戎美术学院、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学习,受业师杨西斯启迪,遂有沟通中西艺术之志向。1925年回国,历任北平国立艺专校长,杭州国立西湖艺术院院长,国立杭州艺专校长。1949年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美协副主席。文革中受迫害,晚年居香港。

林风眠「宝莲灯」戏曲艺术赏评
林风眠从二十世纪50年代开始创作戏剧人物题材,吸收西方立体和构成主义手段,表现传统戏曲舞台场景,开创了一种全新的绘画形式。颇值得注意的是,林风眠所画最多的曲目是《宝莲灯》。林风眠一再画沉香救出其母亲的情景,或许与他幼年时母亲受家族迫害的不幸遭遇以及他渴望拯救母亲的心理有关。我们知道,属于美的,有天然美,人工美,以及创造美之区别。天然美是天生地设不加上些人工而自然美妙动人的;人工美是在天然美之外,加以人工之改造或补充而成;创造美是完全由人类的力量,在固有的美的对象之外,创造出一种新生的美来的。虽林风眠曾撰文批评旧剧,却依旧欣赏其形式上的美感,《宝莲灯》是他钟爱的剧码之一,《宝莲灯》不再w以常见的三圣母鱼沉香为主角,而是将华山圣母置于画面中央,四周围绕着狰狞脸谱的天兵神将,正反角色产生鲜明的对比。
解放前,林风眠在欧洲受过多年教育,回国后也一直与西方绘画打交道,他出入最多的社交场合是法文协会之类的组织,结交的也多是欧美人士,他的作品的买家也多是这些人。所以他在艺术趣味上更接近欧洲,面对自己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到是比较隔阂的。另一方面,由于从小所受封建宗族制度的迫害,在二三十年代他是一个坚定的反封建主义者,连带着对正统的文化思想非常鄙视,特别是对明清以来的文化代表戏曲和文化画厌恶之极,对于戏曲他曾这样评价过:腔调之简单,亦可怜到不可思议!……其中男男女女所发出的那变态的怪声,可怕的中国人,居然还保持着狂热的嗜好!……这种数百千年传统下来的老玩意,要他何用?”显然,青年时代的林风眠态度是很激进的,带有很强的西方进步观念色彩。
西游记之大闹天空解放后较为封闭的环境使他和西方的接触变得稀少了,他不得不把眼光转移到自己民族的文化上来。当不带个人偏见地审视传统时,他真正发现了它的价值。50年代,传统戏曲回应党的号召全面改造、创新,搞了不少适应现代人口味的实验,吸引了大量的观众,戏曲成了大众最主要的文艺活动。1951年林风眠刚刚回到上海时没有工作,也没有什么业余活动,同样闲居在上海的国立艺专老教授关良就常常邀请他一同去看京剧。在这位京剧老票友的引导下,林风眠很快迷上了这个他曾希望和旧社会一起消灭的艺术。林风眠家不远处有“共舞台”、“天蟾舞台”,是当时最主要的戏曲表演场所,他常在朋友、学生的陪同下到那里去看戏,不仅看京剧,也看昆曲、绍兴戏。林风眠看过的剧码有《十八罗汉收大鹏》《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火烧赤壁》《关云长和曹操》《鱼肠剑》《武松杀嫂》《鲁肃与张飞》、《宇宙锋》《宝莲灯》《霸王别姬》《单刀赴会》《南天门》《游园惊梦》《西厢记》《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等等。他去看戏是有备而来,不是纯粹进行消费性享受的,每次去口袋里都装有小本本,记下特有的大花脸和服装道具,在旁边再用英文单词记下重要的色彩和特征,以便回去后的创作。戏曲给他最大的启发不是故事情节和唱腔韵味,而是其自由的时空观念,他在这最国粹的艺术中理解了以立体主义为代表的西方现代艺术。
关良也画过不少京戏人物,但他注重把握戏曲人物的情趣与动态,抓住中国画的画外之意,表现一种文人的闲雅淡泊、任性自然的态度。林风眠则更注意突出京剧浓墨重彩、雍容华贵的效果,在色彩的厚度上、在造型的抽象与简洁上都具有现代的形式意味,表现了一种浪漫而热烈的人生态度。
林风眠格体”,其绘画风格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用西画之格,表现中国画之魂。他的画形式上是西画,但它表现的是中国画的意境。在林风眠的作品中,大多有一种悲凉、孤寂、空旷、抒情的意境。上世纪70年代林风眠曾精心创作过一幅《荷塘芦雁》,可以说是林氏代表作之一。从技法上讲,荷塘采用西式画法,芦苇、乌云、大雁采用中国水墨画法,两者结合得相当精妙,特别是芦苇的线条具有非凡的速度和韧性,显示了林风眠中西融合的非凡功力。
2.在林风眠创作的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他常见的绘画题材有仕女、荷花、芦雁、风景、盆花、白鹭、裸女、京剧人物等。其中他把西画常用的静物、裸女、风景引入中国画,丰富了中国画的内容,令观者耳目一新。
3.构图独具个性,林风眠的绘画几乎都是方纸布阵,构图饱满充实。尤难能可贵的是,林风眠晚年一改他贯用的方形布阵,而是把两个正方形并列成一幅宽银幕式的,画幅大多在80×150cm.之间,一改过去那优雅而秀丽的画风,用色更加泼辣、浓重、轻松、柔美,流畅的线条少见了,更多的则是直线、折线、粗犷的线。他把色与线、块与面、纵横交错,相互碰撞,演奏了一曲雄壮的交响乐。从中可以看出林风眠为中国画的变革作出的杰出贡献。
4.色彩强烈。林风眠用色善于将水彩、水粉、积墨一并使用,使色调沉稳和谐。2004年苏富比秋季拍卖会上,曾有一件林风眠晚年创作的《四美图》,从画上可以看出,他运用西画色彩的技巧,加上中国画的水墨效果,将画面的冷暖对比、明度对比处理得出神入化,在色彩斑驳中富有墨韵。
5.物象变形夸张。所绘人物、仕女、动物等有弧曲之美的形象,林风眠一生创作过许多幅仕女作品,但创作手法各异,他笔下仕女,比例得当,形象秀美,或抚琴、吹箫、执扇、弄花、散步,在轻烟细柳般的闲淡优雅之中,又隐隐有一种寂寥惆怅之感,让人过目不忘。至于林风眠的动物,同样魅力十足,他的《白鹭》,造型夸张、优美,意境宁静,笔墨简洁,极为耐看。
6.林风眠的作品从不题诗于画,没有标题。但是观者一望便知,并充满着诗情画意。有人形容林风眠的作品是一篇优美散文诗,让人过目难忘,记忆犹新。代表作有《生之欲》、《探索》、《人道》、《人类的历史》、《五美图》、《荷塘芦雁》、《京剧人物》等。
林风眠(1900年-1991年),广东省梅县人。1918年 参加政府赞助赴法勤工俭学。先在弟戎美术学校进修西洋画,后转入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深造。在学校里所受的教育是学院派的,但在校外深受当时流行的现代流派影响,如后印象主义、野兽主义及原始主义,其中又以马蒂斯、莫迪格里安尼为甚。他们的影响体现于林风眠中西结合的画风之中。其作品曾入选法国秋季沙龙。林风眠于1925年返国,被聘为北平国立艺专校长。后受蔡元培之邀,赴杭州创建杭州艺专并任校长。经常撰文宣传中西艺术结合的创作经验和理论。1977年移居香港,仍孜孜不倦地从事艺术创作直至晚年。曾任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为上海乃至全国的美术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赴港前将其在上海时创作的105幅作品存放于上海中国画院,不久又将这批存画全部捐献国家。他以独立特行的美术天赋,勇猛精进的求索精神,深入体悟西方美术的精髓,西为中用,万法归一,以其开拓革新的精神,开创了迥异于古人他人、令人耳目一新的崭新画风。成为融汇中西、凸显民族精神的杰出美术家。无论世人的审美有何差异,而林风眠是公认的20世纪不可或缺的美术大师,则是不争的事实。他是享有国际声望的画家之一,我国当代美术的宗师,现代美术教育的奠基者之一。

