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067 1752年作 下元灵佑图 手卷 设色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张为邦(18世纪) 尺寸 57×312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752年作
估价 RMB  20,000,000-30,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 拍卖时间 2020-12-05
拍卖公司 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北京保利拍卖2020秋季拍卖会
出版:《嘉德二十年精品录·古代书画卷·二》,第814页,故宫出版社,2014年。
著录:
1.《钦定秘殿珠林三编》澄心堂藏,《秘殿珠林石渠宝笈汇编》第8册,第165页,北京出版社,2004年。
2.福开森《历代著录画目正续编》,第544页,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
题识:乾隆十七年九月,臣张为邦奉敕恭摹陆晃笔意。
钤印:臣张为邦、恭画
鉴藏印:嘉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
说明 展览:“承古融今 星汉灿烂——中国嘉德艺术品拍卖20年精品回顾展”,中国国家博物馆,2013年11月10日-30日。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此作品在保税状态下,成交后需在香港提货。

焦尾足珍
——张为邦《下元灵佑图》的创作过程及作者再议
文 / 王幼敏
保利拍卖今年秋拍征集到清代宫廷画家张为邦《下元灵佑图》一卷。这是一幅道教宗教画,描绘的是十月十五下元日,水官洞阴大帝率众仙在云水间行进的场面。下元日,亦称下元节,是中国民间传统节日之一。相传这一天,水官大帝会降临人间,为人们祈福长寿、祛病消灾。《下元灵佑图》是张为邦所绘《三元图》之一,另两幅分别名为《上元赐福图》《中元普渡图》。三图均经《秘殿珠林三编》著录,尺寸相同,纵一尺七寸,横一丈七尺五分。目前仅见《下元灵佑图》后半段传世,虽非完璧,但情节相对完整。残卷纵54厘米,横304厘米。所用纸张为质地厚实、坚韧如帛的高丽纸,虽经二百六十余年的辗转流传,画面依然洁净如新。此图绘制精工,敷色妍丽,人物服饰、器物等用了大量金线,处处显示出宫廷制作的品质气韵。
此卷数年前曾现身拍卖,并附有王中旭《略论张为邦<下元灵佑图>卷》一文(原载《收藏投资导刊》,2013年9月25日),对图卷的名称作者、题材内容、创作过程及艺术价值等问题,作过较为详细的介绍和讨论。笔者对其中创作过程、作者两项有不同看法,特作此文重新讨论。
王文的基本观点是,清宫在绘制设色本《三元图》卷之前,还曾画过两套白描本。分别为乾隆十四年张镐、十六年张为邦、张廷彦父子绘制。其依据是《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的一条记载。乾隆十六年二月初七日“如意馆”:
副催总佛保持来员外郎郎正培、库掌花善押帖一件,内开为十四年十月十七日,首领李久明来说,太监胡世杰交陆晃画《上元》《中元》手卷二卷,长一丈八尺,宽一尺七寸。传旨:着张镐照样临稿二卷,再配《下元》稿一卷,人物至大高六七寸,至小高四五寸,俱照《上元图》尺寸画,钦此。
于十六年正月初九日,太监胡世杰传旨:着张为邦、张廷彦将《上元》、《中元》图稿俱照金昆起的《下元》图稿收小,画《三元图》手卷三卷,脸相俱着丁观鹏画,钦此。
