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136 西汉 白玉双龙衔环纹出廓璧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高26.8cm
作品分类 玉石器>玉石器其它 创作年代 西汉
估价 HKD  6,000,000-8,0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玄礼四方—中国古代玉器 拍卖时间 2021-10-14
拍卖公司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中国嘉德香港2021秋季拍卖
出版:《大观》,雅墨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台湾,2011年4月19日,封二
说明 来源:台北一言堂珍藏

玉璧中的王者
—西汉白玉双龙衔环纹出廓璧赏析
文/ 于洁
白玉质,玉质温润,缜密似栗,蜡脂光泽强烈。受白色及褐色沁,沁色由浅至深,色泽复杂且变化过渡有序,受沁处迎光不透,渗入玉石肌理。玉璧呈片状,中间有一孔,璧上端出廓镂雕螭龙纹,整体琢磨细致,抛光精细,有极为动人的玻璃光泽。玉璧饰以减地阳纹乳钉纹,整体排列密实有规律性,地子平整,迎光晃动观察依稀可见明显橘皮纹地,为解玉砂抛光所留痕迹。乳钉颗粒突出,饱满规整。出廓纹饰呈中轴对称布局,主体雕饰螭龙纹,双龙对称,龙首向内相对,张口露齿,双眼圆睁,威猛狞厉,侧首分别张口以齿噬咬一虺纹玉环,龙身躯丰满健硕,头顶出双角,角端向上翻卷,颈部与身体弯转成S形,四足交错作行走姿态,下承勾云纹,头、肩背之上亦缭绕云气。背上生短羽翼,翼尖上扬,通身装饰多种羽纹、鳞纹、鬣毛、云纹、节纹及小圆圈纹等,龙纹及勾云纹皆出廓镂雕,螭龙长尾及独角皆装饰绞丝纹,足趾锋利。螭龙纹刻画线条运用娴熟流畅,并利用凹弧面所产生的饱合张力,表现其张力十足的肌肉轮廓、S形优美的体形——纹样正中呈现两螭龙笼罩祥云之中,共噬一环,似在争斗;刻工通过刻画双龙头颈部夸张地扭转,后足奋力蹬地等姿态,对螭龙处于撕咬状态中、锋利而排列紧密地牙齿细致入微的描绘,成功营造出「双龙争环」这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更添生动之感。玉璧整体较厚,全身满工,用料奢侈,做工细腻精湛,一丝不苟,集合了浅浮雕、镂空、出廓、减地阳文、双阴线、平地打洼等多种技法,其中龙身及云纹中填饰阴刻平行短阴线,称「卯头刀」,为汉代典型琢玉技艺。如此繁缛华美,良材精工,应为汉代帝君或诸侯王等具有极高身份地位的人所拥有。
汉代玉器是在战国晚期基础上发展而成,在造形、纹饰及制作工艺方面都有长足的进步,其风格中最重要的特点是大气磅礴、灵动飞扬,出现了许多以往难得一见的较大形器,并广泛见诸于陈设、礼仪、丧葬、日常用玉中。另一方面,西汉中期凿通西域后,和阗玉大量输入内地,玉料来源大为丰富,凭借治玉工具的进步,玉器制作开始走向全面变革。玉工除了利用器表线纹来营造立体美感之外,还善于将镂空融入造型之中,提升整体造型的动感,平面立体化的动物纹与高低浮雕动物纹大量兴起,从附属性的地位跃升为视觉美感上的主角,展现出立体化纹饰最成熟的风貌,西汉中期以后大型精品玉璧的制作便是此鼎盛时期之绝佳写照。其中汉代的出廓玉璧其社会功能与作为礼玉的传统玉璧也不尽相同,出廓玉璧几乎囊括了当时最高的设计和雕刻水平,有透雕、圆雕和线雕等,多数饰以排列整齐的谷纹,透雕的附饰造型优美,纹饰流畅生动,工艺技术远远超过圆形圆孔的传统玉璧。