林风眠《宝莲灯》戏曲艺术赏评
林曦明
上世纪50年代初,林风眠辞职离开了杭州的学校,终于没有了学院派模式统一的束缚,也没有了对他所谓“形式主义”的批判。回归上海的林风眠,不再有体制或权力机关过问他怎样画或者画什么,一切都遵从自己的内心与最真实的感受,这思考与灵感就显现在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里。林风眠绘画语言的创新在这一阶段逐渐浮现,这体现为传统戏曲舞台的场景,融合了西方立体与构成主义,这种中西融合的艺术理念正是林风眠所倡导和实践的。京剧系列在当时是传统绘画中前所未有的题材,同时不再作为对于人物或故事的写实呈现,作品对于空间、时间与色彩、构图形式的突破,可以说代表了林风眠创作中最关键性的成就。此外,林风眠对于中国传统艺术的见解与同时代的其他画家不同。他对待外来艺术的态度并不是“西体中用”,可以说是“西器中用”。虽然一些人认为他是以西方艺术的视角切入本土绘画,在欧洲绘画观念的基础上运用传统绘画资源,但不得不承认,林风眠的绘画确实是具有鲜明的中国文化精神、强烈的现实情怀的中国现代艺术。
如果说40至60年代是林风眠创造并完善模式的时期,那么70年代后就是在成熟的体系中创造、表现与突破了。这一时期的个人的内在情感愈发强烈,画法趋于彪悍,粗旷以及不和谐因素大大增加。乍看之下,似乎与西方表现主义相接近,也更倾向于表达丰富的个人内心情感。
此幅秋拍的《宝莲灯》系列在林风眠的创作中,是难得一见的精品。画面中沉香以及他的母亲三圣母两位主角动作肆意夸张,而背后面目狰狞的“天兵”以脸谱式的图腾若隐若现,贯穿其中。作品人物采用油画的大笔触,在细节描绘处减少,又与中国传统造型观一脉相承,浑然一体。大面积色块的运用使得对比更加强烈,以及粗旷的线条,疾速、果断、光滑,依稀透出汉唐壁画的风范。既有西方绘画那种强劲的感官冲击力又有传统绘画的独特气质。《宝莲灯》系列不仅以色彩与光影的变化融合中西美学,更在西方现代主义的语言中,以我国传统表演艺术的内涵与精神,去除了平面绘画的限制,深入探索出艺术表现的更多可能性。
此幅作品藏者为李学政直接得于自林风眠本人。李学政在为文革当中错划成右派的林风眠,积极的给林风眠平反昭雪,二人关系至交好友。“文革”期间,或文革后期,李学政给予林凤眠先生一切的帮助,林凤眠才得于平反昭雪,林凤眠知道李学政平时爱收藏书画,所以林凤眠平时以书画相赠于李学政先生,李学政平时倾力关心、照顾并帮助林风眠。80年代后期,李学政调天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

