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5128 西周早期 「作宝彝」柱足青銅簋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直径18.1cm;高18.8cm;重3020g
作品分类 青铜器 创作年代 西周早期
估价 RMB  22,000,000-32,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禹贡Ⅰ—乾隆御制缂丝兰亭图帖与古稀天子的天朝盛世 拍卖时间 2021-06-07
拍卖公司 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北京保利2021春季拍卖会
出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编:《弘历的世界》,编号81,上海书画出版社,2021年
著录(传承有序):
• 梁诗正、蒋溥、汪由敦等奉敕撰,《西清古鑑》,清乾隆二十年(1755)武英殿刊本,卷14,页7;
• 吴大澂,《愙斋藏器目》,1887年;
• 吴大澂,《愙斋集古录》,1918,卷7,页11;
• 刘体智,《小校经阁金文拓本》,1935年,卷7,页61;
• 罗振玉,《三代吉金文存》,1937年,卷6,页19;
•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 ’Exhibition of Ancient Chinese Ritual Bronzes Loaned by C.T. Loo & Co.’, Detroit, 1940,No.25;
• C.T.Loo, ’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s’ , New York, 1941, No.12;
• Phyllis Ackerman, ’Ritual Bronzes of Ancient China’, New York, 1945, Pic29;
• 陈梦家,《美帝国主义劫掠的我国殷周青铜器集录》,北京,1962年,编号A177;
• 陈梦家,《殷周青铜器分类图录》,东京,1977年,编号A177(图片)及R363(铭文);
• 周法高,《三代吉金文存著录表》,台北,1977年,编号1303;
• 周法高,《三代吉金文存补》,台北,1980年,编号363;
• 孙稚雏,《金文著录简目》,北京,1981年,编号1735;
• 严一萍,《金文总集》,台北,1983年,编号1909;
• 林巳奈夫,《殷周青铜器综览》,卷一(图版),东京,1984年,页110,簋248;
• Thomas Lawton,'An Imperial Legacy Revisited: Bronze Vessels from the Qing Palace Collection',’Asian Art’, Vol.1, No.1, 1987-8, p.51-79;
• Jessica Rawson,《赵氏山海楼所藏古代青铜器》,香港,1988年,编号21;
•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殷周金文集成》,北京,1984年,编号3270;
• 马承源,《中国青铜器》,上海,2009年,页122,图23;
• 吴镇烽,《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上海,2012,卷8,页221,编号3922;
• Giuseppe Eskenazi with Hajni Elias, ’A Dealer’s Hand, The Chinese Art World Through the Eyes of Giuseppe Eskenazi’, London, 2012, p,82, fig.71
说明 此件拍品为保税状态。

备注:
• 乾隆皇帝收藏,入藏于1749年以前;
• 吴大澂收藏,入藏于1887年以前;
• 卢芹斋,纽约,1940年前后;
• 仇焱之收藏;
• 伦敦苏富比,1980年12月16日,拍品338号;
• 埃斯卡纳齐,伦敦,1980年;
• 赵不波收藏,入藏于1988年以前;
• 埃斯卡纳齐,伦敦;
• Michael Goedhuis,纽约,1998年

展览:
• Detroit, 'Exhibition of Ancient Chinese Ritual Bronzes Loaned by C.T. Loo & Co.',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 1940 Oct 18-Nov 10;