玉璧廓外有纹饰,战国时已有之,例如美国Nelson Gallery所藏金村出土的玉璧(图1),廓外有虎纹、云龙纹(《古玉鉴裁》,第32页、图版32),这种风气至汉代更盛,制作愈精美。传世大型出廓璧中,与本品制作工艺、构图和表现技巧最为相近且年代相同的,有两例:上海震旦艺术博物馆藏、东汉双龙衔环纹璧(图2:高24.5、璧直径18、厚0.7厘米)(《汉代玉器》,图版8),此件玉璧璧身与本器一样使用乳钉纹装饰;出廓镂空部分的纹样与本器相近,都使用了「双龙争环」母题:双龙侧面正视一圆环,龙口大张,试图从两面咬住环璧。两螭龙局部并不完全对称,左侧龙略高于右侧螭龙,两螭尾部及背上勾云纹略有不同,螭龙身躯上的装饰纹样不如本器繁复,气势略逊于本件玉璧。龙足下踏于璧外缘相接,勾连云纹仅在龙背作点缀,「虽整体仍略显平面化,但透过相同的云气和足尾,仍暗示出立体空间的特征」。另一件震旦艺术博物馆藏、西汉晚期龙纹璧(图3:高22.6、璧直径15.2、厚0.8厘米)(《汉代玉器》,图版6),此璧同样为出廓镂空的乳钉纹玉璧形制,出廓部分设计成一螭龙「口衔云气,凭虚御风的构图形式」,蔡庆良认为此出廓璧特点在于「瑞气同时和云气化的身躯各部互相借用,藉此龙母题行将隐没在似有似无的云霞当中」。仔细观察、比照可以发现:虽然这件出廓璧并未使用「双龙衔环」的母题,但其描绘螭龙形体扭转姿态、面部五官、羽纹装饰、身体姿态及「云气化」细节与本器近乎雷同,尤其是吻部呲牙噬咬的动作与本器完全相同。可以说,两器至少在螭龙纹设计上,共用同一「粉本」,对多视点组合形式、立体化技巧的运用都非常娴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本件玉璧取材精良,形制硕大,质地莹润坚实,器身以乳钉纹为主题纹饰,出廓以云龙纹为主体,上下皆刻画细腻,细节交待清晰明了,纹饰虽繁复而不乱,显然在雕琢前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和布局。璧上浮雕乳钉纹的制作延续了春秋战国以来经典的「几何式」样式,乳钉饱满匀称,每颗皆可与周边乳钉连成一条直线,呈现出一种井然有序的宁静感,将规律之美展示至极致。出廓部分则施以镂空及浅浮雕等技艺——龙身及祥云周边的镂空以小型管具钻磨的圆孔,勾勒出龙嘴、下巴及鬣毛与足爪的勾转处,复以金属线具拉切,使龙形、云纹勾转处皆呈圆卷状,营造出御风而行、毛发翻飞的动感体态;另一方面,龙身表面用凹线区隔身体,以弧面表现身体各个部位,每个部位都是不同角度下的成像:头部为顶面,颈部为背面,胸部为左前方,身躯为侧面,臀部则为左后方,整个龙纹即在多角度的形体变化中,呈现出「歪头、扭颈、转身、摆尾」的视觉扭转,与璧身乳钉纹一动一静,可谓相得益彰。总之,利用凹弧面、多角度取像和镂空技法,汉代玉匠依料施工,突破传统,将规律性纹饰与立体化纹饰巧做糅合,在这件平面片雕器上呈现出独特的立体化风格,凝聚出强烈的动态,其使作品整体同时呈现出华贵端庄、遒劲飘逸这两种艺术特征。当转动器身,光线变换,玲珑剔透,熠熠生辉,这种「实」与「幻」之间的艺术表现力,足以引人入胜,叹为观止。
此件玉璧由台北一言堂珍藏。一言堂主人吴棠海先生作为著名鉴定与投资研究专家,几十年来潜心研究玉器,形成自己一套独特的鉴赏古玉的方法体系,他担任震旦博物馆馆长期间,承担起建立馆藏重任,担任总顾问专家,其撰写《认识古玉――古代玉器制作与形制》、《中国古代玉器》等著作从料、工、形、纹等角度解读古玉,成为古玉研究必读书目。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