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4611 民国 珐琅彩春耕图小瓶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高7.2cm;直径3.2cm
作品分类 陶瓷>民国瓷器 创作年代 民国
估价 RMB  45,000-5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中国历代瓷器专场(一) 拍卖时间 2021-07-25
拍卖公司 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21年春季拍卖会
款识:
“乾隆年制”四字双行篆书款
说明 说明:此瓶浅盘口外撇,束颈,溜肩,垂腹,圈足。通体白釉莹润如雪,上以珐琅彩料绘春耕图。农夫、牧童和耕牛刻画细致入微,栩栩如生,春燕姿态各异,活灵活现,花草树木笔笔传神,画工繁复。瓶身空白处墨彩书“风光新社燕,时节旧春农”,迎首钤胭脂水彩“仁化”朱文圆章,句末钤胭脂水彩“德高”白文和“志远”朱文方章。本品为标准的民国珐琅彩瓷器,胎釉彩工俱佳,精美绝伦,其母本系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乾隆朝瓷胎画珐琅春耕图对瓶之一。乾隆制品原陈设于热河行宫(今承德避暑山庄),1913年至1914年间移运至北京,归入古物陈列所,1914年10月10日起在武英殿展出,时人杨啸谷在其专著《古月轩瓷考》中曾有提及,后又历经中央博物院(今南京博物院前身)、台北故宫博物院递藏。古物陈列所于1916年开始出售印刷品,其中一套12张文物明信片中即有此对“清乾隆款古月轩春牛图瓷瓶”。另袁世凯筹划登基称帝之际,曾于1916年改清代御窑厂为陶务监督署,派郭葆昌在景德镇督烧洪宪御用瓷器,原计划“造瓷四万件”中有“仿造珐琅彩瓷一百件”。尽管随着袁世凯的离世,这一计划未得完全实施,但郭葆昌当时已烧造出一定数量的瓷器也是不争的事实。作为古物陈列所的明星展品,特别又是洪宪御瓷特意仿造的珐琅彩瓷,乾隆春耕图瓶很有可能在当时被郭氏当作了仿烧物件,本品或即为此时的产物。与乾隆原作相比,本品的设色有所不同,绘画及题诗工致有余,略欠洒脱。天津博物馆亦藏有一件民国仿作,可资比较。

来源:海上藏家旧藏。
此盌器形雅正,弧壁浑圆略撇,胎质细密,均净如雪。从景德镇御窑跋涉上送京师,宫中妙画珐琅彩,外壁写生虞美人,黄自矜持、白怯羞绯、红恃娇纵、紫尚雅风,翠叶间,纤花或含蕾、或盛绽,曲茎摇曳微风中,石半掩、蝶萦绕,渲染描绘细腻如生。另一面墨题明人徐桂〈咏虞美人草〉诗二句,曰:“迎风似逐歌声起,宿雨那经舞袖垂”,既咏虞美人随风起舞之妍姿雅貌,又是借花怀古。诗前有“佳丽”,后添“翠铺”与“霞映”,共红料印三枚。盌心加缀三多瑞果,更显清朗秀逸。足底双方框内蓝料书“乾隆年制”四字宋体款。
外壁口沿下墨题诗句:“迎风似逐歌声起,宿雨那经舞袖垂”,藉虞美人的纤瓣嫩叶,侧写绝色佳丽。乾隆帝(1736-1795年在位)自幼研习汉人传统文化,熟稔诗词、深谙史事,对此诗之以花咏史,必然了如指掌。
虞美人(又名满园春),瓣叶皱且薄,仿如蝶翅,青蕾花开便褪,绿茎细而有毛,形态与别不同,易于识辨。虞美人纤细柔雅,却罕见绘饰于瓷器之上。
雍正一朝,宫中珐琅作以虞美人花入瓷,或仅只一回,花姿形态较接近此盌。参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珐琅彩虞美人碟一对,同绘花绽秀石间,二器布局略异,少半面分别墨字题写“迎风似逐歌声起”及“宿雨那经舞袖垂”,底书“雍正年制”款,其一著录同上,编号II-05,另一则刊于《清宫中珐琅彩瓷特展》,台北,1992年,编号98(图一)。
观此盌纹饰题诗,虽明显以雍正例为鉴,然绘风迥异,各有千秋。雍正对碟,虞美人花稍形敦实,没有突出瓣之透薄、茎之轻盈,有别于此乾隆盌上,嫩叶曲茎,茂密横生,忽然微风轻吹,纤瓣朵儿妙舞翩翩,活灵活现,意趣盎然。
清代珐琅彩器,瓷胎出江西,由景德镇窑烧成之均净白瓷,从长江之南,跋涉送至北京宫中作坊,施彩二次入窑复烧方成。珐琅彩料,初由洋人引入,所绘纹饰雅致,成器悦目赏心,罕稀至极,问鼎清代瓷珍之冠。禁宫珐琅作坊,毗邻天子寝宫,画师所受监督之严、压力之大,空前绝后。相比景德镇御窑厂,即使上供御用之品,也会大量烧制,反之,珐琅作位处紫禁城中,为免滋扰宫廷生活,加上地方之限,规模极小,画师必须因材施艺、以意创造,一器一画,变化多端,无一相同,精妙绝伦之处,难出其右,让人叹为观止,却又因其独特,极为罕有。
珐琅彩盌所施彩料乃为此盌特别调制,配以悉心布局,风格清新朗逸。景德镇御窑虽有烧造虞美人花瓷器,饰样大同小异,几乎如一,绘施为量烧而研发之粉彩,纵然瑰丽,绝不能与此盌相提并论。
康熙一朝,宫廷画家、艺匠、科学家在紫禁城中专精覃思,钻研新知巧技,试炼各式材料,一时间御作坊宛如实验室。为促使大清国追上国际科学水平,康熙帝诏旨洋人进京,其中多属欧人,在宫中传授科技新知。夺嫡继位之雍正帝,却对宫中洋士存疑,除寥寥数人悉遂宫外。留下来的洋人,包括意大利传教士郎世甯(1688-1766年),擅长绘事,学贯中西画风,以中国传统布局,配合欧洲细致笔触,创出别树一帜的作品。郎世宁的花鸟动物,借鉴中国传统,写生出神入化,大悦君心。虽对中国绘画整体发展影响甚微,在紫禁城内,郎世宁及其他欧洲人却启迪同坊共作者,向宫廷画家展示舶来西风。
郎世宁〈画仙萼长春〉册,绘华葩盛绽,或是花鸟争妍,多采中国绘画常见的不对称布局,却融合西洋技法,精致入微、毫微毕现。其中一页,绘蝴蝶兰花倚石盛放,荫下虞人花绽红,笔触细腻,栩栩如生。宫中珐琅作盌之虞美人花,精细微处,瓣脉嫩蕊,清晰流露郎世甯丹青倩影(图二)。
同是写生虞美人,雍、乾二朝例的最大分别,在于后者花卉,没有因盌壁空间之限而迥避,反而略加放大,任由边沿裁去弯茎曲瓣,让花儿更形立体,彷佛跃然器上。中国绘画卷轴,纸本绢上,早已有采此技法,以显景物逼真,至今亦然,广告常见。景德镇窑也有过枝花,纹样从外而内,翻壁而过,饰至器心,看似与前述类同,概念却异,若相提并论,无疑贬低此珐琅彩盌上布局不全不缺、舍少求真之巧思。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