• New York, '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s' , C.T.Loo, 1941 Nov 1-1942 Apr 30;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乾隆御制诗文稿、兰亭图帖缂丝卷暨重要宫廷艺术特展”,北京,2021年04月23日-05月10日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曾在乾隆内府 传奇名家递藏
——西周“作宝彝”柱足簋
商周时期的青铜器用制度简称“鼎簋制度”,已经被文献和大量出土的考古实物所证实。青铜簋与青铜鼎相配合,鼎作为炊器,用来烹煮或加热肉食,簋则为盛器,专门盛放黍稷等食粮,二者虽功能、用途不同,却构成了青铜礼器中食器组合的核心,成为“明尊卑,分上下”的标尺。青铜簋作是青铜礼器中重要的一类粢盛器,因其盛装“食之主”,遂成“礼器之首”。
“簋”即“”,前者多见于文献之中;后者已见于甲骨,字左似盛满食物的圆形容器,右呈以手执匕状,其含义或为祭祀宴飨盛放牺牲、食物的容器,或作为地名,金文承甲骨字形。目前所见最早的自名为“”的器物,出土于安阳西北岗M1003,该墓葬出土大理石石簋残片四块,在一只簋耳上阴刻 “辛丑,小臣……以” 12字铭文,是目前所知时代最早的自名为“”的器物。商末周初,有铭青铜器多以“彝”为名。自西周中期以后,自名为“”者才逐渐多了起来。
此簋敞口,束颈,鼓腹,双环耳,高圈足下承四蹄状附足。口沿下饰一周四组列旗兽面纹,前后分置一浮雕羊首;腹饰斜方格乳钉云雷纹;双牛首环耳,下垂钩珥;圈足均饰一周列旗兽面纹,蹄足饰兽面纹及夔纹。内底铸“作宝彝”三字铭文,“宝”为敬辞,“彝”为商周时期青铜器的共名,故此簋可名为“作宝彝”簋。
作宝彝簋为柱状附足簋,此种形制的簋比较特殊,在略显低矮的青铜簋上附加柱足,使之俊俏挺拔;给几何造型的双耳簋添加蹄足,既保持了青铜簋特点和功能,又使整器活泼灵动,富于想象力,增加了器物的生动感。有学者对西周时期柱足簋做过统计研究,考古发掘出土器和传世器共计30余件,主要流行于西周早、中期1。作宝彝簋的器体部分与天马-曲村M6081出土青铜簋2的纹饰、形制相近,上海博物馆藏妅簋3与作宝彝簋形制、装饰风格相近,因此,将其时代确定为西周早期是科学的。
就青铜礼器而言,商人重酒,周人重食,前者以觚、爵为核心,后者以鼎、簋为核心。商周鼎革之后,西周早期正是重食文化发展、确立的时期,青铜簋作为食器的核心器类之一,出现了许多新创制,柱足簋就是其中之一。如作宝彝簋这样,附加四足的青铜簋极其罕见,相关著录中可查者仅有15件左右,为蹄足者更是珍罕。柱足簋是为了迎合周人重食文化传统而创造的一种新器形,具有抬升青铜簋在整个青铜礼器体系中地位的作用。
作宝彝簋铸造于三千多年前,何时面世流传也不可考,据现有著录,其流传经历可谓传奇。作宝彝簋的第一位收藏者为乾隆皇帝,其进入帝王家之后,被秘藏于内府天家。乾隆皇帝作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收藏家之一,不仅收藏极巨,而且深谙收藏家传古于后世的职责。乾隆十四年(1749)十一月初七,乾隆皇帝敕撰《西清古鉴》,上谕尚书梁诗正、蒋溥、汪由敦等编纂,十六年(1751)夏五月编成,奉旨于武英殿刻板,至二十年(1755)刊印成书,收录商周至唐代铜器1529件,该书的宗旨、体例均由乾隆皇帝钦定,且“每一卷书成,辄恭呈点定”。书名之“西清”在汉代为“西厢清净之地”的意思,宋代时为馆阁的代称,比如宋代宫室的龙图阁、宝文阁、资政殿等,到清代则特指乾清宫内的南书房;“古鉴”即“鉴古”的文学化处理,即就是乾隆皇帝在序言中所谓的“功寄鉴古之远”。本件作宝彝簋的最早著录就见于《西清古鉴》之卷14第7页。
十九世纪末,作宝彝簋流落民间,为晚清名臣、鉴藏大家吴大澂所获。吴大澂(1835年—1902年),初名大淳,字止敬,又字清卿,号恒轩,后因得西周愙鼎(师眉鼎)而取号愙斋,江苏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其为晚清重臣,是清流派官僚的代表,赈灾治河,声誉鹊起,上书谏言,素有直声,《清史稿》有传。同时,作为晚清著名的金石学家、收藏家、古文字学家。其秉承家学,博学精通于辞章训诂,喜好金石文字,精于鉴赏,收藏不遗余力。聚藏门类囊括吉金、古玉、书画、碑帖、古印、封泥、文房等,过眼珍品不下万余件,收藏之富可敌国。