王文据此认为:第一,《下元图》“最早应是乾隆十四年张镐创绘的,后来可能得到沿用”;第二,乾隆十六年“张为邦、张廷彦父子临摹的《三元图》较原作尺寸要小,而神祇脸相由当时著名的道释画家丁观鹏画”;第三,乾隆十七年九月,“张为邦又奉敕临三元图,原大。”也就是说,清宫在三年中绘制了三套《三元图》。事实是否如此,值得商榷。因为,按清宫档案记事习惯,一条档案记载均为同一件事,即使间隔数年也不例外。因此,这条档案记载的应是一套《三元图》卷的创作过程,笔者认为就是这套设色张为邦款《三元图》。乾隆十四年(1749年)是其开始酝酿绘制时间,落款的乾隆十七年(1752年)应是其绘制完成时间。
细绎档案记载,画卷的创稿和绘制情况大致可以这样描述。乾隆时内府曾收藏五代南唐画家陆晃《上元》《中元》手卷两卷,尺寸为长一丈八尺,宽一尺七寸。乾隆十四年,皇帝下旨让张镐照陆晃原作“临稿二卷”,并参照《上元》《中元》二卷风格,创绘《下元图》稿一卷。由此可知,乾隆十四年张镐所绘《三元图》并不是正式作品。除此之外,档案还显示,另一位宫廷画家金昆也创绘了一卷《下元图》稿,后来的正式作品即据此稿绘制。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张镐勾画的《下元图》稿,应该没有得到乾隆皇帝的认可,因此被弃用。
再有,张为邦、张廷彦父子也为《三元图》最终定稿做了工作。乾隆十六年,“着张为邦、张廷彦将《上元》《中元》图稿俱照金昆起的《下元》图稿收小”。对此,王文解读为把《三元图》图卷本身的尺寸收小,恐为误解。笔者的理解,乾隆皇帝的意思是要收小画面人物队列在图卷中所占的比例,而非画卷本身。这是因为张镐勾摹的《上元》《中元》二稿与金昆勾画的《下元》稿的人物队列在图卷中所占比例不一致,缺乏协调。因此,皇帝要求以《下元》稿为标准,收小前二稿的人物比例。这一点,以《下元灵佑图》卷与乾隆时严宏滋“奉敕”绘制的《下元水官图》卷相较,即可明了。二者尺寸大致相当,所绘情节、人物位置乃至细部描绘均相同,应出自同一底本无疑。《下元灵佑图》中人物队列在整个画卷中所占比例的确比严氏所画有所收小。这样处理,增加了画面中空间和云水的比例,更有利于突出行进中的人物形象。
关于《下元灵佑图》的作者,画卷中虽然只落了张为邦一人名款,但从档案记载来看,还应包括张为邦之子张廷彦和丁观鹏。因为皇帝很明确的指示“脸相俱着丁观鹏画”,这与实际画卷中人物形象所反映出的风格也完全吻合。由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下元灵佑图》的正本是由张为邦、张廷彦父子和丁观鹏共同完成。在此,还有一点需要特别说明,即为什么三个人参与绘制,却只署了一人名款?其实,像丁观鹏这样参与了绘制又没有署名的情况,在清代宫廷绘画创作中普遍存在。例如,在西洋画家郎世宁署款的很多画作中,明显有中国画家参与绘制,但署款往往只有郎氏一人。更有甚者,自己的画作不能署自己的名款,却要署别人的名款。如乾隆二十七年档案记载皇帝旨意:“着方琮再仿黄公望江山胜览手卷一卷,得时仍落张宗苍款。”由此可以看出,宫廷画家在作品署名的问题上没有自主权,完全取决于皇帝的主观意志。《三元图》最后落在张为邦一人名下,也应如此。
总之,《下元灵佑图》卷的绘制并不是一人之功,而是由多名宫廷画家共同创作完成。张为邦、张廷彦、丁观鹏、金昆、张镐在画作创作的不同阶段都发挥了各自的长处。如创绘《下元图》稿的金昆,在起稿设计方面经验丰富,曾经主持过多幅宫廷大型纪实性绘画作品的绘制,著名的《大阅图》、《木兰图》、《蚕壇图》等画稿都出其手。再如,负责绘制人物脸像的丁观鹏、主要绘制人张为邦,均曾跟随清宫最著名的西洋画家郎世宁学习,熟悉西洋绘画的表现技巧,这在《下元灵佑图》中都有具体体现。其整体制作水平之高,堪称一时之选。另外,通过档案记载还可以看出,乾隆皇帝对于这套设色《三元图》的绘制十分重视,从起稿到画面中人物形象的大小乃至画家的分工、署款,事无巨细都有明确指示,也起到了特殊作用。
最后,还有一点值得庆幸。虽然《下元灵佑图》只剩后半段,但出自同一底本的严宏滋所绘《三元图》尚完整保存于世。通过此图,可以想象还原该图卷缺失的前半部分。这多少弥补了天地造化在这件画作上留下的缺憾。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