林曦明1925年生,原名正熙,号乌牛,浙江永嘉人。擅长中国画、剪纸。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剪纸学会名雀会长、美协上海分会理事、吴昌硕艺术研究会副会长、林风眠艺术研究协会副会长、现代书画研究会会长、浙江画院特聘画师等。

《宝莲灯》——《难为他们这千百年中历练出来的精彩》
温尚光
爱是无形的,却又是有形的。1900年11月林风眠出生于广东梅县一个石匠家庭,他从小就对色彩极其敏感,有着浓烈的兴趣,总缠着母亲去村里新开的染坊看颜料。之后6岁那年,母亲因违反族规而销声匿迹,林风眠从那时变得沉默寡言。19岁时,年轻的他随同窗好友来到巴黎勤工俭学开启了真正的的艺术之路。29岁提出了经典的艺术口号: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在此之后他历经了日军南下,十年浩劫等等大事件,更是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了四年之久,1972年底,林风眠被释放,带着一身伤病,艰难生活。他曾说,艺术是人生一切苦难的调剂者!这也许是在经历了这么多坎坷之后,艺术带给他的一丝慰借。
林风眠的一生是悲情的一生,充满苦难,他的一生又是不可复制生命旅程。但是在他的艺术作品中,虽看得到苦难,但是看不到抱怨;感受得到悲情,但是感受不到绝望,他的作品中有沧桑的诗意,一直感动着我们。
可以说,林风眠在上世纪中国绘画史的地位,以及他对我国现代艺术教育的影响使他成为了本世纪毫无争议的艺术大师。奠定了中国绘画创新的基础。甚至培养了赵无极、吴冠中、朱德群等一代蜚声中外的杰出艺术家。林风眠勤劳的一生,给后人留下了太多宝贵的艺术遗产。不甘寂寞的艺术往往是短暂的,却寓于永恒。虽然当时西方的学院派艺术已在中国悄然兴起,但林风眠的建树更多。以毛笔作为最有力的表达,将中国传统绘画和书法的基础以西洋的形式、色彩和构图意识结合起来,自然中又饱含自由,这正是他艺术语言的独到之处。
此幅作品系列是他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绘画题材之一,整套宝莲灯系列带有凄美,静谧的感情色彩。在林风眠笔下,八十年代的人物保留了以往古典式的审美,但人物形体被拉长,眼睛用焦墨勾出,设色浓郁而沉重。与此同时,他提出中国画的革新和西画民族化的问题,认为:“西方艺术之所短,正是东方艺术之所长,东方艺术之所短,正是西方艺术之所长。”这幅作品便是画家艺术观点的集中体现。画家以方形构图来描绘这幅画作,方形构图在传统中国画中较少被运用,很大一方面原因就是方形构图不易处理画面的对比,而画家却巧妙的使用方形构图,使画作看起来既平稳又有变化。
《宝莲灯》系列作品为揭示中西美学特点、跨越传统与现代艺术形式的集大成代表作。林风眠充分的表现了对母亲的念与思,也表达了他渴望着拯救母亲的心,到了晚年他总是对人谈到他对母亲的记忆,林风眠大量的创作仕女画,并把她们画得很美,而京剧系列更是传统绘画中前所未有的题材,或许是沉香劈山救母的情节触动了林风眠对母亲的感情,这也许是他将《宝莲灯》戏曲人物入画的主要原因。

温尚光,广东梅州人、己卯(1939 年)生,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書画艺术协会顾问,原文化部中国艺术品鉴定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广东省青年联合会艺术顾问,广州客联林风眠研究会会长。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