吴氏一生为金石学传播和古文字学发展做出了卓越的功绩,其传古之功范围广泛、影响深远。在晚清金石学研究成果中,吴氏在文字考证与器物形制等方面建树最大,其所著《恒轩所见所藏吉金录》、《愙斋集古录》、《十六金符斋印存》等著述,内容丰富,学术价值极高。尤其是《愙斋集古录》,现代著名古文字学家容庚先生评价为“金文中一优良著述”,近代国学大师罗振玉更在序中称“清代古金文之学,至吴氏而中兴”。作宝彝簋就济济于吴氏珍宝之列,同时著录于吴氏的《愙斋藏器目》和《愙斋集古录》之中。吴大澂在《愙斋集古录》中“作宝彝”簋铭文拓片旁亲题“制甚工,虽只作宝彝三字亦市鬻器之精者”, 在偏好青铜器铭文的晚清时期,是极其难得的对其艺术性的高度肯定。
时间进入二十世纪,刘体智之《小校经阁金文拓本》、罗振玉之《三代吉金文存》均对此簋有著录。据底特律美术馆出版的《Exhibition of Ancient Chinese Ritual Bronzes Loaned by C.T. Loo & Co.》图录,作宝彝簋最迟在1940年被卢芹斋收藏。卢芹斋(1880-1957)是富于传奇色彩的古董巨商,经其手流到海外的中国古董数量庞大,有资料表明,现存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的唐昭陵六骏之“飒露紫”“拳毛騧”就是卢芹斋“购办”的结果。现藏于湖南省博物馆的青铜器珍宝——皿方罍,也是经由卢芹斋之手流落海外,在颠沛流离一个世纪之后,终于2014年6月回归故乡湖南。在西方,卢氏被称为“中国古董教父”,他具有非常出色的艺术鉴赏力,作宝彝簋被其珍藏,就证实了它的价值,然如何被卢芹斋收藏的具体细节已经无法细考了。
之后,作宝彝簋隐秘了数十年。再次现身之时,与蜚声国际的大收藏家仇焱之发生了关联。1980—1981年伦敦苏富比举办了三场“太仓仇氏抗希斋曾藏珍品”专场拍卖,作宝彝簋出现在《太仓仇氏抗希斋曾藏珍品图录·第二辑陶瓷青铜》之上,是专场拍卖的标的之一。据此可知,作宝彝簋在仇氏生前就已经被其收藏。仇焱之(1908—1980),江苏太仓人,多年在上海、扬州经营古玩生意,因其眼力极佳,收藏了大量的瓷器精品和高古青铜器,解放前移居瑞士,被誉为全球五大中国古陶瓷收藏家之一。仇氏身后,其家人把他的毕生收藏委托苏富比拍卖,这些拍卖会在当时引起极大地轰动,效果空前,同时掀起了中国艺术品在国际市场上的拍卖高潮,可见其收藏之富,收藏之精。
在“太仓仇氏抗希斋曾藏珍品”专场拍卖会上,作宝彝簋被朱塞佩·埃斯卡纳齐(Giuseppe Eskenazi)收藏。埃斯卡纳齐在世界文物艺术品界具有极其崇高的地位,是世界级顶尖的古董商,是经营东方文物艺术品的世界级泰斗,其家族主要经营中国、日本等远东地区的文物艺术品。据佳士得拍卖资料显示,他曾经又一次收藏过作宝彝簋,是在香港古董商赵不波之后经手。赵不波香港著名的古董商,收藏有数量丰富的、品质很高的中国古代青铜器,其收藏中国古代青铜器由杰西卡·罗森编著成《赵氏山海楼所藏古代青铜器》(The Bella And P.P. Chiu Collection of Ancient Chinese Bronzes)一书,我们可以一窥赵氏山海楼的珍藏。
根据资料,作宝彝簋最近的一次递藏出自于Michael Goedhuis。Michael Goedhuis生于荷兰,但是长在伦敦,早期在伦敦供职于投资银行,1980年后常来中国,对中国收藏品市场颇为熟悉。1995年Goedhuis在纽约切尔西开办了艺术收藏品交易所,1998年时,Goedhuis收藏了此件作宝彝簋。
综上所述,作宝彝簋作为西周早期青铜簋的精品,其制作精美、形制罕见,蕴含极高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据相关专家透露,存世四足簋多收藏于海内外各大博物馆,如作宝彝簋一样作动物形蹄足者更是珍罕。遍查全球私人收藏手中,可合法流通的此类青铜簋数量仅在个位数。作宝彝簋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其不平凡的命运,非凡的身世和传奇的收藏历史,先后被乾隆皇帝、吴大澂、卢芹斋、仇焱之、埃斯卡纳齐、赵不波等传奇藏家递藏,都为作宝彝簋增添了极大的历史价值。此次,作宝彝簋回归国内,再寻有缘人,可谓盛世逢盛事,不仅仅是中国艺术品收藏的大事,更是中国古代青铜器拍卖史上的高光时刻,必将使中国古代青铜器收藏再次绽放出令世界瞩目的光彩。
1. 王宏:《西周柱足簋研究》,《文物》2014年第2期。
2. 北京大学考古学系商组、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天马—曲村(1980-1989)》,科学出版社,2000年。
3. 陈佩芬:《夏商周青铜器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二三一器。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